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惊多于喜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惊多于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辛夷是一天三道旨,让青鸟带给落凡。让落凡稳扎稳打,不要急于求功。但是新台城攻下之后,玉台竟也不费吹灰之力攻下,接下来竟连下十几城,砍十八将,直逼南荒之的都城。
  在短短的半年里,皇宫之内也捷报频传。辛夷并没有因为前方战事得利,而喜开笑颜,反而在每次看了捷报后,脸露失望皱头也越皱越高。
  每一封战报都马京写的,而落凡从没传回来一字半语。银镯更是被她用灵力封住,连看看她的身影和她说说话都不行,她真的恼他至此吗?半年过去了她的气还没消吗?难道真的要等攻下南荒才能见到她吗?
  现在落凡已经开始准备攻月台城了吧?照她这进攻的速度,不用两个月就可以攻下南荒之王所在的建台城。
  到那时间她就要搬师回朝,到时他就紧抱着她不放,不管她多生气,他都不放手。
  辛夷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遥着远方的落凡。猜想着她此刻在干嘛?也许她此刻也在想着他。
  凡人用月寄托思念,原来是这感觉。半年不见他的思念如潮,都快将辛夷淹没地挣扎不开。那个狠心的小泼妇,做得还真狠真绝!
  “皇上,南荒那边有战报传来。”月德从宫外走进来,跪在辛夷的面前。
  辛夷不奈烦地看了一眼,月德手上的战报。低下头继续批他的折子。在月德跪得快出汗了,才不甚感兴说了句“呈上来吧!”。
  月德轻轻吁了个口气,小翼翼地把战报放在案上。接着连退几步,快速退了出去。这递战报都成为大家都害怕的事,因为每次看到战报皇上都不想接。有时候得跪上半天,皇上才开恩收下。
  大家都不敢送去,月德只好迎难而上了。他知道皇上为什么不想接战报,因为上面没有皇后的一字半语。这半年来,他是把皇上对皇后的思都看在眼里了。就连皇上最不奈烦看的小词,因为是皇后喜看的,皇上没事总会去翻看。平时没事也总把李后主的词带在身边,那是最喜看的小词。
  月德知道皇后会这样,完全是他自己的错,但是他不知该做什么才能让皇后消气。只好大家都怕做的事做了,让自己的良心稍稍安点。
  辛夷从安上拿起战报,呆看了一会,便恼怒地把它压到折子下。战事不用他担心,接管各个城都的官员也已派出。这战报看不看都没有什么分,马京的字他都看得不耐烦了。
  辛夷把战报压折子下,就开始一如即往地批折子。一直批五更才把笔和折子放下,趴在案上小眯一会,再过一个时辰又要上朝了。
  “辛夷,你听鸟叫声,该起床上朝了。”
  “辛夷,东方渐白,该起床上朝了。”
  ……
  “落凡……”辛夷睁开朦胧的眼,见落凡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慌忙飞过去,想把她拥入怀里。但是他刚飞到落凡的面前,落凡竟化作一缕轻烟散去。
  “皇上,该起床上朝了。”
  辛夷在烟散去之后,看到站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喊着的月德。
  “月德,自己去领罚!”辛夷恼怒地瞪了月德一见,他一出现落凡就消失了,而他的美梦也醒了。
  心中积压的怒气无处发泄,辛夷双手一挥,把桌上的折和笔墨散落一地。御书房外的侍卫听到声音,都慌张地跪了一地。
  折子散落地后,报告轻轻飘了一会,缓缓地落在折子上面。辛夷蹲到那战报前,拿起来又放下,最后用捻着就去上朝了。
  “这是南荒那边的战报,以后南荒那边的战事就交给任诞了。”辛夷把手中的战报交给站在旁边的尚付。
  以前会看战报是因为上面会提到落凡的决断,或者落凡对战事的布署,虽然无关要紧,但多少总是有点落凡的消息。
  现在的战说的都是战斗结果,关于落凡的事却半个字未提。大概是因为朝廷这边对战斗的策略,跟落凡的相左,所以落凡就不许马京提前了吧?
  辛夷回到御书房,看到散落的书已被宫人收拾好。想起交给任诞的战书,突然又有点后悔自己没看,也许上面会有点关于落凡的事呢?
  辛夷坐在案前,拿起旁边的折子,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他也许该去一趟南荒的……
  “辛夷……”
  突然听落凡轻唤着他的名字,几疑是在梦中。辛夷屏气敛息不敢作声,害怕这只是他的幻觉,一作声幻觉就消散了。
  “辛夷?我写给你的战报看了吗?你觉得可以吗?”等不到辛的回答,落凡又追问了一句,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战报?辛夷想起自己看都没看,就把战报交给交任诞了。如果让落凡知道他把战报交任诞,不知会不会又气得半年不理他?
  为什么那么多战他都看了,唯独这封没看的却是落凡写的?听她的话中的意思,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他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