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二百零七章 妻纲不振

第二百零七章 妻纲不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落凡不知自己在地府呆多久了,反正是没日没夜地看着文书。新的鬼魂来见,旧的鬼魂去投胎,还在地狱呆着无聊就闹闹。搞她连休息的时间都没。
  
      她的诗词……落凡幽怨地看了眼,堆在身旁的书。上面都落满了尘灰,她只有很久才有时间,空出手拂去上面的灰。
  
      “阎王,这个妇女有冤要诉。”
  
      判官领着几个阴兵,押着两个中年夫妇进来。
  
      “那就诉吧!”
  
      落凡颇为麻木地道。这凡人真奇怪,明明上辈子都已经结束了,却还老是纠着上辈子的事不放。
  
      “阎王,您一定要为奴家做主。”那妇人哭哭啼啼地道。
  
      “直奔主题!”落凡不奈烦地道,
  
      “奴家柳月,荆州人印。听从父母之命,嫁给屠刚。屠刚虽是粗鲁之辈,柳月自问也是克守妇道,不料他前日在城西的醉月楼那死于非命。但他的家人却说是奴家命硬,把他克死了,就把奴家浸了猪笼,死后无葬身之地。求阎王作主,给奴家正名,给奴家一个安身之地。”
  
      “阎王,这是屠刚的命书。”判官把一本书放到落凡的脸前。
  
      “屠刚,荆州人士,享年四十三岁,在醉月楼耗尽精元而亡。”落凡瞟了一眼跪在殿下的中年男子,敲着桌上沉吟一会道。“这是很幸福的死法,为什么还要拖着你夫人不放?还托梦给家人说她克了你?”
  
      屠刚着急地道:“她三十多,风韵犹存又是书香门第,我死后她一定会再嫁的……”
  
      落凡见那柳月有几分姿色,又身带书卷气,这个满脸横肉确实是鲜花插到牛粪上了。但是……那柳月做得甚是不合她心意。
  
      “柳月,你丈夫会在醉月楼那种地方,精元耗尽而死,这还真是你的不对。”落凡对柳月道。
  
      落凡此话一出全殿的人都呆住了,都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她。
  
      落凡看向判官,不解地问判官道:“怎么?我的说法不对吗?”
  
      判官回过神来,连连摇头道:“没错,绝对没错。可否请阎王告诉小的,您是如何看出她的不是之处的?”
  
      这段时间他跟在落凡的身边,看她用各种奇怪的想法,把从人间带到地府的事,处理得乱七八糟。但是看久了,却得确实是有那一点道理的。
  
      “她丈夫会去醉月楼,完全是她妻纲不振的错。”落凡理所当然地道。
  
      “妻…妻…纲……”判官瞪大着眼,妻了半天才妻到纲。
  
      “对!就是妻纲!”落凡大笔一挥,爽快地道。“就判她下十八层地狱吧!”
  
      判官低头忍着笑。这地府换了一个女阎王,真是趣事多多。这日子过得也轻松多了,就不知正牌阎王回来后,会作何感想?
  
      “这个昏庸的女阎王,居然瞎扯出个妻纲判我下十八层地狱!”柳月站起来指落凡骂道。“人世间哪来的妻纲?你这个……”
  
      站在柳月旁边的阴兵,偷偷伸手扯扯她,低声道:“这人世间没有,地狱是有的,你没看见上面坐的是女阎王。”
  
      “好!妻纲,那就请问一下阎王,这个妻纲该怎么振呢?”柳月推开阴兵的手,怒气冲冲瞪着落凡道。“敢问阎王,你的妻纲振了吗?”
  
      “我就是因为妻纲不振,才落得在这里作牛作马。想想咱们还是同是天涯沦落人。”落凡哀叹一会,突然眼睛一亮,转头对判官道。“在这个大殿置下一套桌椅,这个柳月以后就跟在我的身边办事,也给她弄个判官当当。”
  
      “是……”判官高兴得不得了,立即置下一套桌椅,把柳月拉过去坐下。并抱来一堆文书堆在她的面前,认真地教起她来。
  
      落凡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便对判官交代道:“判官,以后遇上书香门第的女子,都给我留下来,等到到时间投胎了,再让她们离开。”
  
      “是!”判官回答得特别响亮,道“以后人手够了,我是不是可以出去游玩?”
  
      “当然可以!你们太辛苦了,是该让你们有假期休息一下。”落凡看向屠刚,道。“这个屠刚就让他当个青楼女子,一辈子都在那风流快活吧!”
  
      说完有头埋进文书堆里。阴兵们也就那个满脸愤恨的屠刚押下去。
  
      “阎王,天之崖的御前侍卫尚付求见。”
  
      “让他进来吧!”
  
      这边的事刚了,外边的通报声又响起来,落凡不奈烦地放下笔,愤怒地瞪着大殿门口。
  
      尚付没多久就带着代妃魂魄,出现在落凡的视线里。落凡眯着眼,看了那个代妃一会,又不解地看着尚付。
  
      “以你们陛下的能力,让这个被杀的代恢复仙神,简直就易如反掌。这叫你亲自把她送到我面前,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落凡不奈烦地盯着尚付,大有引一记响雷把他劈了的冲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