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二百零四章 惨淡经营

第二百零四章 惨淡经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京领兵出了皇宫之后,一百军棍也不留情面地落在落凡的身上。本来是没人敢打的,但在辛夷的喝令下,不敢也得敢了。
  
      一百一下军棍伤不落凡什么,但是那皮肉上的痛还是很了得的。所以挨过军棍之后,落凡只有招来详云飘回寝宫。
  
      辛夷接下尚付早已准备好的伤药,急匆匆地追上落凡。他以为落凡挨过军棍之后,会气得离开皇宫的。没想到她会直接会寝宫,这让他心中的气消了一半。看着那皇袍上泛出的血迹,心疼就这样不适时地泛了起来。
  
      落凡回到寝室中,到处翻找东西。找来找去没找着,她回身一脚就把那仙人桌,踢得零零散散。
  
      刚回到房的辛夷,看到仙人桌心里也是一惊,他从没见落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落凡在寝室四周找不到,又爬到床上去。床上的被褥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就算了,还有不小心让她撕碎的。
  
      “你在找什么?”辛夷握紧伤药**,皱眉看着床上的落凡。
  
      “我的柳三变词集呢?”
  
      落凡回身看向辛夷,眼的余光扫见镜中身穿凤袍的自己。她当下的怒火更炽,便伸手去脱凤袍。背上的上的一百军棍,也不是闹假的,她手一动就痛得让她倒吸一口气。
  
      “在御书房里,等下我叫人去拿给你。”辛夷把她脸的疼痛都看在眼里,声音也放柔了不少。他走过去帮她脱凤袍,却被她伸手挡住。
  
      落凡快速把凤袍脱下来扔到床上。当看到凤袍上的血色,她的眼睛凌厉地眯了眯,伸手用灵力往床上按下去。
  
      辛夷的眉皱起了来——这床大概也要废了。
  
      落凡给自己幻回平常穿的衣服,便走了出去。
  
      在经过辛夷身边时,辛夷伸手拉住她道:“你去哪里?先上了药再去。”
  
      “这点用不着上药……”落凡推开辛夷的手,从怀里掏出一罐酒,仰头喝了一口道。“喝一口酒就什么痛都没了。”
  
      那是竹叶青,连那罐子都跟成亲那晚的一样。辛夷伸手想把酒拿过来,落凡却先他一步把酒罐扔到门。酒罐瞬间摔了个粉碎,酒也洒了一地。
  
      落凡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酒,飞身离开寝室,就连听到床轰然倒蹋的声音,也没回头看一眼。
  
      辛夷没再去追落凡,他看着地上的酒,再回头看着一室的凌乱,脸色惨然地在唯一,一张完好的椅子上坐下。
  
      距离落凡拿着词集来到凡间,已是半年过去了。这半年辛夷没派人来找过她,她也没回到天之崖过。后袍已经还给他,废后的旨意有没有下她也不想管。
  
      这半年来,她在采集各大才子小词,和他们的平生。忙得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她和辛夷的事。累极了就卧在云头睡觉,只是……梦里的辛夷花香甚是扰人。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离开皇宫那日是初春吧?这转眼就到秋天,一片秋的萧杀之气,渐渐席绢这片神州大地。
  
      秋雨打在看似平静的水面上,散出层层水纹,又慢慢淡去,淡去时也愁来时。
  
      落凡浮站在水面上,雨点纷纷避开着她。她低睑看着江上的暮雨,几条鲤跃过她的脚面,似乎在逗她开心。
  
      “自古逢秋悲寂寥,你也在这里悲秋吗?”阎王踏江而来,停在落凡的面前。
  
      “对这秋的萧杀之气,难免会生出多点情绪。”
  
      落凡用灵力结出一个大水珠,让水珠浮在自己的面前。再把脚边的鱼掬起,放入水珠中,看着它们悠闲地游着。
  
      “多看几篇《庄子·秋水》就没那么多情绪了。”
  
      “阎王是觉得我看得不够开?”落凡笑。
  
      “你在这凡间半年了吧?什么生气都该消了。”
  
      “阎王知道我的事?”
  
      “不想知道的,但这段时间从天之崖来的鬼魂多,都在聊皇上和皇后正在闹矛盾。”阎王看着怎么游也游不出珠的鱼轻,不自觉轻叹了一声。
  
      “她们是想趁我不在,想大干一场,不想却被马京杀得头土脸。阎王是觉得那里大杀戮太多,才来才我的?”
  
      落凡把水珠破开,让鱼儿重新回到江中去。鱼儿回到江中之后,就越游越远,不再回一下头。
  
      “这鱼灵性未开,对你没感情,走了才不会回头的。你和天之崖的皇帝不一定样,你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就算是走再远也是会回头的。”
  
      “你是来劝我回天之崖的?”
  
      落凡转身凝望着江面,此时秋雨已停,如血的残阳渲染了半江水。源纳宫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吧?血染那一片仙境!
  
      “只有你在那里坐阵,她们才不会认为这是时机,才不会疯狂地去抢清君的仙身。”
  
      “天之崖的皇帝动动手指,这风波就平定了,我似乎不是最好的人选。”
  
      “你的男人他打定主意不管,我可说不动。你这个丫头片子,是不是可以听我的一句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