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御花园里

第一百九十七章 御花园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那次之后,落凡和辛夷已经半年没见过面了。
  
      落凡种的花因为邪气的侵蚀,成片片地蔫掉了。落凡翻便了典籍,才找到一个办法——就是需要辛夷随身佩戴的玉佩,那上面的王者之气可护这片土地的安定。
  
      皇宫…是落凡是眷恋也是最讨厌的地方。因为那里有辛夷,也有他的后宫佳丽三千。她从不会主动来皇宫,这次来求见辛夷以为会见不到,却没想到竟可以一路放行,还有士兵很热情给她领路。难道辛夷猜到她会来?
  
      士兵带着落凡来到御花园,对她弯腰行了个礼,便默默地退下了。落凡注意到那个士兵离开时,还回头看了她好几眼。落凡幻出个镜子,照了一下确定自己脸上没什脏东西,才放心地按那个士兵所指走过去。
  
      原来辛夷此时正在跟他的嫔妃作乐。辛夷正满脸陶醉地抱着眼熟的一个美女,闭着眼听其美女弹琴唱曲。
  
      落凡忍着心间的疼,握紧双手走到辛夷的前面,低下头艰难地开口道:“辛夷!能打扰你一下吗?”
  
      辛夷听到落凡的声音,头也不抬继续惬意地听着曲子。他怀里的女人跟落凡相似,但当她站在他的面前时,他发现那个代替品真是不堪看。
  
      “辛夷?”落凡不愿抬头看到他怀里的美女,继续低着头疑惑地道。
  
      “谁让你进来的?”辛夷放开那女人,坐正端起酒轻啜一口。难以下咽的酒,让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
  
      落凡听辛夷的语气,好像不欢迎她,为了不连累那个让她进来的士兵,只好道:“我隐了身,进来就容易了。”
  
      辛夷拿一点心放到嘴里,减淡嘴里让人讨厌的酒味,才冷声道:“你以为我皇宫的守卫都是站在那摆设的吗?你隐了个身就发现不了?”
  
      “我隐了身确实没人发现,说不定他们以为我是你众多妃子中的一个,来争风吃醋的。所以没敢阻挡了。”落凡觉得自己很有瞎扯事情的潜质。
  
      “那你是来争风吃醋的吗?”落凡的话莫名地取悦了辛夷,所以他说话的声音不自觉地放柔了,连眉眼都是笑意。
  
      辛夷放柔的声音,惊醒了落凡心底的眷恋。她抬向他看去,却见他刚刚抱着的美女正含怒地瞪着她。落凡不悦地皱起眉头,脱口道:“我是来捉奸的。”
  
      不止那个美女,在座的所有美女都,脸色不善地打量着她。有妒忌,有恨意,更有杀气……这些她都感到了。
  
      在源纳的较量似带到皇宫来了,在座的每个女都在源纳宫跟她动过手。虽然打斗她们都蒙着看脸,但凭气息她可感到就是她们没错?
  
      “你凭什么来捉奸?”辛夷的心情大好,睑眉,嘴角微扬地道。
  
      她应该认出这些女人的气息了吧?接下来她会怎么做呢?
  
      落凡心里一顿,暗道:“我凭什么站在这瞎说呢?”她忙改口道:“我确实没什么可凭的,所以我就不捉奸了。”
  
      辛夷听到落凡的话默不作声,如果她想,如果她肯。他只要她…
  
      辛夷身边的美女听到落凡的回答,得意地对落凡扬起了笑脸。落凡见她那脸得意,气不打一处来。
  
      “这不是跟我们陛下不清不楚了几千年的落凡姑娘吗?”落凡正愁有气没处发,听到这话立马朝那个说话的人,扇了一巴掌过道:“谁跟你们陛下不清不楚了?我跟他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居然不闪不避直接挨了落凡一巴,还故作柔弱地倒在地上,哭泣起来。
  
      “很好!”辛夷听到落凡的“一清二楚”怒气上来,直接扇了落凡一巴掌道。“把我的皇宫当无物,乱闯进就算了,现在还敢打我的人。活腻了吗?”
  
      “陛下,请息怒!”那个被落凡扇了一巴掌的女子,上前跪在辛夷的前面道。
  
      落凡这才看清楚她打的人是莫如那蛇精,前世他也是为她杀了她的。她真是太自不量力了,太可笑了。只是她的嗓子怎么了,声音为什么那么沙,难道有谁对她下手?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让人愉快了。
  
      “你笑什么?”辛夷打了落凡才后悔,看着她快速肿起来的脸,心疼得无以复加。
  
      今天本来是想设个局,让落凡认识一下这些女人的。不想自己却被落凡的撇清关系气到失控。
  
      落凡摸自己的嘴角,才发现自己居然笑出声了。她抬头看着辛夷,微笑着道:“陛下!我在笑我进了这花园,竟忘了自己是谁了。”
  
      落凡的一声“陛下”在辛夷的心里击起了千重浪,他咬牙道:“你确实忘了自己是谁了。”
  
      “那我能求陛下一件事吗?”落凡努力让自己笑得更灿烂。
  
      辛夷瞪着她没回答。
  
      “可以吗?”
  
      “说!”
  
      “可以把你随身佩戴的玉佩赐给我吗?”
  
      “你不会不知道一个女子向一个男子索取他的佩饰,一般都是用作定情信物的吧!”辛夷解下他身上的玉佩,拿在手里把玩着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