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六十章 不能不爱,更不能恨

第六十章 不能不爱,更不能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傍晚,黑云如墨在天边翻滚而来,落凡立于番家的阁楼上,凝视着远处未被黑云掩盖的山峦,山峦依希在可辨中连绵起伏着。
  满楼的西北风激起了她墨发,翻腾的墨发苍劲有力地描绘着山峦的轮廓。她灌满风的衣袖和长裙,如天上黑云般急速地涌动着。
  落凡手执铁箫,吹起那首冯道为她吹过的曲子。急风把曲声吹散,唯余幽怨的情丝在她的心间缠绕。
  等待了一千多年的情缘终于来到她的面前时,她发现不能做到不顾一切地去爱。当看到那个她用心编下的腕带,带在那女子的手上时,她居然选择了逃……片刻也不敢停留。
  其实她真的很想冲到冯道的面前拎起他的衣襟问问他,问他为什么把她送给他的腕带送给了别人。但她不敢……因为她清楚地记得前世,他是那么地恨她。
  急风卷骤雨滴滴答答地打在阁楼的楼的木板上,白色的水珠凌乱地向四处跳起,偶尔溅到落凡的裙摆上。愁心不堪扰,落凡长袖一挥,怒风由地卷起,在一瞬间把雨遣送去。
  被雨清洗过的天空格外清晰,几缕薄云似轻纱懒懒地横卧于长空之上。远处山峦的轮廓也清晰可辨了,只是山色依然在有无中,而大雨过后的大地泛着阵阵刺鼻的腥臭味。
  落凡皱了皱鼻,无法无视这腥臭。她引诀幻出一罐菊花酒……只有酒可以浇浇她那一腔烦闷。她侧倚在栏杆上,仰头即饮,嘴角漏出的酒,顺着她洁白的脖子滑入她的心口。微微的凉意在心间泛开,泥土的腥臭已在菊花酒香消散,愁也似乎没那么浓了。她仰起头又灌了几口,竟开始有点醉眼朦胧了,只是…眼中的不知是酒还是泪?
  落凡畅饮得正欢时,番洛玩笑般的声音由楼梯间传来:“瞧瞧!我们发现了一只醉猫!”
  落凡抬起微醉的眼看去,看到番洛正和高若非一人提一个壶走上来,如弈却没有跟来。落凡指指他们手上的壶道:“你们手上的是酒?”
  “没酒!是茶!”番洛笑着在桌上摆上茶杯和茶壶。
  “没趣!此处该有的是酒,不是茶!”落凡放下已经空了的酒罐,站起来倚在阁楼的柱子上,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
  高若非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因为薄醉而微红着的脸,柔声道:“来喝杯茶醒醒酒。”
  “我没醉,不用喝茶醒酒。”落凡摆摆手拒绝。
  高若非没再说话,扶着她的手,将她拖到阁楼的石桌边坐下。拿起茶壶给她倒了一杯茶道:“你自己喝还是我灌你喝?”
  高若非对落凡从来没有这么强势过。落凡怕他真的会动手灌她,咕哝了一会,还是不情不愿地拿起茶一口饮尽。
  “好难喝!”落凡皱起了脸。“你们怎么会跑到这里的?”
  “就准你来,不准我们来吗?”番洛道。
  高若非拿起茶壶再给落凡倒了一杯茶,柔声道:“多喝点。”
  落凡轻啜口茶,对番洛道:“你们的到来打扰到我了。”
  “刚刚高若非拉着我,非要我来这里喝茶的,不然我才没那个兴趣跑这里来呢?”番洛不满地道。
  落凡听完番洛的话,转头疑惑地看着高若非。
  “明天就要番家了,就拉着番洛来这喝一杯了,临高看看番家的四周。”高若心虚地端起杯茶慢慢地喝着作掩饰。其实他是在他住的楼上,看到落凡从下雨前就一直孤单站在这里,想过来来陪陪她,又怕她拒绝,只好跑去拉着番洛一起来了。
  “你对番家的感情还真深!”落凡不以为然地道。
  “有牵挂的人和事,当然会留恋。”高若非低睑轻声道。
  “番洛,你跟许如珠怎么了?我老是听到她在夜里哭,如今她怀孕着,你就不能对她点吗?”落凡觉得高若非那个话题不适合继续下去。
  番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道:“我还以为你会向我抱怨她的不好的。”
  落凡放下茶杯道:“那是我和她的问题,如果你对我没什么不满,就不必要拖你进来。”
  番洛看了看高若非轻笑出声道:“看来有人的心思要白费了。”
  高若非停下喝茶的动作,轻咳一下道:“她现在问的是你的问题。你看我干嘛?”
  “对呀!你别转移话题。”落凡不满地瞪着番洛。
  番洛把玩着茶杯漫不经心地道:“我爱的不是她,她要的温柔多情我给不起。”
  高若非听到番洛的话,放下酒杯走到栏杆旁,失神地眺望着远方。
  “可是从她的语言中,不难发现她认为你是爱她的,只是现在的你年轻不懂事,不懂得待她以温柔。”许如珠一直认为番洛是爱她的,落凡一直想不通为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