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三十七章 谁朝三暮四?

第三十七章 谁朝三暮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村里的人在村中的空地上,燃起一堆火焰,在火焰周围又摆上桌子椅子。每家每户都摆上自家的酒菜,相邀着邻居来品尝,小孩们则围着火堆烤东西吃。
  西子忙碌了半天,做的点心、下酒菜不少于百来碟。陶朱等落凡和西子把点心和菜都端后,才抱着两瓶酒姗姗来迟。
  陶朱一坐下,就有两个围上来道:“好香酒,分我们点呗!”
  陶朱从罐酒倒了一小杯出来,闻了闻,再啜了一小口才道:“这以物易物是很美好的。”
  那两个人渴望地盯着陶朱手上的酒,咽了口口水急道:“你等着,我去搬酒。”
  西子瞥陶朱一眼道:“你用不着这样吧?”
  陶朱又啜了口酒,不紧不慢地道:“你又不喝,你懂什么?”
  落凡凑到陶朱的耳边,轻声问道:“他们就是你说的酒鬼?”
  陶朱笑道:“对,就是他们。”
  西子正想说话,几个妇人走过来道:“西子果然好手艺,我们做的也不错哦,走!带上你的小伙伴去我们那尝尝。”
  西子对围着火堆的小孩子道:“孩儿们,我这有点心,你们自己过来吃吧!”
  那群小孩子齐应了“好”声,便跑了过来。西子笑了笑,拉着落凡跟那几个妇人走了。
  落凡跟着西子在这边下。这几个妇女,只是热情地捧上自己的菜,却从不开口问落凡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仿佛只管有缘相聚,不管你是谁。落凡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陶朱刚遇上她时,也是什么都不问的。
  落凡将烦心事暂时放开,笑盈盈地边吃东西,边看着这热闹的场面。画面换到陶朱那就略显滑稽了,大概是西子的点心太好吃了,陶朱那桌的小孩子越来越多。陶朱和两个酒鬼挤在一群孩子间,艰难地举着酒杯。虽然偶尔会被挤出来,一点也会不影响他们痛快畅饮。
  这群小孩被挤得实在没办法,直接把陶朱他们推出去了。陶朱他们被推出去后,又艰难地挤进去。小孩们被他挤得没办法,就把他们的酒和酒全都搬到地上,对他们道:“你们在地上喝吧。”
  陶朱他们很听话地坐在地上畅饮。
  落凡看到这忍不住笑出声来,西子顺着落凡的眼看去,哀嚎道:“酒鬼就是酒鬼。”
  音乐声响起,一群人开始围着火堆起舞。西子拉起落凡道:“我们也去跳。”
  落凡忙摆手道:“我不会,你去吧!”
  西子硬拉起落凡道:“不会怕什么,很简单的,我教你。”
  经过西子的细心教导,落凡很快就学会了。因为急着摆脱心里的酸楚,落凡混入人群中跳得淋漓尽致,丝毫不敢分心他想。
  直到西子过来拉住时,落凡发现自己已经累极了。
  西子皱着眉道:“你不知道累的吗?走,回我们那桌休息一下。”
  落凡抬头往陶朱那桌看去,那群小孩已散去,那两个鬼也已离开。
  在那灯火阑珊处,竟有冯道在那坐着与陶朱喝酒。他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打算来却没跟她说?即然来为什么也不跟她说一下?
  落凡怀着疑惑走近,千言万语想问又不敢问。刚提起勇气开口,却在不经意间瞥向他的手腕——那条她编腕带也经不在他的手上了!
  落凡想,问什么呢?这不明摆着吗?她和他已经过去了。他来只是赴陶朱的约而已罢了。
  西子拉落凡在冯道身边坐下,冯道却没回头看她一眼。落凡的眼泪涌上来,又被她逼下去。她念个诀变出一罐苦丁茶,往茶壶里使劲添茶叶。泡出一杯苦极的茶慢慢尝着,茶的苦似乎能压过心里的苦。
  西子过来倒了杯,喝了马上吐出来道:“你弄那么苦的茶干嘛”
  落凡强笑道:“西子,你太浪费了。这是苦丁茶,当然会苦了。”
  西子打开茶壶看了一下道:“你也不用泡那么浓吧?”
  落凡脸不改色地啜了一道:“上次跟陶朱喝完那一大壶茶后,我就喜欢上这滋味了。”
  陶朱豪迈地笑着道:“孺子可教!”
  冯道放下酒杯冷淡地道:“苦丁茶性寒。”
  冯道说话的时候面对着陶朱,落凡直接认为他这话是对陶朱说的,所以没理他继续喝着。
  冯道低下头紧绷着下巴,陶朱看场面有点冷,忙端起酒杯道:“来,来,来…我们接着喝。”
  西子看看落凡再看看冯道,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几个小孩子围过来边吃点心边问:“姐姐,那个哥哥是你的夫君吗?”
  落凡被几个小孩的话惊得呛到,咳了一会,见冯道没回答,心微微抽痛着道:“不是,他是我的师傅。”
  冯道听到落凡的回答,背一僵,紧握着酒,紧绷着脸道:“请问打算你什么时候,把拜师费交给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