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三十六章 冯道的沉默,落凡的不确定

第三十六章 冯道的沉默,落凡的不确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月到六月,菊花在微风中摇曳着长成,虽然还没有花蕾,却已有属于它的独特芬芳。
  二月到六月,池里的荷在你挤我,我挤你中撑开了一片片圆碧绿后,又有一朵朵莲花,开始迫不及待地盛开。
  二月到六月,落凡对冯道的思念,在习法后,在整理花园的抬头间……总会不期而至,缠缠绵绵很是消魂。
  六月的好日子多,番家先嫁了修宜,又娶进了许如珠。
  修宜出嫁那天,若非一身红衣红着一双眼,跑到落凡的面前盯着她很久。落凡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念不动,一言不发……人生有的事,不管愿不愿意,喜不喜欢,既然选择了就该走下去,就算错也要一直错下去。
  番洛成亲的那天晚上,刚好月圆。落凡拉着如弈的手,登上了番家的阁楼赏月。那晚的月有云装饰真的好美。
  那晚的月时而如白玉盘孤清高傲;时而微隐弄清云;时而憨趴云头傻眼看世人,时而如钩欲诉还休,如弈却说,明月不谙心事,偏向无奈时圆。
  落凡不言,只是静坐着听她一遍又一遍地吹着曲子。笛声在阁楼里回荡,然散落在夜里,如倾如诉哀怨缠绵。人能在理智里看透,情感上却放不开。
  夏日的中午暑气在肆虐,落凡摇着小舟,在荷叶深处闲卧着。她轻抚着银镯道:“冯道,我跟陶朱有个约在夏天,他提了好几次希望你能去。如果你没空的话,我就自己去了。”
  落凡说完等了许久,冯道都没有回答。这几个月不知道为啥,冯道不大理她了。难道是在地府认识了新人?
  落凡闷闷地翻过身去拨弄着池水,心却随着丝丝涟漪起波澜。她的点气闷,冯道的态度到底算什么?就算是有了新欢,跟她说明白了,她绝不会再纠缠的。好聚好散这点气度她还是有的。
  想着想着落凡觉得,在荷叶下也不是避暑之处了。她用力地拍了一下水面,溅起的水在荷叶上,汇成一颗颗水珠,似滴滴泪在滚滚动着。落凡感觉心酸酸地,眼也涩涩地。她施法除掉荷叶上的水珠,便摇着小舟出了荷池。
  落凡回到草轩,捏了自己的人偶放在床上代替自己。然后带上菊花酒,架着云飞向陶朱的村落。云飞得很慢,大概酒太多了,云载不动了。
  这几个月里,落凡又去了几次起云山。那座大概跟她有缘,她想去即到,想回即回,往返只在刹那间。所以她采了很多菊花,酿了半院子的菊花酒。菊花酒初成之日,她很高兴地邀冯道来喝。冯道“哦”了声,落凡以为他会来,摆上酒准备了下酒菜却空等了一天……接下来他越来越冷淡,问他为什么,他只说他很忙!
  忙不足以解释冷淡。他真的忙吗?几个月在他那可是几年了,真的忙成这样?落凡坐在云上闷闷地想着。落凡知道忙不是原因,她抚上微微抽疼着的心,抖着手抓起一罐酒,连灌了几口轻轻道:“冯道……我觉得我们该结束了。这样下去很没意思,等你有空了把银镯撤去吧。”
  又等了许多冯道还是没回答。落凡惨然一笑,一口气把那罐酒喝完便睡着了。
  落凡醒来时,云已停在陶朱家上空了。落凡站在云上往下看,陶朱家后面还真是火红火红的一片。
  本来那么期待看到的风景,看到时却被刺痛了。她想到睡前跟冯道说的话,他没有回答大概是默许了吧?还好是她先开口说的,不然等冯道开口,自己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保了。
  落凡抹干眼中的泪,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跃入陶朱的院中叫道:“陶朱,陶朱,陶朱…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
  “酒,酒,酒……我闻到很香的酒味。”陶朱兴奋地从屋里。
  落凡掩嘴笑道:“就是给你带酒来了。”
  陶朱围着落凡转了一圈,不高兴地道:“酒都进你的肚子了吧?一身酒气,也不知道给我留点。”
  落凡伸手往云上一挥,酒顿时摆满了半个院子。
  陶朱看着半院子的酒,高兴地手舞足蹈,抓起一罐仰起头就喝。饮尽一罐后,哈哈大笑着道:“好酒!好酒!好酒!”
  西子摇着头走到落凡身边道:“一见到酒就高兴得什么都忘了,连个谢都没。”
  落凡忙道:“我们之间千万不要说‘谢’字,说‘谢’字我就得伤心了。陶朱能喜欢我就很满足了。”
  陶朱提着酒走过来道:“就是,我们不需要谢来谢去的。”
  西子笑着道:“好,好,我们以后都不提‘谢’字。”
  陶朱在院里看了一圈,又往天上看了看道:“怎么没见冯道?他没来?”
  落凡脸上的笑僵下下后,马上又笑得更开怀,扯扯陶朱手里的酒罐道:“冯道他很忙没空过来,你不用担心没酒伴,我陪你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