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泪落君前 > 第七章

第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落凡的外婆问完落凡家的事,就开始唠叨自己家的事了。落凡也是在这次见面闲聊中,才知道外公叫番禺,外婆叫绣菊。还有两舅舅,一个叫番笛,一个叫番谷。两个舅舅都在郓州刺吏高骈手下当将官。高骈唐王朝中唯一剩下的品学兼优的国家栋梁了。所以这一家人子都以此为荣,在落凡的耳边反复提了几次。看着外公外婆眼里的骄傲,落凡想学奸臣说几句恭维的话来捧场但又不知从哪里说起好。落凡知道自己不是当奸臣的料,只好坐在那里笑而不语了。全群人围着落凡的人中,还有两个笑得一脸和善的舅妈和几个表妹表弟…叫什么落凡都忘了!
  初次见面,彼此之间除了客气还是客气。陌生的人,陌生的声音,客套的话,客气的微笑结成一张寂寞的网,落凡在网内僵硬地笑着。还好她们很体贴地觉得她“旅途劳累”,该早点休息。
  落凡被按排在一个叫《草轩》的院落,虽然略为偏远,却很安静。洗漱过后把客套关在门外,落凡带着不安的心卧在陌生的床上。
  窗外北风在肆虐,落凡听着风声数着息艰难地入睡。梦里一位老者在说书,微风带着草香轻轻地吹过。落凡闭上眼,舒适地倚在树上,昏昏欲睡。在半梦半醒间,淡淡的辛夷花在慢慢地靠近。辛夷花香在她身边停住,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老了我们还来这里听书。”是冯道的声音,落凡心一顿,想睁眼看清楚。可是怎么怒力睁眼,看到的都是漆黑一片。
  待到真的睁开眼,看清楚时已是梦醒时分。眼前是那个陌生的环境。落凡怎么也想不到,当初不怎么在意的一句话,竟在梦醒时分携带浓浓的思念将她缠绕。
  天还没亮,落凡已了无睡。落凡在床上发了会呆,就裹着被子走出门外。原来一夜北风萧萧把雪带来了。雪,如柳絮般在微弱的灯光下轻轻飞舞。落凡在步出屋檐,在雪中漫步,一股冷香如约而至,她刚进这院落时就注意到这院落里有棵梅花树。落凡走到梅花下轻抚着花瓣,轻道:“那天在山上花也开得这么好,如今……”
  落凡轻叹了声,转身倚一枝香雪,捻手变出一支铁箫。把那天冯道在小舟上吹的曲子反复吹着。如今落凡在冯道的教导下,小小的法术已运用自如了,难度深点的,对落凡来说只是书上理论,还欠实践!
  落凡知道无论自己有怎样的心情,每天早上都挂起笑去给她外公外婆请安。这是世俗人情自己得做好,没有喜不喜欢!一家人请过安后,就是聚在一起吃饭了!这种人多的时候,落凡觉得看着地上一双双鞋走来走去,比看一张张陌生的脸有趣。吃过饭,落凡躲过一双双鞋,往她那个暂时的窝走去。回窝的路落凡记得很清楚,但除了那回窝的路别的风景都入不了她的眼。但眼前却有双鞋子很不识相地停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路。落凡把皱着的眉头抚平,并且确认自己脸上挂上笑容后才抬起头。
  映入落凡眼里的是一个夸张的笑容,浓眉大眼里没有一点杂思,略厚的唇边有笑纹明显。落凡努力回想外婆介绍过的表弟妹。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但忘了名字。落凡干笑一声道:“不知表弟找我有何事?”落凡想:男的不管叫什么名字,都是表弟。只见眼前的“表弟”大笑起来说:“我可不是你的表弟!”落凡白了他一眼,绕过他继续往前走。他追过来说:“我是借住在这的亲戚,我叫若非。刚刚番奶奶叫我陪你去熟悉一下环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