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欢乐颂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没有一纸婚书,男人……说变就变啊。你这话如果是二十来岁时候说出来,我信。现在这年龄还说这话,我不信。”

    “说起来,您还真别不信。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中西方观念交流。”

    包太满心不是滋味。说到这会儿,她开始发现手中似乎一丝筹码都无。她下车之前跟安迪道:“我等着看你跟我儿子结婚时候怎么说。”

    安迪则回以“不变”两字撄。

    等送走包太,安迪心中又补充一条,若是结婚,摊上这么个因婚姻而得来的亲属,以后甩不掉挣不脱,她还得遵从传统打老鼠忌着玉瓶儿,太影响生活质量。宁可不要结婚也不给包太名分。

    很快到了与魏国强交接的豪宅。安迪意外发现,房间已经安装双重铁门以及警报设施,行动不是一点点的迅速。而室内只有魏国强一个人在,手中拿着一张清单。安迪敲门进去,与魏国强冷冷对视一眼,便扭头看满屋子的家当。

    当时看遗产清单时候,安迪已经需要打开谷歌,将那些陌生名词翻译成英语,才能回忆起来,那些个什么木什么石之类的东西在博物馆里接触过。而今面对一屋子的什么木什么石,安迪依然难以将记忆中的博物馆印象与实物对照起来。眼前黑沉沉的匠作古老的木器家具让她眼花缭乱,而她可怜的审美并不觉得这些乌漆麻黑的旧东西有什么美感。

    在安迪审视的时候,她即使不回头都感觉得到魏国强在注视她。这种注视让她不舒服。现在如此关注她,早三十年前他死什么地方去了?或许当年的历史大环境是魏国强遭遇的不可抗力,他有苦衷。但这并不代表她得替历史负责,需要背起历史的包袱,原谅魏国强,接受魏国强,她何德何能偿。

    因此魏国强等她回头,将清单备份递交安迪的时候,安迪道:“不用核对了。如果你有心昧下,这些就不会出现在我眼前。钥匙全部交给我就行了。”

    魏国强并不反对,但笑得意味深长,很有赞许并欣慰的意味。等掏出所有钥匙交给安迪,才道:“小钥匙是那只铝箱的,我建议你把铝箱放到银行保险箱或者你家里的保险箱。文件袋里是所有已经办理好户主转移手续的各种文件,其余的我会陆续快递给你。”

    安迪看看那只跟她平时用的旅行箱一样大小的铝箱,再看看魏国强,却感觉玄机重重。她这回没有轻忽,走去将铝箱打开了。里面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式样古典的锦盒或者特征明显的首饰盒。安迪从层层叠叠中抓出一只标志性明显的小蓝盒,打开,里面是一对蒂梵尼的钻石耳环。“这个不在清单内。是不是你偷渡了什么东西给我。”

    “清单里有,珠宝首饰十九件。”

    安迪一边将一只只珠宝首饰盒打开,一边狐疑,“老先生拥有这些现代东西?”

    “老先生下半辈子害怕结婚,但红颜知己还是有几个的。这些只是还没送出去的东西。不过更多时候他送锦盒里的玉石古玩,清单也有列出数量。”

    安迪将信将疑,她打开几只锦盒,果然是古色古香的玉石。有只古里古怪的动物半透明石雕线条上有深色污泥状东西,安迪下意识地拿指甲去刮。魏国强看见忙阻止:“别刮。古董上面的锈迹包浆之类的东西,不能清除。”

    古董?难怪让藏入银行保险箱。安迪不禁看看清单上含混一气的珠宝首饰若干件玉石古董若干件的字样,再看看铝箱里不知价格的东西,心中警钟长鸣。

    她掂起一把看似不大,实则非常沉重的小杌子递给魏国强,自己又拿一把坐下,“对不起,我反悔,我们必须办理正式移交手续。所有只列出数字的部分,我们必须做一份清单附件详细描述我今天实际接收的物品。”

    魏国强皱皱眉头,“好吧。下面还有名表,一并清点一下。”

    安迪中文水平不够,记录工作由魏国强主笔。现代首饰倒也罢了,那些古玩玉石的名字稀奇古怪,什么貔貅之类的,魏国强写出来,安迪还得小心谨慎地上网查一下形状是不是类似,才肯放行。相比安迪的紧张谨慎,魏国强的神情就舒展得多,拿出那些古玩玉石,他还有暇摩挲欣赏一番。安迪则是不懂,尤其是看到玉香炉上的陈年污垢居然被称作包浆而不能去除,她都不想用手接触,嫌脏。

    魏国强断断续续地告诉安迪,他原本对这种东西一点儿都不懂,是从小出生于大富人家的何老先生带他入门。何老喜欢这种东西,卖画挣的钱大多转手换了各色古玩,耐心地将空旷的家一间一间地布置起来。可据说这么一屋子的家具,都难复原何家旧貌,只聊以寄托思念而已。

    安迪不肯搭腔,魏国强再怎么说,她都不接一句话头。但中途一个电话,打断了魏国强的兴致。魏国强只是“嗯……嗯”连声后,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变得寡言少语。安迪依然不理他,也当然不会关心一下。

    但沉闷了大约半小时后,安迪饿得肚子叽里咕噜了一下。这在静默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响亮。魏国强抬眼看安迪一眼,忽然打破沉默,“我前妻被双规了,这下不会再来***扰你。”

    安迪闻言,两眼却看向铝箱里的林林总总,又想起闹得轰轰烈烈的离婚,和莫名其妙给她何云礼的所有遗产。但她依然不开口,即使满腹疑问,她也只会去问老谭。

    魏国强却自言自语:“很笨,跟着笨蛋抠门上司一起搂钱,做了枪手还只啃点儿骨头。抠门的人哪儿摆得平方方面面,跟那种人怎么做事,早警告她迟早出事,不听,哪来的骄狂自信。”

    安迪继续只是看看魏国强,一声不吭。而魏国强依然嘀咕,仿佛憋了满肚子的话,终于憋不住溢出来了。于是安迪听了一脑子的内情。原来魏国强离婚是为了撇清,家里财产全交给前妻宁可净身出户,就是为了丢卒保车。安迪心说当然,何云礼的遗产全交给她,省得离婚时候落入前妻名下的那一半被充公。只是,离婚真能撇清自保?安迪怀疑未必。要不然她可能没那么轻易得到所有遗产。但更多怀疑,安迪也想不到。她能想到的只是谨慎自保,别被魏国强那边的事儿伤及无辜。

    在疑神疑鬼中,安迪与魏国强完成遗产交接,各自签名认可。

    安迪原以为任务完成,不料魏国强临别前跟安迪道:“我查了一下包家。资产状况没问题,扩张非常稳健。只是听说创始人夫妇相当精明,格局不大,我怕你吃亏。包家第二代能追上你,是他们的福气,你得心有底气。”

    安迪目瞪口呆。包太偷偷摸摸调查她,原来魏国强也在偷偷摸摸调查包奕凡。这帮人怎么个个都有一双闲不住的手。安迪打开两扇铁门,清清楚楚给魏国强一个字,“滚!”

    魏国强一脸尴尬地走了。安迪在一屋子的老家具中间徜徉,由于魏国强的简单解释和上网搜索,她总算对这些老东西有了些了解,可依然欣赏不了。她走来走去,估计魏国强走远了,才两手空空离开。并没带上那只魏国强视若性命的铝箱。她还害怕自己被谋财害命呢。

    因为聚餐与应勤的工作起冲突,邱莹莹将聚餐时间顺延到后面一天,然后群发短信给大家,要求大家确认出席。她没给曲筱绡发,曲筱绡却看到王柏川手机上的短信自己摸上门来,清早特意闹钟将自己闹醒,宁可少睡一个小时,也得将邱莹莹逮住问个清楚:“听说你要介绍男朋友给大家?为什么不告诉我?排斥我?”

    “你历史记录不好,不请你。但我会打包好吃的给你。”邱莹莹果断回绝,但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谁告诉你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