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欢乐颂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最早,老先生住教工宿舍,照顾探访等事都我一个人在做,毕竟只是远亲,我前妻没有赡养孝敬的义务。等老先生开始出名挣钱,他在我家附近租了房子住,依然没跟我住一起,但他生活不大会自理,包括画作经济都是我替他作决定。所以他后来跟着我定居北京。等老先生变得富贵,我前妻才开始与老先生接触,但两人不算投缘。你有心公平合理对待我前妻,是很好一件事。但从目前来看,暂时没有必要,我们都活得挺好,不需要揩你的油,我有分寸。如果以后有什么变故,方便的话,请你想起今天的对话,世事难料得很,但毕竟你年轻有更多出路。”

    安迪听着,总觉得这些话只是解释了表面,可她该问的已经都问了,再问,就像是仗着什么身份为所欲为,她不愿。唯有一个问题,“有没有办法约束你太太对我的侵害?遗产问题已经结束,以后离婚是你们自己的事,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约束她?”

    “我在做,可惜,她情绪太激动。这么晚,你还没吃饭吧?”

    魏国强一表示关心,安迪立马反胃,赶紧结束了通话,还得趁红灯喝一口水才安心偿。

    遗产的三套钥匙都在安迪手里。很不幸,海市那套豪宅正好与奇点的家在同一小区。那段路安迪可以不看gps,了然于胸。她让魏国强一手转移收藏,其实更多原因还是她不敢去那小区。她以前错会了爱情,她问心有愧。

    但现在,她心中又蠢蠢欲动,饿着肚子就直奔那处豪宅。她好奇,她究竟继承了些什么东西。她只是,偷偷地去看看。

    她连方便停车的地方都很清楚,离小区有点儿远,需要走一段路,经过一家kfc。她进去买一只鸡肉卷,啃着去看遗产。才走到小区大门,就意外接到奇点的电话。

    “我没看错?刚从kfc走进小区的是你?撄”

    “嗯,你也在?”

    “正好也在吃快餐,我一向喜欢辣鸡翅。找我?呵呵,我有点自作多情。我刚赶上,就在你后面。”

    安迪回头,黑暗中,看到熟悉的身影。她一时失语,怔怔看奇点走近。

    而奇点仔细打量着安迪,没什么变化,只是,几天不见,头发变长了点儿。

    两人相对站了好一会儿,还是奇点笑道:“我请你去我家喝咖啡,还是旁边找家咖啡店?”

    安迪忙摸出小区的门卡,解释误会,“我来看看刚刚归到我名下的房子。”

    奇点脸上五彩缤纷,“准备搬到这儿来住了?恭喜啊,别忘了分糖。”

    安迪刷卡进入小区,等着奇点手忙脚乱掏卡,忙乱中从口袋里带出一些不知什么,然后奇点蹲下去捡。安迪耐心等他忙完进小区,才道:“乔迁新居需要分糖?海市的习俗?我没打算搬来住。只是房子忽然归到我名下,我总得见识一下。噢……”安迪很快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分糖,结婚的代名词,好久没接触这个词,差点儿忘记联想。也是,这误解很合理,住得好好的忽然置业,不是结婚又是为什么。“房子是遗产。”

    奇点一愣,但随即明白过来,安迪还能从哪儿继承遗产呢。奇点随即微笑了,安迪肯告诉他这是遗产,说明她依然信任他。只是这种信任让人心中有点儿凄凉。奇点的脸上再次色彩纷呈。“需要我做随从吗?黑夜里第一次去那儿……”

    “谢谢,需要。但不敢麻烦你。”

    奇点笑笑,“还是朋友,麻烦一下没什么。哪幢?”

    何云礼的房子在小区中心,景观比较好,相对安静,面积不小。摸索过去,连开灯的方位都找不到,但即使一室黑暗,也看得清里面没有装修,房间里一股萧索阴冷之气。安迪不禁紧了紧大衣,抵挡幽幽包裹上来的寒气,摸黑四处看了看。奇点没走动,等在门口。等安迪看了出来,才没话找话,“打算来住吗?”

    安迪笑笑,“我即使要搬大房子,也是卖了这套买别处。”

    “还好,要不然对我很残忍。呵呵,开玩笑的。”

    安迪也是笑笑,两人走到明亮的电梯门口,等电梯的当儿,不禁默默对视。

    两人都是一脸复杂,但都未动弹分毫。即使电梯来了,两人也是分据电梯左右两边,远远相对。安迪先低下了头,不再看奇点。

    两人依然是默默地走出小区,一左一右,离开近一米。奇点一直将安迪送到车门口,才道:“我好几次以为见到你,再定神看才发现不是。今天最先以为又是眼花了。很高兴再见到你。”

    安迪挤出微笑,但赶紧从车门又绕到后备箱,取出一瓶水,尴尬地笑笑,默默地上了车。奇点了然,看着安迪启动车子,缓缓离开。她将一只手印在车窗上,作别。

    安迪等走出好远,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浑身轻松。仿佛偿了一个心愿。原来她来此,看房子只是借口。

    终于有了借口,终于有了了结。

    只是包奕凡的来电让她心中打了个突儿。魏妻从交通事故处理那儿搞到包奕凡的资料,竟然有办法寻根究底,下午直接打电话到包奕凡的公司。两人都不知道魏妻想干什么,但知道肯定绝非好事。

    樊胜美在宿舍里为妈妈那边的境况揪心,又担心王柏川办事不力,泄露出事情背后她的那只手。她在走廊吸了第二支烟。关雎尔出差回来,拎行李出电梯,见樊胜美吸烟,感觉有事,但没多嘴问。很不巧,樊胜美快吸完,电梯里撞出个曲筱绡。樊胜美心里只想赶紧扔掉烟头回房间,将门紧紧关闭。但既然人已照面,她不能输人,只得硬撑着。

    曲筱绡满心郁闷,对樊胜美视而不见,却又对着2202的门大喊:“关关宝贝,臭臭,找你们。”

    关雎尔在屋里闷声道:“重喊,肉麻死了。”

    “哇,宝贝儿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曲筱绡不顾樊胜美的漠视,冲进2202,去找关雎尔,“关关,我被我爸鄙视了。我爸嘴上一套底下一套,没想到啊,他竟然重男轻女到这种地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你爸怎么鄙视你?他还想不想听人叫爸爸了?跟他斗争到底!绝食,绝交。”

    曲筱绡有口难言,只能胡乱道:“是啊是啊,可是你想出来的办法怎么都是折腾我呢?”

    “苦肉计!”

    樊胜美在门外眼睛一亮,但旋即心里否定。她妈还想不出苦肉计那办法,她妈又不知道她在周围安排了眼线。

    曲筱绡则是在里面道:“这个不可以有。我的苦肉计最多是趴到我爸耳朵边尖叫,叫到我喉咙哑为止。关关你去哪儿出差了?住什么酒店,有没有客户招呼你?我昨晚也来找你玩呢,你不在。我真失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