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47章 终章

第147章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天后,燕破岳他们返回了夜鹰突击队。他们回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中都有一枚军功章。
   
    没有理会夹道欢迎的战友,也没有去看到处悬挂的红色条幅,燕破岳就那么走回了“始皇特战小队”的独立军营,大踏步走向了竖在军营那座在过去十八个月时间里被一次次敲响的铜钟。
   
    燕破岳抓起了钟锤,对着那座铜钟拼尽全力狠狠敲下去,清脆而洪亮的钟声带着悠悠的颤音,再次传遍了整个夜鹰突击队军营。
   
    冲进军营的人望着手里紧握着钟锤,站在那座铜钟前,全身都在轻颤的燕破岳,所有人都惊呆了。
   
    秦锋分开人群冲了过来,他望着燕破岳,厉声喝道:“燕破岳,你在干什么?”
   
    燕破岳回头,望着秦锋,他脸上露出一个惨然的笑容:“愿赌服输。”
   
    在参加联合军事演习前,秦锋就已经言明,“始皇”和“踏燕”两支教导小队,将会在联合军事演习中,决出胜负。
   
    胜利者就会成为夜鹰突击队真正的教导队,而失败者,自然就应该滚蛋了。
   
    萧云杰走了过去,他从燕破岳手中接过钟锤,抡圆手臂,对着铜钟狠狠砸下去,钟声再次激昂而起。
   
    有了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表率,眼看着剩下的“始皇特战小队”老兵们都走了过去,准备轮流敲响铜钟。秦锋瞪圆了眼睛,放声喝道:“燕破岳,你不要太脆弱!”
   
    兵是将的胆,将是兵的魂。秦锋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在燕破岳和萧云杰轮流敲响了铜钟后,“始皇特战小队”这支在任何绝境中都能反戈一击,打出最灿烂攻击,让任何强敌都要为之胆寒的部队,他们遇强则强、百折不挠的“魂”,散了。
   
    秦锋因为焦急和愤怒,嗓音也变得沙哑起来,他能够感受到燕破岳去意已定,“始皇”就是燕破岳心中的圣碑,当他亲手推倒这座圣碑时,他的信仰和坚持也随之崩溃,他要离开的不仅仅是“始皇”,他大概连夜鹰突击队都要离开了。
   
    “始皇特战小队”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支撑它的人够强大。就算十支“始皇”没了,秦锋也可以毫不动容,但是,他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燕破岳——夜鹰突击队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的未来最高掌门人离开!
   
    没错,秦锋看中了燕破岳。他坚信,将来夜鹰突击队一定会在真正成熟起来的燕破岳手中发扬光大,成为捍卫祖国的最强大力量。
   
    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的人才心灰意冷想要离开,秦锋又怎么可能不焦急、不愤怒?“你燕破岳难道连一次失败都承受不起,你这样走了,对得起教导员,对得起那些阵亡的兄弟吗?”
   
    “那大队长您告诉我,‘始皇’解散了,我应该去哪里,加入‘踏燕教导小队’吗?”
   
    秦锋猛然怔住了,他同意刘招弟将裴踏燕征召入伍,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来彼此刺激,让他们越来越强,这当然是正面效果,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决定的负面影响终于出现了,而且是在最要命的时候出现了。
   
    燕破岳和裴踏燕之间的矛盾,并不在于他们彼此看对方不顺眼,而是因为他们都爱着同一个女人,有着同一个母亲,而且偏偏他们都和那个妈妈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之间的对抗,他们之间的看不顺眼,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们都在渴望获得更多的母爱。
   
    这就是他们之间无可调和的矛盾,有这样的矛盾,他们根本不可能握手言和,更不可能亲密合作。
   
    “我离开家,已经很长时间了,我好多年没有见过我爸爸,我当了这么多年兵,我累了,我想回家了。”
   
    燕破岳摘下了军帽,他对着秦锋深深弯下了腰:“对不起了,队长,请您原谅我的任性,就让我自己选择后面要走的路吧。”
   
    秦锋嘴唇轻颤,面对这个已经心灰意冷,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根本无法重新振作起来的最优秀也是他最看重的部下,他想要出言挽留,他想跳起来用最强硬的命令喝令燕破岳留下,可是,看着一身疲态,再也没有了目空一切的燕破岳,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真的,眼前这个男人,他已经做得够多、做得够好了,就算他想要离开夜鹰突击队,又有谁能指责他的退出?
   
    四周一片沉默,越来越多听到钟声赶来的人聚集到了一起,他们沉默地看着燕破岳深深鞠了一躬后,转身走向了营房,萧云杰紧跟其后。他们沉默地看着剩下的“始皇特战小队”老兵,轮流拿起了钟锤,敲响了铜钟。
   
    这一天,“始皇特战小队”军营内那口铜钟,被连续敲击了二十多次。
   
    这一天,夜鹰突击队曾经最强大、最值得骄傲、最值得自豪的“始皇教导小队”正式宣布解散。
   
    这一天,燕破岳、萧云杰等十几名老兵,向上级递交了退伍和转业申请。
   
    三个月后,穿着便装的燕破岳,再次推开了医院病房的门。
   
    赵志刚依然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脸色红润得仿佛在陷入一个长久的甜美的梦中,不愿意醒来。
   
    燕破岳没有带什么水果,他将这些年自己得到的军功章和立功证书,一枚枚、一张张地摆到了赵志刚的枕边,他整整摆了一大片。
   
    “师父,徒弟这么久没来探望你,你有没有生气?”
   
    “师父,这是徒弟这些年,获得的军功章,有金的、有银的,也有铜的。”
   
    “师父,我没有守住您和郭队长留下的‘始皇’,我……我……我……我……我对不起您……”
   
    说到这里,燕破岳已经泪流满面。只有面对亦师亦友,躺在病床上陷入长久沉睡的赵志刚,燕破岳才能敞开自己的心扉:“我已经尽力了,我已经拼尽了全力,可是,我还是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输得干干净净。如果您在这个时候还醒着,是不是会立刻吼着让我滚蛋,将我逐出师门?”
   
    “不对,”燕破岳轻轻摇头,他在泪眼模糊中,望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赵志刚,低声道,“如果师父还好好的,你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融入新时代变得更强,师父你都其智若妖了,怎么可能会让人有机会威胁到您亲手创立的‘始皇’?”
   
    赵志刚依然静静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他已经昏迷了这么久,当然不会跳起来指着燕破岳的鼻子破口大骂,更不可能将燕破岳这个不肖弟子逐出师门了。
   
    “萧云杰也退伍了,他可能会进入地方公安系统做一名刑警,而我……还没有想好,我从高中毕业就来当兵了,这么多年过去,我除了当兵,什么都不会。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回老爹那里,在军工厂找份工作,我想军工厂保卫科的工作,我肯定能胜任。”
   
    “在来之前,我感觉有好多好多话,想要对师父你说,可是我真坐在这里,才说了几句,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燕破岳伸手抹掉了眼泪,低声道:“也对啊,一个失败者,又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我还想从已经陷入沉睡,被宣布成为植物人的师父这里获得什么安慰吗?我也真够?的。”
   
    燕破岳站了起来,他对着赵志刚举起了右手,想要敬一个军礼,但是这个已经做了无数遍的动作,只做了一半就停顿了,最后他弯下腰,对着赵志刚深深鞠了一躬:“师父,保重,等我稳定下来,我会常来看您的。离开军营后,没有了那么多束缚,时间上倒是宽松了很多。”
   
    再次深深看了一眼赵志刚,燕破岳霍然转身,就在拉开病房的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他的后脑勺部位突然传来一阵疼痛,精神恍惚的燕破岳转身低头,足足看了四五秒钟,他的视线才终于凝聚起来,刚才砸中他脑袋的,赫然是一个……装着军功章的盒子?
   
    不是吧?!
   
    燕破岳整个人都猛地一震,旋即他霍然抬头,当他的视线再次落到赵志刚身上时,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双明亮如暗夜星辰却又盛满愤怒的眼睛!
   
    燕破岳伸手用力揉着眼睛,当他把眼角的泪水全部擦得干干净净后,就连眼珠子都被他揉得发疼起来,他再次向病床上看去,没错,病床上的赵志刚,就那么睁大眼睛愤怒地盯着他,而在赵志刚枕头边摆的那一片军功章和立功证书中间,赫然少了一个装着军功章的盒子。
   
    燕破岳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师……父?!”
   
    “我没你这样的徒弟!”
   
    赵志刚瞪大了眼睛:“好几年不见,一跑过来就在我身边又是掉金豆子,又是怨女诉苦的,你把我这个师父当成什么了,一个专门被动接收各种负面情绪的垃圾桶?”
   
    “还有,萧云杰退伍至少还是去当刑警,以他的本事,混个刑警队长,甚至是公安局长,都不成问题。你要回军工厂,当什么保卫科工作人员,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是江湖大侠角色,风光过了想要金盆洗手,来个从此归隐田园不问世事?”
   
    赵志刚对着燕破岳一阵破口大骂,看到赵志刚骂得脸色涨红,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燕破岳立刻冲上去,扶起赵志刚,轻拍着自家师父的后背:“师父您慢慢骂,别激动,身体要紧。”
   
    赵志刚翻了翻白眼,他常年躺在病床上,身体早已经不复往日的强健,但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却让燕破岳看到了昔日那个玩世不恭,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却又把什么都看在眼里的师父。
   
    “师父,您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怎么,刚刚掉了半天金豆子,现在终于知道不好意思了?”
   
    赵志刚翻着白眼:“都醒了两年了,你这个徒弟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不称职了?你这样的徒弟要来何用,干脆逐出师门算了!”
   
    燕破岳根本不敢反驳:“对,对,对,您说得对。”
   
    赵志刚抬起了右手,尝试挥动了一下:“醒是醒了,但是最多只能动右手三根手指,别的部位,我再努力都像不属于自己的似的,怎么都挪不了一下,结果被你小子一气,不假思索地就抓起枕头边的盒子砸过去,竟然整条手臂都能动了。”
   
    燕破岳咧起了嘴,小心翼翼地道:“看来徒弟我还是有功的,这逐出师门的事,能不能再议?”
   
    赵志刚对燕破岳侧目而视,突然问道:“输得服气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