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44章 节外生枝

第144章 节外生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八名人质被悄无声息地救出军营,按照演习规定,只要他们能将其中一支科研小组满员带回基地,他们就算是取得了胜利。看起来似乎条件放得蛮宽,但是当他们把八名科研人员带到安全位置,终于可以仔细打量他们时,所有人都在心中对着演习设计者倒竖起一根大拇指。
   
    在国内军事演习时,就算是有营救人质的项目,随便找几个路人甲之类的角色客串就行了,可是他们刚刚救出来的人质……
   
    三个老人,发梢上已经挂上了一层灰白,怎么看他们中间最年轻的一个,也得有五十来岁,他们平时估计也很注重保养,就算是满脸灰尘,都透着一股儒雅风度,但是真让他们去跑越野五千米,估计跑不了一半,就得吃速效救心丸。还有三个是女性工作人员,其中一个瘦得跟排骨似的,在啤酒瓶般厚的树脂黑框眼镜后面,一双眼睛透着鹰一样的锐利,让人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金庸老爷子笔下那个叫“灭绝师太”的人物;另外两个,则是明显缺乏运动,脸庞已经像吹气一样圆胖起来,目测下来体重已经超过一百三十斤大关。至于剩下的两名工作人员,他们倒是正处中年,算得上年富力壮,但是很可惜,他们身上带着伤痕,有一个头上还裹着厚厚的绷带,大概在飞机被劫持时,他们曾经站出来质问甚至是反抗,随之遭到了恐怖分子重创。
   
    更让人无言问苍天的是,在他们当中,还有一个女性研究员有夜盲症,就是说她白天视力一切正常,到了晚上,就看不清东西,几乎变成了一个瞎子。
   
    八名科研人员分属于两支研究小组,在被营救出来之后,他们自然而然按照原本工作关系,分成了两个小团队。第一支小团队,有两个老人,一个女人,一个伤员;第二支小团队,有一个老人,两个女人,一个伤员。就算是裴踏燕都得承认,演习主办方的分配真是够公平公正,不管挑选哪一支,都绝不省心。
   
    好吧,燕破岳和裴踏燕都承认,国宝级专家,最值钱的不是学历,而是他们用经验与年龄糅合出来的智慧,那么这批人平均年龄超过四十岁,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谁都有个三病六灾的,八个人当中,有一个患有夜盲症,也不算是什么稀奇。摸进敌军营地,救出一群二十多岁,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专家教授,这才问题大了!
   
    两支特战小队各自派出七八名队员走向身边的树木,特种兵们并没有用开山刀直接去劈砍幼儿手臂粗的树枝,而是用两尺多的绳锯套在树枝上随着他们来回拉动,很快树枝上就被锯出一条细而深的印痕。他们每个人手腕上都戴着一个用伞兵绳编织而成的手环,只要把手环拆开,就会变成将近一点五米长的伞兵绳,把这些伞兵绳绑在两根两米多长、比鸡蛋略粗的树枝上,就会成为一个简易临时担架。
   
    指望那些国宝级专家和他们一起在山地丛林中快速穿行,无异于做梦,还不如直接做出八副担架,由特战队员轮流抬着专家们前进。
   
    燕破岳和裴踏燕走到了一起,由于两名队长的头盔上都有摄像头,所以他们的交流非常亲切而融洽。
   
    燕破岳说:“等做好担架,我们就从这里分手,我刚才看过了,第一科研小组成员状态要稍好一些,你就带上他们吧。”
   
    裴踏燕点头,对着燕破岳,或者说对着燕破岳头盔上那只摄像头伸出了右手。
   
    两只同样有力的大手,握在了一起,两名代表了不同时代的特种部队队长,一起低声道:“保重,兄弟!”
   
    不知道内情的旁观者,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知道燕破岳和裴踏燕实际情况的人,心中不由自主地齐齐涌起一阵恶寒。
   
    一名六十多岁的老专家和那位“灭绝师太”一起走过来,打断了两名可以问鼎奥斯卡影帝特种部队队长,正在激情上演的“啊,兄弟再见”戏码。燕破岳和裴踏燕都事先看过资料,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是一位中科院院士,也是第一研究小组组长;那位“灭绝师太”也不赖,同样是中科院院士,担任第二科研小组组长。
   
    老专家开口了:“你们谁是负责人?”
   
    面对这个问题,刚才还友爱谦让的两名队长,立刻原形毕露。燕破岳和裴踏燕几乎同时回应:“我!”
   
    老专家微微皱眉,似乎对一支区区三十二人编制的部队,竟然有两个职权相等的指挥官感到不解,但是这位老专家并没有时间和兴致,去了解面前这批特种部队的内部构架和指挥体系,直接道出了来意:“我们不能这样离开。”
   
    燕破岳和裴踏燕眼角齐齐一跳,他们绝不会认为,眼前这两位专家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跑过来拿他们开涮,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电视剧、电影里,这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变化,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们的工作笔记本被恐怖分子全部收走,在工作笔记本里,有我们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全套研究资料数据;同时我们还在飞机上托运了一个恒温箱,在里面有我们收集到的病毒原株,以及从幸存者身上提取到的病毒抗体。只有将这两样东西带回去,我们才能在实验室中用最快的速度培养出可以大范围使用的疫苗!”
   
    白发苍苍却依然精神矍铄的老专家,微微提高了声音:“它们关系到全人类的安全与未来,人道立场,你们必须回去,将笔记本和恒温箱取回来!”
   
    全场一片肃然,虽然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演习,可是听着老专家的叙述,看着他严肃而认真的脸,每一个人的心里硬是扬起如山岳般的凝重。
   
    如果这是真的战场,他们真的在执行营救任务,面对老专家的请求,他们究竟是义无反顾地立刻折返回去,抢回工作笔记本和恒温箱,还是坚持执行他们接受的任务,只是将这些专家活着带回去?!
   
    在以前的演习中,营救出来的人质都是闭嘴葫芦,他们命令跑就跑,他们下令停就停,从来不会多说一个字,也不会多做任何一个动作。可是这些给他们带来麻烦的专家,却让他们觉得,这才是在战场上营救人质时,真正可能遇到的有性格、有思想、有追求,也有坚持的“人”!
   
    裴踏燕迅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他们将人质营救出来又转移到这里,前前后后用了半个小时,如果他们再折返回去,寻找这位专家口中的笔记本和恒温箱,先不说军营中的武装叛军可能已经发现有中国特种部队入侵,整个军营中两百多名士兵都进入作战状态,单单说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再进行一次折返,大概再过五十分钟,天就要亮了。
   
    燕破岳不假思索地断然拒绝:“不行!”
   
    老专家脸色微微一僵,他站在某一个领域的世界巅峰,自信、成就、威望与赞美,让他拥有了远超常人的骄傲,他已经骄傲到了根本不相信眼前军人会拒绝他的要求,或者说命令的程度。面对燕破岳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拒绝,一时间老专家竟然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站在一边的“灭绝师太”开口了,她的声音就和她干瘦的身躯一样干干巴巴,硬得让人一听就觉得难受,还带着一股近乎金属的质感直刺耳膜:“你们是哪一分部的?我要和你们的领导通话!”
   
    这句话,似乎有点耳熟。
   
    “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山地特种部队,现在处于战时电子静默状态,想打电话,可以,等出去后随便你打多久!”
   
    “灭绝师太”盯着燕破岳的目光中,透出了刀锋一样的犀利气息,正常人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用不了多久就会觉得全身难受,甚至会进退失据。
   
    只可惜,燕破岳连花生都不怕了,怎么会怕“灭绝师太”的犀利目光?再说了,这位“灭绝师太”既不会九阳神功,也没有倚天剑。
   
    眼看着双方谈判已经有闹僵趋势,老专家语重心长地再次开口了:“年轻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正在犯错,犯一个大错!那个恒温箱最多只能为疫苗原株提供七十二小时恒温保护,笔记本中的资料更是集结了上百名科研工作者的心血结晶,这些工作成果对人类生理、病理学科来说,都具有划时代意义……”
   
    站在一边的裴踏燕,对着燕破岳抬起手腕,伸出手指在手表上轻轻点了点,提醒燕破岳担架已经快要做好了,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场纷争,燕破岳就会把战场上最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口水争执上。
   
    在吸引了燕破岳注意后,裴踏燕对着燕破岳流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遗憾笑容。
   
    他和燕破岳一样,在第一时间就判定绝不能接受这些专家的要求,却故意抬起手腕看表,仿佛真的在思考折返回去寻找笔记本和恒温箱的可行性,将一个菜鸟指挥官缺乏实战经验,不能当机立断做出正确判断的弱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赢得了那些专家的好感。
   
    燕破岳如果再摆出思考的模样,试图和稀泥,他们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冒着生命危险返回军营,红脸角色已经被裴踏燕捷足先登,燕破岳只能站到了白脸位置,同时也站到了这些国宝专家的对立面。
   
    如果这不是演习,而是货真价实的人质营救战,就算燕破岳成功把这些专家救回后方,智商极高情商白痴的专家们也绝不会承他的情、记他的好。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一秒钟都可能决定一支部队的生死存亡,燕破岳绝不能让时间继续浪费在和这些专家研究员的争论上。燕破岳一挥手,用粗暴的方式打断了老专家劝说:“担架做好后,我们继续前进!”
   
    老专家不由得气结,“灭绝师太”一声不吭地转身走回去,走到那些科研人员身边后,“灭绝师太”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群科研人员有样学样都坐到地上,摆出了非暴力不合作态度,将科学家特有的单纯、偏执展现得淋漓尽致。
   
    说到在战场上的纵横穿插,裴踏燕还欠缺了经验,但是这种人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尔虞我诈,站在一边隔山观虎斗的同时,再煽风点火推波助澜,裴踏燕已经登堂入室,称得上是行家里手。
   
    眼看着双方已经进入对峙状态,裴踏燕开口调解:“咱们可以从两支小队中挑选精英,用最快速度急行军,如果条件允许,就将笔记本和恒温箱带回来;实在不行,可以就地掩埋,以后再想办法将它们带回去。总好过连带军营一起被战斗机炸毁,将来后悔都没有办法。”
   
    裴踏燕的这几句话,看似在调和双方矛盾,找出一个折中方法,但是他首先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两名队长的意见并不统一,给了“专家”们乱中取胜的希望;再者,他把燕破岳呼叫战斗机,对整个军营展开轰炸的信息透露出来,让“专家”们一定会抗争到底,绝不妥协。
   
    果然,裴踏燕的几句话一说出口,坐在地上的科研人员脸上的表情都彻底坚定起来,看他们的样子,除非燕破岳他们用枪托将这些专家敲晕,再抬上自制担架,否则的话休想再让他们挪动一步。
   
    给燕破岳带来最大压力的还是那位“灭绝师太”,她霍然抬头,死死盯着燕破岳。在她的脸上,扬起了一抹绝不正常的红潮,在厚厚的眼镜片后面,那双眼睛里更是透出看待杀父仇人般不共戴天的戾气,而在她手中,赫然捏着一枚高爆手雷!
   
    燕破岳霍然转头望向裴踏燕,裴踏燕一脸坦然:“我们要带着这些专家穿越几十公里丛林,随时可能遭遇敌军,她刚才向我讨要防身武器,我就顺手给了她一颗手雷。”
   
    “你不要过来!”“灭绝师太”的声音在一片寂静的丛林中显得分外刺耳高亢,“我知道你们都是冷血暴徒,你给我走远些,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
   
    “叮!”
   
    金属弹簧崩响的声音,在“灭绝师太”的手中扬起,赫然是她拉开了手雷上的保险栓。
   
    “是我教她怎么用的。”面对这一幕,裴踏燕的眼角也在轻挑,他苦笑道,“我真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燕破岳还真相信了裴踏燕的解释,裴踏燕和他再不对付,也绝不会想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招数。
   
    问题是演习主办方是用什么方法,让这位“灭绝师太”如此坚决,比真的还像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裴踏燕也不能置身事外了:“我估计演习主办方,为了让他们可以‘激情’参演,下了血本。就算我们演习失败,和他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可是如果他们成功强迫我们折返回去,将笔记本和恒温箱带回来,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会有一大笔额外奖金。就算是为了这笔钱,他们也会抗争到底,这就叫‘屁股决定脑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