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41章 第二阶段

第141章 第二阶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恐怖分子”甫一出手,就使出最强撒手锏,这除了设计这场演习的人不按常理出牌之外,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恐怖分子”的军力还不能和政府军正面死磕才会这样兵行险招。
   
    联合指挥中心重新恢复运转,通过无线电通信将各个国家的部队有序调动起来,一群演习刚刚开始就差一点被淘汰,以最不光彩方式回家的指挥官彻底被“恐怖分子”激怒了,在这么一个卑鄙无耻而又绝对强大的敌人面前,什么彼此之间较较劲儿,看看谁更牛的小念头全消失了。来自各个国家的高级指挥官们迅速亲密团结起来,再加上有足够庞大的参谋团在一旁拾遗补阙,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和边境线周边地区,到处都是军队的身影,到处都可以看到装甲车、坦克组成的钢铁洪流,战斗机、轰炸机和武装直升机在蓝天上来回穿梭。在上万米的高空,甚至还有一架俄罗斯空军当中可以称之为空中巨无霸的a-50“中坚”型预警机,在两架战斗机一左一右拱护下,不断盘旋,无论对手再使出什么奇袭伎俩,都休想再逃过这架空中预警机的监控网。
   
    演习打到这种程度,在哈萨克斯坦的反恐战争已经再无悬念。好不容易联合起来的恐怖分子,在哈萨克斯坦境内和边境线附近遭到致命打击,他们被迫再次分散开来,各自为战,从战略角度来看,演习第一阶段已经基本完成,只剩下了扫尾工作。
   
    两天后,所有参演国指挥官和部队再次集结,这一次他们没有进入军用机场。如果这是一场真实的反恐战争,这座军用机场已经因为指挥官的错误决定,而被恐怖分子用核弹攻击,在机场里超过百分之四十的地勤人员和飞行员当场阵亡,剩下的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核辐射,再也无法回到正常生活。
   
    虽然死伤惨重,虽然伤痕累累,虽然险象环生,但是不管怎么说,多国联合部队他们赢了。
   
    五名在这场战斗中,表现最出色的军人,当众走上了领奖台。
   
    在真实的战争中,为了鼓舞士气,会在火线对立功人员进行奖励,这对参战人员士气提升有极大作用,更可以用英雄事迹形成榜样作用。只有不疼不痒,结果提前就知道的演习,才会在所有“战斗”都打完后总结表彰。
   
    第一个被点名,还没有走上领奖台,掌声就如潮水般响起的明星式英雄,当然就是来自中国参演部队,在演习甫一开始,就如此精彩的“始皇特战小队”副队长燕破岳!
   
    燕破岳走上领奖台,一名哈萨克斯坦军官在他的衣领别了一枚哈萨克斯坦军功章,当他猛然立正,对着站在领奖台下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们,猛然敬了一个认真的军礼时,掌声更加热烈地响起。
   
    抬头看着站在领奖台上昂然而立,当真是头顶蓝天脚踏大地的燕破岳,引以为傲的大大笑容从“始皇特战小队”每一名成员的脸上扬起,就算有些人起名“踏燕”,试问,只要燕破岳没有主动收起双拳屈起双膝,又有谁能踏得动、踏得了?
   
    在颁奖仪式之后,俄罗斯大校找到了秦锋:“秦,能不能告诉我,那支部队是怎么训练出来的?我在他们身上嗅到了血的味道,浓得几乎无法化开的血的味道。在我们俄罗斯,也只有打过车臣战争的特种部队,身上才会有类似的气息。”
   
    俄罗斯大校说话依然带着一贯的夸张:“中国的恐怖分子,还远远没有达到车臣的程度,难道你直接把他们丢进了地狱?”
   
    地狱?
   
    听到这个词,秦锋先是点头,又轻轻摇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远征军大溃败,十万军魂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葬身野人山。对普通人而言,得不到补给,没有医疗的原始丛林,真的和地狱差不多了,所以秦锋在点头。
   
    但“始皇特战小队”并不是他这位大队长下令,一直待在原始丛林中伏击毒贩,就算是再铁血的军官,下达这样的疯狂命令也会被反抗,是“始皇特战小队”目睹了毒贩在运送毒品时,对遭遇人群格杀勿论的凶残,主动轮流潜伏,硬生生在那片人迹罕至,不知道吞下了多少生命的原始丛林中,支撑起一条疏而不漏的生死防线!
   
    他们在原始丛林中生存的每一天,都是在作战。在那里,风是他们的敌人,雨是他们的敌人,雾是他们的敌人,硕大的旱蚂蟥是他们的敌人,毒蛇是他们的敌人,饥饿是他们的敌人,干渴是他们的敌人,疾病是他们的敌人,那些随时可能出现,一旦遭遇就会爆发生死之战的毒贩护卫队,更是他们的敌人!
   
    他们在磨砺中成长,他们在痛苦中变强,坚韧、自律,用刀锋和冷酷对待敌人,用春风般的温柔对待同胞,在他们的身上,有着中国陆军纵然经历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依然薪火相传的最伟大信仰与传统。
   
    颁奖仪式一结束,秦锋就将几名指挥官全部集中到一起,他已经拿到了第二阶段演习情报。
   
    作战参谋将打印好的文件分发到在场的每一名指挥官手里,一时间帐篷里只剩下翻动纸张时发出的沙沙声响。在场的这些指挥官,无论是来自夜鹰突击队,还是来自城市反恐部队,或者是武警部队,他们既然能代表自己的部队来参加这场演习,自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但是看着那薄薄几页纸上的内容,他们都忍不住耸然动容。
   
    第二架被劫持的客机,坠落到中国北部地区丛林当中,被劫持的客机里面装载的并不是普通乘客,而是整整八名中国生化研究领域的专家。
   
    早在十年前,世界恐怖分子对全世界展开了生化武器袭击,一开始他们还只是使用最简单的炭疽热病毒,利用邮件的方式进行扩散,但是随着恐怖组织资金、军事实力和专业人才团队的不断增强,恐怖组织建立了自己的生化研究室,并研发出多种扩散性呼吸道传染病毒,并将它们有计划地向全世界投放。
   
    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带头牵动下,世界各国生化领域最优秀的专家都参与到这场生化武器攻击与疫苗研发的战争当中。而第二架被劫持的客机当中那八名中国生化专家,已经掌握了某一种生化病毒的原体和机理,并针对性制造出疫苗,他们这次带着疫苗样本匆匆回国,就是要在中国大规模生产疫苗,让恐怖组织的病毒再无用武之地。
   
    八名生化研究员临时被带到丛林深处的一所小型军营,在军营中有两个连的武装恐怖分子军队驻守。根据可靠线报,如果不能在四十八小时内实施营救行动,这八名研究员就会被转移,失去最后的机会。
   
    在这些文字介绍后面,就是恐怖分子在丛林中开辟出的军营相片,以及那两个连的人员武器配备数据和军营周边地区可能存在的恐怖分子武装力量。
   
    看着这些内容,燕破岳的眼角在不停跳动,心中更是在狂叫“厉害”!
   
    对方手中握有重要人质,又躲在丛林中,先不说派出大规模部队在丛林中展开作战困难重重,一旦战事吃紧,恐怖分子就会狗急跳墙,将八名研究员全部枪决,来个一拍两散。但是如果派出小股精锐特种部队实施营救,怎么看燕破岳心里都有一种被人阴着主动往坑里跳的感觉。
   
    按照演习设定,那片区域已经是恐怖分子的地盘,在那里有超过五万名全副武装,能够在正规地面防御战中和中国政府军死磕的武装恐怖分子!
   
    只要行踪暴露,他们面对的就是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的武装恐怖分子,就算他们再骁勇善战,最终也会被恐怖分子的人海淹没,更不要说在那个军营里,必然还驻扎着那批“国际恐怖组织精英部队”中的游击队老兵,以及世界各国特种部队退役老兵组成的雇佣兵!
   
    想要赢得演习第二阶段的胜利,他们就必须像一名刺客一样,悄无声息地渗透,再悄无声息地实施营救。在驻守部队发现之前,带领八名目标顺利撤退,找到安全点后发送信号,等待直升机接应。就算是成功登上直升机,他们也绝不能放松,对方既然已经有了和中国政府军打阵地战的资格,装备上几十门高炮射,几百架单兵地对空导弹,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情。
   
    第二个阶段的演习,赫然就是检验特种部队是否已经拥有了进入敌占区转战千里执行国家战略级任务的能力!
   
    燕破岳放下手中已经反复读过两遍的资料,他慢慢呼吸着。他猛地抬头,也许是心有灵犀,坐在他对面的裴踏燕也霍然抬头,两个人的目光狠狠对撞在一起,彼此刺痛了对方的眼睛。
   
    既然第二阶段的战场在中国,执行营救任务的特种部队,自然也是身为东道主的中国特种部队。
   
    再细分下来,“天狼”特种部队,他们作为五年后将会肩负起奥运会安保工作的反恐特种部队,接受最多、最擅长的就是城市反恐,把他们投入山地丛林作战,无异于赶鸭子上架;至于武警部队推出的“箭虎”特种部队,他们倒是属于多面手,无论遇到什么状况,都能拉出去应付几下,但就是因为他们是多面手,在执行任务时,就缺了陆军特种部队一击必杀的果断与狠辣。
   
    算来算去,最适合执行这场营救任务的,就是燕破岳带领的“始皇”和裴踏燕带领的“踏燕”!
   
    看着两名副队长针尖对麦芒、王八对绿豆互不相让的样子,秦锋在心里都发出一声轻叹。他曾经说过,让“始皇”和“踏燕”在这次跨事演习当中用成绩来决出胜负,这才让两名副队长一个个犹如好斗的公鸡。就连他这位大队长都没有想到,第二阶段的演习会变成这个样子。
   
    “燕破岳。”
   
    听到大队长秦锋提及自己名字,燕破岳霍然站起:“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