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37章 尔虞我诈

第137章 尔虞我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呜呜呜呜……”
   
    就是在两名副队长互不相让的对视中,凄厉的警报声突然响彻云霄,带着直刺人心的尖锐,在整个机场的上空反复回荡。面对这种绝对意外的突发状况,在场的四个国家参演部队却丝毫不乱,他们静静而立,任他狂风兼骤雨,我自岿然不动的大气概,自然而然在这些聚集在一起的最优秀军人当中升腾而起。
   
    都是精锐部队,都是王牌,至于谁更优秀、谁更王牌,那就需要从后面的演习中去验证了。
   
    大队长秦锋带领刘招弟、许阳还有武警部队派出的代表,快步走进一座大型军用帐篷,那里就是他们的联合指挥中心。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废话,当五面国旗升起,最基本的礼仪礼节尽到,这场没有公布任何细节的联合军事演习,竟然就在这种近乎突发事件的状态,直接推进到实际阶段。
   
    他们的敌人是谁,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不知道;演习主办方也没有给他们这些特种部队彼此交流熟悉的机会,他们虽然会并肩作战,却根本没有来得及建立最基本的默契与信任,他们必须在这场最接近实战的演习中,彼此小心翼翼地接近,直至熟悉起来。
   
    虽然苛刻得不近人情,但是这样的演习才最大化地接近实战,并把多国联合作战中,可能出现的沟通障碍以及信任危机展现得淋漓尽致。
   
    十分钟后,刘招弟率先赶回,给中国特种部队带来了第一手情报资料。
   
    面对越来越猖獗,已经席卷全世界的恐怖组织袭击平民事件,亚洲各国加强了对恐怖组织的打击力度,活跃在北高加索地区(车臣)、中亚(塔利班)、中国西北部欧亚大陆中心(东突)的激进恐怖组织以互联网为平台,试图和亚洲以外的恐怖组织相勾结,制造连续恐怖袭击,用来彰显他们的意志和活跃,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他们的恐怖组织。
   
    一批活跃在世界各地,身经百战,训练有素,而且得到中东资金支持的国际恐怖分子已经利用游客身份进入亚洲,并重新集结。这批国际恐怖分子中有从特种部队中退伍,为了金钱重新拿起了枪的雇佣兵;有曾经和苏联打了九年战争,又和美国特种部队打了三年战争,现在依然活跃在世界各地的阿富汗游击队老兵;更有拥有坚定信仰的武装宗教狂热分子!
   
    直至此时,演习要面对的敌人,才终于浮出水面。
   
    “踏燕特战小队”成员初生牛犊不畏虎,大都把刘招弟讲的这些内容当成了演习战场上,如背景墙般的设置,一个个脸上表情依然保持了轻松,燕破岳却已经是听得眼角连跳,多年来一直陪在燕破岳身边,担任“狈”之角色的萧云杰,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给阿尔法、阿雷斯特这些特种部队做对手的角色,当然绝不简单。
   
    那些活跃在世界各地,敢和恐怖分子打交道,火中取栗般赚取钞票的雇佣兵,很可能就是在国际领域被称为“清道夫”的特殊群体,专门为政府处理无法见光的地下行动,和全世界各种明的、暗的、合法的、非法的组织,都建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像他们这样的人,随便拎出一个,都是渗透、谍报、破坏、暗杀、宣传、恐怖袭击方面的专家级人物。他们这样的人,与其说是特种部队,倒不如说是一群擅长背后捅刀子、搞破坏的职业特工。
   
    阿富汗游击队老兵是支撑起基地组织的中坚力量,也就是因为有这样一批身经百战,而且意志坚定,就算是面对美国特种部队,都能针锋相对缠斗不休的游击队老兵,本·拉登才能在阿富汗北部山区顺利逃脱。这些老兵没有接受过特种训练,但是他们不断和世界顶级军事强国交锋,他们在无数血与火的磨砺中学会了保护自己,具备了比特种部队更坚韧的生命力。如果说一般的部队,损伤超过三成就会产生混乱;损伤超过七成就会彻底失去战斗力,但这些阿富汗游击队的老兵,却真的可能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至于那些拥有坚定信仰的武装宗教狂热分子,他们对信仰的狂热,让他们在战场上随时会处于一种疯狂亢奋状态。谁也不知这些狂热分子什么时候就会猛扑过来,在连中几弹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向前猛扑,直至引爆身上背的高爆炸药。
   
    这三种不同风格,但是都绝对不容小觑的群体糅合在一起,组成了国际恐怖分子,这样他们的战术更加诡异多变、难以捉摸,更可怕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交手的敌人,究竟是绰号“清道夫”,最擅长暗杀破坏的职业特工,是实战经验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战斗意志坚韧到无懈可击的游击队老兵,还是只要让他们找到机会,一边哇哇狂叫,一边直接拉燃了身上背的高爆炸药,不顾一切猛扑过来,把自己当成了最有效攻击手段的宗教狂热分子!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演习,演习主办方根本不可能把雇佣兵、游击队、宗教狂热分子一起请来,担任他们演习中的对手,这只是一种假设罢了,但是从演习开始到现在的种种迹象上来看,如果他们敢忽视主办方公布的资料,一定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又过了十分钟,许阳给中国特种部队带回了更加细致的情报资料。
   
    “在十二分钟前,恐怖分子兵分两路同时行动,武装劫持了两架载有乘客的客机,经情报部门证实,他们就是以游客身份,化整为零进入亚洲地区,又重新集结,并得到车臣武装力量支持的国际恐怖分子。现在谈判专家正在和劫机恐怖分子进行对话,但是对方态度强硬,谈判进展并不顺利。同时情报部门发现,车臣、塔利班游击队正在边境线一带集结,很有可能会在地面实施恐怖袭击,用来支援已经成功劫持两架客机的国际恐怖分子,转移多国联合指挥中心注意力。”
   
    “恐怖分子”方面的攻击,如潮水般扑来,纵然心里清楚地知道这只是一场反恐演习,燕破岳依然隐隐嗅到了一股压抑的杀气。制定这场军事演习的人,不是一个疯子,就是一个天才。
   
    在后面的半个小时待命时间里,各种情报不断送来。
   
    和劫机恐怖分子的谈判已经陷入僵局,对方根本没有和平解决劫机事件的打算。如果燕破岳没有猜错的话,这批劫机犯以宗教狂热分子居多,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对目标发动自杀式攻击,就算他们准备重现“九·一一事件”中恐怖分子劫机撞击世贸大楼的“壮举”,也绝不稀奇。
   
    和这种人谈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两架俄罗斯苏-27战斗机已经紧急起飞,他们的任务是想办法将客机逼降,如果实在不行,在客机进入人口稠密区造成更大伤害之前,直接开火将客机击落。
   
    俄罗斯特种摩步连已经得到指挥部命令,全速赶往恐怖分子集结区域,如果要和数以百计的恐怖分子打地面歼灭战,这批装备了装甲车在内的重型武器,以连为单位执行作战任务的特种摩步连,无疑是最佳选择。
   
    在三十五分钟后,阿雷斯特反恐特种部队也紧急出动,他们的任务是在当地边防军和警察的协助下,卡住恐怖分子在地面集结后的必经之路,并对恐怖分子实施攻击。指挥部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全力攻击,格杀勿论!
   
    阿尔法特种部队老兵接受的任务,则是重中之重。一旦战斗机成功将客机迫降,他们就将肩负起对客机发起突袭,营救人质的军事行动。当然了,这既然是演习,又专门选择了军用机场为集结点,苏-27战斗机无论如何也会至少迫降其中一架客机,让阿尔法特种部队有用武之地。
   
    国际恐怖分子劫持的飞机正在天空和俄罗斯空军对峙,车臣在活动,塔利班在活动,就连中国境内,都有恐怖分子在集结……
   
    感受着大战将至的压抑,属于最精锐职业军人的热血已经在血管中沸腾翻滚,眼看着一支支参演部队都行动起来,中国特种部队却迟迟没有接到作战命令,当许阳再次赶来向他们传达情报时,燕破岳询问:“队长,我们干什么?”
   
    “待命,等待下一步指令!”
   
    留下这句话,许阳匆匆离开了,燕破岳看看三支整装待命的中国特种部队,再看看站在他们左侧,显得有些孤零零的吉尔吉斯斯坦毒蝎特战小队,他慢慢握紧了拳头。就连一向和燕破岳不对付,燕破岳高兴他就不高兴,燕破岳失落他就开怀的裴踏燕,也发出了一声不满的轻哼。
   
    那些由各个国家军队高层组成的指挥小组成员,并不是有心想要冷落中国特种部队,让他们感到难堪。在演习开始后,面对如潮水般涌上来的各种情报,以及到处开花随时会在各个位置爆发的战斗,参演指挥部队的指挥官和他们的参谋们必须让大脑全速转动,一边处理各种情报,一边在这种忙碌中彼此磨合,更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参演各国的协调统一。在这种每一个人大脑中都像开了一台火神炮般不断扫射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考虑哪一支特种部队被冷落,哪一支特种部队受到难堪之类的细节。
   
    他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出各种反应和指令,在这种最激烈、最要命的时候,他们会直觉地选择自己熟悉的最强大、最值得信任的部队,并把这些部队派到最危险、最需要强者镇守的位置!
   
    至于中国特种部队,他们也许真的很强,但是对不起,中国特种部队从来没有成建制出现在国际舞台上。他们的训练强度,他们的实战经验,他们的人员结构,他们的撒手锏,诸如此类,对参演其他国家的指挥官来说,都是一个谜团。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特种部队,连带那支由吉尔吉斯斯坦精心打造,但是无论怎么看,等级差距都过于悬殊的毒蝎特战小队,就自然而然被指挥官们忽略了。
   
    ……
   
    这些,燕破岳能够想得明白,燕破岳也必须承认,用俄罗斯特种摩步连去打歼灭战,用阿雷斯特去打伏击战,用阿尔法去登机营救人质,都是因材施用,将这些部队最擅长的领域应用起来,但是明明站在这里,热血已经被点燃,却成了路人甲的感觉,真不好受!
   
    或者,这也是设计这场演习的人隐藏的另外一层深意,让坐冷板凳的特种部队可以知耻而后勇?
   
    不管燕破岳他们这批中国特种兵心中有什么想法,多国联合指挥部经过近一个小时磨合,终于在高强度压力下以相应的高速运转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