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30章 裴踏燕 上

第130章 裴踏燕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夜鹰突击队,第二支教导小队成立。在大队长秦锋的强烈要求和反复向上级提交申请之后,刘招弟从裁判位置走下来,担任第二教导小队队长,正式成为燕破岳的竞争对手。
   
    刘招弟组建的教导小队,有一半是特招入伍的大学生,剩下一半是从夜鹰突击队挑选出来的精锐骨干,每一名老兵带一名新兵,他们的班长都是由老兵担任,副班长却是从新兵中选取的。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老兵一对一地带领新兵,让这些刚刚从学校象牙塔中走出来的孩子,以最快的速度适应军营,成为一名合格的共和国守卫者。而班长和副班长职务,分别由老兵和新兵担任,也让新兵在队伍中拥有了足够的话语权,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的个性与生命力,不被军队中“先去其骄气傲气,再塑其呆气”的传统所影响。
   
    第二支教导小队和“始皇特战小队”一样,进驻一个独立的院落。刘招弟和燕破岳这对姐弟,似乎都取得了不相往来的默契,双方各练各的兵,彼此互不干涉,就算是狭路相逢,顶多也只是彼此敬一个军礼,不再多说一句话。
   
    双方处于竞争立场,和军队中普通的竞争不同。他们的竞争,直接决定了未来的生死存亡,这注定两支教导小队绝不可能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也不会有并肩作战的可能。在两名队长有意无意的默许之下,双方队员彼此之间都流露出明显的敌意。
   
    “始皇特战小队”老兵,称他们的对手为“奶娃”,意思就是一群还没有断奶,每天还得叼着奶瓶上训练场的新兵蛋子。第二教导小队的士兵,也不甘示弱,反讽“始皇特战小队”的老兵为“老冒”。
   
    双方士兵从彼此的军事技术、知识学历,一直对比到了他们的组织结构。“始皇特战小队”副队长燕破岳,他堪称传奇的战斗经历,他获得的勋章,还有他在战场上击毙敌方目标的数量,甚至是他受伤的次数,都成为“始皇特战小队”老兵们向竞争对手吹嘘炫耀的资本。有好事者,甚至模仿武侠的口吻,编出了“欲破始皇,先压燕队,欲压燕队,先胜萧班”的口号。
   
    意思就是说,只要无法压制燕破岳,不管是谁想要赢“始皇特战小队”,那就纯属痴人说梦,而想要赢燕破岳这名队长,就得先赢了“始皇特战小队”班长萧云杰,打破这两个人“狼狈为奸”的组合。
   
    第二教导小队的新兵,虽然一个个眼高于顶,面对这种口号表现出不屑一顾的姿态,但是他们自己内心深处却早已经承认,燕破岳这尊身上披着传奇战斗英雄外衣的大神,给了他们太重的压迫感。
   
    未来战争,打的是综合科技以及士兵的综合素质,他们这些拥有高智商、高学历的新生代特种兵,有自信不输给那群撑死就是高中毕业不说,拿初中一年级英语试卷考试,都没有几个及格的老兵;可是,在十八个月后的对抗中,又有谁能带领他们,从正面对抗“始皇特战小队”的队长燕破岳,而且能丝毫不落下风?!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到了第二教导小队那一直空缺的副队长位置上。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必然会直接面对“始皇特战小队”副队长燕破岳,也只有能正面对抗燕破岳。和燕破岳斗得旗鼓相当的人,才能、才敢、才有资格坐在这个位置!
   
    也就是因为这样,第二教导小队副队长的位置,一空就是两个月!这种现状也让“始皇特战小队”的老兵们更加得意扬扬。他们当众放出狂言,别说是夜鹰突击队,就算是放眼整个中国海、陆、空三军,能和他们燕队正面抗衡的人,又能有几个?
   
    看着这群已经站到了时代淘汰边缘,却因为有着一个太过强势优秀的队长而缺乏危机感,每天吊儿郎当,有心情了就抓起书本读上几行的老兵;再看看在自己带领下,每天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拼命训练,却因为无法跨越燕破岳这座高山,一直没有凝聚出信心与士气的新兵,刘招弟沉默了。
   
    就连大队长秦锋都专门提醒刘招弟,如果她再不想办法改变现状,或者说如果她再不能找到一个能够和燕破岳正面抗衡的副队长,她亲手组建的第二教导小队,纵然再优秀,训练再刻苦,也无法撼动“始皇教导小队”。这样的话,夜鹰突击队学习美国特种部队,向高精端打击时代转变的历程,也会受到阻碍。
   
    在这种排一级的特种部队对抗中,一名太过出类拔萃,登高一呼必将应者如云的战斗英雄,已经拥有了左右战局的能力。这样的战斗英雄,是部队中最珍贵的财富,但是,在时代变迁中,因为不愿意割舍对战友的感情,当他站立到改革的对立面时,他的强大和出类拔萃,也成为军队走向强大的绊脚石。
   
    面对此情此景,刘招弟除了感叹造化弄人之外,她又有什么可说的?
   
    终于,刘招弟将一份压在她手中两个月的档案,交到了大队长秦锋手里。这个档案袋中的人,是她早已经选中,却因为内心挣扎,而一直雪藏至今的副队长。
   
    和燕实祥是老战友,对燕家状况了如指掌的秦锋,打开档案袋,只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他的脸色就变得怪异起来。慢慢看完了整个档案,秦锋沉思了良久才霍然抬头,在这一刻,秦锋的目光当真是锋锐如剑,直刺到刘招弟的脸庞上:“你确定他可以?”
   
    刘招弟点头。
   
    “不后悔?”
   
    刘招弟再次点头。
   
    秦锋合上了档案,他取出一支香烟放进了嘴里,随着打火机发出“嗒”的一声轻响,蓝色的火苗轻舔着香烟,白色的烟雾随之在办公室的空气中袅袅升起。
   
    秦锋没有再说话,刘招弟也没有开口,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沉默,直到秦锋将手中整支香烟抽得只剩下一个烟蒂。将过滤嘴按进烟灰缸,看着依然静静站在自己面前,身躯挺拔,嘴唇紧紧抿起的刘招弟,回想着七八年前,他和燕实祥亲眼看到的那一幕幕画面,秦锋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喟然长叹。
   
    她性烈如火,为了偿还恩情,自愿嫁给了一个傻子,在成为别人家的新娘后,又放火烧房;就是在那一刻,他疯了,他冲进到处是火的房间,将她抱了出来,亲口喂她烈酒……这秦锋作为一个过来人,又旁观者清,他早就看出在这两个孩子针尖对麦芒的表面背后,隐藏着一丝深藏在内心不愿意宣之于口的喜欢。
   
    刘招弟推动中国特种部队改革,在夜鹰突击队成立了第二教导小队,虽然站到了燕破岳敌对立场,他们之间至少还有握手言和的余地。一旦她将档案中这个人带入夜鹰突击队,成为第二教导小队的副队长,她和燕破岳之间,那就真成为也许一生都无法缓解的死敌了。
   
    但是,看着档案中的内容,秦锋又必须承认,刘招弟的眼光够毒。她准备的这个副队长,无论是从综合能力上,还是从意志上,甚至从私人感情上,就算不能全面压制住燕破岳,最起码也可以和燕破岳从正面抗衡!
   
    一旦有他加入,“始皇特战小队”和第二教导小队之间的力量就会处于平衡,强者之间的竞争就会真正产生,随着两名副队长针锋相对的对峙,逐渐加温,直至进入沸腾状态,逼得两支队伍里所有人都彻底动起来。
   
    再次看了一眼刘招弟,就算是行事果决、从不拖泥带水的秦锋,也破天荒地再次询问了一回:“你,确定?”
   
    “是!”
   
    一周之后,刘招弟脸色平静地走进了“始皇特战小队”会议室,在她身后跟着一名年轻的上尉军官。当刘招弟站在燕破岳面前时,那名年轻中尉军官自然而然和她并肩而立。
   
    燕破岳轻轻眯起了双眼,他不用问也能猜到,第二教导小队空悬了两个多月的副队长人选,终于尘埃落定,刘招弟带着他过来,既是礼貌的拜访,也是来向他下达战书。
   
    这个上尉军官,看起来比燕破岳要大两三岁,他的身高最起码有一百八十五厘米,四肢修长,有着模特般的黄金比例,轮廓分明的脸庞上,象征性格坚毅的鼻梁挺拔如剑,在深深的眼眶中,一双眼睛明亮得足以让任何一个怀春少女心跳加快,而他微微扬起的唇角,在不经意间带出的一缕阳光,更让他可以轻而易举获得异性的青睐。
   
    当他的目光在会议室中扫过,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年轻的军官在凝视着自己微笑。而他的目光,更是跳过周围同伴,专注而认真地投到了自己的身上。虽然大家并没有隶属关系,但是这种在茫茫人海中被人关注的感觉,却让在场所有人心中都自然而然对他产生了不错的第一感观。
   
    只有萧云杰微微皱起了眉头,能在第一时间就获得在场绝大多数人好感的人,要么是天生拥有领袖魅力,无论走到哪里身处何方,都会自然而然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要么就是后天接受过常人无法想象的严苛礼仪训练,终于学会了面面俱到、滴水不漏。不管这个年轻军官究竟属于哪一种类型,对燕破岳来说,他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强敌!
   
    燕破岳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和萧云杰相比,他更加关注的,是眼前这名军官的双手。
   
    对方的十指修长而有力,指甲剪得整整齐齐,在他的手掌掌锋边沿,却有着一层厚厚的硬茧,这说明他专门练习过空手道手刀之类的格斗技,无数次在沙包、木桩上进行反复劈砍,才会留下这种印记。而在他的手掌内侧接近手腕位置,同样也有一层像棋子般大小的硬茧。看到这块硬茧,燕破岳立刻在心中,对眼前这名上尉军官的危险程度判断连提了两级。
   
    无论是擂台格斗还是街头打架,大家一般都会把双手握成拳状,这样打在对方身上,才不会弄伤了自己的手指。只有在已经将对方的平衡击破,再无法形成有效防御时,猛然正面突入,用手掌以斜四十五度角狠狠撑到对方下巴上,才会用到这个部位。
   
    在格斗术中,这种五指勾起,形状看起来酷似熊爪的掌击技术,被称为“熊掌”,一旦全力击中对方的下巴,会形成比勾拳更强大的贯穿性和杀性力。如果全力攻击丝毫不留后手,将对手一击毙命,也并不困难。
   
    这个年轻上尉军官和燕破岳一样,都在进入军营前就拜过名师,接受了最严格的格杀训练。对,没错,他们练的不是格斗术,而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将对手所有进攻与防御力全部击溃,甚至是直接击毙,而反复磨砺的格杀术!
   
    不等刘招弟给他们双方进行介绍,那名年轻上尉军官就大踏步走上来,对着燕破岳先是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又伸出了右手:“燕破岳是吧,我对您可是久仰大名了。”
   
    两个人的右手握在了一起,犹如被老虎钳夹住的压迫感,从对方的手上汹涌传至。燕破岳毫不犹豫地全力反击,两个人拼尽全力握着对方的手掌不断施加力量,同时感受到对方手掌上传来的坚硬和反击力,难分上下的以硬碰硬,让他们一起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
   
    两个人右手不断用力,握得手掌上青筋暴起,在这种情况下,燕破岳还能笑得云淡风轻、宠辱不惊:“好说,好说,您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