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23章 破而后立

第123章 破而后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三班长向上级提交了转业报告。当年,他和另外三名同乡一起走进了军营,他们彼此角逐,彼此激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可是现在,他们曾经被好事者称为“四大金刚”“四神兽”的组合,死的死,残的残,只剩下了三班长一个人。他就像是当年赵志刚陷入长眠时,也随之失去了斗志的第一任队长郭嵩然一样,没有了对手和同伴,松懈下来,再也没有了原来的激情与冲劲。
   
    知道了三班长的事后,所有人都集中到宿舍里,他们的目光都落到了燕破岳的身上,没有人说话,但是他们的目光中都透出了相同的信息……我们应该怎么办?
   
    直到这个时候,燕破岳才猛然惊醒。队长战死,四个班长全部离开,新任指导员,根本就不问“俗事”,摆明就是把“始皇特战小队”当成了一个混资历、走过场的地方,而他们的副队长许阳,在几年前就把工作重心放到了“综合训练中心”的打造与升级上。算来算去,现在“始皇特战小队”的最高指挥官,也是最有权威、让大家最愿意接受的,竟然就是在三班担任副班长的燕破岳了。
   
    看着这些投注过来的目光,燕破岳的心中没有半点自己成为这支部队最高指挥官的快乐,在心底反而涌起了一种巨大的悲哀。他们再强大、再骄傲,经历过那场血战之后,军官和精英几乎全部阵亡,山中无老虎,才轮到他燕破岳这只猴子来称霸王了。
   
    受到如此重创的“始皇特战小队”,中层指挥官全部缺乏,这代表着“始皇特战小队”在这一刻已经失去了支撑他们的骨骼,就算能从夜鹰突击队调派人员来补充,但是他们真的能填补上四位班长留下的位置,让“始皇特战小队”恢复曾经的强大与荣光吗?
   
    在众人的注视下,燕破岳站了起来,他没有刻意板起脸来彰显自己的权威,但是当他昂首而立,宽厚的肩膀,并不犀利却让人不敢直视的双眼,还有他微微抬起的头,都让他身上多了一种让人心安的沉稳如山之感。
   
    燕破岳目视全场,沉声道:“没错,我们是伤亡惨重,几乎达到了成建制被歼灭的标准。但是这又能怎么样?看看近几十年来中国陆军的战争史,我们的先烈哪一次不是面对绝对强敌,被打得几近全军覆没,却奇迹般地又一次次重新崛起?!战争是我们的老师,死亡是我们的磨刀石,只要我们还活着,将自己在战场上获得的经验与知识薪火相传,‘始皇特战小队’只会越战越强!”
   
    士气虽然有所提升,但是并不高昂。燕破岳说的这些东西,大家都懂,但是这些话并不能让失去主心骨、坐在空荡荡宿舍中的“始皇特战小队”成员们真正平静、安心下来。
   
    “我们是并肩作战的兄弟,我们积累了别人也许一辈子都积累不下的实战经验,我们已经学会了在绝境中拼死作战,直至联手在一片绝望中杀出一条生路!别看我们现在只有十九人,但是我敢断言,我们已经比原来的‘始皇特战小队’更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以远超原来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强!”
   
    燕破岳猛地提高了声音:“我燕破岳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始皇特战小队’垮不了、散不了,如果谁不服气,那我燕破岳愿意做出头鸟,带着大家让那些人见识一下什么叫作铁血劲旅,什么叫作身经百战、杀敌无数的老兵!”
   
    听着燕破岳的话,在场所有老兵的眼睛中都涌起了一股可以称之为“希望”的生机,在他们的脸上,再次看到了曾经的自信与骄傲。
   
    没错,以前的他们,虽然天天在原始丛林中伏击毒贩,但从来没有和一支同样精锐的特种部队展开不死不休式的对决;他们始终在自己国家的领土上,他们更没有经历过大厦将倾的绝境,没有体验过拼尽全力依然独木难支的逆局,直到经历过这场血与火的洗礼,身边有太多兄弟袍泽战死沙场,他们才终于完成了向铁血劲旅的蜕变,成为一批真正意义上身经百战、杀敌无数的老兵!
   
    夜鹰突击队会再次进行选拔,挑出优秀者补充进来,他们这些老兵一个带两个,将他们在死亡边缘游走积累下来的经验传播出去。也许只需要一年时间,“始皇特战小队”就会恢复元气,甚至比起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燕破岳不知道,“始皇特战小队”的队员们都不知道,在宿舍门外,夜鹰突击队大队长秦锋正在不断点头,他的脸上一个释然而欣慰的微笑,正在不断扩大。
   
    作为夜鹰突击队最高指挥官,秦锋当然知道,“始皇特战小队”经历过这么一场减员太过惨烈的激战,剩下的人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受到绝对重创。他们需要鼓励,需要重新恢复斗志和士气,他们更需要在自己的队伍中推选出新的领袖级强者,让他们可以追随、可以依靠,而不是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变成一盘散沙。
   
    在这种最需要强者挺身而出支撑全局的时候,燕破岳站了出来。这个还是一个平民时,就让他有了太多惊讶与惊喜的大男孩,在军营中经过了四年多的洗礼磨砺后,终于真正成长起来,不但成为一个优秀的特种兵,更成为一个让身边同伴愿意真心服从和信任的指挥官。
   
    秦锋掉头走出了“始皇特战小队”的军营,他一边走,一边在心中低语:“真正的强者,就算是陷入黑暗的绝境,也会把自身作为灯塔,散发出耀眼光芒,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带领他们找到一条回家的路。燕破岳,从今天开始,我把‘始皇特战小队’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完成自己的承诺,带着这只在战场上被打折双翼的雄鹰振作起来,重新翱翔于九天之上!”
   
    一个月后,站在主席台上的燕破岳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在主席台下,是整个夜鹰突击队的两千多名官兵。
   
    大队长秦锋亲手将一枚特级军功章戴到了燕破岳的衣襟上。而燕破岳军装上的肩章,多了一条横杠和两颗银色的五角星。
   
    中尉排长,对于一名只入伍四年多时间,而且没有进入军校深造学习的士兵来说,已经称得上是火箭式升迁。但是去向夜鹰突击队任何一个人询问,他们都会认为,燕破岳获得这一切是实至名归。
   
    在两年时间里,身经大小四十七次战斗;在一个月前爆发的激战中,更是力挽狂澜,在联合作战中,将敢于踏入中国土地,向中队发起进攻的境外雇佣兵和毒贩护卫队一举全歼。现在燕破岳有可以查询的翔实记录和个人战绩,击毙数量已经超过百人大关。而这些被击毙的目标,绝大多数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甚至是特种兵,让这个数字含金量尤其惊人。
   
    别说是在和平年代,就算是在战火纷飞,把整个地球都打红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上,拥有这样的战绩,也足以称之为传奇英雄!
   
    将军功章戴在燕破岳的胸前,秦锋伸手整理了一下燕破岳的军装,他在近距离凝视着燕破岳的脸庞,他心中在思考着一个这么多天来,他已经不知道想了多少次的问题:“这个还不到二十三岁的大男孩,他真的准备好了吗?”
   
    这个年轻却已经拥有四年军龄的中尉军官,他一次次经历生与死的轮回,同龄人还会残存的稚气,早已经被清扫一空。取而代之的,是犹如刀凿斧刻般硬朗的线条,他那高挺的鼻梁上,深深的眼眶中,一双代表着心灵窗户的眼睛看上去就像鹰眸,并没有刻意凝视,一股直透人心的锋利混合着不动如山的沉稳,就如此矛盾地直刺心脏。而他那沉稳如山的宽厚胸膛,犹如猎豹般线条优美,充盈着最澎湃爆发力的身躯,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每一个人,他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人。一旦被他列入敌人范畴,必将遭到他如火的不间断打击,直至彻底被摧毁,在这个过程中,休想获得半点怜悯。
   
    一边是年轻而生机勃勃,一边是经历过太多死亡和鲜血洗礼后的沉稳淡然。眼前的这个年轻军官给秦锋的感觉,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如此矛盾,却又如此协调,仿佛他天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秦锋又看了看站在燕破岳身边那十二名整齐排成一列,等着他逐一颁发奖章的“始皇特战小队”成员。就算是手无寸铁地站在主席台上领奖,他们的气息依然隐隐以燕破岳为中心,凝聚成了一个整体。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这些经历了切肤之痛的特种兵,就在燕破岳的带领下走出了他们的低谷,再次绽放出最强超级王牌特有的锐气。经过死亡的洗礼,在坠入谷底重新反弹后,他们的锐气中更多了一种重剑无锋的厚重,将来如果他们再遇到同样的强敌,再面对生死存亡之危机,纵然出现一面倒的逆局,他们也绝不会再迷茫和彷徨。
   
    当然,想做到这一点,有一个必需的前提……他们的精神与实质双重领袖燕破岳,没有阵亡!
   
    秦锋有力的大手重重拍到了燕破岳的肩膀上,只有最熟悉秦锋的人,才会明白这一拍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受伤的队员,伤愈陆续归队。他们已经被打残,但是这样一支从战火与废墟中重新站起来的队伍,在大家心中,“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这个名号反而更加实至名归,想要加入的申请书如雪片般地送了过来。经过最严格挑选,三十二名从夜鹰突击队中崭露头角的士兵与军官,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始皇特战小队”显得太过空旷的军营与宿舍。
   
    一直悬而未发的人事任命,也终于在同一天公布出来。
   
    “始皇特战小队”堪称元老级别的副队长许阳,被正式任命为队长,去掉了前面的“副”字。第二任指导员,依然保持原位。
   
    这样的人事任命,在整个夜鹰突击队当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谁都知道,许阳这个家伙,一开始还算是野心勃勃,但是在遇到郭嵩然和赵志刚这两个只能用变态来形容的对手后,他所有的骄傲都被打成碎片。为了证明自己,一头扎进“综合训练中心”,几年下来,许阳已经把“综合训练中心”打造得有模有样,影响力直接辐射全国,成为一个标志性特种部队训练中心。现在许阳正在着手把世界最先进的特种部队训练技术和手段引进他的“综合训练营”,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这个队长职务对现在的许阳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挂名罢了。
   
    队长和指导员都站到了跑龙套的位置,“始皇特战小队”实质最高指挥官,赫然就是刚刚被提干加提拔成副队长的燕破岳,一个还不到二十三岁的年轻军官!
   
    在外人眼里看来,“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秦锋的决定实在太过大胆,几近赌徒已经输红了眼,把所有赌注都一次性投入了赌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