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18章 死敌 下

第118章 死敌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望着那两团升起的硝烟,燕破岳的心脏就像被人用刀子狠狠砍中般,猛地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是这样强烈,让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孤狼死了?!
   
    孤狼死了?!
   
    那个据说有资格冲击当代世界狙击手排名榜前十位的孤狼,那个比石头还要冷静,趴在地上可以二十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就算是在狙击手对决中,都能以一当十的孤狼,就这么死了?!
   
    假的吧?!
   
    无论他多么不愿意承认,那种没有血缘关系却比血缘更亲密的牵绊,在瞬间突然断裂的感觉,让燕破岳心中狠狠一扯又随之一断,就是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生命中某件最重要、最在意的东西。
   
    虽然大家常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虽然人人都知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虽然他们都明白,军人的天职就是面对死亡……可是,当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马革裹尸死得其所,这股铺天盖地袭来的痛苦,依然这么难以忍受,难受得让燕破岳几乎无法呼吸,难受得让他只想放声哭号。
   
    可是在这个时候,仿佛被一个无形的水龙头给关住了,他喉结上下涌动,鼻子里传来一阵阵酸酸涩涩的味道,眼泪却一滴也流不出来。
   
    他是一个特种兵,一个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非人训练中,已经被磨砺成一台杀人机器的特种兵。而特种兵在战场上一旦流泪,他们的视线就会受到影响,他们在擦泪时,有一只手更会离开武器,他们在弹雨如梭的战场上,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身边一起并肩作战的那些还活着的战友,他们根本就没有哭的权利!
   
    想哭,那就把眼泪留着,等着战斗结束了,让还活着的人去哭吧!
   
    身后的爆炸声突然响成了一片,燕破岳霍然转头,凭着爆炸声传来的位置和密度,他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几十声爆炸的来源……那批深入山谷腹地又一路向外冲的雇佣兵,他们用火箭弹之类的武器,引爆了燕破岳他们事先布置在山谷两侧的地雷,他们布置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被敌人给撕开了!
   
    爆炸的硝烟还在空中弥漫,孙富强摇着脑袋,勉强将耳朵里那嗡嗡嗡嗡的蜂鸣声驱赶掉一部分,当他看到几十枚地雷爆炸后留下的弹坑,孙富强在心中暗叫了一声“完蛋了”。
   
    没有了地雷阵压制敌人攻势,仅凭他孙富强带的几个缉毒警,外加一支“始皇”特战小队三人编制的火力小组,怎么去压制这批几乎没有折损一人,配合默契得让人头皮发麻,看到希望后,攻势会越发疯狂的雇佣军猛扑?!
   
    火力支援小组三名“始皇”特战小队特种兵,彼此对视了一眼,小组长从喉咙中挤出一声低语:“拼命吧!”
   
    仅此一句话,三个字,孙富强就已经知道,身边这三名特种兵,也对完成狙击任务,没有了希望。
   
    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手的士气陷入低谷,笑面虎脸上的笑容,嘲讽意味更加浓重。这种在毒贩身后布置雷阵的方法,几乎就是中国侦察部队内部,手把手薪火相传的内部军事教材再现。
   
    完美,标准,简洁,有效,却又刻板。对于从中国侦察兵部队出来的最优秀者笑面虎来说,破坏这样的雷区,真是太简单、太缺乏挑战性了。
   
    眼前这批人,包括燕破岳,都是从夜鹰突击队中挑选最优秀精英精心组成,号称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如此!
   
    至少有三支榴弹发射器,在对着守在谷口的火力支援小组轮流进行轰击,高爆榴弹炸得地面上的湿泥四处飞溅,面对这种针对性打击,就算是再精锐的特种兵,也只能低头趴在掩体里,无法对敌人实施有效打击。
   
    至于孙富强带领的缉毒警,他们虽然没有受到针对性打击,但是作为只接受了少量军事训练的警察,他们撑死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上一点。他们不是士兵,更不是特种兵,在武警配合下,和拿着ak步枪疯狂扫射的毒贩对射,就已经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最惊心动魄的经历,要他们精确判断出自己在爆炸覆盖范围之外,顶着在身边嗖嗖乱窜的碎弹片,从战壕中露出脑袋,拿起手中的79式冲锋枪或者64式手枪,对着一批武装到牙齿的雇佣兵发起攻击,这纯属强人所难!
   
    一边用榴弹向前轰击,压制“始皇”特战小队三人火力支援小组,一边踏着被炸得还微微发烫的泥土一路冲击,就在笑面虎他们即将冲出山谷的时候,两只蛇皮袋突然从左侧的原始丛林中甩出,看到这一幕,两名全神贯注警戒的雇佣兵闪电般地抬枪。
   
    笑面虎脱口吼道:“no!”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或者说就算是听到了笑面虎的警告,那些和笑面虎并没有隶属关系的雇佣兵也并不是特别在意,他们绝不会允许这种里面填装了未明物体的袋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一路抛过来,对他们造成威胁。
   
    随着几声清脆的枪响,两只蛇皮袋同时被凌空打破。
   
    袋子里并没有装什么高爆炸药或者毒气,但是当袋子被凌空打破,又坠落到地面上后,已经隐隐发现事情不对的雇佣兵们瞪大了眼睛望过去,就看到一只个头大得惊人的大黄蜂,挣扎着从袋子被打碎的位置爬出来,它奋力扇动翅膀飞上天空,发出一连串“嗡嗡嗡嗡”的声响。
   
    “难道说……”
   
    看着那两只里面填装了最起码也有足球大小的物体,分量却并不算太重的蛇皮袋,在场所有雇佣兵齐齐倒咽了一口口水,那两名开枪打破蛇皮袋的雇佣兵立刻反应过来,他们一起掉转枪口,毫不犹豫地用榴弹将地面上那两只蛇皮袋直接轰烂。
   
    这两名雇佣兵的反应不能说不迅速,不能说不敏捷,但就是这区区几秒钟时间,就有一两百只大黄蜂飞出袋子,对着雇佣兵们猛扑过来。这些被关在蛇皮袋里好几天,在燕破岳的精心“饲养”下,全部活蹦乱跳,但是怒气值已经飚升到极限的大黄蜂,一钻出袋子,嗅到燕破岳这些天刻意在它们中间散发的浓重玫瑰花香,这些单纯而易怒的小生物,就对着雇佣兵们展开了最疯狂的猛攻。
   
    面对这绝对意外却并不违反《日内瓦公约》的生化武器进攻,笑面虎的脸色也变了,就算他们是特种兵,体质远超常人,被六七只大黄蜂蜇到,也会陷入晕迷。如果被十只以上大黄蜂蜇到,管你是特种兵还是王牌特工,只要不是超人,那就百分之百会心脏停止跳动!
   
    “让开!”
   
    笑面虎从背后抽出一柄折叠军用单兵铲,冲到队伍最前方,瞪圆了眼睛,拼尽全力一铲狠狠铲到被雨水浸泡了几天所以特别松软的地面上,双臂用力一扬,用近乎拼命的方法,一铲硬生生挖出一个一尺多深、四十五度倾斜的土坑。
   
    “case!”(军用头盔)
   
    “grenade!”(手榴弹)
   
    笑面虎一边狂喝,一边连续挥动单兵铲,三记猛铲,就挖出三个同样一尺多深、四十五度倾斜,但是角度却略有不同的土坑。听到笑面虎的吼声,一群同样身经百战的雇佣兵立刻反应过来,他们迅速将三个军用头盔塞进笑面虎挖出的土坑里,又将三枚拔掉保险栓的手雷丢进头盔。
   
    从笑面虎冲上前挖坑,到三顶头盔、三枚拔掉保险栓的手雷布置完成,全部过程只用了四五秒钟,那些大黄蜂还没有来得及冲到他们面前。
   
    轰!
   
    轰!
   
    轰!
   
    丢进头盔里的三枚手雷轰然炸响,冲击波在头盔的束缚下,形成了霰弹炮轰击的效果,对着前方炸出三片定向冲击波,这三片扇形覆盖面彼此相加,形成了一个一百三十五度角的覆盖面。
   
    正在对着雇佣兵们猛扑过来,几乎已经要冲进人群的大黄蜂,面对这种最简单却有效的霰弹式炮击,在瞬间就被撞成了一片肉泥。
   
    笑面虎还没有来得及嘘出一口心有余悸的长气,就看到几十条毒蛇,不知道受到什么外界力量影响,逃命似的游向了他们。
   
    “这才像是燕破岳的手笔,我还以为当了几年‘始皇’特种兵,你连最拿手的这些下流伎俩都忘了呢!”
   
    笑面虎从牙缝中挤出一连串低语,他在这一刻的表情,说不出来地狰狞,就连他身边的那些雇佣兵,看了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涌起一阵凉意,笑面虎一扬手,对着蛇群抛出两枚军用震撼弹,其他实战经验丰富的雇佣兵见到这一幕,立刻同时坚起重型防弹盾,用肩膀死死顶住,而他们空出来的双手,就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这种军用震撼弹在瞬间扬起的刺眼光芒,等于八百万支蜡烛点燃后的烛光总和,它们爆炸后形成的噪声更高达一百七十分贝。对付毒蛇这种眼神原本就不怎么好,全凭气味来锁定目标的睁眼瞎,什么八百万支蜡烛的光芒纯属瞎子点灯——白费蜡,但是一百七十分贝的噪声在它们中间产生,却足以把燕破岳带人用了几个小时捕捉收集,每天还得好吃好喝伺候好的毒蛇全部生生震晕震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