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15章 血色冲击

第115章 血色冲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算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独一无二的迫击炮炮弹,燕破岳和萧云杰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这玩意儿那拉风夸张的造型背后,绝不容小觑的恐怖杀伤力。面对死亡压迫,两兄弟已经被激发到极限的逃窜速度,在看似绝不可能的情况下,竟然再次激增。
   
    四五十米长的“老鹰抓小鸡”组合飞落下来,自然而然挂在了树梢上,飞在最前面的迫击炮炮弹,在钢丝被树梢绞住后,把树枝带得狠狠一弹,旋即围着树梢“嗖嗖”打着转儿,将细而坚韧的钢丝,一圈圈深深嵌进几臂粗细的老树枝,在转到第七八圈时,无论是炮弹还是它带在身后的十枚小型炸弹,都一起轰然炸响。
   
    这样一枚炸弹,可以说是“长炮榴弹”的子母霰弹版,排成一条长龙的火焰与硝烟同时炸起,几千枚填装在预破片中的122毫米直径钢珠,夹杂在被炸得四散飞溅的树枝树叶中,以亚声速飞行,带出一连串“嗖嗖嗖”的破空声,居高临下对一百五十米长、三十米宽区域,进行了一次无差别覆盖攻击。
   
    几秒钟后,被钢珠打得千疮百孔的原始丛林中,掉下来几十条被钢珠打穿身体的毒蛇,它们在地面上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中间还掺杂着一些试图逃跑却跑得不够快的小动物尸体,猛地看上去,这片被钢珠覆盖的区域,简直就成了一条生命绝壁。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你就无法想象,就凭那么小小的一口82毫米口径迫击炮,就凭“一发炮弹”,怎么就可能造成如此惊人的杀伤效果。
   
    勉强在最后关头冲出炮弹有效杀伤范围的燕破岳,吐掉呛进嘴里的臭泥,满身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萧云杰还趴在地上,他下意识地伸手就要去拍萧云杰,可是在手掌就要落到萧云杰身上时,燕破岳的手臂却猛然顿住了。
   
    燕破岳小心翼翼地抱住萧云杰,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只看了一眼,燕破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萧云杰的身体下面,看到了一个被压碎的啤酒瓶,至少有四五块玻璃瓶碎片,已经刺穿萧云杰身上的战术背心和军装,刺入了他的腹部,鲜血正在不停地从伤口里流淌出来。更可怕的是,这些刺入萧云杰腹部的玻璃片已经碎裂,根本无法直接将它们拔出来。
   
    看到燕破岳放下手中的自动榴弹发射器,想要去取身上携带的单兵急救包,萧云杰轻轻摇头:“别管我,去干掉他!”
   
    燕破岳没有理会萧云杰的话,他将背包垫在萧云杰脑袋下面,让萧云杰可以躺得更舒服一些,自己则飞快地拆开单兵急救包。就在他拿出那支救命用的麻醉药,打算把它注射进萧云杰的身体时,萧云杰将一根木棍放进嘴里,拔出身上的格斗军刀,用军刀硬生生将其中一块碎玻璃从身体里挑出来。
   
    “啪!”
   
    萧云杰疼得将嘴里叼的木棍生生咬成两段,他全身的肌肉都在轻颤,汗水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通过他皮肤上的毛孔渗出来,迅速凝聚成一颗颗豆粒大小的汗珠,转眼间萧云杰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被汗水彻底浸透。
   
    在这种情况下,萧云杰还能对着燕破岳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十倍的笑脸:“出汗好啊,都不用对伤口进行消毒了。”
   
    手里捏着麻醉药和注射器的燕破岳,看着痛得全身汗如雨下却在对着他笑的萧云杰,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虽然没有你牛逼,但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特种兵,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
   
    萧云杰盯着燕破岳的眼睛,低声道:“你我都知道,对面的家伙,是一个玩迫击炮的专家,如果让他再继续轰下去,‘始皇’特战小队今天就要被集体除名了。你可是名将白起,你要拿得起、放得下,更要像白起一样……嗯……”
   
    萧云杰手中的刀子再次一剜,又将第二块玻璃片从自己的伤口里剜出来,他狠狠喘了几口粗气,才用明显嘶哑起来的声音道:“你更要像白起一样心狠手辣!”
   
    空中传来了迫击炮炮弹特有的尖锐哨音,这一次“长炮榴弹”没有再落到他们身边,而是从他们头顶飞过,落到了几百米外“始皇”特战小队被死死压制住的那片丛林。
   
    轰!
   
    “长炮榴弹”爆炸,带得整片大地都跟着狠狠一颤,看着远方腾起的硝烟,萧云杰嘶声狂叫:“去做你该做的事,燕破岳,你丫的不要太脆弱!”
   
    萧云杰吼得太急太狠,鲜血猛地从他腹部伤口中喷涌而出,就是在这样的疯狂吼叫声中,他抓着手中的格斗军刀,探进自己的伤口狠狠一挑,将玻璃片连带他的鲜血与勾在上面的肉屑一起挑出来。他疼得全身都在发颤,他疼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疼得汗如雨下,他疼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缥缈起来,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再看清楚燕破岳的脸,可是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他却憋着一口气,又将刀子探进伤口,狠狠一挑。
   
    萧云杰的眼珠子猛然暴起,他整个人的身体就像一张弓般绷紧,旋即又猛地放松,他终于生生疼晕过去,可是他的晕迷时间连一秒钟都没有,又硬生生挣扎着清醒过来,手腕一送一挑,将最后一块玻璃片硬生生从伤口中剜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