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13章 生死战 下

第113章 生死战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雨下,雨停。雨停,雨下……反反复复,孙富强已经不知道他们在紫阳山迎来了几次雨下,又迎来了几次雨停了,运毒队始终没有来。
   
    又一次山雨停歇,孙富强从雨衣搭成的遮雨棚下钻出来,小心地活动着四肢。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雨过天晴特有的潮湿与清新气息,让人轻轻一嗅就心旷神怡。
   
    但是看着自己一身已经湿了几天,隐隐透出一股霉味的衣服,使劲拧着衣袖上的水,孙富强却怎么也心旷神怡不起来。
   
    看着一名部下沿着左侧的原始丛林,在一名“始皇”特战小队士兵的陪同下,一脚高一脚低地跑过来,那名“始皇”特战小队的士兵,一路上处理着部下跑过来留下的痕迹,孙富强在心中发出一声低叹:“又来了。”
   
    他们前前后后已经在野外生活了十天,能在原始丛林中一待就是三四个星期的“始皇”特战小队自然是把这当成小菜一碟,武警特勤中队也还好,但是孙富强带的缉毒大队,在下雨后每天都有人感冒发烧,每次天晴后,孙富强都必须安排人护送发烧感冒的部下离开。孙富强的缉毒大队,到现在还剩三十一人,如果毒贩再多耽搁几天,他的缉毒大队能坚守岗位的,只怕就要锐减到个位数了。
   
    想到这里,孙富强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燕破岳,已经年过四十的孙富强,经常会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样的话,在他看来,年轻的小伙子做事冲动有血性是好事,却往往缺乏耐心,做事毛毛躁躁的。但是这位叫白起的特种兵,却打破了孙富强的这个观点。
   
    他只要往地上一趴,就沉默得犹如一块没有生命也没有思想的石头。昨天晚上一道闪电疾劈而下,一棵大树被拦腰劈断轰然倒塌,就砸落在白起不远的位置,可是白起却依然静静地趴在潜伏的位置一动不动,让孙富强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临泰山倒而不变色,什么叫作凝如山岳。
   
    燕破岳的身体突然微微一凝,旋即又恢复了正常,他的右拳闪电般举起,又向下压,做出一个就地隐蔽动作,如果不是孙富强恰好盯着他,一定会忽略这细微的变化。孙富强迅速回头,果然他看到那名正沿着丛林向自己跑过来的部下,被陪同他一起过来的“始皇”特战小队士兵给按到了地上。
   
    孙富强立刻卧倒,举起了身上的望远镜向远方眺望过去,果然,在望远镜里,他看到了一支由二十多匹滇马组成的马队。在这支马队的周围,跟着三十多名全副武装,身上还披着雨衣的护卫。
   
    这批护卫一看就和孙富强他们原来打过交道的毒贩不同,很不同。
   
    在中国境内,一般的毒贩护卫队,他们很少穿军装,使用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看起来杂乱不堪,不是他们没有钱购买军装,也不是他们没有钱统一制式装备,而是要用这种方式告诉中国政府,他们只是一群毒贩,而不是一批接受了国家级作战任务,进入中国境内,实施特殊军事行动的特种部队!
   
    这样做在外行人眼里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无论是毒贩护卫队,还是接受了组织甚至是国家雇佣渗透进入中国的特种部队,他们都会遭到中队的全力攻击。
   
    但是毒贩护卫队,在中国境内的主要敌人是缉毒大队、边防军外加武警部队,而接受了国家级战略任务进入中国境内的雇佣兵,他们的敌人会包括中国最精锐特种部队!
   
    而这一支毒贩护卫队,他们却穿着制式丛林迷彩,他们使用的武器,也不是在国际军火市场最容易买到的ak系列,而是1994年8月才被美队接纳并大范围制造使用,在短时间内就受到特种部队青睐的美式4a1卡宾枪,最让人心生警惕的是,那三十多名护卫,其中有六人的突击步枪上,加装了203型榴弹发射器附件,这代表一旦开战,他们至少有六门可以发射40毫米口径高爆弹、烟幕弹、照明弹、霰弹甚至是毒气弹,有效射程四百米的“面打击”火力!
   
    如果阻击战开始,这六名卡宾枪上带着203挂件的雇佣兵没有在一开始被击毙,他们甚至可以用榴弹直接打掉武警特勤中队架设的重机枪。
   
    当马队即将走进山谷时,走在最前方的三名斥候兵,他们的组长突然做出一个停止前进就地警戒的战术手势。整个马队都停了下来,几名护卫飞快地掀开一匹滇马身上披的雨布,扛起了两门202a1型四联装火箭筒。而那三名已经走入山谷三分之一的斥候兵,猛地举起手中的步枪,对着紫阳山方向就是一阵扫射。
   
    “特勤中队被发现了?!”
   
    面对这种情况,孙富强猛然一惊,如果不是64式手枪射程实在有限,他说不定已经跳起来对着毒贩开枪还击,可是旋即孙富强就发现,“始皇”特战小队的士兵们还是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驻扎在紫阳山的武警特勤中队,也没有人开枪还击,任由三名毒贩护卫打得山坡上尘土飞溅。
   
    萧云杰低声提醒:“别动,这是火力侦察。”
   
    孙富强瞪大了眼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三名斥候使用的4a1卡宾枪枪口,全部加装了podblock战术组件中的kacqd消声器!三名斥候打得是够激烈,但是加装了消声器的卡宾枪,发出的声音在四面环山到处都是原始丛林的战场上,小得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三支自动步枪弹匣轮流打空,三名斥候轮流更换弹匣,就算是在火力侦察时,他们的射速都各不相同,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至少有两支卡宾枪的弹匣里填装着子弹,由此可见他们的配合之默契,战术之优秀。而那两门四联装火箭筒,由两名雇佣兵扛着,分别对准两个山头,面对火力倾泻,再加上这两门火箭筒几乎已经顶到脑门上的威胁,只要定力稍差,可能就会忍不住发起反击,将隐藏地点彻底暴露。
   
    看到三名雇佣兵斥候捡起地上散落的弹壳,回头向马队打出一个安全可以通行的手势,在紫阳山山坡,隐藏在一块伪装布下的武警特勤中队队长宁远,慢慢嘘出一口长气。他松开握着望远镜的双手,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在短短的几十秒钟时间里,他的手心都渗满了汗水。
   
    停在山谷前的马队终于再次开始行动了。望着马队一点点走进伏击圈,宁远的心跳也在渐渐加快。他并不是缉毒战场上的初哥,他手下的特勤中队,不止一次配合缉毒警对毒贩进行伏击,但他和部下还是头次伏击如此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在山谷彼端原始丛林中的权许雷深深皱起了眉头,他对着发现毒贩后就直接打开的步话机,沉声道:“老孙,依你判断,这批毒贩带了多少毒品?”
   
    孙富强以一名老缉毒警的眼光,仔细打量着正在山谷下慢慢经过的马队。滇马属于云南矮种马范畴,和大理马、乌蒙马以及腾冲马齐名。滇马身高只有一米多,从体形上来说和平时见的毛驴差不多,但是它们肌肉发达、吃苦耐劳、善于爬山,就算是负重超过八十千克,依然可以在山区里日行四十千米左右。
   
    这支马队一共有十四匹滇马,从运载能力上来计算,背一吨以上毒品并不困难,但是扣去他们背火箭筒和弹药的两匹滇马,再扣去这批毒贩停留在边境线附近必须携带的食物、清水和保暖用品等物资,能够携带五百千克毒品,就已经是这支马队的极限。
   
    而这个数字,和打入贩毒集团内线传送回来的情报相比,有不小的出入。
   
    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猛然从孙富强的脑海中涌起,让他觉得喉咙发干……难道这支马队,只是他们大部队用来进行第二次“火力侦察”的前哨队?!
   
    宁远的声音也出现在步话机中:“老孙,你是老缉毒警了,你觉得他们有多少概率是在投石问路?又有多少概率是提前抛掉所有累赘,一边故布疑阵,一边用这十四匹马轻装前进?”
   
    宁远的担忧绝不是杞人忧天,毒贩为了躲避缉毒,可谓是狡计百出,如果他们真的玩了一手妙至毫巅的金蝉脱壳,成功越过山谷,联合缉毒部队却傻傻守在两侧,等待并不存在的后续大队人马,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也许毒贩护卫队就已经和下线拆家会合,将重量以吨为单位的毒品分流,变成了以“千克”甚至是“克”为单位的分支,再通过大大小小的网络,向境内城市渗透……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云南全部缉毒警一起出去,也无法堵住这批毒品。
   
    眼睁睁看着毒贩马队全部进入山谷,慢慢向前挪动,孙富强脑海中各个念头变转:主动进攻,很可能会打草惊蛇;按兵不动,也许会放虎归山。摆在孙富强面前的,就是这么一道左右为难的选择题,他无论怎么思索,都觉得这两者的胜负是在五五开之间,而他们根本输不起,也不能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