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12章 生死战 中

第112章 生死战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毒贩也不是傻子,缉毒警在毒贩内部打入内线,同样,毒贩也在中缅边境的村镇里插满了眼线,而他们插眼线,注定要比缉毒警打入毒贩内部容易得多。
   
    这是一场猫与鼠之间的斗智游戏,老鼠为了生存,自然会绞尽脑汁小心翼翼,猫儿为了逮住老鼠,也要学会躲在暗处一动不动,直到时机来临才猛然发起致命一击,否则的话只会打草惊蛇一无所获。
   
    孙富强带领的缉毒大队,加上“始皇”特战小队和武警特勤中队,两百号人集体行动,想要避开毒贩的眼线,他们就必须在还没有得到毒贩具体行动时间和地点的时候,就提前进入深山老林把自己隐藏起来。
   
    而他们这一藏,就是整整七天。
   
    直到第七天夜间凌晨一点钟,被蚊子骚扰得根本无法入睡的孙富强,才终于接到上级发来的情报……二婶会在这几天去家里探亲,请注意天气预报。
   
    内线发送情报,肯定是冒着生命危险,不能把话全部挑明,否则的话一旦暴露,就必死无疑。
   
    二婶自然就是指那些试图抱团闯关的毒贩,但是真正最具内涵的,还是“注意天气预报”这几个字。
   
    这提醒了孙富强,联合运毒队早已经进入中缅交界处,却一直没有进入。运毒队之所以停滞不前,就是在等待雨季的第一场大雨来临,当大雨倾盆而下,是会让道路变得泥泞,不便于通行,同时,也最大化地束缚住了中国边防军和缉毒警的脚步,让运毒队有了腾挪转折浑水摸鱼的空间。
   
    而运毒队选择在雨季来临时才进入中国境内,这说明他们虽然运货量惊人,却不会选择汽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而是会继续使用最原始的马队穿越原始丛林。
   
    综合以上情报,孙富强看着摊在面前的地图,手中的铅笔已经直接落到中缅交界处的一个点上。
   
    这个地图上的点,是云南省临沧地区的紫阳山。
   
    权许雷和宁远就站在孙富强身边,权许雷沉声问道:“多大把握?!”
   
    孙富强回答道:“八成!”
   
    权许雷微微点头,他清楚地明白,对一名缉毒大队队长而言,能说出“八成”这个数字,就代表着孙富强在心中已经确定无疑。如果毒贩真的要冒着大雨,用马队将以“吨”为单位的毒品运进内地,他们就要走已经拥有上千年历史,贯穿澜沧江和西南西丝绸之路的茶马古道支线,而走茶马古道,紫阳山就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已经在原始丛林中潜伏七天之久的联合部队,在第二天天刚亮,就在原始丛林中展开行军,用最隐蔽的方式,摸到了紫阳山附近。
   
    茶马古道,起源于公元六世纪,到现在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听过它名字的人很多,但是也许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茶马古道并不仅仅是一条路,而是用无数支线形成的庞大交通网络,直接跨越中国的四川、云南、青海以及西藏,向外延伸到南亚、中亚和东南亚地区,更远达欧洲,形成了以云南马帮为载体的民间国际贸易通道。
   
    这条贸易通道,就算是在日本侵略者攻入云南,将中国陆地彻底封锁后,依然保持畅通,源源不断地将抗日战场最稀缺的各种物资运送回来,由此可见茶马古道的险峻与生命力。随着时间推移,往日抗击侵略者的战场硝烟已经消散,就连马队也因为时代变迁而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又有谁能想到,到了今时今日,曾经在中国抗日战争最危急阶段,支撑起最后一条陆上运输线的茶马古道,竟然为境外毒贩所青睐,所以重新焕发生机的毒之通路?!
   
    权许雷架起望远镜,以一名特种部队指挥官的眼光,仔细观察着周遭地形。这一段茶马古道分支,位于两座高山之间,坡顶就是紫阳山,在山的顶部还有一块拥有相当悠久历史的石制门楼。在紫阳山正面,是一片因为下雨反复冲击,所以没有长出什么植被的开阔坡地,除此之外,四周全是茂密的原始丛林。
   
    由于地势险峻、与世隔绝,在紫阳山方圆几十千米之内都无人居住。这代表着他们在和毒贩交战时,不用担心误伤,更不用担心出现打着打着,毒贩抓到几个人质和他们对峙的局面,是一片可以打大仗、硬仗的战场。
   
    但是在这一片区域,由于四周全是原始丛林,山高树多气温变化剧烈,一旦下雨就会起雾,到了夜间能见度会受到极大影响。在这样的环境中,特种兵最赖以自豪的精准枪法就再无用武之地。一旦演变成混战,双方都是睁眼瞎式的互相对射,“始皇”特战小队必然会因此出现远超预计的伤亡。
   
    权许雷略一思索,沉声道:“老宁,这一次阻击战,你们特勤中队担任主力。”
   
    宁远没有推拒,用力点头接受了这个任命。
   
    权许雷绝不是那种把其他人推出去当炮灰,用来保存自己实力的军人,他之所以请武警特勤中队在这场伏击战中担任主要作战力量,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这支武警特勤中队的武器适合应付可能爆发的混战。
   
    在只有六十七人的武警特勤中队,他们配备了两挺使用三脚架支撑的89式127毫米口径重机枪。
   
    这玩意儿在三百米距离内,就连装甲车的钢板都能直接打穿;把枪口一抬,就可以打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和低空飞行的战斗机。这种武器的射速并不快,但是威力太过惊人,不管你是躲在树后面、墙后面,还是沙包麻袋后面,只要子弹打过来,就会直接打穿掩体,打中人类身体,更是打哪儿碎哪儿,谁中谁死,而且是死得惨不可言。就是因为这样,身经百战的老兵,只要一听到敌人阵地上传来大口径重机枪那沉闷而缓慢的扫射声,就会不顾一切地立刻卧倒。
   
    在大家都成为睁眼瞎,只能比拼火力强度的时候,这两挺89式大口径重机枪居高临下不断扫射,简直就是“二战”期间海上战列舰般的无敌存在。
   
    最让权许雷一开始有些不以为然,现在却必须寄予厚望的是,这支只有六十七人的武警特勤中队,竟然还带了一门十二联装107毫米口径集束火箭炮!
   
    看清楚了,他们带的是一门……十!二!联!装!107毫米口径!火箭炮!
   
    这种火箭炮,由十二根发射管组成,能够连续发射十二枚有效射程八千米的107毫米火箭弹,对敌方阵地形成覆盖式轰炸。而它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并不重,真的不重,平时只需要一辆吉普车就可以安装上去。而宁远指挥的这支武警特勤中队,更是直接将十二根火箭发射管拆开,交给十二名步兵分开携带,这样做几乎不占作战编制也就算了,更令人拍案称奇的是,如果在战场上爆发遭遇战,十二名背着炮管的士兵无法立刻集结,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十一根火箭筒凑在一起可以用,十根可以用,单根也能用……
   
    这样的武器,凭着简单耐用、威力强悍、价格低廉的诸多优势,在国际市场上成为游击队的最爱,被称为“火箭炮中的ak-47”!
   
    别看“始皇”特战小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但是如果和眼前这支特勤中队在原始丛林中狭路相逢,没有在最短时间内将对方一举击溃,让特勤中队组装起多管火箭炮,冷不丁地来上一阵排炮轰击,搞不好就会吃上一记大亏。
   
    宁远上前一步,低声对权许雷报告道:“我们队伍里还带着一件更犀利的武器,但是担心拿出来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让他们一直装箱携带,现在看来,似乎有用武之地了。”
   
    两名士兵手脚麻利地打开了一个军绿色塑料箱,并开始整理放在里面的武器,看到那件武器的真容,就连权许雷都有了片刻的呆滞,那赫然是一门……拥有三个瓶体、全重二十千克,只要一扣动扳机,面前一百米扇形范围内,所有敌人都会彻底进入地狱的74式火焰喷射器。
   
    看着面前这种就连坦克都能烧爆,对付机枪碉堡之类的工事掩体,更是一烧一个准的非常规杀伤性武器,再看看四周那连绵不绝的原始丛林,权许雷沉默了半晌,才沉声道:“你们辛苦了。”
   
    权许雷的一句话,让宁远的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在别人的眼里看来,一群武警在原始丛林中携带火焰喷射器,无疑是脑袋被河马先踢再踩,智商无限接近于零的结果。谁要是敢在原始丛林中使用火焰喷射器,百分之百会引发一场规模绝对不会太小的丛林大火,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扛不住纵火犯的名头。
   
    谁也不想背着几十千克重,如一颗炸弹般存在,也许拿出来几十次都没有使用机会的武器,在到处都是灌木和枯叶,一脚踏到地上都可能陷进半脚泥的原始丛林里跑来跑去;谁都想像“始皇”特战小队那样,拿着装备了各种战术配件,怎么看怎么拉风、怎么看怎么牛逼的新式突击步枪,穿着携行具、戴着墨镜在那里摆足特种兵的范儿。
   
    明明知道看起来很傻,做起来很累,宁远依然不敢稍有松懈,每次需要整个中队倾巢而出执行任务时,他都会摆出最严厉面孔,命令士兵们扛起那些太过沉重的武器跑来跑去,就算是清楚地知道,这样会把手下的士兵累得够呛,他也绝不会对部下有半点放水。不是他喜欢用虐待部下来彰显自己的权威,也不是他不想获得更多的爱戴,而是他们面对的毒贩武器装备太精良,面对必死绝境爆发出来的反抗又太疯狂,如果没有绝对优势重火力压制,他们在围剿毒贩、打击恐怖分子的战斗中,就可能要付出血的代价!
   
    他们是特警,而不是特种部队,却因为驻扎在这里,往往要肩负起特种部队的职责,干特种部队才能干的活,在这种情况下,宁远身为指挥官,就必须狠下心来,让部下们扛起重型武器,来弥补和真正特种部队之间的战力差距。
   
    也只有权许雷这样的指挥官,才能一眼就看明白宁远的选择背后,那抹虽千万人吾独矣的坚持。也就是因为看懂了,骄傲如权许雷才会对宁远有了认可。或者说,他们都是那种平时总是板个脸,把内心的温柔深深埋藏,宁可让士兵们在背后骂、在心里恨,也要让部下多流汗少流血的指挥官。
   
    至于火焰喷射器……看着它,权许雷的心中都涌起一份强烈的期待。火焰喷射器在暴雨中都可以正常使用,在这种两面都是山坡,山沟中是通道的半封闭地形中,会形成最可怕的区域覆盖杀伤效果。一旦让火焰喷射兵成功将气罐里的汽油全部喷出去,毒贩护卫队必然会遭到致命打击,甚至可能会因此而彻底瓦解。宁远是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道理,应用到了极限,并且终于让火焰喷射器等到了“万一”的机会。
   
    “孤狼!”
   
    听到指挥官的声音,孤狼走到了权许雷面前,她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指挥官的命令。而和孤狼搭档的艾千雪,也自然而然地跟了上来,两个女人编成的小组,混杂在阳刚之气最重的特种部队群体中,一个身背狙击步枪,披着吉利服,静静站在那里就犹如一块没有任何生命的石头;一个昂然而立,透着勃勃英姿与生命动感,除了手中的短95式突击步枪,在背后还背着一支大型军用十字狙击弩。这一动一静,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也难怪这一路上,武警特勤中队的官兵,还有孙富强手下那些缉毒警察,总会不由自主地偷偷打量他们队伍中这一道亮丽而独特的风景。
   
    “没有人敢在下雨的时候强行通过下面的山谷,运毒队一定会等到雨停的间隙穿越通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哪怕用牙齿去咬,帮助武警兄弟部队,打掉他们的重型武器,不许一颗炮弹打到我们的阵地上!”
   
    孤狼和艾千雪一起立正敬礼,两个人结伴走到树荫下,转眼间就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白起!”
   
    听到指挥官喊自己的名字,燕破岳和萧云杰一起跑过来:“到!”
   
    “你从三班再抽调一个火力小组,组成五人小队。”
   
    权许雷指着山沟的入口处,声音中透出一丝杀气:“围剿战打响,白起你带五人作战小组,从背后对毒贩展开攻击,是封锁退路摆出全歼姿态,还是放开一条口子,瓦解毒贩护卫队斗志,由你自行决定!”
   
    权许雷这样的命令,放权不可谓不大,燕破岳沉声道:“是!”
   
    “宁队长,”权许雷的目光落到了宁远的身上,“你带领的特勤中队,携带了大量重型火力,最适合打防御战。我把紫阳山正面战场交给你,由你带领特勤中队,居高临下发起进攻,将重型武器火力发挥出来,将毒贩的斗志彻底打掉,让他们变成一群乌合之众!还有,把你的火焰喷射器小组留下,我要用。”
   
    宁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异色。守在主战场上,歼灭的毒贩数量肯定最多,眼前这位特种部队指挥官,在联合行动中明明占据绝对主动权,却将功劳最大的一部分毫不迟疑地交了过来,就算是在军队中,这种信任与豁达都分外罕见。
   
    宁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像燕破岳一样,对着权许雷立正敬礼,沉声回应:“是!”
   
    “一班,二班,四班,分散潜伏在紫阳山对面的无名高地上,依托原始丛林隐藏潜伏,等到毒贩进入伏击圈,由你们展开首轮攻击!”
   
    权许雷又道:“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毒贩,数量很可能突破百人大关,而且可能会出现由退伍特种兵成建制组成的雇佣兵小队。一旦战斗打响,毒贩试图从你们防区逃生,不要过多暴露火力,放任他们进入丛林,再运用你们最擅长的丛林战,像狼群一样四处出击,每次进攻都要从他们身上撕扯下来一块肉,让他们不停地流血,直到他们衰弱下来,想拼命都无法对你们造成致命重创,再对他们发起最后总攻。记住,我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而是你们所有人,都活着一起跟我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