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10章 侠之大者

第110章 侠之大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添儿席地而坐,她采用的是中国汉式跪坐,动作优雅,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风姿雅然,显然是沉浸此道已久。她指着对面的草坪:“请坐。”
   
    望着这一刻脸色严肃而认真的女孩,燕破岳也认真起来,他盘膝坐到了李添儿对面。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添儿,学的新闻传媒专业,打造舆论领袖,塑造品牌形象,增加品牌价值,是我的专长。你们虽然是特种部队,以保家卫国为天职,但是我认为,你们参加战斗,对敌作战,也是在向雇主,也就是国家与人民提供一种服务,服务就是商品,有了标志和品牌效应,会让你们在以后的服务中,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燕破岳席地而坐,认真思索,想了大概有一分钟,也许是李添儿跪坐的姿势影响了他,也许是看多了《三国演义》之类的影片,燕破岳也变得文质彬彬、古风古气起来:“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请,请继续。某,洗耳恭听。”
   
    面前这台杀人机器突然开始掉书包,李添儿微微一笑:“首先,你们要业精于专,方显卓越。而这个‘专’字,本身就代表了坚韧执着与持续付出。既然要打毒贩,就绝不能蜻蜓点水点到即止,你们要努力宣扬出一个只要通过原始丛林向中国边境城镇运送货物,就会遇到中国特种部队伏击的信息。一开始,那些毒贩会不以为然,用他们的心里话来说,大概就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是当一支、两支、三支,甚至是十支、百支运毒队伍被你们歼灭,那些毒贩就再也不能忽视你们的存在。在他们的群体中,会互相警告,提醒彼此在运货时要小心中国特种部队。这样,你们就达到了最初级的宣传效果,走到这一步,那些运毒队伍,在行动前就会三思而后行。”
   
    燕破岳在点头,却提出了异议:“原始丛林太大,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封住所有秘密通道,过十支队伍,我们能打掉两三支就已经是情报部门相当努力的结果。也就是因为这样,在边防军和缉毒警的双重联合打击下,那些毒贩却依然活跃。想要达到你提出的百分之九十消灭率,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在燕破岳眼里看来,这是一个无解的死结,除非天天派无人机在原始丛林上空扫荡,再驻上一两个师的正规军,全部化整为零四处游荡巡逻,才可能对毒贩形成足够的打击面,否则的话,根本无法形成有效心理震慑。
   
    但是李添儿的脸上却挂着自信的笑容,作为一个传媒专业的高才生,她的目光和职业军人不同。或者说,她更擅长利用种种环境来打动人心。只不过这一次,她的目标,由普通读者观众变成了毒贩。
   
    “如果不能形成高死亡率也没有关系。一个人,很难用自己的行为思想影响一百个人;可是一百个人抱团,他们却能影响到一万个没有组织和信仰的人,形成一个公认的强大团体。都是百分之一的比例,但是拥有庞大的基数之后,就从量变产生质变。”
   
    燕破岳在思索消化着李添儿的质变理论。
   
    一百个人到湖里游泳,结果淹死了一个人,虽然这件事很不幸,但是大家也能接受,甚至还会说上一句“善泳者溺于水”之类的话。但是把这个比例放大,一万个人跑进同一个湖里游泳,最终淹死了一百个……这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超级惨剧!
   
    保证二十年内,再没有一个人敢跑进湖里游泳洗澡,估计什么神仙鬼怪之类光怪陆离的传说都会随之出现,而且很可能在一群八婆与碎嘴汉子的传播下愈演愈烈,直至在人们心中形成一层挥之不去,绝不敢轻易去触碰的死亡阴影。
   
    李添儿的理论是,既然无法保证百分之九十的命中率,那就扩大基数,燕破岳他们天天在原始丛林中打转,见到就杀,哪怕只干掉了十分之一,甚至是二十分之一,杀上个一年半载,干掉十七八支运毒队,就会从量变产生质变,让那些毒贩再提起中国特种部队,就会一个个闻名如见鬼。
   
    想透了这一点的关键,燕破岳正视李添儿,他在心中默默念着“一言可兴邦,一言可祸国”这两句话。同时,他也在暗中反复提醒甚至是警告自己,天下何其大,能者何其多,绝不要再小看任何人,哪怕这个人是在战场上吓得全身发颤的小女生。
   
    眼前这位险死还生的女大学生,正在用她的新闻传媒专长,为“始皇”特战小队出谋划策。她就是想要为自己和杨凯心以及那些死掉的同伴报仇,她想让毒贩们付出更多的代价。一旦“始皇”特战小队接受了她通过燕破岳传递出来的信息与建议,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片原始丛林中将会激战不断,不知道有多少毒贩甚至是中国特种兵的鲜血倾洒在上面。
   
    “下面,我们再谈谈品牌和标志。你们肯定已经有自己的名号,那就是你们的品牌,我不便多说,我更关注的是标志。”
   
    燕破岳指了指自己手臂上挂的“夜鹰突击队”臂标,意思是他们已经有标志了,李添儿摇了摇头:“在蒙古大草原上,牧民把狼皮完整地剥下来,挂到蒙古包前的木杆上,狼皮会被风吹得随风飘舞,这就是针对狼群而设立的标志。那些活着的狼,如果不是快饿死了再没有选择,它们绝不会轻易靠近悬挂着它们同类毛皮的生物。我说的标志,是一种精神上的震撼,而不是你们挂在胳膊上的布片。”
   
    燕破岳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要我们把毒贩的尸体挂得林子里到处都是,来进行所谓的精神震撼吧?!”
   
    李添儿抓起树枝,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画出了一个骷髅标志:“如果你在战场上突然看到一块牌子上画着这东西,你还会不顾一切硬往前冲吗?”
   
    燕破岳摇头。有这种骷髅标志的地区,代表着死亡禁区,要么有高温,要么有剧毒,要么有地雷,总之里面肯定有着什么致命的玩意儿。他燕破岳又不是三头六臂金身不坏,除非是被人逼急眼了不得不事急马走田,否则谁会嫌命太长了往里面硬撞?!
   
    李添儿又在地上画了一个核辐射标志:“如果在战场上你看到这个标志,又会怎么样?”
   
    燕破岳老老实实回答:“看到骷髅标志,我也许还敢冒险一搏,但是看到核辐射标志,我会有多远闪多远,除非是穿着防护服,否则的话谁进去谁完蛋。”
   
    “这就是标志在战场上的意义,就算竖这些标志的是敌人,看到它们你也必须三思而后行。它们的含义已经尽人皆知,对敌方心理威慑,远远大于悬挂什么尸体。”
   
    在燕破岳睁大眼睛的注视下,李添儿将一面小白旗插到了他们中间的土地上,和骷髅标志、辐射标志形成了三足鼎立局势。
   
    “白旗在战场上,一旦举起就代表着其中一方想要投降认输,但是你拿着白旗,却可以例外。”
   
    李添儿轻点着插在地面的小白旗,眼睛中闪动着阴沉智慧,她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冰冷的肃杀:“你是白起,用白旗作标志,取其谐音,不但可以消除歧义,丝毫不落气势,反其道而行更会让人印象深刻。只要你们能连续出击打响名号,保证一个毒贩也无法逃掉,而每次战场上总会留下这样一面白旗,就会在毒贩心中和骷髅标志、辐射标志一样,直接和死亡画上等号,甚至是尤有过之。要知道,死亡、失踪、未知的神秘,这些都是促生恐惧谣言的摇篮。也许不出一年,再进入原始丛林作战,在作战开始前就打出你的旗号,纵然不能让毒贩放弃抵抗转身逃跑,在气势上也会先弱三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