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08章 大地最强生物 中

第108章 大地最强生物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是因为这样,当第二记刺刀捅进大腿并缓缓拔出来的时候,明明已经疼得全身每一块肌肉都死死绷紧,他更是差一点咬碎了自己的牙齿,却硬生生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
   
    左脚踏在杨凯心身上、右手拎着刺刀的男人,看到这一幕,轻“咦”了一声,似乎略有诧异,旋即他就醒悟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猫戏老鼠式的残虐,他弯下腰将一根树枝送到杨凯心嘴边:“咬住,可以止疼。”
   
    杨凯心知道对方根本就是没安好心,但是如果没有那根树枝,他稍不留意,就会把自己的舌头咬碎……身上受一些皮外伤没有关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能够活下去,要是成为一哑巴,他一定不会再出现在李添儿的身边。
   
    他还想要活下去,他还想要和李添儿一起活下去,哪怕这个希望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似乎是看出了这一点,男人脸上嘲讽混合着残虐的微笑更加明显,他倒转手中的ak刺刀,用刺刀背部那一排锋利的锯齿,慢慢地在杨凯心的大腿上来回拖动。这款ak自动步枪最早期配的刺刀,虽然拥有相当的年代,但它由特种高碳钢制成,和刀鞘配合可以直接剪断电网,其坚固锋利程度可想而知,只是拖动了几下,杨凯心的大腿上就被锯出一条两三厘米深、血肉模糊、正常人只要一看就会恶心反胃的可怕伤口。
   
    杨凯心的身体弓成了大虾的形状,他疼得眼珠子都几乎夺眶而出,在他身体皮肤表面,血管更一根根像老树树皮上的青筋般炸起,说不出来的凄厉与恐怖。
   
    “啪!”
   
    由于咬得太过用力,杨凯心嘴里那根足足有三四厘米粗的树枝,竟然被他生生咬断。
   
    男人停止了这种不亚于十大酷刑的折磨,望着杨凯心,声音平淡地问道:“人呢?”
   
    杨凯心疼得脸上肌肉都在轻颤,他迎着男人的目光,颤声道:“什么人?”
   
    话音未落,男人又将一根树枝塞进杨凯心的嘴里,手中刺刀背部的锯齿就再次落到杨凯心的伤口上开始反复拖动。
   
    “我心情很不好。”
   
    男人一边拖动刀子,带得伤口血肉模糊,一边慢慢地道:“我们在到处都是危险的原始丛林中开出新的运输路线非常困难,不但要劈树开路,弄出一条可以让驼马通行的小道,还得面对脚下随时可能出现的地雷。每开出一条新的路线,对我们来说,失去的都是大把大把的钞票。你说,你们这些公子哥儿、大小姐,吃饱了没事干上哪儿不好,非要往原始丛林里钻?”
   
    说到这里,男人停止了动作,看着已经疼晕过去的杨凯心,他淡然对身后的人命令道:“酒精。”
   
    一小瓶医用酒精送到了男人手中,男人将酒精全部倒到了杨凯心的伤口上,酒精带来的刺激,在这一刻无异于剥皮抽筋,疼得杨凯心猛地一跃,他全身四肢都被绳子死死绑住,可就是这样,他依然硬生生在空中弹起半尺多高,又像一只麻袋般重重摔落到地上。
   
    眼泪、鼻涕同时从杨凯心的脸上呛出来,混合着鲜血看着说不出来的可怜。
   
    杨凯心哭了,他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今年才刚刚年满二十二周岁的大男孩罢了。他不停地哭着,嘴里在叫着些什么。
   
    男人回头,望着身后那些全副武装的毒贩,模仿着杨凯心的声音道:“他在喊‘妈妈,妈妈,救我,妈妈,妈妈,我好疼啊’。”
   
    一群毒贩哄然大笑,有人更是把手指放进嘴里,打出一声响亮至极的口哨。
   
    一个扛着班用轻机枪的毒贩走过来,他解开了裤子,一边对着杨凯心撒尿,一边笑叫道:“妈妈没有,爸爸在这儿呢,乖儿子别哭,爸爸请你喝啤酒,还是热的,酒壮?人胆嘛!”
   
    撒尿的毒贩打了一个冷战,心满意足地转身而去。
   
    看着全身都是尿液的杨凯心,一开始审讯问话的男人略略皱眉,他一脚踏在杨凯心的身上,放冷了声音:“人呢?”
   
    已经疼得一边在地上不断抽搐一边哭泣着喊起了“妈妈”的杨凯心,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竟然用带着哭腔的颤抖声音回了一句:“什么人?”
   
    男人真的惊诧了,眼前这个小子都被折腾成这样了,竟然还要护着那个敢当面用照相机向他们拍照的女生?!
   
    “我有些生气了。”
   
    男人轻抚着匕首那锋利的刀刃,沉声道:“干我们这一行,忌节外生枝,办事时意外遇到目击者,为了自保才会开枪杀人,绝不会干什么奸淫掠劫的事。对我们来说,越简单就越安全,可是你却把一件简单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
   
    男人望着杨凯心,认真地问道:“你真要逼着我们在开枪后,冒着巨大危险停在原地,搜索你那个喜欢拍照的女朋友?你真的以为,匆忙间找到的藏身地点,就能让她逃过我们的搜索?或者这么说,你认为,我们在冒了巨大危险,每一个人都因为紧张和焦急变得愤怒起来,需要找途径发泄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情?!”
   
    杨凯心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他听得出来,面前这个男人说的是实话。他们虽然在远离人烟的原始丛林,为了安全起见,既然已经开枪,他们这批携带了大量武器和毒品的运毒队,就必须立刻远离这里。可是他们在大开杀戒后,也绝不可能留下一个目击证人,无论如何,做出这样的惊天血案后,他们都不敢也不想面对中国政府的反击!
   
    所以就算是留在这里再危险,他们也一定会留下,把躲藏起来的李添儿揪出来。如果真的让他们冒了巨大风险才将李添儿找出来,这些根本不把别人的命放在眼里的亡命之徒,又有什么不能做、不敢做的?!
   
    说出李添儿隐藏的位置,她就必死无疑;如果坚持不说,她活下来的概率也非常小,而且在临死之前,一定会受到对一个女孩来说最惨无人道的对待。
   
    面对这个选择题,杨凯心痛苦得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
   
    “你是她男朋友吧,说出她在哪儿,至少她可以干干净净地走。”男人的声音,在这一刻犹如魔鬼的咒语,在杨凯心的耳边回响,“就算退一万步讲,我们真的没有找到她,她活下来了,她是会记你的好。但是会记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她终归还会再找新的男朋友,你为她连命都不要了,就是为了让她投进别的男人怀抱,成为别的男人身下的女人?!”
   
    听着男人的话,杨凯心“呵呵”惨笑起来,在他的脸上,鲜血、眼泪、鼻涕还有毒贩撒在上面的尿液混合在一起,已经狼狈到无以复加,可是在这一刻,他脸上流露出来的,分明是一种浓浓的不屑,深深吸了一口气,杨凯心放声嘶叫道:“添儿,你听好了,不要管我,一定要藏好,怎么也不要出来!如果真的被他们发现了,你身上不是还有一把我送你的工具刀吗,千万不要犹豫,一刀刺死自己……”
   
    杨凯心的话还没有喊完,男人一脚重重踏在他的脑袋上,将杨凯心后面的话全部硬生生踏碎踏没。瞪着脚下这个连一条蛆虫都不如的男孩,男人举起了手中的刺刀,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不想在这个男孩身上再浪费时间。
   
    就在刺刀扬起即将刺下的瞬间,一个微微发颤的女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等等!”
   
    男人笑了,他没有从男孩的嘴里逼问出女孩的下落,但是男孩最终那番话却把女孩给激出来了。
   
    他们倒是一对有情有义的同命鸳鸯,只可惜,这样的人在人命如狗的混乱环境中,注定活不长。
   
    男人一边转身,一边抬起了挂在身上的ak自动步枪,他一拉枪栓,对着那个从隐藏位置走出来、脸上挂满泪水的清秀女孩,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一股钻心的疼却突然从他的小腿部位传来,让他手一抖,将几发子弹打到了空中。
   
    男人低下头观看,竟然是杨凯心一口咬到了他的腿上。杨凯心全身都被绳子绑得结结实实,他根本无法用双手撑起身子,他这一口只咬到了男人穿着高腰皮靴的脚跟部位,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他拼尽全力咬下去,竟然用牙齿生生咬破了皮靴上那坚韧的牛皮,把他的牙齿深深咬入男人脚跟部位的肌肉里。
   
    杨凯心就像一条彻底发了疯的疯狗,他拼命撕着咬着,用尽他吃奶的劲儿,不停地对着对方倾泄着他最后的进攻手段。男人倒转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杨凯心的脑袋狠狠砸下去,枪托砸在杨凯心的头上,皮开肉绽、鲜血飞溅,杨凯心的眼前猛然炸起一片火星,耳朵中传来“嗡嗡嗡嗡”犹如几百只苍蝇一起在空中飞舞的声响,他的大脑中更是一片阴沉,可是杨凯心却咬得更加用力、更加疯狂。
   
    “你小子找死!”
   
    男人真的愤怒了,他抬起自动步枪,用枪托对着杨凯心的头部一下接着一下地狠狠砸下去。
   
    李添儿猛地用手捂住了嘴,可是她仍然发出了一声悲鸣:“我的天哪!”
   
    她眼睁睁看着步枪枪托一次次砸在杨凯心的头上,发出“啪”“啪”“啪”的可怕声响,她眼睁睁看着鲜血从杨凯心的耳朵里、鼻子里、眼睛里、嘴里一起渗出,可就是这样,杨凯心依然死死咬着对方没有松口。就算是知道几乎没有了希望,他依然用一个男孩,不,是用一个男人的生命,燃烧起最后的火焰,试图保护自己最心爱的女孩。
   
    平时说得天花乱坠,仿佛遇到危险他就必然会挺身而出成为英雄的人物,在真正面对死亡时,也许会立刻变得畏首畏尾;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仿佛三棍子都打不出来一个屁的人,在死亡来临时,却会挺身而出在瞬间爆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死亡,就是人性和勇气最好的“试金石”!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他了!”
   
    在这片原始丛林的空中,回荡着女孩绝望而悲伤的哭泣:“求求你不要打了,他真的要被你活活打死了!”
   
    男人竟然真的停止了攻击,他望着全身都是血,如果不能得到治疗根本不可能再活下去的杨凯心:“你想拼了命保护女朋友是吗?好,我就让你知道,你越是勇敢、越是想保护她,就越是害了她!”
   
    杨凯心在这一刻,大概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眼前蒙上了一层血一样的红色,他只能勉强看到男人脸上扬起的狰狞与疯狂。他松开了牙齿,扭头望着泪如雨下的那个女孩,嘴唇翕动着,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一张嘴,血沫子就从他的嘴里涌出,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但是熟悉如李添儿,仍然“读”懂了他说出来的话:“添儿……快……跑……他们……不是人……”
   
    眼泪疯狂地不停涌出,他就算变成了这个样子,依然想着她、念着她,想要保护她。
   
    李添儿取出了在进入这片原始丛林之前杨凯心送给她的工具刀,那是一把瑞士生产的多功能工具刀,上面的刀子并不长,但是如果把它捅进自己的胸膛,也足够致命了。
   
    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是有杨凯心陪着,她似乎到哪儿都不用怕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李添儿的心里涌起了一种痛苦的快乐,在这一刻她反而没有了懦弱,嘶声叫道:“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群为了躲避边防军,只敢在阴暗角落出没的地沟老鼠?!你们为什么见人就杀,不就是因为你们害怕中国政府的反击?!你们会遭报应的,迟早有一天,你们会被中队逮到,把你们杀得干干净净,就算你们想要举手投降,他们也不会接受,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人!等你们被中队消灭的那一刻,你们一定要回想起我说的这句话……天是有眼的!”
   
    喊完这些话,看着男人朝着自己越走越近,在泪眼模糊中,再次深深看了一眼倒在血泊当中,依然痴痴地望着她的那个男孩,李添儿再不敢迟疑,举起那把工具刀,对着自己的胸膛狠狠刺了下去。
   
    工具刀在刺入李添儿胸膛之前,突然……断了。
   
    一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李添儿左侧、手拿一支狙击步枪的狙击手,在灌木丛中站了起来,对着李添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脸。这群被李添儿说中内心最软弱一面,已经彻底愤怒起来的毒贩,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要让这个牙尖嘴利的女孩后悔,为什么要在这个世界上走过一遭。
   
    李添儿呆呆地坐在地上,她脸上扬起了一片苍白,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刚才说,天是有眼的?那你就向天求救,看老天能不能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手拉你一把啊。”
   
    嗅着空气中那浓重得几乎无法化开的血腥和硝烟气息,看着倒在血泊当中的杨凯心,还有那些和毒贩无冤无仇,仅仅是因为撞到他们运毒,就被血腥屠杀的同伴,绝望的情绪涌遍了李添儿的心头,她抬起头,透过树梢的缝隙,看着头顶那片阴霾的天空,猛地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悲泣:“老天爷,你睁开眼睛,救救我们,救救杨凯心,好人要有好报啊!”
   
    一群毒贩就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起疯笑起来,他们中有些人甚至笑出了眼泪,真的,“好人要有好报”这句话,真的是他们这一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哒哒哒哒哒……”
   
    班用轻机枪扫射声突然从左右两翼同时响起,刚才还仿佛就是上帝就是主宰,能够用居高临下的态度决定所有人生死的毒贩们,猝不及防之下,三四个人直接被轻机枪扫射形成的弹幕打中,一头栽倒在地上。
   
    轰!轰!轰!轰……
   
    35毫米口径高爆榴弹,以平均两秒钟一发的速度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一团团冲击波夹杂着被火焰烧红的弹片向四周飞溅,那飞扬而起的尘土和硝烟,那随着爆炸而被带着微微颤动的大地,组成了血与铁的死亡圣歌。
   
    那个潜伏到李添儿附近,一枪打断工具刀的狙击手,迅速掉转枪口,通过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寻找目标,他看到在原始丛林中,一批国籍不明、身份不明、使用着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自动步枪的军人,正在向他们展开突击战。其中冲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一个手持自动榴弹发射器的士兵。
   
    榴弹发射器,可是步兵支援武器,从效果上来说,应该和重机枪归为同等类型,在作战时就应该躲在其他步兵后面进行火力支援,可是这名士兵,却拿着支援武器冲到了最前面,他拿的武器和背负的弹药,加起来最起码也应该有五十千克,可是他冲锋的速度,却让狙击手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正在捕杀猎物的黑豹。
   
    敏捷,高速,带着一击必杀的自信。
   
    别的自动步枪狙击手不认识,但是他却知道,冲在最前面的那名士兵,手里拿着中国制造的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这支只有十几人编制的部队,中人,确切地说,他们是一支受过最严格训练的中国特种兵!
   
    中国特种兵!
   
    在心里念着这个词,狙击手只觉得嘴里发苦。
   
    他们这支毒贩护卫队,基本上都是雇佣兵,他们要么是在缅甸地区身经百战的老兵,要么是东南亚诸国特种部队退役成员,战斗力绝不容小觑,就算是遇到普通中国边防军,在这种根本不适合大规模部队行动的原始丛林,他们纵然无法战胜,也有信心在给予中国边防军一定创伤后撤出战场。
   
    可是现在,他们遇到的,是比他们更精锐、更善战,一旦拼起命来也更疯狂的中国特种部队!
   
    狙击手想要向自己的队友发出警告,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自己的额头上传来“咔嚓”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旋即无边的黑暗就将他彻底笼罩覆盖。这名狙击手到死都没有发现,中国特种部队中,将他一枪击毙的狙击手潜伏在什么位置。
   
    坐在地上满眼是泪的李添儿,看着毒贩一个个倒在枪下,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看着,她放声大笑,笑声中透着说不出来的凄厉惨然和痛快,可是只笑了几声她就猛然醒悟过来,飞跑到杨凯心身边,抱起这个全身是血,已经疼得不行,却瞪大眼睛坚持不肯闭上的大男孩,小心翼翼地把他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枕好,低声道:“你看,我们的军队来了,他们好厉害,把那些毒贩打得好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