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07章 大地最强生物 上

第107章 大地最强生物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添儿他们一行人都呆住了。
   
    李添儿是北京大学新闻系的一名大四学生,同时也是一名极限探险爱好者。
   
    极限探险,从理论上来说,拥有超过两百年历史,但是在李添儿看来,人类自出生以来,就不断在进行极限探险,用来了解身边的世界,尤其是大航海时代,那些心怀梦想,冲向蔚蓝大海深处,开辟出一条条新航线,发现一个个新大陆的航海家,无一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出色的极限探险大师。
   
    李添儿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她希望自己在十年内,能够攀上最起码一座海拔在六千五百米以上的雪山;能够去雅鲁藏布大峡谷转一转,再越过雅鲁藏布江,到中国最地广人稀的墨脱,看一看那边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还依然处于母系氏族社会,擅长使蛊毒的门巴氏族人;横穿一次号称“生命绝壁”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再沿着茶马古道的分支,到中缅交界的原始丛林中,去探索当年中国远征军远征缅甸却败退野人山时,留在那里的十万军魂。
   
    马上就要写毕业论文,李添儿给自己定的探险目标,就是中缅交界的原始丛林,从她查到的资料上显示,在野人山大溃败时,中队平均每隔三十米就会留下一具尸体。现在还可能在原始丛林中,找到被绿色山藤覆盖的士兵尸体,如果运气够好,甚至能够在同样被树枝与山藤挡住的山洞里,找到已经陷入长眠的士兵,还有他们当时使用过的武器。采集到这些珍贵的资料,估计就连她的毕业论文都有着落了。
   
    但是李添儿他们这些由学生组成的探险队真的没有想到,他们在原始丛林里,竟然遇到了这样一批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手持开山刀的男人,他们面无表情,一看到李添儿他们,第一反应就是摘下了背上的什么东西。李添儿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两支货真价实的ak自动步枪。
   
    顺着这两个人的肩膀往后眺望,在阳光几乎透不进来所以光线偏暗的原始丛林中,李添儿看到了一个由二十多人组成的马队。这些人清一色穿着迷彩服,人手一支自动步枪,十几匹个头不高但是胜在力量持久的“滇马”排成了长长的一列马队,这些“滇马”身上都背着筐子,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货物,但是其中有一头“滇马”身上背的却是两门小口径迫击炮!
   
    看到这样一支全副武装、沉默不语、出现在中缅交界原始丛林中的马队,一个名词突然从李添儿的心中跳出:“毒贩!”
   
    李添儿曾经听说过,缅甸毒贩在原始丛林中开辟出秘密运毒路线,将毒品通过中缅交界的原始丛林,运送进中国云南,再以云南为中枢向全国辐射。中缅边境漫长而充满危险的原始丛林,就是他们最好的掩护,这群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毒贩,就算是遇到中国边防军或者缉毒警察,都会立刻发起进攻,如果在秘密运毒路线上遇到人,为了保密,无一例外都会开枪杀人灭口……
   
    “咔嚓!”
   
    在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中,照相机快门闪动的声音,显得如此惊心动魄。李添儿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拿到手中,并将毒贩护卫队的雇佣兵印刻进胶片的照相机,她当真是欲哭无泪、欲语还休。难怪老爸说,不要学新闻,不要老想着当记者,原来这当记者,是真的会死人的!
   
    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李添儿对着两名眼睛危险地眯起,已经露出不加掩饰杀机的毒贩,露出一个姑且可以称之为笑容的表情,做出一个让人哭笑不得到了极点的解释:“不好意思,我是一个见习记者,这只是……职业习惯。”
   
    一句话说完,李添儿就想抬手给自己两个耳光。也不是所有毒贩都穷凶极恶地非要杀人灭口,就算他们出门没翻皇历遇到杀神,只要小心翼翼摆出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回去什么也不说的面孔,说不定还有百分之一的生存概率;可是她老人家下意识地拿起照相机那么一拍,就变成了万分之一的生存概率;“我是记者”这句话一说,这万分之一的生存概率,就变成了让人彻底绝望的零。
   
    要不然,有很多单位企业领导,喊出了防火防盗防记者这样的话。
   
    果然,回应李添儿这句话的,是对方直接拉动枪栓发出的可怕声响。
   
    几乎连成一线的自动步枪的扫射声突然响起。
   
    “完蛋了!”
   
    脑海中浮现出这个想法,李添儿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她并没有感受到子弹打进身体的疼痛,当她疑惑地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毒贩全部趴到了地上。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喊声,这个声音因为紧张已经走形,远远地听上去就像歇斯底里的嘶吼:“李添儿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直到这个时候李添儿才如梦初醒,这所谓的枪声,其实就是他们走进原始丛林探险时,为了防止在夜晚遇到狼群,而听一些老鸟的建议,提前准备的鞭炮!这整串鞭炮点燃丢进铁皮饼干桶里,猛地听上去,真的像是机关枪在扫射。
   
    李添儿把身上的背包甩开,掉头就跑,他们已经深入原始丛林,就算是原路返回也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没有了食物、清水、手电和药品,未来的三天时间会非常难熬,但是从这批武装毒贩那远超常人的反应速度来看,他们大半都是在缅甸那边有过实战经验的老兵,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枪声”不对。如果她在这个时候还不肯丢掉背包,她根本就不会再有用到里面东西的机会!
   
    心脏在胸膛里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乱蹦乱撞,汗水不停地从毛孔里喷涌出来,作为一个极限探险运动爱好者,她明明可以连续跑上十千米而不需要休息,可也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才跑出区区几十步远,李添儿竟然双腿发软,就连她的呼吸都变得剧烈急促起来。
   
    一个身影迎着李添儿跑过来,精神极度紧张的李添儿差一点失声尖叫,直到对方一把抓住她的手,她才勉强认出,这个面对生命危险没有立刻逃命,反而迎着她冲来的大男孩,就是和她来自同一所学校的同学杨凯心。杨凯心抓住李添儿的手,带着她转身就往回飞逃,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彼此感受到了对方手心里渗出的冷汗。
   
    “哒哒哒……”
   
    背后传来了自动武器的枪声,紧接着李添儿听到了一声惨叫,和他们一起来丛林探险的一个同伴,被子弹打中倒在了血泊当中。在到处都是树木为掩体的原始丛林,那发步枪子弹,先是打穿了一根七八寸粗的树桩,再打入人体。子弹的动能降低,虽然命中背部要害,李添儿的同学却没有立刻死亡,虽然明明知道没有什么意义,可是生命在面对死亡迫近时的本能,还是让他发出了求救:“李添儿,杨凯心,救救我……”
   
    听着背后的求救声,李添儿的身体猛然一僵,可是拉着她不断飞逃的杨凯心却没有半点犹豫,拉着李添儿继续头也不回地向前猛跑。李添儿忍不住回头,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也许一辈子都看不到的一幕:那些手持ak自动步枪、身穿迷彩服的毒贩,一边射击一边在丛林中快速穿行,他们的动作敏捷有效,更隐隐排成了一个“雁”字阵形,从左右两翼同时向他们包抄过来。而其中一名毒贩跑到中枪倒地的同伴身边时,停下了脚步,擎起了自动步枪上加装的刺刀,无视同伴的哀求与眼泪,手起枪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