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01章 无悔的青春 下

第101章 无悔的青春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特护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一个捧着脸盆、刚刚洗完衣服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她看到站在病床前的燕破岳,不由得微微一愣:“请问,你是?”
   
    “我来看师父。”
   
    就凭这句话,她就猜到了燕破岳的身份,甚至叫出了他的名字:“你是燕破岳,还是萧云杰?”
   
    不等燕破岳回答,这个女人就从二选一中找到了正确答案:“你是燕破岳。”
   
    燕破岳有些惊讶了,按照保密条例,这个女人肯定没有见过他的相片,甚至不应该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
   
    “在他送进手术室之前,在昏迷中曾经说过几句话,其中一句是‘燕破岳,萧云杰,你们两个小子给我挺住,别趴下’。还有一句是‘萧云杰,我要不在了,你这头狈,一定要保护好燕破岳那匹狼’。”
   
    年轻女人望着燕破岳:“女性直觉,你看起来就像一匹狼!”
   
    旋即年轻女人轻轻一笑:“你看我,光顾说话,竟然连招呼客人都忘了。”
   
    女人放下脸盆,拎起暖瓶,在拿起茶叶桶时略略一顿,又把茶叶桶放回原位,只是给燕破岳倒了一杯白开水:“你师父从来不喝茶,也不喝任何刺激性饮料,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苛待自己,他反问我,如果在给汽车添加汽油时,又往里面掺了点什么,会变成什么样子。”
   
    自然是汽车发动机受到影响,虽然还能继续使用,但是马力就不会像原定功率那么强劲了。
   
    燕破岳被这个女人给硬按回到椅子上,热气腾腾的水杯塞进了他手里,水杯外面裹着一层用碎布缝成的杯套,就算是刚把开水倒进去,捧在手里也不会太烫。燕破岳捧着水杯,轻轻啜了一口,他望着女人,尝试着问道:“您是……”
   
    女人摇头,脸上露出一丝失落,旋即又消失了:“我是他军校的后辈,也经常在电话中聊天,除此之外,我们什么也不是。他把太多时间和精力放到了竞争上,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必须要战胜的对手,在赢得那个对手的尊重和认可之前,他没有心思考虑任何事情。我觉得我能等,没有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年,好不容易等到他心想事成,终于和那个竞争对手成了朋友,他却突然告诉我,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要我走开……”
   
    女人说到这里,轻轻抽了一口气:“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肯定有了难言之隐,最后得到通知,他长了脑瘤,我一点也不惊奇。十年时间,把自己逼得那么狠,不顾身体负荷极限,往脑袋里硬塞了那么多知识,日积月累下来,他没有问题才叫奇怪。”
   
    女人望着躺在病床上的赵志刚,她的眼波流转:“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了十年,他这么聪明的人,却没有把我看透。如果他没有让我走开,也许我真的走了,但是他让我走,我反而不走了。他再也没有那么忙,再也不会打电话只说上几句,就因为要复习功课或者带兵训练,匆匆挂掉电话。看着他躺在这里,每天和他说说话,他静静躺在那儿听着,陪着我,我就比什么时候都开心。”
   
    燕破岳欲言又止:“可是……”
   
    “你是想劝我,守着一个活死人过一辈子,这样不好?”
   
    年轻女人抬起了头,她望着燕破岳,认真地问道:“你是他的徒弟,请你告诉我,他,你师父赵志刚,真的会一辈子躺在这里,一直睡到死为止吗?他能创造出一个从军校毕业,用了十年时间,就成为博士军官的奇迹,他为什么不能再创造第二个奇迹,在某一天,重新睁开他的眼睛?”
   
    燕破岳闭上了嘴巴。
   
    “我知道,你现在正处于一个长长长长的梦里,在这个梦里,没有颜色,没有光线,你无论如何努力,都找不到出来的路。但是你不能放弃,因为我就守在你的身边,每天陪着你,我会让你每天都能听到我的声音。”
   
    女人盯着赵志刚,她的声音中透着不可动摇的坚决,甚至是偏执:“我常听女人们抱怨,问现在的好男人都死哪去了,让她们这些好女人想嫁人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我对这种女人根本不屑一顾。一个好男人,不是从天而降,他需要女人的培养和等待,等待他成熟,等待他学会关心和爱护;而一段真正的感情,更需要双方付出。自诩为好女人,却坐在家里,坐等着白马王子降临,那无异于做梦。赵志刚,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我拿我的青春和你赌上了,如果你不想让我守一辈子活寡,你就必须找到回来的方法,重新睁开你的眼睛!不管这个过程你要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我都赌上了!”
   
    年轻女人似乎已经忘记了燕破岳的存在,她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她在赵志刚耳边喃喃诉说着,没有人会怀疑她的决心,一个偏执的天才,能追随上他脚步的伴侣,也必然是偏执的。
   
    燕破岳放下水杯站起来,他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小工作笔记本,撕下其中一页,写上了一串数字。
   
    “您要是遇到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只要您一个电话,哪怕是身在万里之外,我们也会日夜兼程赶来。”
   
    将纸条放到了女人身边,燕破岳在走出病房前,突然对着女人深深弯下了自己的腰:“再见了……师娘。”
   
    听到“师娘”这两个字,女人的身体轻轻地震了一下,她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点头,接受了燕破岳对她的这个称呼。然后她抓起了身边那张纸,把它折起来,珍而重之地放进了床头柜抽屉里。
   
    走出了病房,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出医院,站在一片阴霾却依然有和平鸽在飞翔的天空下,燕破岳深深地呼吸着属于城市的空气,望着医院大门前那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繁华。
   
    拿着公文包,全身西装楚楚的白领,一边走路一边看着bp机上的内容,他左看右看,似乎在寻找公用电话;穿着漂亮衣服,还烫着波浪头发的女孩,随意把玩着手中的小皮包,慢悠悠地走着,显得自在而惬意;几个小男孩手里拿着火柴枪跑过,他们笑闹着嬉戏着,手中的火柴枪时不时发出“啪”“啪”的声响;在街道的边角,还有一个小贩在地上铺开一块塑料布,就算支起了小摊,上面摆满了一些廉价的小玩意儿,一边招揽顾客,一边左看右看,似乎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会收摊拔腿而逃……
   
    “啪!”
   
    在街角传来了什么声音,燕破岳扭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大妈摔倒在地上,她大概是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一只编织篮摔在一边,还有几个土豆在地上打着转儿。不知道为什么,旁边明明有路人走过,却一个个视而不见。
   
    燕破岳快步走过去,就在他准备扶起这位大妈时,身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朋友,别扶,小心被讹。”
   
    燕破岳回头,望着对他出言劝告的路人,诚心诚意地道:“谢谢。”
   
    因为学雷锋做好事,扶摔倒的老大爷、老大妈,最后被家属一口咬定是他们撞了大爷、大妈的事例真是太多了,那些家属的理由更是奇葩得要命,“不是你撞的,为什么你要救人”,就是因为这样,国人遇到类似于此的事情,都会远远地躲开。不是冷漠了,更不是自私了,而是怕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