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97章 天狼破军 上

第97章 天狼破军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十七天之后……演习还没有结束!
   
    现在已经是五月底,但是在这片海拔平均四千米的高原上,远方那一座座半隐在云雾中的山峰上亘古不化的冰雪看起来洁白而美丽,地面上依然到处都是厚厚的雪层和冰凌,但是随着夏之女神的步伐姗姗临近,迎面吹来的风中,已经透出了几分温和,在它的洗礼下,似乎就连军营中那些四季常青的松柏也变得精神了几分。
   
    “报告!”
   
    “进来!”
   
    艾千雪推门而入。在办公室里除了师长刘传铭,还有一位她并不认识的少校军官。以艾千雪的眼光来分析,这个军官应该并不是文职,在他的身上,有着一种从基层部队一步步走上来的职业军人特有的挺拔坚忍。但是在他的眼睛里,却又隐隐透着博览群书的智慧,而他嘴角那缕若有若无的淡然微笑,更化呆板为神奇地让这个军官身上多了一缕与众不同的率意洒脱。
   
    二十岁的洒脱,三十岁的成熟,四十岁的沉稳,五十岁的从容,六十岁的豁达,七十岁的安然……
   
    艾千雪简直无法想象,如此众多的特质,为什么竟然会同时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让他变得不可捉摸,却又散发着足以让女人为之疯狂的奇异魅力。
   
    再迟钝的人面对他都会明白,他绝不是一个平凡的人。
   
    “来,小艾,我给你介绍一下。”刘传铭师长的脸上透着笑意,他的声音中,更带着没有半点虚伪的欣赏,“这位是夜鹰突击队教导小队指导员赵志刚,你别看他年纪轻轻,可是在师侦察连、军侦察营一路走出来,脑袋里装着几柜子书的文武全才。”
   
    这年头,高人遍地走,大师多如狗,拍部三级片就敢自称为当红影视明星,弄张合成相片,身上仿佛冒着佛光宝气,就敢说自己会特异功能,对此艾千雪早就不以为然,但是眼前这位赵志刚少校,他文武双全的名号却是真正的实至名归。
   
    “燕破岳和萧云杰就是我手下的兵,他们现在已经是整个特战大队的名人了。”
   
    赵志刚一开口,就让艾千雪一阵心惊肉跳。萧云杰还好说,再怎么刺头也属于正常人范畴,那个燕破岳,可是闯祸的祖宗惹事的大神,他们究竟干了些什么,能让赵志刚这样的军官,放下手中工作搭乘直升机赶过来?!
   
    “那小子疯了,我估计再继续折腾下去,整个特战大队,都会把他当成敌人。”
   
    赵志刚将一份资料递给了艾千雪:“这是还未向外公布的第一手演习资料,你自己看吧。”
   
    艾千雪迅速打开资料夹,迅速翻看着上面的内容,看着看着,她漂亮的眼睛就瞪圆了。
   
    赵志刚绝对没有夸张,这两个混账小子,真是正在把整个夜鹰突击队两千多号官兵往死里得罪,就算人家现在不好发作,将来他一旦落难,百分之百会遭遇墙倒众人推,从此明白什么叫作多行不义必自毙!
   
    燕破岳在“磨被子”时,都能想到用铁皮门和装甲车来进行工业化处理,他擅长耍小聪明弄虚作假的本事,艾千雪是早有所知。但是,这一票燕破岳还是玩得太大了!
   
    自己用迫击炮一口气“炸死”七十多个炊事员也就算了,虽然损失掉三分之二,但毕竟还有三分之一在那儿,再从一线作战部队中挑选几十号特种兵临时补充进去,也能勉强支撑起每天三餐。
   
    你往军营的水井里投放“厌恶剂”,把井水弄得苦得要命,谁喝谁吐,放在演习大背景下,纵然是不择手段了一点,毕竟是为了追求胜利,再说了井水也是活的,漂那么几天,味道也会慢慢变淡,大家捏着鼻子还能勉强认了。
   
    但是你老人家至于又派出队伍中的狙击手,躲在距离军营两千米外的水源附近,等到人家炊事班带着水车来汲水,好回军营给两千多号官兵做饭时,一枪一个地全部放倒,最终让夜鹰突击队所有炊事员都成为“烈士”,让所有人早晨到食堂时,却发现那里冷冰冰的,连口可以喝的凉水都没有了吗?!
   
    断电、断水、没饭吃,这就是夜鹰突击队两千多号人面对的惨状,其中有一大半状况是拜燕破岳所赐。在夜鹰突击队,也不是说除了炊事员就都是厨艺方面的门外汉,问题是,谁用得惯炊事班那套大得能吓死人的玩意儿?大家都是特种兵,又有谁愿意往那儿一坐,光是择菜就要择上几个小时?!
   
    到现在为止,包括专门赶到夜鹰突击队拍摄内部专题片的摄制小组成员,已经连啃了十几天的压缩饼干和午餐肉罐头。受过最严格训练,只带极少数补给就能在野外生存七八天的特种兵们还好些,那些摄制组成员,一个个身娇肉贵的,据说现在一闻到罐头味就会吐。
   
    孙宁已经发了狠,命令夜鹰突击队十二个特战连,每个连调集十几名最精锐老兵,由军官带领进入大山,和林钢蛋一起围剿燕破岳这个无耻三人小组,争取在最短时间内结束演习,让那些已经“阵亡”所以不能从事本职工作的炊事员重返岗位,让上级单位来的同志们可以尽早吃到热气腾腾的可口饭菜。
   
    但是这个命令发布却为时已晚。孤狼和于海的狙击手对决,都被燕破岳看到眼里,让他终于找到了对付身后追兵的方法,在和孤狼重新会合后,他们三个人立刻进入了潜伏状态。
   
    十二支杀气腾腾冲出军营的特战小队,对着整个演习战场反复梳理了三遍,都没有找到燕破岳他们。其实想想也是,在三百多米长、一两百米宽的草丛中不断射击,孤狼都有办法让同样是狙击手的于海找不到她,纵然燕破岳和萧云杰没有她这样出神入化的潜伏技术,但是在孤狼的帮助下,他们想办法先消除路上留下的印痕,再随便找个旮旯角一趴,就足以潜藏到天荒地老。
   
    他老人家隔三岔五地就摸到距离军营一千五百米范围内,对着军营打出三两颗榴弹,然后掉头就跑,当真是把我军面对日本侵略者时,那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是,这小子就喜欢深更半夜扰人清梦,尤其是喜欢在凌晨三四点摸到军营边发起偷袭,每次他夜间打进军营的榴弹上,都有一行小字外加一个笑脸:喂,该起床尿尿了。
   
    每次军营遭到袭击,哨兵就会转动手摇发电机,凄厉的警卫声随之会在军营上空响彻云霄,特种兵们全副武装冲出宿舍,看到榴弹上那挑衅死人不偿命的语言,在这些官兵身上,原本看似已经到达巅峰的怨气值,竟然奇迹般地再次升腾。
   
    井里的水稀释了这么多天,虽然能勉强入口了,但是那股苦味还是够冲。现在虽然是演习状态,但是没有大队长秦锋的许可,谁也不敢动用军营里的战时储备用水,想要喝水,就要派人到两千米外,冒着被狙击手击毙的风险拉回溪水,再进行净化处理。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每天都有定量,一个个嘴巴干得快能淡出鸟来,谁还用得着半夜起床尿尿?!
   
    孤狼的狙击步枪,有效狙击距离超过了九百五十米;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自动榴弹发射器,更是敢在一千五百米外就直接轰击,几乎没有人敢再轻易接近军营围墙,如果有什么原因必须离开军营,更是一个个如履薄冰。
   
    “不是吧?!”
   
    当艾千雪看到第七页时,她那翘挺的小鼻子上,竟然渗出了汗水。已经把事情干到了这种程度,燕破岳竟然还能再创新高……
   
    “停车!”
   
    燕破岳和萧云杰站在军工厂当年为了将武器运出而修建的盘山路上,他们两个人的手臂上都戴着蓝色袖章,燕破岳手中还煞有其事地拿着一个命令停车用的警告牌。两辆载满货物的军车戛然而止,一名上尉军官从副驾驶席上跳了下来,燕破岳主动上前一步,向上尉敬礼:“这是军事禁区,前方正在进行演习,请您出示个人证件以及特别通行文件!”
   
    上尉将红色的军官证以及特别通行证递到燕破岳面前,燕破岳一丝不苟地看完之后,按规定又检查了一遍两辆军用卡车上载的货物。两辆卡车里装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用编织袋装在一起的黄瓜。
   
    这些黄瓜绿油油的,如果能咬进嘴里,那绝对是嘎嘣脆响,既吃着爽口,又能解饿解渴,绝对是军营中断电、断水、断粮后最好的食品。
   
    在心中暗自计算着这两辆军用卡车究竟拉了多少吨黄瓜,又能让两千号人吃上多久,燕破岳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他的语气中满是真诚与欢欣:“您这两车黄瓜可真是及时雨啊,前面一直到军营,都是军事演习区,为了防止误伤,我们两个会跟着押车,保证您和这两车货的安全。”
   
    说到这里,燕破岳和萧云杰一前一后爬上了两辆军用卡车。军官看到这一幕,也没有多说什么,返回副驾驶室后,这两辆载满黄瓜的军用卡车又开始在盘山公路上前进。
   
    燕破岳飞快地扭开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军用水壶,又从急救包中取出了一次性注射器。
   
    就在这个时候,步话机中传来了萧云杰的声音:“老燕,这一车黄瓜,估计下来最起码也有几万根,你我两兄弟撑死只有一个多小时,有用吗?”
   
    燕破岳顺手抓起一根黄瓜,送进嘴里一边嚼得“咯吱咯吱”直响,一边回应:“一个多小时,我们是没办法处理几万根黄瓜,但是你没听说过一颗老鼠屎坏一锅粥吗,更何况这么多时间,我们撒进锅里的已经不是一颗老鼠屎,而是一把……嫩,又嫩又新鲜,老萧,你记得下车前往包里多塞点,咱们两兄弟以后两天的口粮就是它了。”
   
    萧云杰充满不屑意味地一挑嘴角:“偷黄瓜,我说燕破岳啊,你怎么当了特种兵,这胸怀气度眼光却在每况愈下?你自己没品格没道德没素质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我一起下水?”
   
    听着自家兄弟的批评,燕破岳小同学惭愧了,但是他依然在飞快地啃着又鲜又嫩的黄瓜。萧云杰似乎不齿于和燕破岳为伍,改去呼叫另外一个同伴:“孤狼,孤狼,我是老萧,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孤狼的声音低沉而略带沙哑:“在!”
   
    步话机里隐隐传来什么东西重重落到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旋即萧云杰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往路上丢了两袋黄瓜,你去处理一下,别让人发现。”
   
    “噗……”
   
    燕破岳当场就喷了。
   
    一个半小时后,已经可以遥遥看到坐落于两座山峰中间,那片平坦地带的夜鹰突击队大本营。燕破岳和萧云杰跳下汽车,向上尉敬了一个军礼后,迈着可以去北京当哨兵的标准步伐,有板有眼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开了,但是当卡车驶离视线,就算那个军官转头也不可能再看到他们之后,两兄弟立刻就原形毕露,一起伸手“啪”的一声在空中狠狠对拍了一下,由于动作幅度太大,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一起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这个真不是他们两兄弟贪嘴,而是敌军运的黄瓜太鲜太嫩太美味了。
   
    两个人摘下蓝色臂章,脱下身上干净的军装,又把它们叠好塞回了包里,重新穿上他们那两套沾满泥土,显得破破烂烂,但是并没有什么特殊气味的迷彩服,这样他们立刻就从蓝军宪兵又变回了两名骁勇善战的红军特种兵。
   
    载满黄瓜的卡车驶进军营,上尉得到了热烈欢迎,还有人歉意地告诉上尉,他们没有主动派人去接车,而要劳动上尉亲自押车运送,是因为在演习期间,红军特种兵太过狡猾无耻,派出狙击手不断狙击他们派出去的车队,已经连续有三名军官“阵亡”,实在没有办法才会这样。上尉立刻表示没有关系,作为后勤部门军官,保证军队在战时状态下,有充足的弹药、食物、药材补给,就是他们这些人的职责所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