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94章 攻势如潮

第94章 攻势如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凌晨五点半,整个夜鹰突击队依然是一片狼藉,在草丛中随意一踢,就能踢出几个子弹壳。除了指挥室和信息自动化中心这两个拥有三防能力的战略性部门用柴油发电机恢复电力,整个军营都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炊事班的人早早就起床了,由于没有电力,水泵无法工作,炊事员只能用水桶和绳子,将井里的水一桶桶打上来,将三轮车里的塑料水缸灌满,再骑着吱呀作响的三轮车回到厨房。没有电,鼓风机不能用,再用大灶去做饭,火力就明显不足,炊事班长索性将演习时才会使用的强火汽油灶拿了出来,在打气加压后点燃汽油灶,蓝色的火苗呼呼地从灶头猛蹿出来,把盛满井水的大锅架上去,再倒上一碗小米盖上锅盖,大约半个小时后,锅里的水被煮沸了,空气中随之弥漫起稀饭的清香和汽油不完全燃烧特有的气味。
   
    饭香飘出伙房,引得一群趴在电线杆上正在紧急抢修电路并忙了一晚上的工兵连里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的小伙子们连连抽动鼻子。但是当工兵勉强收回注意力,打开变电箱时,看着里面因为石墨丝导致短路,就连电路板都烧掉的惨样,这名趴在电线杆上的工兵,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烧成了这个样子,变电箱只剩下一个铁壳儿,也只有重新购置更换了。
   
    看样子,一周之内,甚至更长时间,军营都无法恢复电力供应。
   
    工兵在电线杆上突然看到,有三四十号人走进了军营。这批人全副武装,就算距离再远,看不清他们是谁,可是一看就知道,他们全是夜鹰突击队的精英,这样一批特种兵,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就那么沉默不语地走着,显得压抑而沉默。他们就这样走进了军营,从工兵身下的过道上经过,一直走进了在柴油发电机支撑下还有灯光闪烁的指挥部。
   
    在这些人从自己脚下经过时,工兵看清楚了为首几个军官的脸,他们就是被孙宁当场点将,出营追杀燕破岳他们的杨自在和张然连长。
   
    “看他们这样子,不会是非但没有消灭燕破岳,反而在燕破岳手中吃了大亏吧?”
   
    这个念头刚刚从工兵心底涌起,他就用力摇摇头,将这个荒唐的想法抛在脑后。两个连长亲自带队追杀,还有那么多狙击手压阵,燕破岳他们三个人,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只能抱头鼠窜,哪可能回头和三十多名特种兵组成的追杀队伍正面死磕?!
   
    “你小子像根棍子似的戳在上面喝西北风呢?”在电线杆下面,工兵连的一个班长开口喊话了,“能不能修好?”
   
    “不行,彻底报废了!”
   
    “那就下来吧,早饭时间就要到了。”班长仰着脖子喊着,“先填饱了肚子再继续干活。”
   
    “来喽!”
   
    工兵手脚麻利地从电线杆上爬下来,对着班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我还真是饿坏了,我今天早晨,至少能吃三个,不,至少能吃五个馒头!”
   
    杨自在和张然两位连长这个时候已经走进了指挥室,并把他们的现状向孙宁做了汇报。
   
    站在军营大门前,利用演习时间差,向军营里发射榴弹,成功将武装直升机全部炸掉,更一转手就将警卫排逼到必须拼死一战的程度,最终设置陷阱将他们全部消灭;给“始皇”特战小队包括四名班长在内的人身上安装遥控炸弹,再趁乱潜进军营引爆炸弹,将蓝军临时最高指挥官余耀臣炸死,再成功跑路;然后又一路直线逃窜,躲进了三十千米外的综合训练中心,利用许阳是“始皇”特战小队副队长的身份,将杨自在一行人一举全歼……
   
    听到这样的战果,指挥室里一片哗然。
   
    “燕破岳除了耍奸弄滑、钻演习的空子之外,还会些什么?”
   
    “对啊,像他这样的人,去当一个奸商发财就行了,干吗要进入夜鹰突击队成为一名特种兵,这是不是太屈才了?”
   
    “像他这样的人,就是聪明有余,可惜有的都是小聪明,迟早会吃大亏的。”
   
    指挥室里,作战参谋们的小声交谈声响起。听着他们对燕破岳的评价,许阳一脸无所谓,杨自在和老辛,脸上却浮现出怪异到极点的表情,似乎想要对这些作战参谋说什么,却碍于自己已经是“死尸”,一旦开口就有违演习规则,所以只能选择了沉默。
   
    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一幕,孙宁的目光猛地微微一凝。
   
    他们明明比燕破岳强大得多,只是因为中了燕破岳偷奸耍滑式的诡计才吃了大亏,按道理来说,他们真的应该对燕破岳最不以为意,纵然是因为个人修养足够,不会出言讽刺,也绝对不应该流露出现在这种表情。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燕破岳一定有什么后手,让杨自在和老辛这样眼高于顶的特种作战专家和作战参谋都要为之震撼,甚至隐隐把他当作一个可以和自己相匹敌的强劲对手,否则以杨自在的骄傲,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开口询问显然并不合适,甚至会被评委会扣分,孙宁在心中迅速重新浏览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资料,试图从中寻找出自己遗漏疏忽的东西。
   
    燕破岳,出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一个战功卓著的侦察营营长,在退出一线作战部队后,成为监管武器生产的军代表。受到这样的家庭影响,他从小接受武术训练,精通国术、忍术还有魔术,至于什么会跳霹雳舞,能吟得一手烂诗,能写一手破字,没钱花了还能拿个水桶敲非洲鼓混几个卖艺的子儿,这些和特种兵作战实在搭不上关系,似乎可以暂时不管。
   
    国术,可以强身健体,而且有一些不会广为流传的致命“撒手锏”,因此国术才会自称为“只杀人不表演”;忍术,在孙宁看来,其实就是古代特种兵的训练方法,忍者使用的武士刀、飞镖、炸弹,换成现代特种兵装备,就是多功能格斗军刀、自动步枪、手榴弹,而且忍者也同样精通野外生存和渗透侦察,更精通一些暗杀伎俩,从这个领域来说,燕破岳是一个不会用枪的特种兵,也并不为过;至于魔术,让燕破岳拥有了一双巧手,更懂得如何利用种种方法,去转移观众注意力,欺骗观众的双眼,让他们陷入自己精心布置的迷局中。
   
    在孙宁看来,燕破岳会的国术与忍术,并没什么了不起的,以这样的力量和杨自在连长这样的特战队高手对决,无异于自寻死路,但是教燕破岳魔术的那个师父,却让燕破岳学会了装神弄鬼,懂得从人类本性弱点和思维盲区入手,弄出一个个骗局迷局,这才是燕破岳能够在特种兵战场上频频滑耍偷奸成功的坚实基础。
   
    理由很简单,魔术当然都是假的,可是魔术师愣是能让电视机前几百万几千万观众都看不出破绽,他们可以说就是最大的造假大师,最会忽悠人的大忽悠。而师出名门,接受过最系统魔术学习的燕破岳,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披着特种兵外衣,会打架,打急了眼还会甩飞镖丢烟幕弹,经过赵志刚几个月训练,更会拿着自动榴弹发射器四处招摇的超级大骗子!
   
    最可怕的是,这样一个大骗子身边,还跟着一个萧云杰:能将他的骗局更加完美化的狗头军师,外加一个绰号“孤狼”的王牌狙击手!
   
    孙宁还在思索着,他突然隐隐听到军营中传来了一阵骚乱。骚乱,对纪律严明的特种部队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听到这些声音,杨自在、许阳还有老辛脸上诡异的表情更加严重了。
   
    “去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孙宁一声令下,一名作战参谋匆匆跑出指挥部。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作战参谋带着一名身上还穿着白色围裙的炊事班班长走了进来。
   
    这名脸蛋圆圆,看起来有几分弥勒佛气质的炊事班班长,一看到孙宁就叫起撞天屈来:“我知道,让战士们吃饱、吃好是我们炊事班的责任,作为侦察大队的炊事班,我们也做好了防止敌人破坏投毒的安全检测工作,但是……除非我们自己先喝上两口,否则的话还真没办法知道,这井里抽出来的水,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作战参谋将一只饭盒递给了孙宁,在饭盒里有一份稀饭,还有一个馒头,孙宁拿起勺子,只喝了半勺,就将嘴里的稀饭吐了出去。
   
    苦,苦,苦,真他妈的太苦了,稀饭一碰到舌头,那股苦味就像触电般,瞬间就直刺进孙宁的大脑,让他的舌头都苦得暂时失去了味觉。就算是受过最严格训练,必要时能吃下连野山羊都不愿意吃的苔藓的特种兵,面对这种喝了就必吐,喝得越多吐得越多的玩意儿,也只能干瞪眼没有半点办法。
   
    那个馒头孙宁没有再去尝,只要用了相同的水,那馒头就一定是苦到了姥姥家。
   
    看着面前热气腾腾,还散发着香气,轻而易举就勾动了食欲,却碰都不能碰的稀饭和馒头,孙宁的心中暗叫了一声“来了”。
   
    经过一晚上折腾,所有人都又累又饿,好不容易等到早晨开饭,进入食堂,将这种比黄连还苦二十倍的东西灌进嘴里,估计当场就喷饭无数,一群本来就傲气冲天的特种兵,不当场摔碗跳脚那才叫个有鬼。
   
    负责出去调查事件的作战参谋,脸上露出了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我已经检查过了,水井里抽出来的水,比这稀饭还苦。”
   
    孙宁对着一脸委屈的炊事班班长,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现在是战时状态,敌人对我军水源投毒破坏,这是我们防守不力让敌军钻了空子的结果,和你们炊事班无关。现在你回去告诉炊事班的同志们,特殊时期请大家再辛苦一下,启用战时储备用水,重新做一顿早餐。蒸馒头就不用了,煮上几大锅稀饭,再给每人发一个苹果,让大家就着热汤用压缩饼干解决早餐,这样吃着顺口,营养也跟得上。”
   
    炊事班长离开了,在指挥室的大门重新关上的时候,孙宁的脸色沉了下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燕破岳和萧云杰从新兵营出来后就被送进了炊事班?”
   
    在场大半作战参谋都在点头。
   
    “不愧是能让赵指导员另眼相看、亲自训练的兵。”
   
    孙宁终于开始正视起燕破岳这个对手:“现在很多人就算是在其位,也是在浑浑噩噩地混日子,几十年都做不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这两位倒好,他们当过炊事员,清楚地知道炊事班的作息时间和工作安排,并从这些经验入手,通过炊事班对我们全营进行了一次无差别覆盖打击,虽然不会造成实质性杀伤,却成功打击了我军士气,硬生生将我们驻守大本营,可以吃到可口饭菜的优点给拉平了。”
   
    有作战参谋代表大家提出了心中的疑惑:“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把水给苦成这样?”
   
    “是苯酸铵酰糖化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