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88章 暗箭无声

第88章 暗箭无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小时后,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在夜鹰突击队士兵沉默的注视下,始皇特战小队五十多名士兵,带着他们重新整理的装备,走出了军营。雨并不大,但是连续下了几天,大山的地面早已经松软不堪,他们背着几十公斤负重踩上去,皮靴立刻会深深陷下去,再拔出来的时候就会带起一脚烂泥。
   
    站在丛林中,四位班长回头看着他们一路留下的脚印,彼此对视了一眼。身为特种兵,他们有的是办法消除这些脚印,但是仓促之间,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骗过普通的士兵容易,却根本逃不出同样精通山地作战的蓝军追杀,更何况蓝军还有十几条受过最严格军事训练的军犬!
   
    就在四名班长用专业眼光打量四周地形,思索能不能设置伏击圈,给蓝军追兵当头一棒时,他们突然发现,燕破岳在将沉重到极点的背包放下后,竟然又扛着87式,大模大样地返身走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几名班长当真是又惊又怒,三班长下意识地张开嘴就想呵斥,但是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他们已经把燕破岳和萧云杰给排斥出局,摆明不把人家当成战友了,在这种情况下,燕破岳就算是转身“投诚”,加入蓝军阵营,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
   
    慢悠悠地走回到夜鹰突击队大门前,燕破岳对着守在大门前的几名蓝军士兵,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哈喽,你们好啊。”
   
    负责站岗的两名蓝军士兵和带队的班长,三个人一起对燕破岳侧目而视,没有一个理会,燕破岳讪讪地一揉鼻子,当着几名蓝军士兵的面,从背包中取出一罐自喷漆,在夜鹰突击队大门前,横喷出一条足足有近二十米长的白线,燕破岳晃了晃手中的自喷漆罐子,在心中预估了一下里面的存货量,又写下了几个大大的白字:不许过线!
   
    看着燕破岳的行为,坐在一张小桌子后面的蓝军班长,嘴角抽动,忍了又忍才终于控制住自己,任由燕破岳继续在那里耍宝。
   
    燕破岳就站在白线外面,将手表表盘对着蓝军班长:“看好了,按照演习规定,还有一小时三十五分钟,你们才许踏过这条白线,否则的话就是无耻耍赖二皮狗。”
   
    蓝军班长终于走了过来:“你究竟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们,要做一个遵守纪律的军人,更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好人。为了夜鹰突击队的尊严与名誉,一旦有人试图违反演习规定,时间没到就想冲出军营,这位班长大哥,你一定要坚守岗位出面制止,绝不能放一个坏分子踏过这条白线!”
   
    蓝军班长嘴角一撇:“管好你自己吧,你这个演习中专门靠钻空子蒙混过关的bug大王,这次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呀,连个小小的看门班长,都知道我的光辉经历了。”
   
    燕破岳再次讪讪而笑:“那你们肯定不会违规,提前跨过这条白线追击?!”
   
    班长斩钉截铁:“肯定!”
   
    燕破岳松了一口长气:“那我就放心了。”
   
    蓝军班长对燕破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径,回以一声不屑的冷哼。
   
    燕破岳退后几步,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地上画了一幅夜鹰突击队大本营草图,他扬起灿烂的笑脸:“班长大哥,我在军营待的时间短,而且每天都早出晚归的,现在对军营都是一知半解的,你帮我掌掌眼,我画得对不对?”
   
    蓝军班长随意扫了一眼,这张草图还真是够潦草的,就算是小孩子的涂鸦都比它强上几分。但是不管怎么说,大致上也画得差不离了。蓝军班长抬起下巴,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音节:“嗯。”
   
    “那就是,还行?”
   
    燕破岳笑得更灿烂了,他用手中的树枝,轻点着地图上某个位置:“这里就是我们始皇教导小队的地盘,这里是食堂,这里是指挥部,这里是信息自动化中心,这里是通讯站,这里是弹药库,这里是机库。对了,咱们夜鹰突击队的四架‘河马’已经拉出来,准备参战了吧?”
   
    被燕破岳叽叽歪歪半天,不耐烦已经写到脸上,只想让眼前这小子快点滚蛋的蓝军班长,下意识地一点头,旋即他就发现不对:“你要干什么,快走,你们现在是红军,我们是蓝军,我们是敌人!”
   
    燕破岳觍着脸赔着笑:“嘿嘿,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要是在演习的时候,我好不容易摸进军营,直冲指挥部想来个斩首行动,结果最后发现冲进了食堂,这可就太冤枉了,您说是吧。”
   
    军营大门前装的摄像头,忠实地将发生的这一幕,包括声音都传送到夜鹰突击队指挥部,一开始还没有当回事,但是燕破岳死赖着不走,还在门前画白线的行为太过诡异,终于引起了作战参谋们注意,并把画面放到了大屏幕上。
   
    看到蓝军班长踏入陷阱,一直静静负手而立的赵志刚嘴角扬起了一缕微笑,而郭嵩然反应只稍稍慢了几秒钟,他就猛然醒悟,以手抚额,发出无言的低叹:“坏了!”
   
    燕破岳抄起手中的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看到这一幕,门前的两名哨兵一起用自动步枪对准了他。
   
    “喂喂喂,虽然我们是红军,你们是蓝军,但是搞清楚,咱们都是兄弟,都是战友。我这榴弹发射器里装的都是演习弹,你们那枪膛里填装的,可是货真价实、一打一个洞的子弹。你们真要开枪了,这就是谋杀,是要上军事法庭审判,是要枪毙的。再说了,现在演习不是还没正式开始嘛!”
   
    燕破岳将87式榴弹自动发射器掉转炮口,扣动扳机向军营大门外无人区域发射一枚榴弹。榴弹落到地面后并没有爆炸,而是迅速冒起了一股红烟。这种“烟雾炸弹”,可是老杨为了让燕破岳和萧云杰在演习对抗中,真正发挥出榴弹发射器的作用而调制的模拟弹。只要一发这样的榴弹砸下来,半径十米内的敌方士兵都要被判定阵亡或者负伤出局。
   
    燕破岳回首望着蓝军班长:“看到没,假的,不会爆炸,我身上背的所有榴弹,都是这玩意儿。”
   
    蓝军班长略一迟疑,还是对两名哨兵下令,让他们将填装着实弹的自动步枪收了起来。
   
    通过指挥部的大屏幕,看着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余耀臣和孙宁突然脸色一起剧变,齐声低喝道:“不好!”
   
    余耀臣甚至来不及向其他人下令,他飞冲到电话机旁,抓起了和门卫直通的电话机。
   
    “丁零零……”
   
    值哨班长专用的小木桌上那只电话机响了起来,就在蓝军班长和两名哨兵下意识地一起转头的同时,燕破岳掉转87式榴弹发射器,嘴里还嘀咕着:“风速零点四巴掌,距离,三百七十五块两毛……”
   
    “嘭!”
   
    一声沉闷的轰响突然从身后响起,蓝军班长的身体不由得猛然一滞,他可是夜鹰突击队警卫排的班长,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那是榴弹发射器发射的声响?
   
    一枚榴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空中拉出三百多米的距离,带着用弹弓打汽水罐般的惊人精准,一头砸到了夜鹰突击队已经整装待发的四架武装直升机旁边。
   
    红色的烟雾从榴弹里飘散出来,显得分外诡异和醒目。
   
    就算是演习,也要按照规定给武装直升机填装作战弹药。正在机库前一片忙碌的工作人员,看到一边在水泥地面上滚动,一边冒着红烟的榴弹,他们眼珠子在瞬间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这里可全是武器弹药和燃料,如果这真是一枚会爆炸的榴弹,光是殉爆,就会把他们所有人连带着这四架武装直升机都轰上天!
   
    蓝军班长霍然转头,两名士兵也再次用枪口对准了燕破岳,蓝军班长大踏步走到燕破岳面前,燕破岳一指脚下的白线:“别过线!”
   
    蓝军班长愤怒至极之下,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冲,在跑。还没有冲到燕破岳面前,就已经展现出一名老特种兵面对敌人时的气势汹汹,但是听到燕破岳的话,看到地上那条再明显不过的白线,他再愤怒,在职业军人遵守纪律天性的束缚下,还是猛然来了个急刹车。
   
    隔着一条白线,蓝军班长狠狠瞪着燕破岳。
   
    “我这可是为班长大哥您好啊,您这时候要是一时生气冲出白线,失去了参加一个半小时后就会正式开始的演习,那多亏啊。”
   
    电话铃依然在响着,左侧那名哨兵看局势已经被他们控制,似乎想要转身过去帮班长去接电话,燕破岳猛地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凄厉惨叫:“啊……别开枪,我交代!”
   
    这一嗓子当真是吼得声震全场闻者动容,那名刚刚转身走了两步的士兵吓得全身都一哆嗦,立刻就是霍然转身,双臂抬枪,瞄准了面前的燕破岳。
   
    “别开枪,小心走火,你们装的可是实弹!”
   
    燕破岳将手中那支依然白烟袅袅的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高高举起,作举枪投降状,一脸小白莲般的无辜:“我使用的真是演习弹,要真爆炸了,距离这么近,你们怎么也会听个响,对吧?再说了,哪个能进特种部队的人,不是身家清白根正苗红,七大姑八大姨都被筛查了通透,保证不会叛国叛家叛人民的好孩子?我也许不是一个好兵,但绝对是一个合格的中国人!”
   
    燕破岳最后两句话,当真是说得掷地有声,他突然转身,背对蓝军班长和两名哨兵,这个动作逼得蓝军班长和两名哨兵又是一阵紧张。燕破岳掉转榴弹发射器,对着军营外的空旷场地,一扣扳机又打出两发榴弹,远方腾起了两股红色烟雾:“你们看,你们看,只有烟,保证不会爆炸,除非是砸到了人,否则的话,肯定不会有任何实质性伤害。”
   
    蓝军班长还在思索,他身后的一名哨兵就忍不住开口了:“班长,你别听他胡咧咧,他肯定是自己提前数好数的,不信你再让他打两颗试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