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83章 双贱客

第83章 双贱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个多月时间,一转眼就快过去了。
   
    夜鹰突击队上千双眼睛,都盯到了始皇特战小队身上,再过一周,三个月一期的首轮淘汰赛就要开始了。在淘汰赛之后,会有三名高高在上的兵王,老老实实交出他们衣领上的夜鹰勋章,被踢下神坛,而夜鹰突击队里,成绩最好的三个人,则会接过那三枚勋章,进入始皇特战小队。
   
    始皇特战小队,被誉为特种部队中的特种部队,他们拿最新式的武器,接受最严格的训练,享受最好的福利待遇,将来中国特种部队要是走出国门,去参加世界特种兵大赛,或者有什么国际联合反恐行动,代表中国特种部队出战的成员,很可能就会出自始皇特战小队!
   
    在大家的眼里,始皇特战小队成员,代表着荣誉,代表着骄傲,更代表着他们是最强的!
   
    可是在这样的认知当中,始皇特战小队却有两个格格不入的家伙,带着种种荒诞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大大破坏了他们对始皇特战小队可以称之为“憧憬”的情绪。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面对一群狂热的粉丝,告诉他们,自己喜欢的明星是个垃圾一样,不仅仅会让人反感,更会让人愤怒。
   
    让人最反感、最痛恨的,当属燕破岳和萧云杰。
   
    这两个入伍加起来还不到一年,据说从新兵营出来,就因为太过刺头被踢到炊事班放羊的家伙,进入部队之后,满打满算只打过十发子弹。
   
    这对于在训练场上,打出的子弹数以万计,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甚至是鲜血,终于一步一个脚印走进夜鹰突击队,想要走得更高看得更远,却被始皇特战小队拒之门外的特种兵们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面对这样一个冷笑话,再有幽默感的人,也无法笑得出来。
   
    这两个嫩得发青的新兵蛋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进入始皇特战小队,要是知耻而后勇,利用这三个月时间,天天泡在打靶场,每天打上几百发子弹,去磨炼枪杆,纵然是无法和真正的特种兵相提并论,最起码枪法也能突飞猛进,先不说他们能不能通过淘汰赛,最起码也让大家看到了他们钢铁一样的意志和追求强大自强不息的决心。
   
    这样大家也不是不能接受他们的好运气。
   
    结果呢?!
   
    两个多月时间,这两个家伙似乎就连射击场都没有进过,他们每天最常做的事,就是拿个弹弓在那里打汽水罐,打酒瓶,打水桶。平心静气地讲,能站在一百二十米外,用钢珠轻而易举打中小小的汽水罐,也称得上是一手绝活,如果他们是在夜鹰突击队组织的联欢晚会上表演出来,保不准还能获得全场掌声,但前提是,他们得先能证明自己有资格当一名特种兵!
   
    特种兵在战场上,主武器是自动步枪,副武器是手枪,也会装备手雷、手榴弹和地雷,有些人还会使用十字狙击弩、飞刀、绳子、捕兽夹之类的偏门武器,还真没有听说过,谁能拿着弹弓上战场!
   
    两个除了运气够好,大概背景够硬,除此之外一无是处的家伙,竟然进了自己最憧憬的始皇特战小队,还是那么吊儿郎当浪费生命……当大家在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身上,找不到任何优点来安慰自己之后,他们自然就爆发了。
   
    在燕破岳和萧云杰并肩走出军营,走向赵志刚专门为他们开辟出来的训练场时,他们的身边传来了几乎不加掩饰地“窃窃私语”。
   
    “快看哪,这就是始皇特战小队的‘弓神’。”
   
    “什么弓神,猛地听起来还以为他们真是百步穿杨的神箭手似的,依我说还是直接叫他们‘弹弓天王’最好,既喊起来顺口,也不容易产生歧义。”
   
    “你说他们脑子里究竟灌的是什么糨糊啊,好不容易走狗屎运挤进始皇特战小队,却不知道珍惜,天天在那里拿着弹弓打着玩儿。难道他们不知道,从始皇特战小队被淘汰出来,是多么丢人的事吗?”
   
    就连燕破岳和萧云杰都不知道,类似于此的声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他们两兄弟是谁啊,他们两兄弟可是在新兵训练营时就搬着一块铁木板,走遍整个军营都能面不改色,站在人家信息自动化大楼前,什么“这个女军官真不赖,前凸后翘屁股圆”之类的话,都敢一说就是两百遍的超级猛人啊!这“狼狈为奸”的绰号,难道是白叫的不成?
   
    在众目睽睽之下,燕破岳咧开嘴,对着周围的人,露出了一个将“没皮没脸”这个词解释到极限的灿烂微笑,然后拿出了那只制作精良,能轻易勾起无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兄弟童年最美好回忆的弹弓,轻轻一拉,摆出黄日华版电视剧《神雕英雄传》中,郭靖大侠弯弓射大雕的造型。
   
    作为燕破岳最好的兄弟兼最亲密的死党,萧云杰在一边立刻加以配音:“看什么看,指什么指,点什么点的,小心半夜拿着弹弓打你家玻璃!”
   
    看着这两位活宝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别说是一开始就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士兵对他们的官感更加厌恶,就连一些本性老成持重的人,都为之皱起了眉头。
   
    两兄弟却根本不管这些,就那么举手投足之间,军事动作标准,但是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小人得志的气息,张狂地走出了军营。
   
    赵志刚已经驾着汽车等在军营门前,没有不相干的人在旁边,燕破岳坐在汽车副驾驶席上,萧云杰坐在后座,他们两个人支撑起来的脸色一起塌了下来。赵志刚却一脸兴高采烈:“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早晨我一起来就发现门缝下面又多了两封匿名信,上面写的内容,从头到尾都和你们有关噢,等会儿我给你们读一读。”
   
    两兄弟一起翻起了白眼,他们现在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亲爱的指导员同志,拜托您脸上那幸灾乐祸的笑容,能不能不要这么灿烂?
   
    汽车最终停在了一个相当简陋,但是占地面积惊人的靶场前。燕破岳和萧云杰从汽车里拎出两只沉重的军用背包。
   
    这个靶场距离军营有二十多公里远,平时只有两名老兵驻守在这里,也只有部队进行每周两次的长途负重拉练时才可能从这里经过。但就是这么一个简陋的靶场,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作“利剑合同战术训练基地”。
   
    这个基地的原身和夜鹰突击队总部一样,是一个已经被荒废的军工厂。
   
    登高远眺,这个被荒废的军工厂掩映在群山丛林之间,丘陵、平原、水库、河沟、坚固的军工建筑、十几幢三层高的居民楼、荒废的厂房,以及被爆炸物袭击后形成的废墟,组成了整个训练基地的主体。
   
    在训练场上,到处可以看到大量埋设好的金属支架,它们星罗棋布架设在训练场各个角落,等到大量摄像头安装上去,就会形成一个覆盖全局的监控网络,将训练场上发生的所有事情,同步拍摄记录,并传送到指挥中心电脑上面。
   
    这个远离夜鹰突击队军营,最大化将战场复杂地形展现出来的靶场,并不是普通的步枪靶场,而是一个可以练习坦克、装甲车、迫击炮等重型武器实弹射击的炮兵靶场。等到半年后,这里所有设施,尤其是电子监控录像网络铺设完成,火炮轰鸣、大地震动,就会成为整个训练场和附近山区最常见也是标志性的画面。
   
    许阳跑了过来,这几个月时间,他几乎一直留在这个训练基地负责进行信息网络搭建,鲜少回到军营,看到跟在赵志刚身后的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脸色黑如锅底,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又挨批了?”
   
    燕破岳低声回应:“被人写匿名信了。”
   
    许阳脸上露出几分同情:“几封?”
   
    “两封。”
   
    许阳点点头,安慰般地拍拍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肩膀,旋即对着里面扯开嗓子喊了一声:“老杨,给他们加料了,萧云杰两公斤,燕破岳四公斤。”
   
    一个脸上带着长长伤痕的老兵,从简陋的营房中探出脑袋,看了一眼燕破岳和萧云杰,笑呵呵地回应了一句:“又被人写匿名信了?”
   
    两个老兵带着六只一公斤装的模拟负重沙袋跑了过来,将它分别放进两只背包后,老杨还专门伸手拎了拎属于燕破岳的那只沙包:“以二十公斤为起步,每次被投上一封匿名信,萧云杰多背一公斤,燕破岳你就要多背两公斤,还好淘汰赛就快开始了,否则的话,我看最多只需要再过十天,这模拟负重就能把你压趴下。”
   
    许阳走过来,也拎了拎燕破岳那只背包,点点头,认真地道:“嗯,是很沉。”
   
    另外一个老兵笑呵呵地接口:“如果再多下去,我就得想办法帮燕破岳加固背包带了。不过放心,免费。”
   
    丢下这些气得燕破岳牙根痒痒的话,许阳和两个老兵却没有离开,而是乐呵呵地站到了一边,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因为他们都知道,每天一次的“快乐大本营”时光到了。
   
    赵志刚拿出了一封匿名信,他嘴里啧啧有声:“双贱客,这个称呼还真不咋地,哪有你们两兄弟原来的‘狼狈为奸’叫得顺口、喊得响亮?不过你们看看,这里面有一段,倒是写得声情并茂、文采非凡……敬爱的指导员同志,我知道始皇特战小队的宗旨是不放弃每一个战友,让我们成为一群没有血缘关系,却比有血缘关系更亲密牵绊的生死兄弟。但是我认为,燕破岳和萧云杰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态度,就像是一颗毒瘤,正在慢慢侵蚀损害着始皇特战小队内部积极向上努力训练的态度,他们继续留在始皇特战小队,只会有害无益。”
   
    赵志刚读得眉飞色舞,丝毫不理会面前负手而立的燕破岳和萧云杰已经听得面色铁青。赵志刚读得带劲,许阳和另外两个老兵也是听得兴高采烈,看他们的模样,好像真是把赵志刚当成了茶馆里的评书先生,而赵志刚读匿名信,自然就成了评书先生在茶馆内说得口沫飞溅,大讲古今中外传奇故事。
   
    最让燕破岳和萧云杰恨得肝疼的是,许阳这几个浑球,赖着不走欣赏他们两兄弟出糗的模样也就算了,听到写得精彩犀利处,竟然还会笑上两声,就差没有当场喝彩、击节赞叹。
   
    真真是三个直娘贼!
   
    将整封匿名信从头到尾读完一遍,赵志刚意犹未尽地咂着嘴,许阳见缝插针,快步走上前,将一只保温杯递到赵志刚手中:“指导员,来一口润润嗓子,菊花茶,清火又清肺,好东西。”
   
    赵志刚接过来喝了两口,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不错,还加了枸杞子啊。”
   
    “那是。”许阳嘚瑟着,“这都是老杨他们自己在山上采的,都是地地道道的山货,比那些人工种植的要强得多。”
   
    赵志刚点点头,有加了山菊花和枸杞子的茶水润喉,挥霍掉的口水短时内补充完毕,在许阳和两个老兵眼巴巴地注视下,他不负众望地又拿出了第二封匿名信。
   
    “尊敬的始皇教导小队指导员同志,您好。我并不是始皇教导小队的成员,但是我憧憬这里,尊敬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并把进入始皇教导小队当成了我在夜鹰突击队的最重要人生目标之一,希望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可以在队长和指导员的带领下,成为始皇教导小队的一员,并在这里,留下自己无悔的青春符号。”
   
    读到这里,赵志刚停下了,感叹道:“这封信写得好啊,我几乎都以为自己在读一首抒情诗了。读到这里,身为始皇教导小队的指导员,一种主人翁责任感和光荣感,那是油然而生……啊……”
   
    赵志刚最后说出口的那个“啊”字,被拉成了长长的咏叹音节。许阳和两个老兵,都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两步,以标准军姿站在指导员面前的燕破岳和萧云杰不敢稍有动作,但是他们脸上的肌肉都在不停地轻跳。
   
    果然……指导员同志,他的诗兴大发了。
   
    啊!
   
    啊!
   
    啊!
   
    共和国的守护者
   
    这是
   
    一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