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75章 论枪

第75章 论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根本不用等三天,就在郭嵩然和赵志刚谈起燕破岳时,燕破岳就已经觍着脸,开始向孤狼提出拜师学艺的问题。
   
    “你想向我学枪?”
   
    “是的。”燕破岳搔着头皮,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必须让师父了解自己这个徒弟的最真实况状,对他量身定做训练计划,才可能有一线生机,因此燕破岳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我这辈子总共就打过十发子弹,都是在新兵营时打的,前五发,不计入成绩,就是让我们试试手感,后五发作为新兵营实弹考核成绩,被记录在册。”
   
    只打过十发子弹的特种兵……
   
    孤狼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这一刻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她真的无话可说。
   
    “我进军营时心比天高,觉得自己从小跟着一大群身经百战的老兵师父学了一堆绝活儿,出人头地自然是不在话下。我在新兵营和萧云杰在一起,也的确崭露头角,着实风光了几回。新兵营训练结束,我们都以为自己肯定能进侦察营,结果却一起被发配到炊事班放羊。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对自己说,什么侦察营、警卫营的,哥哥我看不上眼,哥哥我要进,就要进最牛的部队,成为最好的兵,将来再成为最优秀的军官,带最强的队伍!”
   
    隔着一道房门,燕破岳像个话痨似的絮絮叨叨地说着,而孤狼,则在静静地聆听。就连燕破岳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其实还只能算是陌生人的女兵,说起这些就算是面对萧云杰,都没有宣诸于口的事情。
   
    “后来,我们新兵营教官的亲人遇到雪崩,就在大家赶着挖雪救人时,第二次雪崩爆发,别人都跑了,就我留在了原地,我要说不怕,那肯定是扯淡。几十百万吨的雪铺天盖地地直砸下来,我当时小腿肚子都在哆嗦,我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把人救出来,那些给我穿小鞋的家伙看一看,我燕破岳才是英雄!结果,我赢了,我得到师长另眼相看,师侦察营、师警卫营,这些最精锐部队可以任我挑选,师长甚至向我承诺,再过上一年,就会把我送进军校深造,我终于证明了自己,成了所有人眼中的宠儿,我甚至在师长的一力扶持下,进入了将全师最精锐军人集中到一起,组成的临时应急小分队里。”
   
    提起在临时应急小分队的那段时光,燕破岳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得到了太多的关怀与荣誉,在特种部队向我伸出橄榄枝时,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就是最好的士兵,可是在和‘笑面虎’交手时,我就已经发现,夜鹰突击队人才济济,可是我依然坚持认为,我是优秀而且不可替代的。但是在今天,看到你拆枪和射击时,我突然全身直冒冷汗,因为我终于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只打过十发子弹的新兵蛋子,就算魔术变得再好,空手格斗能力再强,连枪都用不好,又有什么用?”
   
    看着自己的双手,燕破岳轻声道:“我还没有学会走,就心比天高地想要去飞,你们都是先进入侦察营之类的部队,再被挑选进夜鹰突击队,而我却是一个从炊事班走出来的放羊倌。和你们相比,我缺了一段太重要太重要的课程。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回头去弥补这段缺失了。”
   
    燕破岳已经踏进夜鹰突击队的大门,尤其是进入了始皇特战小队,一旦他被淘汰退出,就算他回到老部队后,还能进入侦察营或者警卫营,苦练出一手好枪法,他也不可能获得第二次进入夜鹰突击队的机会了。
   
    孤狼终于开口了:“你找我拜师,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练出一手好枪法?”
   
    “对!”燕破岳点头,“队长说过,每隔三个月,始皇特战小队会淘汰一批人,再补充一批优秀者。如果我和萧云杰不能在三个月内,弥补用枪上的缺点,我们的名字肯定会出现在淘汰名单上。”
   
    孤狼没有再说话,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燕破岳都开始以为她已经拒绝了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上锁的禁闭室大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一条能够探进去整条手臂的门缝。
   
    “把你的手伸进来。”
   
    虽然不知道孤狼究竟想干什么,燕破岳还是迅速照做,把自己整条右臂都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他的手被孤狼带着,探进了她的衣襟,面对这绝对意外的一幕,燕破岳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臂,孤狼沉声道:“不要动。”
   
    就在微微一怔的工夫,燕破岳的手已经被孤狼带着完全没入她的衣襟,侵入到一个女人绝不会让男人轻易触及的领域。
   
    她的身体真的好凉,但是她的皮肤,却很细很滑,指尖在上面轻轻划过,就好像是在抚摸一块光滑的绸缎,在这个过程中,又微微透出一丝柔腻,这种难以言喻的触感,让燕破岳的心底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种噬骨的感觉,但是当他的手指掠过这片皮肤,终于落到孤狼想要让他接触的位置时,燕破岳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的皮肤原本像丝绸一样光滑,但是在肩胛部位,却像牛皮一样硬实。一层厚厚的老茧占据了整个肩窝,这层茧硬得就算是针扎上去,估计都不会再有痛感。她的皮肤从细腻光滑到硬如牛皮,这其间没有一点过渡,生硬得让人无法接受。
   
    这层老茧几乎布满了整个肩窝,而它似乎还有着一个特定的形状。燕破岳不顾自己这个时候的行为如果被人逮个现形,会给自己和孤狼带来多大麻烦,他把所有专注力都集中到手指上,小心翼翼地仔细摸索。
   
    因为他终于得出了一个不敢置信的结论,孤狼右肩部位的肩窝,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她每次用肩膀顶住枪托,再扣动扳机,随着子弹发射形成的后坐力,枪托一次又一次反复撞击在肩膀同一个位置最终形成的印痕。
   
    这样一个印痕,就是身体对枪械形成的物理记忆。孤狼射击时,她只需要将枪托卡在这个肩窝里,再加上她的两只手,就会稳定得无懈可击。
   
    “懂了吗?”
   
    “嗯!”
   
    燕破岳是真的懂了,孤狼就是想要告诉他,想成为一个优秀射手,根本没有捷径。他必须在训练场上,用上万甚至是几万发子弹喂出枪感,直至在他的肩膀部位出现一个和孤狼一样的硬茧窝儿。
   
    燕破岳的手被孤狼带出了衣襟,手指感受到空气的凉气,燕破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但是他只是略一凝神,就将这种绝不应该出现的感觉抛诸脑后,低声道:“谢谢。”
   
    燕破岳不再向孤狼询问,既然想成为一名优秀射手并无捷径,他和萧云杰三个月后,必然会面对被始皇特战小队淘汰的命运,他现在要考虑和提前准备的,是被始皇特战小队淘汰后,应该怎么努力,让他们不至于连夜鹰突击队都待不下去。
   
    就在燕破岳已经想放弃的时候,孤狼的声音意外地再次传来:“想成为优秀射手,首先要练稳。手稳,眼稳,心稳。”
   
    燕破岳精神微微一震,孤狼肯开口说话,这说明事情还有一定转机。在枪械方面,他也不需要练到孤狼这种水平,只要在三个月的考核中,能够混个六十分万岁就足矣了。
   
    “我从七岁开始扎马步,十岁时开始双臂上加砖,现在我可双臂上各放三块青砖连续扎三小时马步,我这手应该够稳了吧?”
   
    孤狼不置可否,突然问道:“你能在水中闭气多久?”
   
    “四分钟。”
   
    正常人撑死也就能闭气一分多时间,燕破岳的四分钟,已经接近职业潜水员标准,怎么看这个成绩都相当不错了。
   
    “四分钟不够,你最少要达到六分钟以上。”孤狼略一犹豫,又加上了一句,“我能在水中闭气七分四十五秒。”
   
    燕破岳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七分四十五秒,孤狼的闭气时间,已经是他的两倍。这需要有多么惊人的肺活量才能达到这一步?!
   
    就在这天晚上,郭嵩然走到禁闭室外,想要看看燕破岳有没有抓住机会向孤狼学习时,他就看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燕破岳把脑袋扎进水盆里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直到他一连灌了好几口水,才猛地扬起脑袋,趴在地上连连咳嗽,喘息了半晌,拎起身边放的一只铁皮水桶,又往脸盆里补了一部分清水,然后又一脑袋扎进了水盆里。看他这样子,天知道这一天下来,他已经喝了多少盆水了。
   
    郭嵩然摇摇头走过去,一抬脚在燕破岳的屁股上踢了一下,燕破岳愤怒地抬起头,当发现是队长站在自己面前时,他立刻跳了起来,对着郭嵩然敬了一个军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