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70章 125基地 下

第70章 125基地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走进125基地,燕破岳就找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和萧云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相同的答案……这座125基地的原身,应该是一座始建于六十年代的军工厂。
   
    确切地说,这是一座始建于六十年代末的军工厂。在那个“深挖洞,广积粮”的年代,为了防止在可能爆发的战争初期,遭遇毁灭性打击,全国各大军工厂被迫化整为零,迁入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这样做虽然因为交通不便,造成产能下降,但是却能在可能爆发的战争中,最大化生存下来,为前线源源不断地提供各种军事物资。
   
    放眼望去,他们这些初到125基地的“新兵”,心中都涌起了一种近乎震撼的感动。
   
    建造这座兵工厂的施工团队,硬是用最原始的工具,在崇山峻岭与丛林之间,硬生生挖掘出一片如此广阔的空间。用石块垒成的围墙,将超过八十万平方米的厂区和家属院包围起来,划地为界形成了一个在战争状态下,可以直接作为城墙使用的屏障。在它们围拢起来的内部,用黄色土砖砌成的平房,一幢幢就像火车车厢般连在一起,它们的门窗已经被更换过,但是在那质朴得近乎简陋的墙壁上,依稀还能找到几十年前的历史印痕。
   
    在军营的右侧,有一座高达六米、长近二十米的巨大宣传墙。也许是想要用它来纪念曾经在这座军工厂挥汗如雨,为国防事业奉献出青春的前辈,也许是有其他原因,秦锋并没有下令将宣传墙上的水粉画涂掉,只是让人清理了一番,任由原本的画面继续留在上面。
   
    在这幅水粉画中,蓝天白云显得天高地阔,一轮朝阳正在东方冉冉升起,工人头戴护目镜,手中是用来炼钢的工具;农民手抓镰刀;而军人则是紧握钢枪。这三个代表了工、农、兵三个群体的人,亲密并肩而立昂然望向那轮朝阳,他们每一个人脸部的线条都坚硬如刀雕斧刻,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敏锐如电,他们的双手更有力,仿佛天塌下来都能一起撑住。
   
    虽然这幅画已经经历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有些地方已经模糊不清,但是依然默默地向每一个看到它的人传递着作者在那个火热年代倾注在上面的心血与信仰。在这幅宣传画的下方,还有一串用红色颜料工工整整地写在上面的标语: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宣传画中没有硝烟弥漫,没有血流成河、尸横遍野,也没有什么飞机、坦克、大炮,但是读着上面那行从语录中摘取出来的宣传语,一股箭在弦上、刀兵在手的铿锵之气却扑面而来。让人自然而然读懂了那个特殊年代,中国人渴望独立自强,再不必向诸国列强屈膝投降,那最质朴而又最纯粹的坚持。
   
    营地中因为被废弃多年而生长起来的杂草已经被铲除得干干净净,地面上几乎找不到一丝纸屑、垃圾,一排排砖瓦结构的平房像火车车厢一样拉成了长龙。其中有一部分平房已经被改建成兵营宿舍,重新加装了门窗,但是更多的平房门窗却依然被砖头封死,显然是因为时间问题,现在还没有人去探索里面的内容。
   
    在一些混凝土结构的厂房外面,还能看到被废弃的机器。这些机器可能是因为过于笨重,而且失去了继续使用的价值,被人抛弃到了那里,几十年的风吹雨打,让它们的外表变得锈迹斑斑,但是从小在军工厂长大的燕破岳,仍然认得出来,它们是锻造枪械零件生产线的一部分。
   
    这座军工厂没有高大的厂房,这说明它并不生产火炮、战车或者重机枪之类的重型武器,再看它足够容纳几万名技术工人和工程师以及他们家属的庞大居民区,就可以预测,它是一个以生产步枪为主体的军工厂。在六十年代末,中国部队已经开始列装的,就是只能用昙花一现来形容的六三式自动步枪。
   
    六三式自动步枪一九六九年投入生产,原本是指望它能取代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成为中队枪械的中流砥柱。这款步枪身上也的确有很多闪光点,但是它在设计时,设计者的思想依然停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阶段,过分强调武器的中、远程射击精度,使步枪枪身过长,不适合短距离突击战和遭遇战。面对其他国家不断改良制造出来的突击步枪和自动步枪,这种枪注定是先天不足,再加上当时全工厂都提出“以产品设计为中心,大搞技术革命”这样的思想,对已经设计定型的步枪进行大肆改造,试图提高生产效率,使步枪质量大幅度下降,更大大缩短了这款步枪的生命周期,到了一九七八年就被迫停止生产了。
   
    这座军工厂随着六三式自动步枪的停产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已经失去了继续存在的意义,里面数以万计的技术工人和工程师以及他们的家属都被撤出,曾经繁极一时的军工厂也随之荒废。直至夜鹰突击队指挥官为了寻找一个远离城镇,又要有足够空间的训练基地,面对地图来回审视,最终将目光投注到它的身上。这座已经荒废了近二十年,只能在丛林与杂草中默默等待的军工厂,才被发掘出来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
   
    燕破岳一行人四处张望着走进军营,在同一条道路上,有几个军人和他们擦肩而过。和燕破岳他们这些初来乍到,脸上透着几分惊奇和兴奋,更加意气风发的新兵相比,这些在基地中已经待了一阵子的老兵,就显得沉默了很多。他们看着燕破岳一行人,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敌意,但是更多的,却是浓浓的失落。
   
    萧云杰突然暗中用手肘顶了燕破岳一下,燕破岳轻轻点头,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注意到,这几个老兵手臂上并没有佩戴夜鹰突击队标志,他们曾经是夜鹰突击队成员,就在今天刚刚被淘汰出局了。至于他们被夜鹰突击队淘汰后,是直接复员转业,还是会被调派到其他部队,燕破岳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但是他清楚地知道,在未来十四个月的时间里,淘汰会随时降临到任何一个人头上,想真正成为一名在战场上令人胆寒的特种兵,他和萧云杰两兄弟,要走的路才刚刚开始。
   
    看着那几个老兵有些萧索的背影,从小就爹死娘嫁人,孤身在各个亲戚家里不断游走,尝尽了人情冷暖,看多了白眼,却硬是混出一个高中毕业的萧云杰,似乎有点触景生情:“现在我们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会不会有一天,我们自己也成了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像他们那样,以失败者的身份离开军营?”
   
    燕破岳抬起了下巴,昂然道:“我倒想看看,将来有谁能,有谁敢,淘汰掉我燕破岳!”
   
    燕破岳过于张扬而自信的声音在军营中远远传开,让那几个老兵身形微微一顿,他们一齐转身望向燕破岳。
   
    在这一刻,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戴着夜鹰勋章走进特种部队大门的燕破岳,昂首而立,初升的阳光倾洒在他的身上,仿佛在他那经过千锤百炼,充盈着力量与敏捷美感的身躯上镀了一层玫瑰色的黄金。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真的是像极了草原上初生的一头黑豹,骄傲、自信、生机勃勃,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侵略如火的雄性张力。
   
    看着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中,明亮得有些刺眼的燕破岳,几个老兵当中,有人发出一声轻哼:“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迟早有一天,你也会和我们一样。”
   
    老兵的声音并不大,但是燕破岳却听到了,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只能用骄傲来形容的微笑:“将来我就算要走,也会以胜利者的身份离开。所以到了那个时候,我的头一定是高高昂起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