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67章 团队

第67章 团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次就连燕破岳都听不懂了,成为狙击手就能避开女人每个月那几天了?这是什么道理!
   
    萧云杰轻咳了一声,他望着孤狼,脸上露出了尊敬和淡淡的同情,低声道:“我曾经翻过一本军事杂志,上面提到过,美国的女特种兵,在退伍后很多人都无法再正常生育,原因是她们受过太过严格的训练,把身体多余的脂肪都练成了肌肉,这种状况违背了女性自然规律,所以她们中有些人往往几个月都不会遇到一次不方便。”
   
    后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再说,作为一个几乎没有缺点,身上负重比普通同行至少要高出十五公斤的王牌狙击手,她想拥有比男人更强的体能,唯一的办法就是练,不停地练,死命地练。她每天的训练体力支出估计已经超出国家专业运动员,可是身为一名军人,她不可能拥有专业运动员的医疗和体能监护,如果说接受采访的那些美国女特种兵,有可能几个月都不会来一次不方便,她也许一年到头,都不会来上一次。
   
    上天是公平的,在让她获得了超越常规力量的同时,也让她失去了身为年轻女人最普通却也是最重要的东西。
   
    孤狼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她从身上取出一只小塑料盒打开,将它送到燕破岳面前,那里面是几粒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药片。
   
    燕破岳再次疑惑了,他将求教的目光投向萧云杰,这位狼狈为奸的狈,的确没有让燕破岳失望,萧云杰深深地吸了一口长气:“这是含有激素的避孕药。”
   
    “啊?”
   
    燕破岳瞪圆了眼珠子,一个女兵想要加入全是男兵的特种部队,随身还携带着避孕药,这算是什么?这算是啥意思?
   
    燕破岳大脑思考,已经开始向某种无耻的方向发展,就连他的眼神都随之产生变化……然后,“啪”的一声,肋部被萧云杰不动声色地暗暗狠撞了一下,原本就被“笑面虎”揍成了沙包,又挨了这么一记狠撞,燕破岳差一点疼得当场惨叫。
   
    萧云杰却像没事人似的,在这一刻他的声音却温柔得仿佛换了一个人:“何必呢。”
   
    燕破岳不懂,他真的不懂,孤狼拿出这几片避孕药,萧云杰为什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说一名女性狙击手随身携带着避孕药,就包含着什么更深层次的意义?
   
    由于背对着郭嵩然,所以燕破岳没有看到,当孤狼拿出那只装着避孕药的小药盒时,就连郭嵩然和许阳也微微动容。这种含有激素成分的避孕药,会破坏一个女人的内分泌,强行更改她的月经周期,甚至会导致停经。孤狼随身携带着这些药片,这说明她早已经明白自己身为一个女人,想要挤进强者为尊,更对女性有着天然排斥的特种部队军营,必须要克服的一层障碍。
   
    这无关乎什么性别歧视,“战争让女人走开”这句话,喊了几百年,自然有它的道理。
   
    孤狼没有再说话,她只是抱紧了怀里的枪。
   
    从萧云杰的表情和声音中,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的燕破岳,终于似懂非懂地反应过来,燕破岳目视全场,指着孤狼嘶声喝道:“我不管她是公的还是母的,她是一个好兵,一个牛到能把我们所有人都揍趴下,为了能够随时保持战斗状态,还随身带着那个啥啥啥药的好兵,谁敢投否决票,老子揍死他!”
   
    包括四班长和萧云杰在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倒翻白眼,燕破岳却迅速发现自己做得不对,他用力一拍额头:“不对,我已经是保送人员了,哪有资格要求你们。”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燕破岳突然摘下自己领章上那枚刚刚别上去不久的铜制夜鹰勋章,再踏前一步,不由分说就将它强行戴到了孤狼的衣领上。
   
    燕破岳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手一伸搂住了孤狼的肩膀,不理会孤狼下意识地挣扎,就那么死死搂住,这个动作看得所有人都眼珠子乱弹。
   
    燕破岳搂着孤狼的肩膀和她并肩而立,放声喝道:“给我说说看,你们在战场上,是想要个还没蹦跶两下,就被敌人一枪爆头的路人甲队友,还是想要孤狼这种枪枪爆敌人脑袋瓜子的队友?到了战场上子弹还管你是男的女的、公的母的、雄的雌的?能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打到最后,赢到最后的,就是最好的!只要收起小狗屎、小心思,把她看成一个帅得掉渣的爷们儿,她一样能成为生死与共的兄弟!”
   
    燕破岳一席话吼得声震全场,他旋即松开孤狼,大踏步走到许阳面前,用抢的方式接过许阳手中那些纸条和一支笔:“大家都是来自同一支部队,我看孤狼顺眼,也不能踩着兄弟们的肩膀卖人情,这些不记名投票,我代大家投了。”
   
    燕破岳拿起笔,在第一张纸条上,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第一票,燕破岳,否决!”
   
    “第二票,燕破岳,否决!”
   
    “第三票,燕破岳,否决!”
   
    四周一片沉寂,许阳想要说什么,却被郭嵩然给制止了,所有人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燕破岳在一张张地“报票”,最终得出了一个没有半点意外的结论:“燕破岳,十二票,全票否决,不得进入夜鹰突击队。”
   
    萧云杰突然也将衣领上那枚铜制夜鹰勋章摘下来,却把它交到了许阳手中,从燕破岳手中拿过已经报过票的纸条和笔,又在每一张纸条的反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叉,然后用和燕破岳一样的声调,读了起来:“第一票,萧云杰,否决!第二票,萧云杰,否决!第三票……萧云杰,十二票,全票否决,不得进入夜鹰突击队。”
   
    怒气终于无法自抑地从郭嵩然脸上涌现,他走到燕破岳和萧云杰面前,森然道:“你们觉得自己很强,强到了夜鹰突击队哭着喊着非要求你们进入不可能的程度?”
   
    燕破岳和萧云杰齐声回应:“报告队长,不是!”
   
    郭嵩然望着萧云杰依然捏在手中的纸条:“告诉我,你们把夜鹰突击队当成了什么,可以任由你们在这里表演那一钱不值的个性?”
   
    这一次的问题,直指燕破岳,当然是燕破岳作出回答:“我认为,孤狼比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强,她的意志和坚持值得尊敬。如果非要淘汰一个人,才能给其他人第二次补考的机会,我走,她留下!”
   
    “燕破岳,你是军委主席吗?”
   
    “报告队长,不是!”
   
    “你是军区司令员吗?”
   
    “报告队长,不是!”
   
    “你是夜鹰突击队队长吗?”
   
    “报告队长,不是!”
   
    “那你的职务是什么!”
   
    “报告队长,列兵燕破岳,在炊事班负责放羊!”
   
    “作为一个刚刚入伍半年的列兵,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决定谁能进入夜鹰突击队,谁需要离开?”
   
    “报告队长,我不能决定!”
   
    燕破岳狠狠一咬牙,放声喝道:“我只是认为,像孤狼这样优秀的狙击手,是夜鹰突击队最需要的成员,如果仅仅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就否认她的实力和努力,这不公平!我只是个入伍半年的列兵,我明年还有机会再参加夜鹰突击队淘选,可是孤狼这次因为她是个女人被淘汰,那她就再也不可能进入夜鹰突击队,甚至会因此而退伍了!”
   
    郭嵩然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是在他的眼睛里,涌现的却是一片森然的冰冷,“我还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一个礼让三谦的孔融啊,可是夜鹰突击队不是能在手里推来让去的梨,你又凭什么保证,做出这样的事后,明年夜鹰突击队的大门还会再向你敞开?”
   
    郭嵩然咄咄逼人的语气,也激起了燕破岳血液中的刺头因子,他梗起了脖子,放声回答:“夜鹰突击队,可是中国第一支山地特种部队。我认为既然专门成立了特种部队,肯定就是为了弥补一些以前我军所欠缺的东西,这就代表着夜鹰突击队必须勇于尝试,必须拥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胸怀。如果夜鹰依然是墨守成规,哪怕脑袋上顶了个‘特种部队’的名头,也不过如此,大不了滚回炊事班,一直放羊放到退伍!”
   
    看着燕破岳和未来的中队长已经出现针锋相对的架势,旁观者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个浑小子真是什么都敢说!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父亲是一名老侦察兵,在你入伍前,没少在他面前吃过小灶吧。”
   
    郭嵩然冷笑起来:“那他有没有向你讲过在无限制特种战中,一个女兵会给队伍带来什么样的危险?”
   
    不等燕破岳回答,郭嵩然就继续道:“先别说训练时一个女兵会带来多少麻烦,当兵三年,老母猪赛貂蝉,更何况她长得还不错。如果我真让她进入夜鹰,和队员朝夕相处,你能不能告诉我,会有多少人对她产生好感?一旦在战场上她失手被俘,敌人利用她是女人这个身份设置死亡陷阱,你告诉我,会有多少队员,因为对她的喜欢和男人保护女人的天性,不顾我这个队长的命令,冲出去一个个死在敌人的陷阱中,死在她的面前?!”
   
    “我承认,她是很优秀,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狙击手都更优秀,而且她竟然还是野路子出身,如果她能接受更加严格、更加系统的狙击训练,她甚至有资格冲击世界狙击排名榜!”
   
    郭嵩然瞪着燕破岳,厉声喝道:“但是这依然不能打消我对她的顾虑。她是一个女兵,她不但很难融入团队,在最残酷的战场上,她甚至可能变成整支队伍的致命要害。燕破岳,你告诉我,如果在战场上,她真的失手被俘了,我这个队长怎么办?是眼睁睁地看着她遭到一个女人最悲惨的事情,还是带着身边的兄弟,放弃我们正在执行的任务,去展开必败必亡的营救行动?!”
   
    “如果她受伤了,我会背着她,一直把她背出战场,如果我连背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面对郭嵩然一波接着一波的提问,燕破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吼道:“我会亲手打死她,绝不会把她留给敌人!”
   
    ……
   
    燕破岳的话当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没有人注意到,孤狼听到这里,稳如岩石更冷如岩石的身体,竟然微不可察地轻轻一颤。她望向燕破岳的目光中,似乎多了点什么,但是这种情绪的波动,就像是盛夏阳光下的雪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你不是已经将自己的勋章交给孤狼了吗?”
   
    郭嵩然冷道:“你连夜鹰突击队都进不了,在孤狼受伤的时候,你凭什么去救她?在她再也无法离开战场时,你又怎么去完成自己的承诺?!”
   
    燕破岳不由哑然,这的确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就在这个时候,孤狼却将衣领上那枚原本属于燕破岳的勋章摘下来,将它交到了许阳手中:“我明年再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