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53章 临时应急小分队 下

第53章 临时应急小分队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营房里摆放着一台电视机,乐华牌的十八寸彩电,有八个频道可以选择,没有遥控器,从历史上来说,至少可以追溯到十几年前,但是却没有人打开它去看《春节联欢晚会》。
   
    在一级战备状态下,夜间看电视,一旦遭遇突发事件,他们的双眼至少需要五分钟,才能适应外面的光线,同样的道理,他们也没有打开收音机,就算收音机播放的声音很小,也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对外界的敏感程度降低。
   
    所以在吃了一顿让人终生难忘的年夜饭后,几十号应急小分队的军人,除了布置值勤放哨的,全部脸色怪异地躺在床上,时不时有人在黑暗中发出一声倒抽凉气的声音,也多亏他们都是从侦察营或者警卫营里走出来的兵王,一个个早就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那胃袋不是一般的坚韧,否则的话,就凭那几十个饺子,就足以把他们撑到口吐白沫被送进医务室急救。
   
    今天是大年三十,部队破天荒的会到十二点钟才吹响熄灯号,部队的士兵们在参加过晚宴后,可以在军营中做一些平时军纪不允许的事情,比如打扑克,打桌球,只要你能找得到,甚至就连拉几个人一起打麻将也可以。当然,更多的人会集中到各连的连队活动室,去看春节联欢晚会。虽然电视信号差得厉害,雪花点遍布整个屏幕,画面时不时还波浪状扭曲几下,就连声音都像是隔着一层水传过来的,但这依然是部队官兵在大年三十,最喜欢做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在这一刻,和自己一样坐在电视机前,正在观赏同样的节目,思家的情绪就会油然而生,但是又会随着相声小品之类的节目开怀一笑,潇洒挥去。
   
    应急小分队的营房中,灯已经熄灭了。
   
    在黑暗中,一群人毫无睡意,睁大眼睛静静地躺着,八一式自动步枪,85式微声冲锋枪,54式手枪,85式狙击步枪,79式反坦克火箭筒……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根据自己的习惯和爱好挑选的武器,但是有一样他们的选择都相同,就是在夜晚来临时,把武器放到了手边,只要一伸手就会武装起来。至于他们的弹匣和八一式军刺,就压在枕头下面,这也是受过最严格训练职业军人,拥有的共性。
   
    窗外隐隐传来了人们的笑谈声,由于没有吹响熄灯号,就算是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半,整个军营依然灯火通明,灯光顺着窗户投在窗布上,当夜风吹动营房外面栽种的万年青,窗布上的树影就像是活了般,开始轻轻摇摆。
   
    反正怎么也睡不着,燕破岳索性抱着步枪坐起来,望着窗帘上的树影,静静地发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燕破岳对侦察兵或者特种兵,有了一个初步的真正认识。
   
    扛着一支令人生畏的步枪,全身挂满先进仪器,打扮得活像是一个未来战士,面对摄像机镜头,露出一个大大的阳光笑容,那挺拔帅气的造型,那杀气腾腾的装备,还有身后的钢铁战车,都能让世界上无数怀春少女在心中发出痴迷的呐喊……
   
    这种为了宣传国家强大而存在的演员,可以是军人,但他们绝不是特种兵。
   
    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侦察兵或者特种兵,他们就像今天的燕破岳一样,肩负常人所未知的重任,必须小心地隐藏在光明之外的黑暗中,手持武器静静地等待,如果事情以和平收场,他们就会用同样的安静撤出现场,不会留下一丝痕迹;如果遇到突发事件,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出雷霆一击,然后又迅速离开,会快得让人弄不清他们的身份。如果谁敢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将自己的脸暴露在摄像机面前,甚至还摆出一个拉风的造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百分之百会在明年的今天,成为一个脱下军装滚蛋回家的平民。
   
    因为这种行为,暴露的不仅仅是自己,更让身边的同伴,甚至未来的军事行动,都处于暴露的危险当中。
   
    ……
   
    想着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燕破岳抱着步枪睡着了。过了十二点之后,熄灯号响起,军营中的灯光几乎在同一时间消失了,燕破岳依然没有醒来,一丝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到了他的身上,映亮了燕破岳的脸,在这一刻他睡得很安详,甚至是很开怀。
   
    他喜欢这种大家都是变态,相处在一起,竞争氛围浓烈,时不时还下下黑手,彼此之间却有着亲密无间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手挽手一起身负重任,支撑起其他人快乐与幸福时光的感觉。
   
    营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就是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至少有十几双眼睛一起看向门口,刘传铭师长和参谋长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所有在第一时间醒过来的人都保持了沉默,他们静静看着刘传铭和参谋长走到燕破岳的床前。
   
    参谋长突然伸手轻轻推了刘传铭一下,顺着参谋长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刘传铭看到在高低床向外的两根床柱上,绑着一根透明的鱼线,而在鱼线的尽头,则是挂了两枚相邻很近的弹壳。如果在夜间有人偷偷摸进营房,想要用冷兵器对燕破岳实施刺杀,在他挥刀之前,就会触及燕破岳绑在床架前的鱼线,两枚子弹壳一旦相互碰撞发出轻鸣,就算是睡着了都枪不离手的燕破岳,就能在瞬间做出最致命的反击。
   
    只有那些身经百战的侦察兵,才会使用这种最简单又有效的方法布置预警线。
   
    一个大大的笑容从刘传铭脸上绽放,他固然欣赏燕破岳的举动,但是更让他喜欢的是,燕破岳脸上露出的安详睡意,这说明他真心喜欢上了这个集体,一旦他对整个部队都产生认同感,那个该死的秦锋就算浑身是嘴,也没有办法把这个好苗子挖走了。
   
    有段话说得挺有道理的,如果两个男人同时争一头母猪,那头母猪在他们眼里看来也会分外魅力。更何况刘传铭当年输的不是一头母猪,而是心爱的姑娘,还有一点,燕破岳不是母猪,他可比母猪可爱多了。
   
    所以这一次,刘传铭师长绝不认输,近水楼台先得月,现在他几乎是胜券在握,他已经想好了,明天早晨打电话给秦锋拜年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奚落一下这个家伙,让秦锋那家伙知道,只要他刘传铭认真了,这魅力值也是杠杠的。
   
    当燕破岳睁双开眼时,已经是大年初一的清晨,除了他们这些拥有特殊任务,或者正在执勤站岗的人,全师士兵都集中到操场上,这也是中国部队过年的传统迎新春“团拜会”,官兵们互相拜年,师长还需要在团拜会上发表演说。
   
    “同志们,在举国欢庆,鞭炮齐鸣中,我们迎来了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春节。在全师官兵满怀喜悦,和全国人民一起喜迎佳节之际,我代表师党委、师领导机关,向全师官兵、职工家属拜年了。祝同志们新春愉快,身体健康,工作进步,并通过大家,向同志们的父母、亲人们,致以节日的问候!”
   
    高音喇叭将刘传铭的声音传遍了军营的每一个角落,一万多号人一起鼓掌,那潮水般的掌声随之响起。
   
    燕破岳轻撇着嘴角,他用比刘传铭快半拍的节奏,百无聊赖地在嘴里念叨着:“过去的一年,我师在上级党委、首长、机关的领导和关怀下,认真贯彻落实上级指示,由于全师指战员的共同努力奋斗,圆满地完成了以军事训练为中心的各项工作任务,是我师部队全面建设取得丰硕成果的一年……”
   
    昨晚和燕破岳一起剥蒜的老兵,心悦诚服地对着燕破岳竖起了一根大拇指,燕破岳嘴里念着的内容,和师长刘传铭面对全师官兵,在团拜会上读出来的内容,其中个位数字的误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猛地看上去,就好像燕破岳正在通过无线电步话机,在遥控指挥师长做演讲似的。
   
    燕破岳对着老兵回以一个微笑,他从小就没了娘,三岁时就跟在老爹身边,每年大大小小的会议,能“旁听”近百场,可谓是孩子从小抓起,对这种“制式应用文”已经到了滚瓜烂熟的程度。如果让他发表类似的演说,他可以张口就来,三两个小时不带重复的。
   
    在隔壁房间,负责使用步话机,保证他们这支应急小分队和师指挥部保持信息通畅的一名中尉突然冲了进来,他急促的脚步,打破了营房中这种难得的寂静:“十五分钟前,一支成员数量为五十人左右的印度特种部队,正在向边境线快速接近,从携带武器装备及作战单位结构分析,他们很可能是被称为‘红魔’的印度第九伞兵突击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