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49章 选择

第49章 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燕破岳在医院的病床上整整睡了三十多个小时,才终于重新睁开了双眼,体力过度透支后,又连续睡了这么久,他的脑袋里就像是刚刚钻进去七八只小鬼在不停拉锯,疼得要命。
   
    他一睁开双眼,就看到了静静坐在床边的师长刘传铭,燕破岳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却被刘传铭伸手给按住了。
   
    燕破岳的目光在病房里扫一圈,从刘传铭身后勤务兵脸上不满表情来看,刘传铭大概已经在他的病床前等了不短的时间。
   
    “师长……”
   
    睡了三十多个小时,燕破岳的嗓子嘶哑得厉害,刘传铭将一只枕头垫到床头,扶着燕破岳半坐起来,他从床头柜拿起一只苹果,用小刀削了起来。在燕破岳的记忆中,职业军人都很擅长削苹果皮,刘传铭师长也没有例外,他手指转动,在一连串沙沙的轻响中,苹果皮就在苹果下方越挂越长,直到将苹果削好,苹果皮都没有断上一次。
   
    刘传铭将削好的苹果送到燕破岳手中,在他笑眯眯的注视下,燕破岳吃得食不知味。他只是炊事班放羊小兵一个,就算是救了李强的老娘,怎么也不值得惊动一位师长在病房里等他清醒,又亲手给他削苹果吧?
   
    “‘放羊官(叉)者到此一游’,这句话我拜读了好几遍,怎么读都觉得里面怨气冲天。”
   
    听着刘传铭的话,燕破岳突然狠狠咬了一口苹果,这一口咬得之大,仿佛是饿死鬼投胎,一口就将大半个苹果卷入口中,当场就把燕破岳噎得倒翻白眼,刘传铭站起来,在燕破岳的背部连续轻轻拍打,直到燕破岳缓过气来,他才摇头失笑:“吃得这么急干什么,又没有人和你抢。”
   
    看到燕破岳将剩下的那小个半苹果放回桌子上,低下头摆出了虚心认错的面孔,刘传铭只是心中略略一转,就明白了原因,他这下可真是哭笑不得了:“我是真心想请你吃苹果,可没把它当成教训你之前,表达一个师长气度与胸怀的道具。”
   
    话音刚落,那个只剩小半的苹果,又被燕破岳抓回手里,转眼间就被啃得干干净净,就连苹果核都没有放过,最后只剩下一根苹果尾部的梗儿放回到桌子上。
   
    在高原地带服役,又是戍边部队,军营的伙食标准比内地部队要高出不少,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食堂里天天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菜式,连最基本的蔬菜供应都严重不足,更不要说是苹果这种奢侈品。
   
    看燕破岳意犹未尽,还在舔着嘴唇的模样,刘传铭他又拿起了一只苹果,刚想去削,燕破岳突然开口道:“师长,您别削了。”
   
    从刘传铭手中接过没削皮的苹果,燕破岳又“咔嚓咔嚓”地啃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啃得干干净净,然后对着刘传铭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搔着头皮解释道:“这苹果皮其实也挺甜的,削下来丢掉,这多浪费啊。”
   
    勤务兵在一边不满地撇着嘴,小声嘀咕着:“吃货。”
   
    燕破岳八成上辈子是属兔子的,勤务兵那么小声他都能听得清楚,把搔头皮的手摊到刘传铭面前:“师长您看,我来这儿才四个多月,都开始掉头发了,还有我这小脸蛋上的两坨红云,知道的人明白这叫高原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活像个小媳妇,动不动就脸红呢。不多补补维生素abcdefg,过几年回家,家里给介绍对象,帽子一摘发现竟然成了秃瓢,那不但丢咱们师的脸,也不利于边防军可持续招兵计划,您说是不?”
   
    刘传铭不由得再次哑然失笑,这只有燕破岳这种从小在军区大院中长大,和部队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军方子弟,才能在参军入伍后,面对一个师长还敢这么贫嘴。这种人在部队里一般都会成为令人头疼的“问题儿童”,但是刘传铭也清楚地知道,如果战争爆发,也恰恰是这些脾气上来,就连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的“问题儿童”最英勇善战。
   
    不信的话,走出军营看看,远处冰山上,那“放羊官(叉)者到此一游”几个大红字,还歪歪扭扭写在那儿,据说晚上还会发光呢。
   
    和这样的兵说话,藏着掖着拐弯抹角,人家也能一脸认真,保不定心里就把你鄙视得狗血淋头,刘传铭选择了单刀直入:“小子,想不想当我的勤务兵。”
   
    站在刘传铭身后的勤务兵看向燕破岳的目光当中,立刻就带上了几分敌意。
   
    这里是戍边部队,师一号首长身边的勤务兵,往往还要同时兼任师一号领导的护卫工作,算是警卫员和勤务兵的综合体,也就是因为这样,绝对没有人会把师长身边的勤务兵看成“吃软饭”的家伙。只要跟着师长历练上一两年,得到刘传铭的推荐,进入军校深造提干,那几乎都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而且像他们这种既拥有军事技术,又在当勤务兵时历练出待人处事能力的军官,回到部队后,立刻就会成为各个部门争抢的香饽饽。
   
    可以说燕破岳只需要一点头,他的职业军人生涯,前途就会变得一帆风顺。最重要的是,只要燕破岳一点头,那边正在军区里组建特种部队的爷,就算再牛逼,总不能把一个师长的勤务兵都抢走了吧?!
   
    看到燕破岳认真思索后摇头,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刘传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在心里升起了“果然如此”的念头。像燕破岳这样出身军人家庭的人,如果仅仅是为了升官发财给自己捧一只能用一辈子的铁饭碗,他根本不会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当兵。
   
    刘传铭对燕破岳展现出难得的宽容,“那进师警卫营怎么样?在警卫营历练历练,只要你小子能证明自己是这块料,一年后我送你进陆军军事学院深造,回来之后你可以继续留在警卫营,也可以进入师直属侦察营。”
   
    不当勤务兵没有关系,进了师警卫营,也一样是划进他刘传铭的禁忌名单,燕破岳他是越看越喜欢,总之这个兵他是留定了!
   
    带着微笑离开病房,就在刘传铭走出医院大门时,看着对面大踏步走来那个熟悉的身影,他的脸立刻阴沉下来。
   
    “你一个师长手里管着上万号人,不好好待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竟然还有心情跑来看一个刚入伍几个月的新兵蛋子,我应该说你是太悠闲呢,还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对方的“问候”怎么听都绝对和善意搭不上半毛钱关系,在自家地盘上被人挑衅,刘传铭身后的勤务兵已经瞪圆了眼睛,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但是刘传铭却面不改色,只是轻哼了一声,仿佛把面前这个同样挂着两杠四星大校军衔的家伙当成空气。
   
    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军阶和刘传铭相同,按道理说年龄也应该相接近,但是他看起来,比刘传铭要年轻十岁还不止,他丝毫没有被人排斥厌恶后,应该主动走开的自觉,反而又踏了两步贴上身来,以一个绝对亲密的距离低声道:“老刘啊,燕破岳那小子,可是我两年前就看中的好苗子,送到你们这里也是想让他好好磨炼一下,等差不多了就要请神归位的。你老刘可是正人君子,不会是做这种半途截和事情的人吧?!”
   
    刘传铭眼角在不停轻跳,他还清楚地记得,在二十多年前,就是这个家伙,破天荒地第一次夸奖了自己:“老刘,其实仔细看看,你还是蛮英俊的,应该有不少大姑娘在心里偷偷喜欢你吧。”
   
    听到这位的夸奖,刘传铭当时乐得晚上做梦都在笑,结果第二天他就笑不出来了……他暗恋了好几年,苦追了半年,依然没有寸进,连小手都没有拉上的姑娘,被那家伙在昨天下午,用一封情书,外加在窗户下面弹了一曲,就给追到手,正式确定恋爱关系了!
   
    “老刘,你最近工作很积极啊,我听说领导们都在公开场合表扬你了,不错不错,继续努力啊。”
   
    这是刘传铭从眼前这个浑球嘴里听到的第二次夸奖,虽然因为“夺妻之恨”,他已经和这个家伙反目成仇,但是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得到认可,依然让刘传铭心情大好,晚上还专门让自家婆娘多炒了两个小菜下酒。结果第二天,他突然得到一个消息,原本风传应该由他去参加的进修,名额最终确定下来,并不是他刘传铭,而是昨天夸奖他的家伙。
   
    总之,每一次这家伙夸奖了刘传铭,刘传铭死是死不了,但总会掉一块肉,更会恶心大半年!
   
    到了现在,只要这家伙嘴里说出一个好词,就会让刘传铭全身汗毛倒竖:“秦锋,做人要有点分寸,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你自己算算,已经从我们师侦察营挖走多少尖子兵,别连我们师警卫营都想伸手捞一把。”
   
    “警卫营?”
   
    秦锋眯起了眼睛:“那你怎么不索性让燕破岳当你的勤务兵,要是这样就凭咱们几十年交情,我可就真的不好意思下手了。”
   
    刘传铭哼了一声,没有开口。他倒是想让燕破岳给自己当勤务兵,但是燕破岳没接他这一茬。
   
    “要是燕破岳当了你的勤务兵,我肯定带不走;要是他继续待在炊事班放羊,我肯定能把他带走;现在他进了你们师警卫营,那就是处于争议地带,就看你我两个人,谁更有人格魅力了。”
   
    秦锋望着刘传铭,一脸的认真加欠揍:“老刘,到了魅力大比拼环节,你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吗?”
   
    ……
   
    秦锋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走进燕破岳的病房,自来熟地往燕破岳面前一坐:“知道职业军人和保镖的区别吗?”
   
    面对这位不请自来,而且是不识自熟的陌生人,燕破岳瞪大了双眼,但是对方军装上,那银光闪闪的两杠四星,还是让他迅速做出回答:“职业军人的天性是进攻进攻再进攻,而保镖的天性,则是防守防守再防守。”
   
    秦锋满意地点头:“那你知道,人类战争模式,从石器时代到现在,一共经历了几个阶段吗?”
   
    “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核武器时代,信息化作战时代。”
   
    “不错,我听你们刘师长说,打算把你调进警卫营,那你就从警卫营军官这个角度,给我分析一下,在这四个战争阶段,警卫营的工作有什么不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