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44章 冰天雪地

第44章 冰天雪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转眼之间天与地之间就只剩下万马奔腾般的咆哮轰鸣,大片大片的积雪,携着自然之威,从40度陡峭的山坡倾滚而下,而38度倾斜,就是雪崩时威力最大、杀伤力最强、冲击力最高的角度,所以一些喜欢登雪山的人,会把雪山上的“38度”称为死亡之角!
   
    至于理由,坡度太大,存不下积雪,比如燕破岳爬的这座冰山,想形成雪崩就纯属痴人说梦;坡度太小,雪崩就不能形成足够的速度。
   
    没有文字可以形容数十、数百万吨积雪,从近千米的山坡上翻滚而下时,形成那股可怕浪潮,雪粉冲出十几米高,就那样呼啸着翻滚着疾冲而下,失去最佳逃跑时机后,这种由松散积雪形成的雪崩席卷速度,足以让世界短跑冠军感到绝望。
   
    “不要跑,不要跑,不要跑,”明明知道对方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但是燕破岳在这个时候,仍然在拼命嘶吼,“你们跑不过雪崩的,立刻找地方躲避!”
   
    雪崩最可怕的地方,除了劈头盖脸覆盖上来的积雪,还有它们在冲击时,形成的气浪。由于是刚刚落下的积雪引发雪崩,速度相当惊人,当雪浪冲到山坡一半时,就已经获得足够速度,引起空气剧烈震荡形成了可怕的气浪。
   
    这种气浪就像是大口径榴弹炮爆炸后形成的冲击波,面对大型雪崩,探险者之所以死伤惨重,最大的原因就是在于他们被积雪覆盖之前,就被冲击波撞中飞了出去,在身体落地之前就丧失知觉,毫无自保地被积雪彻底覆盖,生存概率自然是无限接近于零。
   
    在短短一分多钟时间里,天知道是几十还是几百万吨的积雪就疯狂覆盖了超过五公里范围,更在雪流经过的位置,拉出了一条几可遮天蔽日的灰白色条状雪尘。
   
    当燕破岳赶到雪崩地点时,已经有十几个军人赶到了现场,正在修车侥幸逃过一劫的司机,吓得面色惨白,他被李强抓着胸膛放声喝问,却回答得磕磕巴巴、词不达意。
   
    当李强终于从司机口中问出了两名乘客的名字和长相后,他双手一松,司机就像摊烂泥般用最狼狈的动作摔倒在地上。
   
    回首望着面前这片数以百万立方计的冰雪,李强嘴唇颤动,过了好半晌,才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这个在新兵眼里犹如恶魔般可怕的指导员,这个一身铁骨的爷们儿,在这一刻竟然泪流满面,他嘴角不停抖动,足足哭了一分多钟,才终于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受伤野兽般的狂号:“娘,娟……我对不起你们!”
   
    “哭什么哭,”燕破岳瞪圆了眼睛放声狂吼,“有空在这儿撒猫尿,为什么不拿起铲子,快去救人啊!”
   
    燕破岳的手臂被艾千雪抓住了,艾千雪对燕破岳轻轻摇头:“雪崩后,营救最佳黄金时间为十五分钟。”
   
    李强他们从军营中赶到这里有大约十公里山路,积雪布满原本就并不平坦的道路,就算他们乘坐的是越野性能极强的越野吉普,在车轮上又安装了防滑装置,十公里路程仍然用了整整二十五分钟,他们已经失去了最佳抢救时间。
   
    在这片海拔四千米的高原上,他们没有大型挖掘机械,只能用最原始的工具去挖掘和寻找,他们往往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才能把早已经冻僵的尸体从雪堆中挖出来,被压到积雪下再也寻找不到,只能以“失踪”论处的也绝不在少数。
   
    更何况这一次雪崩的规模明显比他们以前见过的更大,这些常年驻扎在高原上,经常在接到报告后对过往车辆和人员实施营救行动的职业军人,不知道亲眼见过多少次雪崩和死亡,他们都知道,李强的母亲和那个叫“娟”的女人,生还的概率已经无限接近于零。
   
    燕破岳甩开艾千雪的手,飞扑过去一把揪住李强的衣襟:“你不是副营长吗,你回军营喊上一声,就能喊上几百号人帮你一起挖,是谁说十五分钟后就救不出来人了,是谁说十五分钟后,人就一定死了的。这是干雪崩,雪粉里有大量的空气,只要她们能在积雪覆盖前找到掩体,再拍打身边的积雪,把空气挤出来,别说是十五分钟,就算是一百五十分钟,一千五百分钟,她们一样能坚持下来!”
   
    燕破岳身体一轻,被李强用一记过肩摔重重抡倒在雪地上。李强瞪着燕破岳,嘶声叫道:“你懂什么,你这个在家里被宠坏了的新兵蛋子懂什么?!你以为你真的了解雪山,真的知道它们的可怕吗?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上面的山坡上还有多少积雪,几百号人一起挖,只会引发第二次雪崩,让更多的士兵面对死亡威胁!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应该怎么办?为了救自己的亲人,就自私地要求士兵们去冒生命危险吗?!”
   
    炽热的眼泪在李强的脸庞上滑落,在空中划出一道短暂的流线,又落到了燕破岳的脸上。看着灵魂都在哭泣的指导员,听着他绝望的嘶吼,燕破岳突然安静下来,他凝视着李强的眼睛,沉声道:“是的。”
   
    四周突然间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寂静,只剩下燕破岳的回答声,继续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回绕:“如果被埋在雪下的是普通平民,你一定会下令救人,因为你会告诉士兵,我们是人民子弟兵,人民有难我们就必须全力以赴去营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绝不放弃。平民的命是命,士兵的命是命,难道军官家属的命,就不是命了?!”
   
    李强的身体狠狠一颤,他望着燕破岳欲言又止,军人的天职,身为人子的责任,男人应该有为心爱女人支撑起一片蓝天的觉悟,悲伤、绝望、愧疚、希望……这么多的复杂情绪在心中来回交替。
   
    燕破岳一把推开李强,劈手从他身上抢过那只总是喜欢在夜间被吹响、被新兵营士兵们恨之入骨的哨子,带着萧云杰大踏步冲上他们来时开的越野汽车,燕破岳狠狠一踩油门,汽车后轮将积雪狠狠甩出三四米远,在发动机的嘶吼轰鸣声中,汽车狠狠蹿了出去。
   
    地上的积雪太厚太多,在积雪下面还暗藏了冰层,不顾一切地踩着油门横冲直撞,用这种方法只跑出五六公里,越野车就冲出公路,大半个车头栽进路边的雪坑里,燕破岳跳下汽车,连最基本的检看都没有,撒腿就往军营的方向猛跑。
   
    一冲进军营,燕破岳就将哨子放进嘴里,在军营的上空,响起了一长两短的紧急集合哨声,这样的哨声反反复复响了几遍,随之燕破岳的狂吼,轰轰烈烈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新兵营的兄弟,立刻集合!”
   
    高原上的冬季已经不适合训练,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待在营房里,刚刚分配到基层连队的新兵们,听到熟悉的哨声都下意识地跳起,当他们听到燕破岳的吼声,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有超过一半人,在第一时间冲出了营房。
   
    在不到两分钟时间,就有超过四十名新兵,集中到燕破岳面前,燕破岳再次举起集合哨,吹响了一长两短的紧急集合哨。
   
    一开始那些老兵还在以看笑话的目光,看着燕破岳哗乱军营,必然会受到重惩的行为,可是渐渐地,他们笑不出来了。
   
    越来越多的新兵营士兵走出营房,站到了燕破岳面前。他们自觉地按照在新兵第一天的规矩,在燕破岳的面前排成了四排。而站在每一排最前方的,就是燕破岳当时挑选出来的四名排长,站在队伍最后方的,则是每一个排长当时挑选出来的班长。
   
    明明所谓的“新兵连”只是燕破岳和萧云杰胆大妄为的产物,明明每一个士兵在离开新兵营后都分配了岗位,明明燕破岳和萧云杰现在只是两个炊事班放羊的羊倌,可是曾经的新兵连兄弟,竟然在短短三分钟时间内,就集结了一百一十二个人!
   
    老兵们无法想象,这个叫燕破岳的新兵,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能将已经解散的新兵连,又重新集结了一起,他又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同样身为士兵的人们,在他面前认认真真排成了四排。
   
    只有一些心思特别细腻的老兵,从燕破岳刚才的喊话中品出了一丝不同……燕破岳喊的不是新兵营的士兵集合,而是在喊新兵营的兄弟集合。也许这些新兵能在三分钟内重新集结在一起,就是因为他们真的想成为燕破岳最可信赖的兄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