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42章 放羊连 下

第42章 放羊连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三个混账小子,竟然私自宰了两头部队养的羊,请新兵营的那些兵吃烤全羊!”
   
    听到李强的报告,就连大校都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他们就不怕军法处置吗?!”
   
    旋即大校发现不对:“你不是把燕破岳和萧云杰两个给塞进炊事班,怎么现在变成三个了?”
   
    一提到这件事情,李强就觉得牙齿有点发痒,又有点哭笑不得。燕破岳、萧云杰,外加这个主动投奔的吕小天,让李强终于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最让他好气又好笑的是,吕小天这个浑小子,在新兵营时还算中规中矩,跟着燕破岳他们加入炊事班放羊后,可算是原形毕露,当真是让这位新兵营指导员都惊得摔碎了眼镜。
   
    “那个新加入的小子叫吕小天,杀羊燕破岳和萧云杰是有这个胆量,但他们还真没这个想法,我敢保证这事就是吕小天给怂恿出来的。”
   
    就是吕小天代表燕破岳和萧云杰找到连部,立下军令状,保证过冬后羊圈里还有一百二十七点八头老羊活着。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养羊,希望连队不要过多干涉。
   
    当时被吕小天找上门的连长认为,这纯粹是燕破岳和萧云杰不想在炊事班放羊,故意找借口推诿,再加上吕小天当时的表情实在有点欠揍,为了给这几个刺儿头上下“眼药”,让他们知道在部队里耍小聪明的后果,三连连长真的答应了吕小天的要求,和以吕小天为代表的放羊三人组签订了一份全名为“三连放羊养羊包干到人责任到人协议书”的合同,承诺只要燕破岳和萧云杰、吕小天能够交出额定数量的羊,又没有作奸犯科,他的事情就不多过问。
   
    燕破岳和萧云杰拿到协议书,立刻就鸡毛当令箭,宰了羊圈里最肥的两头羊。
   
    这种胆大妄为、敢想敢做,当真是让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人被震惊得目瞪口呆。
   
    正所谓吃人的嘴短,上百号刚刚进入基层连队的新兵蛋子吃饱喝足后,在燕破岳和萧云杰的要求下,一起动手改造羊圈。
   
    所谓的羊圈,其实就是部队初入这片山区时,进行的房间改造,几十年时间过去了,这些曾经的营房早已经破破烂烂,窗户和大门都不翼而飞,屋顶上更是到处透风。新兵们只用了半天时间,就把羊圈收拾得干干净净,羊圈围墙上的缝隙都被他们用泥土填实填紧,并且在围墙边上挂起了草垫子,一到夜里,燕破岳和萧云杰就可以把草垫子放下来,阻止寒风渗透。
   
    更有擅长水泥活的新兵,在羊圈里用砖头和红泥搭砌出煤炉,到了最冷的月份,只要燕破岳和萧云杰能找到足够的燃料,就可以保证羊圈里温暖如春,羊的冻死、病死率自然会大大降低。
   
    最绝的是,燕破岳和萧云杰还从后勤那里搞到了几十张因为种种原因报废下来的铁架高低床,一群新兵一阵叮叮当当,把散成木片的床板重新钉好,再将铁架高低床搬进了羊圈,燕破岳和萧云杰对每一只羊进行分类命名,并给它们分配了“床位”,并分成了四个排。据说公羊为一排,健康的母羊为二排,生病的羊为三排,怀孕了必须特别注意的母羊为四排,每排选出头羊一只,是为排长,燕破岳为连长,萧云杰为连副,艾千雪被他们硬拽进来担任编外指导员,此类种种,美其名曰……军事化管理。
   
    “他们只是三个新兵,是怎么说服后勤管理人员,得到那批淘汰下来的高低床?”
   
    大校一问到这个问题,李强就觉得牙齿发痒:“是萧云杰和吕小天一起出面做的公关,他们先给后勤那边送了两条羊腿,然后互相配合,用他们的三寸不烂之舌,大谈在高原地带养羊的重点与难点,并提出了‘军事化管理’加高低架养羊策略,还说他们会努力总结经验,一旦这种养羊技术成熟,就会写成书面报告给师里,甚至向军部提交。这种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养殖技术一旦在军队内普及,说不定就能因此获得全军通报嘉奖,诚邀后勤部门所有人一起加入他们的试验,就这么把人家给忽悠上船了。”
   
    “杀羊,展其魄力;一声招呼就能喊来一百多号新兵,展其魅力;重整羊圈,举一反三管理羊群,展其细致;纵横联合借势发力,展其谋略。这三个小子,有一套嘛。”
   
    大校微笑起来:“以前一过冬,连队养的羊就会大片冻死、病死,归根结底就是羊圈环境太差,养羊的士兵受到条件制约,无力对羊圈完成修整改造所致。现在我真有点相信,这三个小子能把羊养好了。”
   
    李强也承认,以前燕破岳是够强,萧云杰也够狡猾,称得上是狼狈为奸的最佳组合,但是加上一个精于商务谈判、擅长用有限的资源、产生无限发展的商务型人才吕小天,在炊事班养羊这种苦差事,竟然硬生生让他们玩出一个风生水起。
   
    羊圈由这三个小子接手后,只是用了两头羊的代价,就让整个羊圈面貌一新,的确是够值,但是这几个小子联起手来如此折腾,和他们想要磨砺燕破岳和萧云杰性格,让他们沉淀下来的初衷严重不符,难道他们真的缺几个放羊高手,想要在过年时,让全师官兵每人多喝一碗羊汤?!
   
    李强咬着牙发狠:“实在不行,就调他们去守兵站,大雪封山几个人在兵站里一待就是四五个月,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怎么折腾!”
   
    大校却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们在和三连连长签协议时,有没有说零点八只羊怎么算?”
   
    “说了!”
   
    李强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来,怎么听怎么郁闷:“他们会上交一百二十八只羊,但是在宰了羊后,有两只羊腿是他们的。”
   
    摇着头放下话筒,沉默了半晌,大校突然放声欢笑起来,他的笑声传出办公室,让附近的人们都为之愕然,彼此交换着疑惑的眼神……今天大队长心情似乎很好啊!
   
    现在是正午时分,太阳高悬在头顶,一百四十只生存力极强的小尾寒羊正在雪地上散步,由于它们都吃饱喝足,所以纵然站在找不到半点食物的雪地上,每一只羊的动作都很从容,它们时不时发出咩咩的轻叫,几只被燕破岳提拔起来的“排长”脖子上,挂着的铜铃在晃动中,发出一连串悦耳的轻鸣,在这片冰天雪地中,竟然奇异般产生了宁静喜乐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