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41章 放羊连 中

第41章 放羊连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羊圈里挤着的整整一百四十二头小尾寒羊,燕破岳和萧云杰脸色肃穆。
   
    炊事班负责看羊的老兵,还在他们耳边絮絮叨叨:“你们的任务,就是看好这些连里的宝贝,让它们可以顺利过冬。按照连里的土规定,只要冬天这群羊的冻死病死率没有超过百分之十,就算是达标,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就能获得一个三等功。你们要尽量做到肉羊们不掉膘,怀孕的母羊可以顺利生产……”
   
    燕破岳一挥手打断了老兵的介绍:“是不是说,等过了冬天,我们只要保证还有一百二十七点八头羊活着就行了?”
   
    老兵的眼珠子一下瞪圆了,这零点八头羊,到时候咋整啊?!
   
    终于得到解脱的老兵走了,燕破岳打了一个响指:“指导员够意思啊,专门给咱们哥俩争取了这么一个肥缺,只要我们能保证一头羊不死,就有十四点二头羊归咱哥俩了,就算一头羊只有一百斤重,这算下来也有一千四百多斤羊肉,足够让咱天天吃得脑满肠肥了。”
   
    萧云杰深深熟虑地提出一个建议:“反正我们也吃不了这么多,咱们还不如只要七点一头羊,先混个三等功再说。”
   
    “啪!”
   
    哥两个一起伸出右手,在空中狠狠对拍在一起,在这一刻他们当真是兴高采烈气冲斗牛,可是旋即两个人的脸就一起塌了下来,放羊,他们哥两个,可是新兵连的训练标兵,被分配的工作竟然是放羊!
   
    “两位连长大哥,我来了。”
   
    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热情洋溢的喊声,燕破岳和萧云杰一起回头,就看到一个长得很瘦,眼睛却贼溜溜乱转,还没说话脸上就露出一个灿烂笑容的新兵,向他们撒着欢儿跑过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脸色黑如锅底的炊事班班长。
   
    “两位连长大哥,我也加入炊事班了,以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啊。”
   
    这个新兵兄弟,抓着燕破岳和萧云杰的手,就是一阵热情如火的摇晃,“两位大哥千万别客气,只要您二位一声令下,哪怕是上天摸滚雷,下海抓蛟龙,兄弟我都绝无二话立刻执行。”
   
    燕破岳和萧云杰面面相觑,这个长得又瘦又小,眼睛却贼亮贼亮,一看就是精明有余的新兵,他们认得他,名字叫吕小天,是福建兵,大家虽然在新兵营时相处还算愉快,但是也没有这么熟吧。
   
    萧云杰上上下下打量着吕小天,突然问道:“犯啥事了?”
   
    “没有,没有,我觉得两位连长大哥都是人中之龙,将来肯定是神仙放屁不同凡响,所以小弟我就主动要求加入炊事班,跟着两位连长大哥多多学习。”吕小天走回到炊事班班长面前,将一支香烟递给对方,“不信,你问李班长。”
   
    炊事班李班长脸色阴沉如水,黑若墨汁,炊事班的活儿本来就是又脏又重又累,能分到三个新兵当然是好事,但这三个新兵摆明都是不服管教的刺儿头,都是爷,只能把他们丢过来放羊,图个眼不见为净,编制增加了但是活儿一点没有减少,这几位爷占着茅坑不拉屎,新的炊事班士兵也进不来,身为班长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李班长没有接吕小天递过来的香烟:“进了部队,不分新兵老兵就都是同志,不兴大哥小弟这套,而且革命工作不分贵贱。”
   
    一听炊事班班长的话,显然就是知道萧云杰和燕破岳,在进新兵营第一天,提出的职业军人等级论。被他们两个新兵蛋子划分到最底阶层,就算心里也有几分认同,又怎么可能平心顺气。
   
    目送炊事班班长离开,燕破岳和萧云杰的目光,一齐落到吕小天身上。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那么睁大眼睛静静看着,千万别小看燕破岳和萧云杰的静视神功,两个人才两双眼睛,就硬生生形成了千夫所视的气场,看得吕小天心中一阵阵发毛,不由自主地讪笑道:“两位连长大哥,小弟我是真心来投奔……”
   
    燕破岳一挥手,打断了吕小天的自我表白:“虽然不是睡在同一间宿舍,但是你小子的事,我们也略有耳闻,你不会是把我们两兄弟当成冤大头了吧?”
   
    如果没有燕破岳和萧云杰跑在前面抢走了所有光芒,这个吕小天,绝对会成为这一届新兵当中最醒目、最另类的一个。
   
    南方人精明有生意头脑,这些大家都知道,但是吕小天的生意头脑,却是宗师级的。
   
    在很多部队,班长都睡在上铺,便于就近照顾新兵,一旦有新兵出现情绪问题,比如说想家啦,和女朋友分手啦,家里人病啦之类的问题,班长和副班长睡得高看得远,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但是他们这所军营不同,冬季到了夜间,地表温度流逝极快,地气过重,老兵们都会把上铺让给新兵。
   
    但是问题也因此而出,很多新兵在家时就性格腼腆内向,到了部队一时间不能立刻百炼成钢,具备军人的坚强与勇敢,他们睡的床铺又是铁架子结构的高低床,只要稍稍动弹一下,床架就会吱吱啦啦地响起来,在半夜显得特别刺耳。很多新兵抱着“人离乡贱”的想法,害怕挨骂晚上缩在上铺,连翻身都不敢。
   
    不翻身就不翻身吧,还能练习士兵的不动如山,但是……这尿憋急眼了,总不能尿床上吧?!
   
    有士兵就找塑料袋备用,还有士兵弄了个塑料瓶子,这两种器具嘛,站在公正立场上来看是各有优劣,塑料袋是尿起来方便,几乎不用发出半点声音,但是就算用了两层加厚加料,却依然有漏尿的危险……要是真把尿滴到睡在下铺的班长脸上,嘿嘿,那可就热闹了;至于瓶子,胜在尿完之后,瓶盖一扭就绝对安全,但是对着瓶子撒尿的过程,却绝对考验新兵们的精准射击能力,一泡尿尿得断断续续,憋得小腹胀痛,这稍有点医学常识的人就知道,这样下去,真会憋出前列腺炎的。
   
    没有真正进过军营当兵的人,光凭电视剧中表现出来的军营生涯,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原来活人还真是能被尿憋死的。但是当这些新兵到了第二年,变成老兵后,再回头看自己的经历,就会好笑地发现,自己那时候咋会那么傻,然后他们又会用“过来人”的心态,去看那些新兵重复自己走过的路。
   
    就是在新兵们已经被逼无奈,甚至有人开始考虑,要不要在塑料袋里放条毛巾,弄出一个“可重复使用成人版”尿不湿时,吕小天带着天使般的微笑,开始在新兵宿舍里乱窜,兜售他可以解决这个新兵半夜起床难、撒尿难问题的道具……十七世纪英国国王御用医师首创,十八世纪大面积普及,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现超薄,八十年代在美国百花齐放发展到最高境界并因此产生哲学文化。在人类种族繁衍发展领域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男人们看到了就又爱又恨的,呃,那个,嗯,避!孕!套!
   
    当时所有人都被吕小天亮出的宝贝震得两眼发直,看向他的目光都变了。这里可是军营,睡在一起的都是爷们儿,他带这玩意儿来干啥?!
   
    但是经过吕小天的现场解说,所有人在恢复冷静后,却渐渐发现了这东西的好处。
   
    首先,这玩意儿是针对男人某个部位设计,只要往上面那么一套,哪怕只套了一小部分,也必然会契合得无懈可击,就算是尿得再欢实,百分之百也溅不出来一滴。要知道,避孕这种事,那可就是不成功则成“人”,哪个制造厂家,敢在防漏方面疏忽大意?!
   
    其次,这玩意儿的材质是真的过关,绝对达到了国家5a级标准,别看薄得一塌糊涂,但就算是把它吹成一个西瓜大小的气球,它也未必爆炸。请问,谁能一下尿出十几斤尿来?
   
    半夜尿完,把它的口随手扎住,就不会滴出一滴,哪怕睡得正香,不小心压了那么一下,它特有的弹性和坚韧,也会让它有很大概率逃过一劫,哪像塑料袋那么原始简陋,一压之下百分之百就会水漫金山尿滴班长?!
   
    这么好的东西,名牌产品质量有保障,又是在特殊场合,赋予了特殊作用,只要洗干净就可以重复使用,价格当然也就比较特殊了一点点……二十块钱一只,如果身上的钱不够,可以先欠着,下个月发放津贴后再补还,就算是分期付款,也不是不可以的。
   
    在看似绝不可能用到的地方,将看似绝对没有任何销量的特殊商品,卖出了一个天价,谁也不知道这小子最终究竟卖出去多少,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小子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吕小天的本事就这么一点点。
   
    “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在推销掉最后一个套套之后,吕小天继续在新兵宿舍里窜来窜去,一张口就是一段“江湖切口”,在吸引了大家注意后,他就一脸神秘,从口袋中取出一只丝袜,当众拉拉拽拽,展示丝袜优秀的弹性与活力:“港台警匪片中,那些持枪悍匪在打劫金库银楼时,除ak自动步枪外,丝袜更是人手一个,只要脑袋上戴了丝袜,就算是被监控器录到,都可以逍遥法外,绝对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打闷棍丢半截砖的必备良器。”
   
    俗话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在不深,有龙则灵。这话嘛,也不在多,点到即可。
   
    在场的各位要是看谁不顺眼,或者和谁有了矛盾,在下黑手打闷棍前,最好买上一只丝袜戴到脑袋上,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穿的又是制式军装,只要没有被当场逮住,有谁知道你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
   
    在军营中就算是有小卖部,那里又怎么可能卖丝袜这种“奢侈品”?说不得,又得出高价从这位“兄弟”手中购买了。
   
    这小子眼光是贼精,违规带进军营的,都是一些分量轻、体积小,便于携带,又能满足隐性需求的东西。而且只是换了个地方,一抬价就是十倍以上,面对如此心狠手辣,开起价来脸不红气不喘的战友,所有人都在心里给他起了一个相同的绰号……吕不韦!
   
    奸商,绝对的奸商!
   
    要燕破岳和萧云杰相信,短短三个月时间,就能在新兵营混出一个“吕不韦”绰号的吕小天,单纯是敬仰他们的人品就自愿追随,而且一路追进了炊事班放羊,那他们两个人,肯定是脑袋都被猪拱了一百遍,而且拱他们的还是能上树的母猪!
   
    燕破岳和萧云杰的目光中写满了怀疑,吕小天也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两位可是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主,想得到他们的认可,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实话实说。吕小天把手伸进口袋,摸索了半天,才一脸神秘的将一只拳头探了出来:“两位连长大哥,你们猜猜我手里是什么宝贝。”
   
    萧云杰一伸手,在吕小天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少给我来这种天桥卖艺把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