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40章 放羊连 上

第40章 放羊连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单兵队列,班队列,三班四哨,军体拳,擒敌拳,单兵战术,体能训练,外加让人看了就头皮发麻的个人内务整理和半夜紧急集合,每天晚上开班级小组会议,在班长的带领下学习各种规章要领,并要做好个人笔记……
   
    时间就在紧张而充实中一天天滑过。
   
    每天训练结束后,都可以看到燕破岳陪着一些因为当天训练成绩不合格,受到批评的士兵,在重新练习军事动作,而萧云杰则总是站在一边,带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不知道看着什么发呆,但是有时候,遇到实在一根筋的新兵,萧云杰在一边以旁观者清的立场,只需要提点一句,就能让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却总是不得要领的新兵犹如醍醐灌顶。
   
    燕破岳曾经对花生拥有极度恐惧,在父亲看不到的位置,他不知道受了多少欺负,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对弱者有着最大的理解和包容;拥有一个最优秀的职业军人父亲,更让他在走进军营前,就已经掌握了相当优秀的军事技术,具备这两点特质的燕破岳,无论新兵们接受军事技能的速度有多慢,犯了多么可笑的错误,燕破岳都会心平气和地指出来,哪怕是一个看似最简单的动作重复了几十遍,都没有焦急恼火,更不会像一些脾气急躁的班长那样张口就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新兵营的士兵们都开始用“连长”这个绰号来喊燕破岳,而无论什么时候,总是跟在燕破岳身边的萧云杰,则顺理成章地冠上了“连副”名头。
   
    也许就是因为新兵营当中,有这样两个另类存在,他们这批新兵的成长速度,是历届以来最快的。仅仅是一个半月之后,新兵们就习惯了丧尽天良变态强那响亮的吼声和半夜随时会响起的一长两短紧急集合号;每天把内务整理得一丝不苟,把他们叠的被子和老兵的放在一起,如果不仔细观察,已经无法再一眼分辨出其中的区别。
   
    当他们排成一队,静静站立时,这些新兵每一个人都用相同的姿势昂然站立,他们目视前方,只要听到队列命令,就会毫不犹豫立刻执行,也许动作还有几分生涩,但是在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还有嘹亮的歌声中,已经透出了职业军人特有的团队特质,用李强的话来说,他们这群南瓜中的南瓜,到了战场上只会浪费粮食的菜鸟,身上终于有那么一点点兵味了。
   
    但是作为新兵营公认的幕后功臣,包揽了新军营所有军事项目考核第一名的燕破岳和包揽了所有军事项目考核第二名,被大家戏称为“万年老二”的萧云杰,却依然天天被李强变着花样收拾,看李强那锲而不舍、咄咄逼人的模样,甚至有新兵开始怀疑,燕破岳和萧云杰在入伍前,是不是就已经得罪了李强,而且是往死里得罪的那种。
   
    ……
   
    艾千雪站在新兵训练营外,看着燕破岳和萧云杰被李强收拾得犹如两条死狗,她抿着嘴微笑不语,脸上的表情犹如在看一部喜剧电影。
   
    燕破岳和萧云杰一看到她,脸就立刻塌了下来,自从得罪了这位姑奶奶后,她隔三岔五就会出现在新兵营,而且百分之百每次都没有好事,每次都能折腾得他们两兄弟欲哭无泪,无语望苍天,最后只能长叹上一句真是天凉好个秋(球)。
   
    用眼角余光看到艾千雪,就连丧尽天良变态强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破例没有再想花招再折腾燕破岳和萧云杰,而是大方地直接挥挥手,让这哥俩跟着其他新兵一起解散,面对这一幕,燕破岳和萧云杰对视了一眼,只觉得嘴里犹如塞了三公斤黄连苦得要命。
   
    就连李强都承认艾千雪收拾他们的手段,比他这个丧尽天良变态强更优秀!
   
    他们再过一周就会离开新兵训练营,那时候自然会脱离李强的魔爪,从此天高任鸟飞,可是看看艾千雪那犹如小孩子发现了最新鲜玩具般的表情,这位女健将的“打击报复”啥时是个头啊?!
   
    艾千雪从大塑料袋中取出一件男式尉官冬常服,在萧云杰和燕破岳身上轮流比画了一下,最终把那件上衣连带塑料袋一起丢给萧云杰:“找个地方去换了。”
   
    萧云杰看着手中那件军装,一杠三星,这是一件上尉连长穿的军装,在塑料袋里除了军裤之外,还有皮鞋腰带等全套装束,萧云杰差一点就哭了:“在社会上乱穿军装撑死是被人骂两句,这里可是军营,您叫我一个下周才能授衔的新兵蛋子穿着上尉军装,在戍边部队军营里四处打转,就算没有被当成间谍抓个现形,也会被纠察队盯上,去吃几天小灶,姐,我知道我错了,您老要是还余怒未消,咱换个花样成不?”
   
    “行啊,”艾千雪豪爽地一挥手,“师长的千金昨天来师里探亲,长得前凸后翘的,你只要把三个月前调戏我的话,面对面对她连喊二十遍,咱们就算是两清了。”
   
    萧云杰当场就?了,还是燕破岳够兄弟,在旁边拉了萧云杰一把:“换好衣服后,记得把肩章和领花摘下来。”
   
    艾千雪狠狠白了燕破岳一眼,却没有再说什么。
   
    艾千雪带着换好军装的萧云杰和暂时可以置身事外的燕破岳,走出了军营,再次打量了一眼萧云杰过于年轻,明显和上尉这个军职不符的脸,艾千雪从地上抓起一把土直接就揉到了萧云杰脸上,又从口袋中取出一只类似于牙膏的管状物,从里面挤出一条黑色膏状物体,用它往萧云杰的脸上划了两道,萧云杰伸手拈起脸上那黏黏腻腻的东西送到鼻端一闻,悲声怒叫道:“你往我脸上抹鞋油?!”
   
    艾千雪没有理会萧云杰的抗议,退后两步端详了一眼:“成了,快把肩章和领花戴上。”
   
    萧云杰四处打量了一番,还在小心翼翼往军装上别领花,突然腰间一紧,艾千雪亲手在他的腰间挂上了武装带,又将一只枪匣挂在了萧云杰腰间,萧云杰低头看着牛皮制成的手枪枪匣,说:“姐,我没记错的话,您是文职,没有配发手枪吧?”
   
    艾千雪没好气地一翻眼,把手枪从枪套里拔出来,在萧云杰眼前一晃,萧云杰这才发现,这是一支假得不能再假的玩具手枪。
   
    但是别说,身高足足一米八多的萧云杰,身穿上尉军装,脚下皮鞋擦得锃亮,腰挎军官制式手枪套内藏黑色塑料玩具手枪一把,昂然屹立之下,还真有了一种年轻少壮派军官的勃勃英姿,在这种氛围之下,就连他脸上的灰尘和鞋油,似乎都让他增添了一分男人的成熟与沧桑。
   
    “还愣着干什么?”
   
    艾千雪对着燕破岳一挑眼:“你身为通信员,还不快点站到连长身后?”
   
    艾千雪翻出一台“傻瓜”照相机,在快门闪动间,将一名上尉连长带着通信员风尘仆仆赶回军营的画面印刻进胶片当中,配合着远处那白雪皑皑的雪山和他们脚下这片如此厚重,又是如此苍茫的大地,形成了一道充满无悔青春质感的最优美画面。
   
    连续杀掉了四五张胶片之后,艾千雪姑奶奶满意地一点头,这个场景算是正式杀青,旋即又带着萧云杰和燕破岳换了一处风景更加优美的场所。她一扬手中的照相机,燕破岳立刻心领神会,一脸狗腿子样地走过去接过相机,退到了数米之外。
   
    “站这儿,别动。”
   
    艾千雪给萧云杰指定了位置,自己一脸坦然地走进了萧云杰怀抱,又顺手抓起萧云杰的手臂,让他的双手抱到了自己腰上。
   
    把脑袋轻轻偎依在萧云杰的胸膛上,摆出小鸟依人状,艾千雪旋即不满地抬起头:“你身体不要僵得比石头还硬行不,你脸上的表情再开怀一点,灿烂一点,我又没有对你逼婚,不过就是一起拍张相片,别弄得跟即将走上刑场的员似的!”
   
    温香软玉在怀,淡雅的幽香直冲鼻端,这一刻萧云杰却是一阵心惊肉跳,全身肌肉比石头更僵硬,搭在艾千雪腰间的双手,仿佛抱的并不是一个美女的腰肢,而是搂到了一条绿色食人大蟒蛇。
   
    “姐,你拍这相片,是准备邮回家,给老爸老妈看的吧。”
   
    萧云杰打量着艾千雪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配合您拍几张爱情艺术照那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对你下令一定要抽空把男朋友带回家,让她老人家亲自掌掌眼怎么办?”
   
    “义务兵虽然没有探亲假,但是如果有特殊情况,比如家里有人重病什么,经团一级领导批准还是可行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