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38章 全师公敌

第38章 全师公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遥遥地看到这一幕,就连李强心中都有了一种叹为观止的感觉,这两个新兵还真不是一般的能装。但是李强就不信,他们能用相同的气势,将刚才的内容重复二百遍!
   
    “兄弟,看清楚没有,那个女军官长得真不赖,前凸后翘屁股圆,嘿嘿。”
   
    “嗯。”
   
    “兄弟,看清楚没有,那个女军官长得真不赖,前凸后翘屁股圆,嘿嘿。”
   
    “嗯。”
   
    果然,说到三十遍以后,燕破岳和萧云杰再也绷不住劲了,他们身上硬生生营造出来的气场,在不断下降,最终降到了所有路人都在用看白痴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们。
   
    而且坦率地说,他们两个现在的行为,的确和白痴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路边经过的人,无不掩嘴偷笑。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附近,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经过这里的理由,但是怎么看他们都像是专程跑过来,欣赏在军营中十年甚至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画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猜测,究竟是哪位女神被这两个小子瞄中,敢私下出言调戏不说,萧云杰最后那“嘿嘿”两声,更是无耻下流得让人心中升起想要往他脸上狠狠踹上两脚的冲动。
   
    “快来看啊,新兵营这对活宝又被罚了。咦……他们不是新兵嘛,为什么我会说个‘又’字?”
   
    旁边有人提醒:“你忘啦,今天中午,就是他们两个搬着铁门绕着军营走了好几圈。”
   
    “还没进军营,就敢自封为连长副连长的二货,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看他们一唱一和,喊得有滋有味,估计心里美着呢。”
   
    各种议论声从旁观者嘴中传出,燕破岳和萧云杰在这一刻算是真正品尝了什么叫作千夫所视,知道了什么叫作唇枪舌剑,到了这种境界,只怕意志力稍有不足的人,就会被刺激得泪流满面。
   
    远远地看着这一幕,一名新兵营的上尉忍不住低声道:“老李,这两个小子都是好苗子,我知道你喜欢响鼓也用重锤敲,不过这么折腾,是不是练得太狠了?小心过犹不及。”
   
    “狠?!”
   
    李强淡然摇头,“如果他们只想成为一个好兵,作战勇敢军事技术过硬,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么他们身上展现出来的素质已经足够了。但是如果他们想成为优秀战地指挥官,可以带领部队在没有补给、没有支援的情况下,转战千里,纵然身陷重围,依然可以保持足够的自信与坚强,带领信任他们的人杀出一条路生天,这两个小子还差得远。”
   
    上尉用不可思议的目光再次打量燕破岳和萧云杰:“我知道军区正在组建西北第一支山地特种部队,绝大多数成员都是从各支部队的侦察营中挑选出来的尖子兵,你难道打算推荐两个连最基本的野战侦察都不懂的新兵进去?!”
   
    “你觉得什么是特种兵?”
   
    李强的问题,让上尉微微一愣。
   
    “我们这一代军人,已经被教育得思维模式近乎等同,套用雷锋同志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愿做革命螺丝钉’,这种奉献和无私精神当然是好的,也就是因为有这种无畏无私精神,中队才能在历次战争中以弱胜强,打出一个中国陆军天下无敌的赫赫威名。”
   
    李强轻轻嘘出肺叶中一口闷气,沉声道:“但是在同时,这种思维模式,也将我们属于个人的棱角全部磨平,让我们极度同化,在战场上缺乏灵性,或者说是缺乏一种随机应变的创造性。”
   
    上尉有些不解:“创造性?”
   
    “我们这批老兵,大都出生于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我们从小听着董存瑞、黄继光的故事长大。我在加入军营的第一天,就曾经想过,要我像邱少云那样被大火活活烧死都一动不动,我可能做不到,但是如果情势紧急,我愿意抱着炸药包像董存瑞一样舍生取义;我也愿意像黄继光那样,毫不犹豫地扑向敌人的碉堡,用身体挡住敌人的机枪。我们这样的老兵,从一开始就接受了‘职业军人在战场上的死亡,就像蚕蛹变成蝴蝶一样自然而美丽’这种观点,所以我们适合血肉磨盘式的大兵团作战。”
   
    上尉不住点头,李强的话,说出了他们这一代,甚至是中国几代军人的特性。中国陆军打赢了一次次战争,在光彩照人的背后,支撑起中华民族脊梁的,是一串串触目惊心的伤亡数字。
   
    “而这两个小子,和我们完全不同。”
   
    李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开怀的微笑,“他们会努力完成上级交付的任务,但是他们绝不会轻言牺牲,更不会墨守成规。他们有着我们这代军人集体欠缺的厚脸皮,还有着可以称之为‘狡猾’的聪明,外加一些让人哭笑不得,却必须承认非常行之有效果的无耻手段。最重要的是,燕破岳这个新兵,还有着精神领袖的感召魅力,以及战地指挥官的勇气与坚定。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最优秀特种部队指挥官的特质,我现在就是想看清楚,他究竟能不能扛起这份重量!”
   
    说到这里,李强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回望着上尉,征询道:“你说,我对燕破岳是不是有点过于溺爱了?”
   
    上尉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他连连摆手:“得得得,你丧尽天良变态强的溺爱,当世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受得起,你看看那两个小子,被你的溺爱折腾成什么样了。”
   
    ……
   
    “兄弟,看清楚没有,那个女军官长得真不赖,嘿嘿。”
   
    “嗯。”
   
    燕破岳和萧云杰两个人的双簧相声,继续一遍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从旁边“无意中”路过的人,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地灿烂和诡异。这里是军营,总算没有众人围观的景象出现,但是燕破岳和萧云杰都清楚地看到,在他们对面的信息自动化大楼的窗户后面,已经出现了一张张看戏的面孔。
   
    在部队中女性职业军人比例本来就少,到了戍边部队,那更是八十岁老太太嘴里的一颗牙、昆仑山顶的那一根草,怎么宝贝都不为过。而极少数女性职业军人,她们最集中的岗位,就在医务室或者是信息自动化大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