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37章 整死你们没商量

第37章 整死你们没商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夜回到营房,在李强的指点下,他们两兄弟找到自己的宿舍,连灯都不能开,睁大眼睛好不容易摸索到两个空的床铺,连衣服都没有脱就躺在上面,陷入了呼呼大睡。
   
    还没有睡上一个小时,一长两短三声哨响就从宿舍外面传来,刚才还陷入沉睡的班长和副班长就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般猛地跳起,在他们的指挥下,新兵们手忙脚乱地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衣服,将军被打包背起,稀里哗啦地冲出了营房。
   
    天知道一晚没睡的营指导员李强怎么这么神采奕奕,身上甚至还穿着一件负重沙背心,看着稀稀拉拉,用了整整十分钟才在他面前集结起来的新兵,李强一开口就是带领所有人立刻进行五公里越野。
   
    刚刚睡了一个小时,身体的疲惫根本没有得到缓解,精神也随之处于低谷状态的燕破岳和萧云杰,看着跑在队伍右侧,喊着响亮口号的李强,齐齐在心里发出一声诅咒:“至于这么禽兽不?!”
   
    跑完五公里,一群被折腾得“欲仙欲死”的新兵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回营房,还没有过三分钟,呼噜声就在营房里此起彼伏。但是还没睡多久,起床号就响了,在班长和班副的喝令声中,还没有适应身份转变的新兵们揉着睡眼爬了起来,迎接他们的又是一场晨跑。
   
    每个人都在机械地整理内务,洗脸刷牙,燕破岳和萧云杰对视了一眼,彼此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两个相当明显的黑眼圈。
   
    一个小时后……
   
    “燕破岳,萧云杰!”
   
    “到!”
   
    “你们是怎么整的内务,就算是小学生叠的被子都比你们整齐一百倍!”
   
    随着李强的怒吼声从宿舍里传出来,两床军被也被人抛出窗户:“到外面顶着被子站一小时,让大家都看清楚你们两位连长大人的英姿!”
   
    “是!”
   
    “是!”
   
    在后面的一小时时间里,每一个从附近经过的人,都可以看到,燕破岳和萧云杰两个新兵头顶军被,像两只呆头鹅般站在那里的傻样,被经过的人指指点点,尤其是两个通信营的女兵走过,一边看着他们两个一边捂着嘴,发出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更是让两个人脸皮涨得发紫。
   
    “老燕,指导员这一套组合拳打得够狠啊,再这么折腾下去,用不了几天就得举手投降了。”萧云杰脑袋上顶着军被,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轻叹道,“人长得帅,就是麻烦多,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我怎么才能让脸皮厚上那么一点点呢?”
   
    燕破岳没好气地回答道:“放心,脸皮这玩意儿,就像是手上的老茧,磨着磨着也就厚了。不过你我两兄弟在整理内务方面,的确没有其他领域那么光彩照人,被指导员大人抓了把柄,挨收拾也是活该。”
   
    萧云杰有些讶异:“老燕,我为什么觉得,你和指导员是一家亲,我才是孤家寡人呢?”
   
    “知道为什么我们两兄弟的内务最差不?”燕破岳冷哼起来,“在部队有句老话,叫作出外看动作,进门看内务。所谓的内务说白了就是叠被子,为了让被子叠得像豆腐块一样,每一个新兵进军营后,必做的一项工作就是‘磨被子’。”
   
    萧云杰瞪大了眼睛:“磨被子?”
   
    “拿个小板凳,像老太太做针线活似的,用板凳面在被子上慢慢碾磨,把被子里的棉絮一点点碾得平实紧密,薄得活像张毛毯,这样的水磨功夫,就叫作‘磨被子’。我敢用脑袋打赌,那些新兵昨天趁咱哥俩接受二次越野训练的时候,已经在班长的指导下,进行了至少三四个小时的‘磨被子’工作。要不然的话,你萧云杰的内务最差可以理解,我燕破岳怎么也会和你一起成了‘吊车尾’?”
   
    萧云杰听到这样的话,那是相当地不爽:“把好端端的被子磨薄了,那保暖性能肯定受影响,盖在身上也不舒服,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这你就外行了吧?”
   
    燕破岳翻着白眼道:“你自己想想看,在需要紧急集合,甚至会直接投入作战的时候,背在身上的军被,是磨好后又薄又硬、叠起来方方正正、背起来也特别省事的军被合适,还是鼓鼓囊囊揉成一堆,用背包怎么扎,看上去都像是一团棉球的军被背起来更好?如果遇到敌军突袭,大家都往地上一趴,你身上背一团棉球,不是在跳着、喊着请敌人把子弹往你屁股上射?!”
   
    萧云杰理解地点了点头:“你说得有点道理,但是像老太太一样坐在那里,拿个小板凳,对着一张棉被在那里磨啊蹭啊的,岂不是浪费你我两兄弟的聪明才智,更在浪费我们无比宝贵的生命?”
   
    燕破岳点头认可:“没错,但是内务问题不得到解决,我们天天顶着个军被站在外面当坏榜样,让整个军营的人看笑话,这也不是回事啊。”
   
    说到这里,一辆侦察营的86式步兵战车从车库中驶出,看着这辆净重十二吨、战斗全重十三吨的步兵战车带着隆隆声响驶出军营,燕破岳和萧云杰的眼睛齐齐一亮。
   
    这东西……好啊!
   
    当天中午,燕破岳和萧云杰得意扬扬地将自己的军被带回宿舍,宿舍里其他新兵还蹲在床前,手里拿着小板凳在那里死命碾磨,而燕破岳和萧云杰手中的军被,与其说是军被,更不如说是两张长成军被模样的毛毯。从“磨被子”后的绵密紧致薄而坚韧来看,就连班长和副班长这两位老兵的军被,都无法与之相对抗。
   
    这两张军被引来整个宿舍新兵们的啧啧赞叹,如果不是被面崭新,还散发着新棉絮特有的清香,他们真的怀疑燕破岳和萧云杰,是从哪个宿舍里,偷了两床老兵的被子回来。
   
    “燕破岳,萧云杰,你们两个浑蛋给我滚出来!”
   
    李强愤怒到极点的吼声,突然在宿舍外响起:“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把军营后面那两扇还没有安装的铁门搬了出去?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把被子夹到铁门中间,哄骗侦察营的人用装甲车碾了两遍?!你们两个浑蛋不是体力充沛嘛,那就给我搬着铁门,绕着军营走上三圈,让所有人看清楚,你们两个的丰功伟绩!”
   
    部队在军营里用的铁门,肯定是用料考究坚固耐用,但是再坚固的铁门,被十几吨重的履带式装甲车来回碾了两遍,也彻底变形,再也不能使用。
   
    就是在这一天下午,军营中的人们,看到了一幅奇观……两个新兵蛋子,合力搬着半扇七扭八拐的铁门,垂头丧气地绕着军营打转,好不容易走完三圈,两个人放下手中那半扇破门,又搬起了另外半扇。没有办法,谁叫他们两个力气不够,一次只能搬半扇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