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36章 新兵连 下

第36章 新兵连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云杰举着营旗,在队伍前方以每小时八公里左右的速度带队奔跑,在他身后是四名手臂上绑着两根白布条的排长,在队伍最后方,还有四名排长坐镇,就是以这八名排长为核心,将整支队伍包裹起来。
   
    十六名班长,与其说他们是班长,更不如说他们是燕破岳专门为两名军医准备的眼线和苦力,只要发现有谁呼吸困难脸色苍白,班长就会立刻报告军医,高原反应严重的,军医会立刻终止对方参加考核。如果只是单纯的体力不支这个好办,你以为燕破岳为什么专门叮嘱排长们,选择身强体健高原反应最小的士兵为班长?
   
    这些班长一左一右,架起气喘吁吁体力不支的新兵就往前跑,那种动作怎么看都像是专业绑票的劫匪。
   
    至于燕破岳则是在队伍外面跑来跑去……
   
    “兄弟们,什么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就是在地摊上买东西和老板讨价还价,你软他就硬,你硬他就软,你对他念念不忘,他就敢蹬鼻子上脸,你转身就走绝不牵挂,他就会追在你的身后放声高叫……亲,再看看吧;亲,好吧,好吧,就这个价,我赔本赚吆喝卖给你了!亲,下次记得再来啊!”
   
    说到这里,燕破岳手里挥舞起一块他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小手绢,那种媚骨天成,那种春风满面,怎么看都像极了电视剧里秦淮河畔暗影流香的姑娘们,一边抛着媚眼儿一边招揽客人的标志性动作。
   
    “噗……”
   
    虽然刚刚到了高原地带就要参加高强度体能训练,让队伍中绝大多数人身体不适,但是听着燕破岳在一边的胡说八道,大家仍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群中有人叫了起来:“连长,求求您别再讲这样的笑话了好不,我这么一笑,真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好吧,那咱们说点实际的。教官再无耻、再变态,总不能在第一顿饭上就小气巴拉的吧,你们没听教官说嘛,他们这里还有人专门负责养羊,我敢打赌现在伙房里一大锅羊肉汤已经炖得喷香,里面撒满了辣椒,上面都漂起了一层红油,跑上一身大汗,再来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汤,狠狠咬上一口青稞面做的饼子,那味道就一个字……香!”
   
    燕破岳这是美食诱惑,就是望梅止渴般地无耻翻版加抄袭,大家都听说过这个典故,但是听着燕破岳绘声绘色的描述,队伍里正在撒腿奔跑的新兵蛋子们,还是不约而同地吞了一口口水。火车上的盒饭里面全是肥肉块子,吃过一次后,就宁可吃方便面也绝不再碰,几十个小时下来,大家嘴里都淡出鸟来,喝上一碗辣的羊肉汤,热得全身透汗,那是何等的舒畅?!
   
    远远的听到燕破岳的吼叫声和笑叫声,看着那批新兵紧跟在营旗后面,一个个跑得满头大汗,却又兴高采烈,似乎已经忘记了高原反应,李强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臭小子,竟然把我的台词都抢光了,到底我是教官还是你是教官?”
   
    “这小子是颗好苗子,可惜就是太张狂,太小看高原反应了。”
   
    张班长走过来递给李强一支香烟说:“他背着几十公斤负重,还在队伍外面大呼小叫地来回乱窜,我看最多跑到十公里,他就会喘不过气来。”
   
    李强接过香烟,不置可否地微微一笑,在点燃香烟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雾在肺叶里转了一圈后,又慢慢吐了出来,在蓝色的烟雾缭绕中,他眯起眼睛,打量着在队伍两侧跑来跑去,时不时蹦跶两下,再扯上一个段子,兴致来了甚至还能仰起脖子高歌一曲的燕破岳。
   
    站的高度不同,看事物的眼光就自然不同,张班长是一个老兵,他只看到了燕破岳不把高原反应放在眼里到处浪费体力的一面,但是身为一名少校,李强看到的却是这批新兵在萧云杰的带领下已经跑出近五公里,依然没有人掉队。燕破岳在不停地转移新兵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忘记或者无视高原反应,八名排长和十六名班长,一旦发现有人体力过度不支即将掉队,他们就会在第一时间跑过去,一左一右架住对方,带着这些身体素质低于平均标准的新兵继续飞奔。
   
    “到现在为止,干得还不错,但是你们最多再跑两公里,潜藏在内部的问题就会爆发。我真的很期待,你们这两位‘连长’会如何处理。”
   
    李强的眼光相当毒辣,跑到第七公里时,全队已经有超过一半人体力严重透支,仅凭八名排长和十六名班长组成的支援队,当然无法带着这么多人一起前进。
   
    萧云杰被迫停下脚步,有将近三分之二新兵要么一屁股坐到地上,要么弯着腰拼命喘气,剩下还能挺直身体的三分之一新兵,他们的军装也被彻底浸透,汗水顺着脸庞流下来,滴落在他们脚下这片如此厚重又如此贫瘠的土地上,发出一连串“噗噗”的轻响。
   
    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燕破岳身上,谁都知道再这么坚持下去,所有人只会一起失败再一起挨罚。
   
    “大家可以看看周围那些老兵的脸色,我可以确定,我们已经做得够多、够好了。”
   
    听到燕破岳的提醒,这些新兵们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周围的路上,已经出现了三三两两的老兵,这些老兵看着他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显然在他们自己接受类似的训练时,成绩要远远没有现在的新兵们好。
   
    这个发现,让仍然有力量站在原地的新兵们,不由自主昂起了头,就连那些喘得厉害的新兵们,也有一部分重新挺直了自己的腰。
   
    “大家都在语文课本上,读过‘三人行’这篇故事吧,当时红军在二万五千里长征时走入草地,故事的主角是一个连指导员,他背着受伤的战友前行,在半路遇到了一个同样受伤无法行动的士兵,无论怎么看一个自己也受了伤的人,无法背着两个伤员前进,可是他做到了,他先背着一个伤员走到前面,体力不支的时候就把伤员放下,再走回去背另外一个,如此周而复始,最终他旧伤复发晕倒了,在他醒来的时候,他发现那两个伤员正在地上,拖着他向前爬。”
   
    也许别人读这篇文章时,只会用漫不经心的态度扫上几眼,但是燕破岳的父亲,就是被部下用类似的方法抬下了火线,所以每每读到这篇文章,或者从脑海中重新回想起来时,一股炽热的气息就会在他的胸膛里涌动。
   
    彼此扶持,永不放弃,也许这就是中队在半个世纪前,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军事奇迹,最终被称为世界最强的原因!
   
    看着面前这些若有所思的战友,燕破岳沉声道:“我以连长的身份下令,不要管用了多少时间,一起跑完这该死的十五公里,一起通过终点,一个也不许少!”
   
    燕破岳和萧云杰,用步行的速度带着全部新兵完成了十五公里越野训练。李强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这批新兵整整用了两小时三十七分钟,李强还没有说话,就看到燕破岳突然抛掉身上的背包,对着几十米外的一片草丛猛扑过去。
   
    一道灰色的身影自草丛中跳出,那是一只高原兔,这种兔子最高能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高原上生存。它们这个群体繁殖能力并不强,能够生存的最大原因就是四肢有力,拥有远超同类的速度与敏捷。
   
    这只高原兔有力的后肢在地上一蹬,整个身体就紧贴地面飞窜出一米多远,它的爪子下面长着长长的绒毛,让它在落地时悄无声息,几乎不需要任何缓冲,它的后肢再次在地面用力一蹬,旋即又像离弦之箭般向前蹿出一米多远。
   
    就是凭借这种速度,高原兔不知道甩掉了多少突如其来的危险,也就是因为对自己的速度拥有绝对自信,它才敢出现在军营几百米范围之内。
   
    可是今天,它在飞蹿的时候,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追越近,对方的速度竟然比它更快!
   
    高原兔猛地停住脚步,它的后肢在地面上狠狠一蹬,猛地向右侧逃窜,这种瞬间转变奔逃方向的机动敏捷,足以让大自然中最出色的捕猎者措手不及,但就是在向右侧飞蹿,四肢还没有重新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凭空而落,一把就抓住了它堪称要害的耳朵。
   
    所有人都目光呆滞,看着燕破岳拎着一只足足有五六斤重、在他手中不断扭动身体拼力挣扎的肥大高原兔,兴高采烈地跑回来,张班长不停地揉着眼睛,一次次的反复确认后,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这小子真是一头禽兽!”
   
    张班长在过度震惊之下,用的形容词含有太大歧义,但是四周的军官和老兵们,却心有同感地一头。
   
    这小子可是背着几十公斤的负重,在两个多小时内跑前跑后,勉强将一批乌合之众捏在一起,带着他们完成了十五公里越野训练,从运动强度上来说,比让他自己背着相同负重在两小时内跑完十五公里要高得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