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7章 忍者传说 上

第17章 忍者传说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某年,某月,某日,星期日,早晨,天气晴朗,是个郊游踏青的好日子……
   
    “我们今天是第一次开始训练,我特意给你挑选了最简单的入门教程,现在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一件也不许留。”
   
    燕破岳的眼珠子一下瞪得贼大,他们现在所处的训练场,是一个小山谷里,虽然这里鲜少有人路过,现在又是夏天,不存在着凉问题,但是要他把身上的衣服都脱得干干净净,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人类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衣服的出现,原本只是为了保暖,可是到现在却硬是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一个人身上的衣服脱光,就会感到不安甚至是手足无措,而你的敌人,却往往会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对你发起突袭。你从睡梦中惊醒,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你是抓起武器抵抗,还是抓起衣服遮羞?!”
   
    “邪门”将燕破岳带到了一条小溪前,在小溪旁边,有人挖出来一个四米见方的水池,由于有溪水不断注入形成流通,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透着阵阵清凉。
   
    “邪门”从汽车后备箱里拎出一只蛇皮袋,当着燕破岳的面,将蛇皮袋里的东西倒进了水池里,看着一群身材优美而细长,通体发绿,脑袋尖尖,在水里快活地扭动着身躯,游来游去有说不尽的舒适与快意的可爱小动物,燕破岳只觉得喉咙发痒,不由自主地倒吞了一口口水。
   
    “邪门”一口气往面前这个小小的水池里倒了十几条两尺多长的水蛇,如果跳进水池里,吸引了它们的注意,非要冲出上来进行一次亲密接触怎么办?由于身上一丝不挂,他只觉得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要害,到处都得保护,那种从内心最深处涌起的极度不安,让燕破岳难受得几乎要吐出血来。
   
    “你今天是第一次接受训练,前几天又头部受伤,所以我挑选了最低难度。”
   
    “邪门”现在的表情,怎么看都透着一股狰狞:“你应该庆幸我的仁慈,我第一次拜师学艺时,师父给我在水池里准备的,是几只一尺多长,已经饿了七八天,看到什么都眼睛发绿的老鼠!我刚下水池,它们就从四面八方同时向我扑过来,咬得我全身是血,而师父帮我疗伤的方法,就是直接往水池里丢了一斤盐。”
   
    一想到几只一尺长的大老鼠饿得两眼发绿,看到有人进入水池,一边吱吱乱叫,一边猛扑过来的样子,燕破岳都吓得一身冷汗。被水蛇咬上一口,只要没有毒,最多只是留下几个牙印,要是被饿得两眼发绿的大老鼠咬上一口,就凭它们连门板都能咬穿的牙齿,只怕身上立刻就会少上一块肉。
   
    “你现在就可以下去享受溪水的清凉了,”“邪门”森然道,“如果没有我的许可你就从里面爬出来,我就罚你光着身子围这座小山跑十圈。”
   
    燕破岳平时可以天天被同学欺负,去做值日,可是在这一刻也急了眼:“要是我遇到人怎么办?”
   
    “你可以装疯卖傻,让别人以为你是从青山病院里跑出来的疯子;你也可以采摘树叶,给自己编上一个草裙;在两里外就有一个当地山民弄的化粪池,里面全是混了猪粪的烂泥,如果你愿意的话,往里面一跳,立刻就会披上一件黑色连衣裙,反正十天后,我就要训练你站在里面吃午餐,提早感受一下,也算是未雨绸缪。”
   
    在“邪门”的注视下,燕破岳直接纵身一跃,用最夸张的姿势跳进水池,溅得水花冲天而起。看着有三四条水蛇被水浪硬生生冲出池塘,扭着漂亮的小麻花逃进旁边的杂草丛旋即不见了踪影,“邪门”不为所动,只是发出一声低语:“自作聪明。”
   
    燕破岳背部紧紧靠着水池的边壁,他瞪大眼珠子,死死盯着水面,他突然双手在水中狠狠探出,旋即就像是触电般地猛跳上岸。
   
    “燕破岳,我让你上来了吗?”
   
    “两三条蛇一起上来咬我,有一只,有一只它的目标是我的……”燕破岳很想用一个比较文雅的词来向师父说明他要害受到攻击的紧迫性,但是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羞涩地道,“它想咬我的嘘嘘。”
   
    “蛇能咬你的嘘嘘,你就不能反过来咬它的嘘嘘?难道说你发现它是一条母蛇,所以对它嘴下留情?!”
   
    “邪门”指着山谷中那条羊肠小道:“去跑步吧,给你一个善意的劝告,千万把你的耳朵竖直了,不想被人当成暴露狂或者神经病,你就必须在别人看到你之前,先发现他们并找到躲藏的位置!”
   
    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再看看四周,现在可是下午三点钟,朗朗乾坤,青天白日,方圆几里之内,都可以一览无余,燕破岳真的傻眼了。
   
    “好好记住你这一刻的感觉,等你将来有资格收徒传艺时,自然有机会把今天积攒的怒火变本加厉转移到徒弟身上。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尽情地奔跑,好好享受一下和大自然最亲密的无障碍接触,顺便让我看到更多的郁闷和羞涩吧!”
   
    背后传来了“邪门”夸张的声音,燕破岳真的不愿意想象,他的这位师父在当年究竟在师祖那里受到了何等的摧残,一股怨气竟然可以一存就是二十来年,直到收了他这个徒弟,才得到了一次总爆发的机会。
   
    已经围着小山包跑了五圈的燕破岳,将绑在腰间的树叶版草裙扯下来甩到路边,刚才就是“邪门”建议他可以用树叶编制草裙,这事听起来容易,可是实际做起来绝不是那回事,树枝围着腰部绕成圈,是能形成一片绿色遮挡物保护住重要身体器官,但是他一迈腿跑步,树枝里那些毛毛刺刺就会在他皮肤上又磨又搓,更关键的问题是,那儿的皮肤多娇嫩啊,一边跑一边刺,又有谁能受得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