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3章 缅甸赌场

第3章 缅甸赌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中国和缅甸在这边的村庄,农田都连在一起,就算是资格最老的公安人也说不清楚,究竟哪一片是中国的,哪一片是缅甸的,一人多高的甘蔗地,更形成了一片天然屏障,有当地人带着,在里面沿着小路绕上几圈,几下子就能从中国云南走到缅甸。
   
    借用一位经常从迈扎央到几公里外的中国陇川县购买生活用品的缅甸土著的话来说:“穿过甘蔗地就是我们村,就隔一条路,来回一趟,比下地割一次甘蔗还容易。”
   
    站在迈扎央的街头,放眼打量这个和“果敢赌城”“勐拉赌城”并称为中缅边境三大赌城的地方,这是一个小城,就算是徒步行走,不足千米的街道,半个小时足够走一个来回。一横一纵两条街道交叉在一起,就形成了整个主城区。在小城之外,就是缅甸特有的热带森林。
   
    到处都是钢筋混凝土砌成的别墅型小楼,在街道两侧,酒店、网吧、宾馆、饭店林立,它们的招牌上使用的都是中文,就连这里使用的电话号码区号都是中国云南德宏州的,手机信号也是满格,往回拨打电话,当然也不是国际资费。
   
    既然有资格称为赌城,赌,当然是这里最明显的主旋律,如此狭小的城区中,硬生生放下了二十多家大大小小的赌场,据说这里最繁华时期,各种名车在大街上排成了长龙。有一位来自四川的“赌王”,更是以两年时间,在迈扎央输了两亿多人民币而面不改色,成为所有来迈扎央开办赌场淘金者心目中最尊敬,也最希望能够宰到的“王者”。
   
    “咱们都是老同学了,我能骗你吗?现在云南这边到处都在建旅游景点,需要大量技工,尤其是像你这样能做木工活的,一天赚上一两百都是小意思,最忙的时候,所有包工队都缺人,每天的工资更是翻着跟头往上涨!要不这样好了,你的机票兄弟我包了,等你赚了钱,再好好感谢兄弟,怎么样?”
   
    在街头上,一个男人正拿着手机打电话,四周原本就一片安静,他的嗓门又过大,就立刻显得刺耳起来。可是这个男人却浑然未觉,依然对着电话说得口沫飞溅:“行啦,肉麻的话少说,把你身份证号发个短信给我,我一会儿回去就帮你订票,记得,赚了钱后,至少要拿出十倍的诚意来回报哦!”
   
    通话结束了,男人满意地打了一个响指,旋即又在手机记录簿中,找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电话一接通,男人的精神就猛地一振:“娟儿,你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吧?怎么说上初中时我们做过同桌,我还给你塞过情书呢……”
   
    男人边走边说,从萧云杰一行人身边擦肩而过。
   
    裴国方咬牙切齿地颤声道:“看他这样子,和搞传销的有什么区别?我儿子八成就是这么被人给忽悠过来的!”
   
    他们这群人,被称为经纪人,专门负责电话营销,并从输了钱却无力偿还的赌客中,挑选自己的下线,形成层级管理,从这点上来说,也的确像是在传销。
   
    这事说白了,就是赌场闹得太凶,让云南公安部门重视了起来,几次实施禁赌风暴的结果就是,现在的缅甸赌场,早已经没有了几年前的样子,很多赌场已经关闭,剩下的要么转了暗场,要么就开始另谋生路。
   
    那些已经在赌场赚了大钱的老板,见势不可为,想走自然就能走,但是还有些人,他们是借贷进入缅甸开办赌场,还没有赚回本钱就遇到“禁赌风暴”,赌场生意一落千丈,他们被贷款利息压得红了眼,在几个月前终于开始铤而走险,用近乎传销的方式骗人来到缅甸。
   
    萧云杰让下属去调查,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山西、四川、河南、黑龙江、山东,这几个省都有缅甸赌场发展出来的下线,都有人员失踪报告,只要进了他们的地界,不管你是赌还是不赌,最终都会背上巨额“赌债”,而这个赌债是多少,在把他们带进缅甸前,线人已经将他们家里的经济情况摸了个清楚,数字总是能设到让家里人砸锅卖铁,正好能够到的程度。
   
    这样的“经纪人”,在缅甸迈扎央赌场,数量已经超过了一千人!
   
    一千个经纪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打着电话,从他们曾经生活的地方,将一些熟悉的人骗到缅甸赌场,并且会从他们当中继续发展下线,形成一个金字塔结构。
   
    如果再放任这种“传销”赌博继续发展,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些在缅甸开办赌场的人,就会建立一张覆盖全国的大网。到了那个时候,不仅仅是赌博,也许缅甸更加历史悠久的特产“黑色黄色”,也会随着这张网,流通到整个中国!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名资深刑警,在面对可以动摇社会治安根基的危险时,一种最敏锐的职业本能!
   
    “设想是美好的,手段是不错的,”站在迈扎央赌城的街头,萧云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突然露出一个笑容,面对着眼前的一切,高高竖起了两根中指,“不过很可惜,我萧云杰来了,你们的所作所为,不但是在践踏法律,而且更让我很不爽,不把你们一起扫得滚蛋回家,我萧云杰就穿上女人的性感小内衣,挥舞着红手绢,在迈扎央跳草裙舞给你们庆祝!”
   
    当裴国方和对方取得联系,并登上一辆对方派出的汽车,他们才知道,原来关押“人质”的地方并不在迈扎央赌城,而是在一个更加偏远的小山村。
   
    在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农家院子里,修建着一个相当坚固的地窖,里面足足关押了二十几个欠了巨额赌债,却无力偿还的赌人。为了防止他们逃走,每个人身上都被剥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在他们身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鞭痕,隔着地窖二三十米远,都可以闻到一股浓重到极点的血腥气味和随之产生的腐烂气息。
   
    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被人从地窖里拎了出来。
   
    裴国方的嘴唇在不停颤抖,他的儿子目光呆滞,右手上草草裹了一层绷带,从形状上来看,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自己的食指。这个大男孩,虽然在家的时候,一直和他顶嘴,有时候甚至当面骂他是贼头不说,还把一村人都变成了贼,把他这个当爹的尊严都踩到了脚下,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男孩也是他裴国方的儿子,是他的亲生儿子!
   
    男孩走着走着,突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上。地面上还有着雨后淤积的烂泥,烂泥溅了男孩一身,也浸进他全身的伤口里,男孩也挣扎着试图重新站起来,可是他努力了半天,也没有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也许是泥水浸进伤口带来的疼痛太过剧烈,让他迷茫的双眼中,终于恢复了一分神志,当他四下打量,终于在人群中看到熟悉的身影时,这个曾经桀骜不驯而且心比天高,以为凭自己的辛勤努力,就一定能改变人生的男孩,嘴唇颤抖着,还没有说话,眼泪就已经夺眶而出,他抽搐着,终于喊出了一句话:“爸,我好疼啊!”
   
    裴国方再也忍不住,朝着儿子猛冲过去,可是只跑几步,他就被人拦住了,拦住裴国方的人,长得人高马大,他留着一个光头,不用刻意绷紧,全身的肌肉就已经鼓起,在他双臂上文着两条黑色巨龙,巨龙张牙舞爪怒目圆睁,透着疯狂式的狰狞,而他脸颊上那条半尺多长的刀疤更让人望而生畏。
   
    光头大概就是这群看守中的小头目,他对着裴国方伸出了手:“钱呢?”
   
    萧云杰还没有来得及制止,裴国方就已经将紧紧抱在怀中的钱箱丢了过去,嘶声叫道:“让开,让开,快让开啊!”
   
    钱箱到手,光头的脸上刚刚露出一丝笑容,就化成了冰冷,他随手一掂钱箱的重量,伸出另外一只空着的大手,狠狠在裴国方的胸膛上一推,眼睛里只剩下儿子的裴国方,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光头一掌硬生生推出四五米远,以最狼狈的动作摔倒在地上。
   
    “你儿子欠我们的赌债是二百万,”光头打开钱箱,看看里面摆着的钞票,森然道,“你就带这么点钱过来,是打发叫花子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