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荣耀 > 第1章 《天职》:夜半炮声

第1章 《天职》:夜半炮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钟的指针,刚刚跳过凌晨四点三十分,辛苦工作一天的人们,正在呼呼大睡,虽然距离起床时间还很长,但是时值六月中旬,白天长夜晚短,深暗的天空中,已经透出一丝鱼腹般的惨白,将黎明前的黑暗映衬得更加深沉。
   
    放眼望去,整个上东村中没有一丝灯光,仿佛一切都陷入沉睡中,只是偶尔隐隐传来一声犬吠,旋即又安静下去。只有熟悉这里的人才会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村民晚上都不使用电灯,而是每一家都在窗户上安装了三层遮阳布窗帘,还有的人家,索性直接在窗户部位安装了拥有滑动轮的日式木门,将光线彻底阻隔在室内。
   
    在村子后面的山脊上,安装了几十台小型风力发电机,它们随着山脊起伏,拉成了长长的一条长龙,在夜风的吹拂下白色叶片徐徐转动,在源源不断创造出清洁电能的同时,也为这个其貌不扬的山村,增添了一丝西方城镇的时代感;而萧云杰脚下这条修得工整而宽阔的柏油面马路,更是将村子与外界的主干道连接在一起,将中国政府宣传的“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发扬得淋漓尽致。
   
    打量着村子里,那些模仿别墅建造的两层、三层小楼,萧云杰脸上露出一丝讥笑,他将警车停到距离上东村五百米的位置,蹲在地上从香烟盒中取出一支烟,再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将香烟从中扭断,把烟丝都放到了纸上,用手指微搓,旋即一支纺锤形的“大炮”就出现在萧云杰手中。
   
    萧云杰今年三十二岁,是本市刑警队队长,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说不上鹤立鸡群,但是长期坚持高强度体能锻炼,却让他拥有了猎豹般敏捷的身手和优美的线条,浑身上下张扬着野性与恣意。还有他那双因为职业关系,显得过于敏锐和深沉的眼睛,让他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轻而易举地挑动怀春少女的心怀。
   
    只可惜……这位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有三大特殊爱好让他至今未婚,而且连女朋友也没有。第一,工作时没有半点形象,总会蹲在地上,不止一次被媒体记者拍到,被戏称为“懒汉队长”;第二,只抽自己卷的“大炮”,别人递过来的香烟一概不接,而且只用蜡梗火柴点火;至于第三条,你只需要知道,这位萧大队长的绰号是“卑鄙无耻太牛皮”,得罪的人太多,谁敢做他女朋友,就会收到恐吓信若干就行了。
   
    至于萧云杰自称的,有一个从小就暗恋的女神,非她不娶的宣言,大家也只是当一个笑话听听。
   
    没有过滤嘴的大炮几口就吸到了底,最后再狠狠吸上一口,萧云杰终于站起来,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大麻雷子,这枚在过年时才能看到的大麻雷子,外表包着一层红色的纸皮,看起来竟然比鸡蛋还要粗,将烟屁股凑到引信上,亮丽的火花随之开始闪烁,直到引信即将燃完时,萧云杰才猛地一扬手将麻雷子狠狠抛向远方的上东村上空。
   
    轰!
   
    在一片寂静的暗夜中,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弧线的大麻雷子,在十五米高空轰然炸响,那股沉闷的轰鸣,吓得村子里上百条狗同时惊醒,它们连究竟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一起开始放声狂吠。
   
    在狗们的集体躁动下,就连村民们在家里养的鸡啊、鸭啊、鹅啊什么的,也开始不甘落后地仰颈高歌,几秒钟前还沉浸在黑暗与沉睡中的山村,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片有闹市之闹、红火之火的午夜梦回档《动物世界》。
   
    萧云杰丝毫没有半夜扰人清梦后的惭愧,他从车里拿出一个拥有微光夜视功能的望远镜,同时在心里默默数着:“三十,二九,二八……”
   
    当萧云杰数到十五的时候,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一些黑影从院子里翻墙而出,这些身影一个个动作利落,对四周环境更是了如指掌,在萧云杰把三十秒钟数完时,整个村子的街头小巷,到处都是撒腿飞跑的身影,粗粗计算下来已经超过百人大关。
   
    就算是到了这个时候,整个村子里依然看不到一丝灯光,一百多号人在黑暗中高速奔跑,却几乎没有产生碰撞,他们仿佛经历过上百次演习,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跑位,他们就像是退潮时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出,转眼间就汇聚到同一个方向,一起逃进了村子后面的大山。
   
    萧云杰将望远镜丢回汽车,就在准备离开时,路边一个用砖头水泥砌成的宣传牌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牌子刚刚砌起来不太久,如果萧云杰没有记错的话,他昨天晚上来放麻雷子时,牌子上面还是空着的。
   
    宣传牌上有人用红色颜料,写了一行大字:上东村诚挚欢迎高素质、高学历人才加入,大专学历嫁入本村者,每月可领补助五百元;本科学历嫁入本村者,每月可领补助一千元;硕士学历者,每月可领两千元,可进入村委会工作;博士学历及以上者,每月可领三千元补助,并可享受分红福利,孩子出生后,优先分配土地。
   
    看着这样一个集征婚和人才招聘于一体的广告宣传,萧云杰只觉得喉头发痒,“呸”的一声在上面吐了一口浓痰。
   
    就在他坐到驾驶席上开着汽车时,远处有人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一边挥舞着向他打招呼,一边快步跑了过来。
   
    这个能在一分十五秒内就穿好衣服,并在萧云杰每次放麻雷子都会随机更换位置的情况下,仍能迅速判断出萧云杰的具体方位,并在他离开前一路跑过来的人,就是上东村的村长裴国方。
   
    裴国方今年四十多岁,长着一张貌似忠厚的脸,往人面前一站未语先笑,脸上的真诚与质朴,让你很容易对他产生好感,他身上穿的衣服,更是五十块钱一件的地摊货,怎么看都是绝对亲民加朴素。
   
    “萧队,萧队,请等一等……”
   
    裴国方人还在两百米之外,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萧云杰没有走,只是下了汽车,又蹲到了地上。
   
    这可是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套在戏文里,可是个有点实权的角色,就算现在只要警灯一开,就可以横冲直撞,怎么做人就这么不讲究,不管遇上谁都先地上一蹲?!
   
    在心里腹诽不已,裴国方却只能老老实实蹲到萧云杰身边,习惯性地从口袋里取出一支软中华,递向萧云杰在空中转了一圈却叼到了自己嘴上,人家萧队就喜欢自己卷“大炮”抽,他再想巴结对方,也实在做不到厚着脸皮学萧云杰的样子去扭香烟取烟丝。
   
    一个嘴里叼着香烟,一个嘴里叼着“大炮”,蓝色的烟雾随之在空中袅袅升起。
   
    萧云杰天天晚上跑过来放麻雷子,就算是晚上,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裴国方的脸上有两个醒目的黑茄花,他脸上满是苦笑:“您连续半个月过来放麻雷子,一会儿凌晨两点,一会儿三点,一会儿又四点,行动飘忽难以捉摸,整得我们上东村鸡飞狗跳,别说是人,就连母鸡都不怎么下蛋了。萧队啊,您行行好,放小弟一马成不?”
   
    “唉,不是兄弟我不体恤,实在是职责所在,不得不如此啊。”
   
    萧云杰的神情比裴国方更加认真,七情上脸,道:“你们上东村家家户户偷车,弄出一个远近闻名的‘偷车村’,偷盗、再加工、运输、销售,已经成为一条龙产业也就算了,现在还弄了个网络销售,是不是太张扬了点?这些事,本也不归我一个刑警管,但你是闲得没事干了,还是港台黑社会电影看太多了,还非要弄个全村学武,你自己说,这小偷学了武术,不变成强盗,还能变成啥?”
   
    一提起全村学武,裴国方也是嘴里发苦。
   
    就是在前年他在村子里选了八名十二到十六岁的孩子,由村委会出钱,把他们送到了河南少林寺学艺。一年后八个孩子艺成归来,裴国方又让这八个孩子为“教头”,对全村老少爷们儿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学武运动。
   
    裴国方本意当然是好的,想要通过学武,让全村的男人磨砺出坚韧的意志,树立面对困难不屈不挠的作风,甚至他在宣传牌上写的“招聘+征婚”广告,也是想要转变本村人的人品素质。
   
    一个盗车村,还提素质,本身就是一件让人笑掉大牙的事情,但是裴国方却在努力做着,但是一些不可控,甚至是事先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就那么突然蹦出来了。
   
    “村长,俺真不是故意的。当时俺还在解锁呢,那小子突然跳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比鸡蛋还粗的大棒子,对着俺脑袋就拍。俺当时真的被吓了一大跳,顺手就给他来了一个过肩摔,又猛地跪倒,对着他的胸口来了一记‘铁膝盖’,他胸口里传来‘咔嚓’‘咔嚓’两声,不知道咋的就躺在那儿不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