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69章

第16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番外:李颂篇】
  
      李颂清醒时,天仍未亮,屋内寂静无声,紫檀浮雕螭纹的桌案上染着一盏灯,勉强照亮了昏昧的房间。李颂皱了皱眉,从床上坐起,幽黑深邃的眼眸慢慢打量四周——朱漆嵌螺钿翘头案、青色帷幔、四扇画竹韵常青的屏风,左手边的墙壁上悬挂着一把宝剑。
  
      这是汝阳王府他的房间。
  
      李颂的脸色有些奇怪,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攒握成拳。汝阳王府早在五年前就被抄家了,他离开此地已有多年,因何又忽然回来?
  
      李颂记得他骑马经过两座雪峰之间,忽然地面震荡,山顶的积雪毫无预兆地落下,雪崩了,他被埋没在积雪之下。竟没死么?李颂抬起手,就着昏沉沉的光,看见自己手脚健全,毫无异样,不免更是疑惑。
  
      许是做梦。
  
      李颂看了一眼窗外,槛窗外晨光熹微,氤氤氲氲,夜里似乎才下过一场小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气味。他不动声色地坐在床头,背后倚着绣银丝的枕头,面沉如水。当窗外第一缕日光投进屋子时,他稍稍抬了抬眼睑,眼角下那个浅色的蝴蝶状胎记迎着朝阳,格外柔和,衬得他整张脸都冶艳了许多。李颂微微眯眼,许久没经历过这般平和的清晨。
  
      廊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停在直棂门外。有人推门而入,一边往内室走一边道:“少爷,您今儿怎么起得这般早?天还没亮呢,您不是晌午才出门吗,还能再睡会儿呢。”
  
      是李颂身边的仆从陆实。
  
      李颂蹙眉,直直地盯着他。
  
      陆实伺候过他数十年,对李家忠心耿耿,只不过当初李家被抄时,他被年迈的母亲叫回老家,听说路上出了意外,没能撑几日便去了。为何会出现在此?李颂眼眸深了深,若真是梦,这梦未免做得太真实了一些。
  
      陆实见他不言不语,有些不解,又问了一遍:“少爷,您今儿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奴才去给您请大夫看看。”若是以往,李颂肯定懒得搭理他,然而今日却什么都没说,只低头揉了揉眉心,一声不吭。
  
      “少爷?”陆实道。
  
      许久,李颂哑声道:“我没事。”
  
      陆实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李颂,见他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别的没什么异常。陆实便不再追问,服侍李颂穿衣洗漱完毕,退出房间便准备让人端早膳进来。只一条腿刚迈过门槛,迎面便有人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一声招呼都不打,直奔内室。
  
      能在汝阳王府这般肆意妄为的,只有府里的大小姐李襄了。
  
      李襄身穿杏黄色绣银纹百蝶穿花的短衫,底下配一条蓝底白花的挑线裙子,一阵风似的停在李颂床边。因她生得标致,朱唇皓齿,杏脸桃腮,即便横眉竖目,也别有一番娇俏动人的韵味。李襄撅着嘴,质问道:“哥哥,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还没办?”
  
      李颂看向她,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半响道:“什么?”
  
      李襄见他没反应,还当他是想反悔,便从袖中取出一个白釉青瓷的小瓶子,塞进李颂手里。“这里头是五石散,我命人从外头买的。你答应过我要给魏常弘吃的,你可不能反悔。”说罢,李襄见李颂毫无反应,软声道:“哥哥,你也知道,我根本不想嫁给那魏常弘。唯有这个法子,才能让父亲母亲心甘情愿地退了亲事。求求你了,你今儿不是要去御和楼么?听说魏常弘也去?你就把这个东西给他……”
  
      魏常弘。
  
      李颂垂眸,看着手心的青色瓷瓶,有些想忘却忘不掉的东西逐渐充满他的脑海。他离开五年,走遍大江南北,看过江河湖海,却始终抹不掉心里的那点执念。一提起跟她有关的任何东西,便不由自主地失神。
  
      李襄见李颂一言不发,不免有些着急,跺跺脚叫了一声“哥哥”。坐在床头,抓着李颂的手臂道:“哥哥,这五石散不会要了魏常弘的命的,只是让他名声差一点而已。我是姑娘家,总不能牺牲自己的名声退亲吧?都怪爹娘,非要我嫁给他做什么。”
  
      李襄嘟嘟囔囔,不放心地叮嘱了许多遍,直到李颂皱着眉头说了句:“好了。”
  
      李襄立即噤声。
  
      李颂把青瓷瓶纳入掌心,看也不看李襄道:“出去吧。”
  
      李襄晓得他这是不耐烦的表现,还想再说什么,但见李颂神情晦涩,脸色冷沉,到底有些怯懦,不情不愿地走出了房间。李襄离开后,身边无人絮叨,李颂静静地呆坐片刻,想起李襄方才触碰他时温热的体温。触感太清晰,根本不像梦。他身子一倾,重重地砸在床褥上,架子床结实,只轻微地晃了晃。李颂抬手盖住眼睛,看似还算冷静,身子却紧紧绷着,手臂微微颤抖,仿佛极力克制某种情绪。
  
      这不是梦。汝阳王府仍在,李襄仍是十四岁的姑娘,他竟回到了六七年之前。
  
      只是李襄何曾跟魏常弘定过亲?李颂记得父亲母亲本有这个念头,只不过有一年狩猎,李襄先是跟魏箩起了冲突,后又举箭射伤了魏常弘,两家的婚事告吹,父亲母亲此后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事儿。目下李襄怎么已经跟魏常弘定亲了?
  
      李颂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许久,才缓缓放在掩住眼睛的手掌。那双眼深不可测,透着幽光,眼眶红红的,谁也不知他方才决定了什么。
  
      *
  
      御和楼,二楼雅间。
  
      李颂着一袭藏青色素面杭绸直裰,坐在黑漆小几后,身后是敞开的窗户。他斜倚着窗棂,眼睑半抬,漫不经心地打量周围的几人。这些人是他往昔好友,一个个都是纨绔子弟,游手好闲,此刻正围在小桌旁兴致高昂地掷骰子。李颂曾经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如今却一点也提不起兴致。许是在外头漂泊得太久,对这种日子已经陌生,难以融入了。
  
      李颂缓缓婆娑青釉冰裂纹茶杯的边沿,若有所思,从进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
  
      身边一位穿玄色缠枝莲纹袍子的少年凑上来,好奇地将他打量一遍,故意道:“不对劲儿啊。咱们李少爷今儿是怎么了,怎么这般沉默?这双陆数你玩的最好,如今你不参与,是怕兄弟们输得太惨么?嗳,你倒是说句话,是不是心情不好?谁惹你了?”
  
      这位是户部侍郎的小儿子沈宏生,素来与李颂关系最好,嘴贫,人倒是不错。
  
      李颂转了转手里的杯子,淡声道:“没什么。”
  
      沈宏生自是不信的,瞧了他一会儿,状似恍然大悟道:“听说你今日把英国公府的六少爷也邀来了,怎么,你想收拾他不成?他不是快娶你妹妹了么,难道,你对他不满意?”
  
      李颂安静片刻,偏头瞅一眼沈宏生,道:“你废话太多了。”
  
      沈宏生一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重新坐回自己位子上。得,感情是他多管闲事。
  
      雅间内气氛火热,酒水换了一桌又一桌,大伙儿正兴奋的时候,门被人从外头推开了。
  
      魏常弘出现在雅间门口,他穿着月白色的绣金忍冬纹锦袍,头发束起,衣衫整齐,与雅间儿里的氛围格格不入。这里头的人或坐或倚,东倒西歪,没个正形,而魏常弘却背脊挺直,眼神澄净,视线平平淡淡地扫了屋里一圈,落在李颂身上,开门见山道:“有事?”
  
      雅间儿里的人都看着他,兴许是他身上世家子弟的矜贵太耀眼,喝酒的不喝了,玩双陆的不玩了,都默默坐直了身子。
  
      李颂看向魏常弘,不露声色地端详,直觉此人跟自己认识的魏常弘有些一样,又有些不一样。他下巴微扬,指了指黑漆小桌对面的位子,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坐。”
  
      魏常弘并不怯他,伫立片刻,坐在李颂后面,依旧是清冷的眉眼,只是话更少一些。
  
      李颂往青釉杯子里倒了一杯酒,放到魏常弘面前。
  
      魏常弘不动,只看着他,想必是在等他说出请他过来的原因。
  
      李颂嘴角上扬,意味不明道:“没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