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68章

第16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六十八章
  
      魏箩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
  
      次日醒来时,身子已经被清洗过了,衣服也换了干净的寝衣。窗外晨曦微露,天边一抹蟹壳青,隐隐约约似乎听见宫婢走动的声音。魏箩转了转眼珠子,殿内一个穿粉色襦裙的宫婢正在关窗户,转头见她醒来,忙行礼道:“娘娘,您醒了?”
  
      魏箩不认得她,想必是昭阳殿跟前儿伺候的宫女。她道:“什么时辰了?”
  
      宫婢道:“刚过卯时。”关完窗户,殿内安安静静的,宫婢见为魏箩眼睛四下看了看,晓得她想找什么,便解释道:“靖王殿下守了您一夜,方才听说皇后娘娘醒了,这才过去看看,想必一会儿就回来。小世子在偏殿睡着,身边有乳母照顾,王妃若是想看小世子,奴婢便把它抱过来。”
  
      魏箩点点头,“抱来让我看看吧。”自打孩子出世后,她只来得及看上一眼,还没好好瞧过小西瓜长什么模样呢。虽说丑了点儿,但到底是她的儿子,她不嫌弃。
  
      宫婢上前把她扶起来,往她身后垫了一块猩红色金银丝大迎枕,又道:“王妃饿不饿?您先吃点儿东西吧。”
  
      魏箩摇头,“先把孩子抱来。”
  
      宫婢不好违背她的话,起身去偏殿抱孩子。
  
      小西瓜躺在红色的绣金莲花纹襁褓里,刚吃完奶水,这会儿尚未入睡,睁着眼睛看人。宫婢把它放到魏箩怀里时,魏箩轻轻地“咦”了一声,怎么才一天的功夫,好像没昨儿见时那般丑了。魏箩用手指碰了碰他的脸蛋,软软的,肉呼呼,这么小一团,昨日可把她折腾得够呛。
  
      小西瓜对上她的眼睛,咧开小嘴,啊呀叫了一声。难怪赵玠说孩子长得像她,这双眼睛委实是跟魏箩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黑又亮,好似一泓清澈见底的潭水。魏箩摸摸他的眉毛,又摸摸他的鼻子和嘴巴,越看越觉得稀罕,原来就是这么个小家伙,在她肚子里足足待了十个月。魏箩道:“小西瓜,我是你娘,记住了吗?”
  
      小西瓜眨眨眼,懵懵懂懂地看了她一会儿,张开小嘴,皱着鼻子打了个哈欠。
  
      魏箩觉得好笑,学着梁玉蓉抱孩子的模样,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哄他入睡。不一会儿小家伙就睡着了,闭着眼睛乖乖地蜷缩在魏箩怀里,竟是一点也不哭闹。
  
      宫婢好奇地多看了两眼,昨日小世子被乳母抱走时,哭得那叫一个委屈可怜,怎么一到了王妃怀里就不哭了?莫非真是母子之间心有灵犀不成?宫婢看了会儿,劝道:“王妃,您刚醒,不宜太过操劳。奴婢把小世子抱回去,您吃点儿东西吧?”
  
      魏箩掖了掖孩子的襁褓,舍不得松手,道:“我再看一会儿。”
  
      宫婢劝不动,为难地退出屋外,准备让人去通传靖王。只是一脚刚踏出门槛,面前便出现一截天青色的团花暗纹直裰,一抬头,正是靖王赵玠。
  
      “奴婢参见靖王殿下。”
  
      赵玠抬脚走入殿内,没搭理宫婢,往内殿而去。
  
      魏箩正抱着孩子坐在床头,低头仔细端详小西瓜的模样,伸手摸了摸他的睫毛,像得了一个新鲜玩意儿的小姑娘,颇有些爱不释手。赵玠一见这一幕,步子顿了顿,立在八扇紫檀木绘喜鹊登枝的屏风后,安安静静地瞧着。只是过了一会,魏箩仍旧没有发现他,继续逗弄怀里的孩子,唇边勾着软软甜甜的笑意,那温柔满足的模样,是面对赵玠时从未有过的。
  
      赵玠有些吃味儿。
  
      “咳。”他把手抵在唇边,轻轻地咳嗽一声。
  
      魏箩抬头,终于察觉到他的到来。
  
      赵玠刚走出一步,她便竖起食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嘘”了一声。“你小点儿声,小西瓜刚睡着。”
  
      赵玠:“……”
  
      这才刚有儿子,就把他这个夫主给忘了。
  
      赵玠坐在床头,看一眼睡得正香的儿子,问道:“听宫女说你醒来还没吃饭?为何不吃?我让人去厨房端了些膳食,一会你吃一些。”
  
      魏箩的视线总算舍得从小西瓜身上移开,落在赵玠身上:“我不太饿……听说你去看望母后了,如何?母后还好吗?”
  
      赵玠颔首,把孩子从她手里接过来,交给一旁的宫婢,“把他抱回偏殿。”再看魏箩,魏箩虽满脸不舍,但也没有说什么。他道:“母后没有受伤,只是身子有些虚弱,太医说修养几日便无大碍。倒是你,这几日好好住在昭阳殿,先养好身子,过几日咱们再回靖王府。”
  
      魏箩刚生产完,不便移动。陈皇后愿意让出昭阳殿让她坐月子,可见对她的疼爱。魏箩道:“那母后住哪?”总不能因为她,让皇后娘娘无处可归吧。
  
      赵玠顿了顿,“养心殿。”
  
      养心殿是皇帝的寝宫,陈皇后住在那儿倒也没什么不妥,恐怕崇贞皇帝求之不得呢。
  
      魏箩沉默一瞬,然后默默地“哦”一声。她想起自己生产前,崇贞皇帝不顾性命闯入火场的那一幕。不得不承认魏箩有些震惊。皇帝把皇后看得比命还重要,他对陈皇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分?既然如此情深意重,当初又为何背弃陈皇后,独宠宁贵妃?也不知陈皇后会不会原谅他。魏箩琢磨不透,索性不胡思乱想了,道:“宝和殿为何起火,查出是怎么回事了吗?”
  
      赵玠道:“门外的宫婢和侍卫均被母后遣散了。暗中保护的侍卫虽未被发现,但火势烧得太快,待他们有所察觉时,已经晚了。”
  
      言下之意,便是陈皇后一心求死,独自筹划了这一切,与旁人无关。
  
      饶是如此,崇贞皇帝依旧下定决心处决宝和殿的宫婢和侍卫,也算是泄愤了。
  
      魏箩倚着迎枕,没有开口。
  
      好在陈皇后被救回来了,没有同上辈子那般葬身火海,连尸骨都不给皇帝留下。
  
      少顷,宫婢端着漆红葵花纹的托盘走入殿内,放在床头的嵌螺钿方桌上,行了个礼又退了出去。赵玠端起一碗灵芝乳鸽汤,舀了一勺,吹凉了放到魏箩嘴边,“来,喝一口。”
  
      乳鸽肉有助于伤口痊愈,煲汤喝效果会更佳。魏箩也想早点养好身子,便乖乖喝了。喝完汤后又吃了几口菜,全是赵玠亲力亲为喂她。魏箩仗着自己是大功臣,倒也一点不觉得不好意思,用过饭后便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不敢乱动,一乱动下身就疼。
  
      过了片刻,她眼珠子转了转,小模样有些欲言又止,手指头钻进赵玠的手掌,挠了挠他的手心儿。
  
      赵玠薄唇噙笑,问道:“怎么?”
  
      魏箩小声地说:“我想……”
  
      人都有急事儿,更何况她一天一夜不曾离开过床榻。赵玠分明知道她指什么,却故意装不知道,轻轻地哦一声,“想什么?”
  
      魏箩恼红了脸瞪他,也不说话,就这么跟他对视。
  
      待赵玠终于逗弄够了,低低闷笑,把她从床上抱起,走向内殿后面的净室。
  
      赵玠把她放在木桶上时,问道:“需要我帮你脱裤子么?”
  
      魏箩咬着唇道:“不要。”说着就把他往外面推。
  
      赵玠没有反抗,依言走出屏风外等候。
  
      头三天里魏箩不能下床,吃喝都是在床上,就连小解更衣都是赵玠一手照顾的。起初她脸皮子薄,不好意思,被赵玠揶揄一两句还会脸红。眼下已是麻木了,赵玠再说荤话逗她,她便拿水润润的杏眼瞪他,或者拧他腰上的软肉,“不许说。”
  
      近来陈皇后过来看了她一两次,让她安安心心坐月子。陈皇后的心情不大好,只说了几句话,便让宫婢把小赵曦抱了过来。只有在看见赵曦的时候,陈皇后的脸上才露出些微笑容。
  
      小赵曦经过十几天的喂养,早已不丑了。非但如此,小家伙露出漂亮的五官,眉眼精致,皮肤白里透红,像一个晶莹剔透的玉团子,十分讨人喜欢。赵曦爱笑,一点也不怕生,若是有人逗他,他“咯咯”的笑声能传出好远,宫里上上下下无论婢女还是嬷嬷都喜欢他。
  
      陈皇后把他当成心肝肉、眼珠子一般看待。也是,盼了那么多年,可算盼来一个孙子,能不疼么?
  
      这般讨人喜欢的玉团子,按理说赵玠应该很高兴才是,可是他心情却不怎么好。盖因这段儿时日魏箩的注意力全放在小西瓜身上了,根本无暇顾及赵玠,有时赵玠就站在她眼前,她都半天看不见,只顾着逗弄小西瓜。
  
      赵玠的脸一天比一天臭。
  
      小赵曦满月这天,崇贞皇帝在宫中设了一场满月宴,广邀朝中文武百官,场面颇为隆重。小赵曦尚且不懂事,只知道偎在魏箩怀里,霸占魏箩的怀抱,偶尔眨眨眼,吐吐舌头,打打哈欠,表情丰富又好玩。
  
      魏箩抱着他舍不得撒手。宴席散去,回到昭阳殿,魏箩亲自给小赵曦洗完澡,把他放在紫檀木藤面罗汉床上,仔仔细细地给他裹襁褓。魏箩这阵儿身子恢复得不错,兴许是她每日都下床走动的缘故,腰身很快瘦了下去,与未生育的少女无异。脸蛋儿也尖了,皮肤一如既往地白皙水嫩,若非小西瓜跟她长得有七八分像,真瞧不出是个刚生过孩子的。
  
      此时魏箩垂着睫毛,不太熟练地裹襁褓,偏小西瓜又不老实,一时蹬蹬腿儿,一时伸伸胳膊,弄得魏箩半天了也没包好。好在屋里有暖炉,不至于让他冻着。
  
      魏箩竟也不生气,没奈何地点点赵曦的小鼻子,“不许动,再动娘要生气了。”
  
      赵曦扑闪扑闪长睫毛,瞧着魏箩,竟是像听懂了她的话一般不动了。
  
      魏箩很快裹好襁褓,低头亲了一口赵曦的额头,称赞道:“真乖。”
  
      一旁,赵玠看得冷笑。
  
      魏箩一抬头,见赵玠的脸拉得老长,不禁一愣,道:“你怎么了?”
  
      赵玠道:“我看母后也很喜欢他,不如把他交给母后抚养罢。”
  
      魏箩登时睁圆了眼睛,下意识道:“不行。”她的孩子,她自己疼都来不及,哪里舍得交给别人呢?
  
      赵玠看着她不说话,表情很不好看。
  
      魏箩终于察觉出什么,把赵曦放在罗汉床上,屈膝坐到赵玠对面,“你是不是不高兴?”
  
      赵玠垂眸,睨她一眼。半响道:“你自己说,你冷落我多少日了?”
  
      呃。魏箩尴尬地捏捏手指头,总算知道他表情那么臭的原因了。可她也没有冷落他呀,只是对小西瓜的喜欢太多了一些……哪个为人母亲的不喜欢自己儿子?魏箩觉着有些冤屈,但也不好表露出来,因此时的赵玠比她更需要安慰。她道:“我没有冷落你,你比小西瓜大了那么多,你会照顾自己,小西瓜又不会,我得时刻照顾他呀。况且,我不是喜欢孩子,我是因为你才喜欢这个孩子,这话还是你自个儿说的。你现在不喜欢小西瓜了吗?你连他的醋也吃?”
  
      赵玠面无表情,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我在吃醋”。
  
      魏箩算是知道男人有多小心眼儿了。她挽住赵玠的手臂,仰头看着他:“那,怎么样你才不会把他交给母后?小西瓜是我的儿子,我想自己养。”
  
      赵玠乌目转了转,落在魏箩身上。
  
      魏箩被他看得发毛,就差没叫声“好哥哥”求他了。他终于有所动静,抬手,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低沉悦耳的声音道:“亲我。”
  
      原来刚才魏箩亲赵曦的一幕,他都看在眼里。魏箩抿抿唇,想着又不是没亲过,便十分有诚意搂着他的脖子,小嘴“吧唧”一声印在赵玠的脸颊上。为了讨好他,魏箩亲完脸颊之后,长睫轻颤,唇瓣缓缓移到赵玠的嘴唇上,伸舌舔了舔,再撬开他的齿关。
  
      魏箩抬眼偷偷觑了一眼赵玠,只见赵玠正垂眸看着她,眼眸漆黑,不动声色。
  
      魏箩闭上眼,心一横闯进他的嘴里,因带着讨好的意味,是以吻得很是缠绵。
  
      下一瞬,赵玠翻身压倒她,夺回主动权,在她口中攻城略地。
  
      ……
  
      许久,赵玠终于放开魏箩,脸庞贴着她的脸颊,耳鬓厮磨,嗓音低低道:“日后不许只疼小西瓜一人。”
  
      魏箩被他吮得舌头发麻,水眸潋滟,轻轻喘息。
  
      赵玠咬了咬她的耳朵,又道:“也疼疼我。”
  
      魏箩脸蛋通红,慢吞吞地点了点头。
  
      *
  
      一个月后,魏箩和赵玠搬出昭阳殿,带着小赵曦一同回靖王府。
  
      这一家三口离开后,昭阳殿霎时冷情了许多。
  
      陈皇后重新搬回昭阳殿。崇贞皇帝没了留住她的理由,这些时日跟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虽不常说话,但总比他一个人住着好。眼下陈皇后毫不犹豫地走了,他觉着偌大的养心殿甚是空旷,竟有些不习惯了。
  
      四五日后,陈皇后主动来御书房找他,让崇贞皇帝颇为受宠若惊。
  
      赵祉卿为了救皇后受伤,将养了这些时日,伤势已好了大半。事后,他没有再提此事,陈皇后也闭口不言,两人都很有默契地不谈此事,放佛根本没发生过。赵祉卿明知是自欺欺人,但依旧不敢说开,怕说开了,他们连表面这点和平都维持不住。
  
      陈皇后站在紫檀木翘头案前,看向端坐在龙椅上,穿着紫金龙踏祥云纹龙袍的皇帝,开口道:“臣妾有一事恳请陛下同意。”
  
      崇贞皇帝看着她,有种不大好的预感,许久道:“皇后请说。”
  
      陈皇后想必心意已决,不紧不慢道:“臣妾想搬进善安寺居住,带发修行,恳请陛下同意。”
  
      崇贞皇帝拿着奏章的手一紧,定定地看着她。
  
      善安寺是皇室修缮的寺庙,坐落在皇宫之外,不大远,约莫一刻钟的路程。唯有逢年过节烧香拜佛时宫里才会组织嫔妃前往,如今陈皇后竟主动提出住过去,还是带发修行。崇贞皇帝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陈皇后便静静地站在下方等他点头。
  
      许久,崇贞皇帝握着奏章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嗓音嘶哑,带着些无力,“晚晚,朕当真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
  
      陈皇后垂眸,看向皇帝面前的紫檀木翘头案,声音平稳:“陛下同意了吗?”
  
      崇贞皇帝从翘头案后面走出,停在陈皇后面前,隔着两步之遥,却仿似隔着天涯海角。他答非所问:“宝和殿的火,是你纵的?”
  
      陈皇后沉默片刻,颔首道:“是。”
  
      “为何这么做?”崇贞皇帝看向她,终于问出堵在心头许久的问题,“你当真对朕绝望至此么?”
  
      陈皇后想了想,道:“陛下大可不必这么说。陛下救了臣妾,臣妾十分感激。只是这宫中已无待下去的必要了,臣妾若是继续留在这里,只会犯更多的糊涂。”她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一晃多年,两人的模样竟变得陌生,再也没有当初的影子了。“陛下不必弥补我什么,当年的事我已经释怀了,您是帝王,肩负重任,自然要比旁人承担更多,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只是我心眼小,始终看不开罢了。”
  
      崇贞皇帝静静地看着她,苦涩一笑,“你还是不原谅朕。”
  
      若是真的释怀了,又怎会不肯面对他?非要去什么劳什子的善安寺?他不同意,绝不同意。
  
      陈皇后顿了顿,没有出声。
  
      赵祉卿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手,嗓音低靡,带着些许恳求的味道:“晚晚,朕知道错了,朕当初不该那样疏忽你,更不该背着你打压陈家。不要离开朕好么?我会好好弥补你的,日后我哪儿都不去,遣散后宫,只专心陪你一人。我退位后,我们便去四处游历,你不是说过最喜欢吴郡的风景吗?我们可以在那里定居,只要你高兴,我们便一辈子不回盛京城。”
  
      陈皇后看向赵祉卿,许久,不动声色地抽回收。“陛下说这些太晚了。”她道,许是想起什么,眼睛有一瞬间的失神,旋即又有些遗憾道:“当初我想听你这番话的时候,你在宁氏的寝宫,皇宫里的人都道你专宠宁氏,甚至允了她诸多特权。彼时琉璃刚捡回一条命,我想彻查真凶,你怪我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如今宁氏死了,我对陛下已别无所求,这番话还请陛下收回吧。臣妾如今只想清清静静地过日子,还请陛下恩准臣妾这唯一的夙愿。”
  
      崇贞皇帝的身子僵了僵,心情因陈皇后的这番话坠入谷底,陷入了无措之中。
  
      她是清静了,可他呢?日后谁陪他度过这漫长寂寥的后半生?
  
      崇贞皇帝嗓音哽咽,“晚晚……朕不想恩准。”
  
      陈皇后一怔,旋即面容一冷道:“那臣妾只好在昭阳殿带发修行了,还请陛下不要怪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