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66章

第16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魏箩的腰身越来越粗,当初纤细窈窕的小蛮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肚皮圆鼓鼓的不说,脸蛋儿变得圆润了,胸口也从当初的小桃子变成了白白嫩嫩的大馒头。若非今儿赵琉璃和杨缜一同回宫,魏箩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出门的,她觉得自己这副模样简直无法见人,出门前对着镜子照了许久,越看越对自己不满意。
  
      魏箩摸着自己的肚子,叹了一口气道:“小西瓜,等你生下来以后,娘亲定要好好拾掇拾掇自己。”
  
      赵玠在一旁低低闷笑,盖因魏箩这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实在可爱。他上去抱着她,咬着她的耳朵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的阿箩永远是最漂亮的姑娘。”
  
      “不行。”魏箩推开他,义正言辞地纠正,“你不能这样说话,会让我松懈的。我如今这样只是一时的,是为了生孩子迫不得已,等生完孩子后我会再瘦下来的。”
  
      赵玠薄唇含笑,一动不动地瞧着她,嗓音低醇,带着些诱人的磁性:“可我说的是真心话。”在他心中,他的小姑娘永远最好看。尤其这会儿她挺着圆圆的肚子,娇小的身躯里孕育着他们的孩子,那腹部隆起的弧度是天底下最美的曲线。
  
      魏箩嗔他:“油腔滑调。”声音却是甜濡的。
  
      好在魏箩清楚赵玠说的是甜言蜜语,不能当真,听听就好了。去皇宫的路上,魏箩对着肚子心道,小西瓜,娘亲为你牺牲了这么多,你可一定得顺顺利利地生下来,不要折腾她啊。
  
      听梁玉蓉说生孩子的时候可疼了。
  
      昭阳殿,赵琉璃和杨缜早已双双到来。
  
      赵琉璃坐在紫檀木的藤面罗汉床上,身后垫着宝蓝色的妆花大迎枕,红着脸,悄悄地打量站在崇贞皇帝和陈皇后面前的杨缜。杨缜身穿深红色绣金曲水纹锦袍,面容端肃,正恭恭敬敬地回答帝后二人的问题。
  
      杨缜端的一本正经,目不斜视,跟往常一样波澜不惊。赵琉璃没跟他成亲之前,看见他这模样倒也没什么,如今成了亲,得知他的本性后,再看他这副模样,就有些心情复杂了。
  
      成亲那天晚上,赵琉璃连喜袍都没来得及换下来,便被杨缜给按到了床榻上。
  
      杨缜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痴痴地咬着她的耳朵叫她“殿下”,再后来声音变了味儿,他哑声一遍一遍地叫“琉璃”。赵琉璃在他身下动弹不得,瑟缩着承受他密密麻麻的亲吻。
  
      杨缜冲撞进来的时候,她疼得泪珠子滚了下来,一口咬住杨缜的肩头,哽咽着说疼。杨缜知道她不好受,可是却管不住自己,舔去她脸颊的泪珠,动作不停,一狠心将她全部撑开。
  
      赵琉璃哭哭啼啼了半个时辰,哭得小脸通红,模样惨兮兮的别提有多可怜了。
  
      半个时辰后杨缜抱着软绵绵的赵琉璃去净室洗澡。云梓领着宫婢们进屋收拾,看见床榻上乱七八糟的痕迹,以及那湿得几乎能滴水的喜袍以后,纷纷红了双颊。
  
      崇贞皇帝放了杨缜几天假。这几天里,杨缜哪儿都没去,跟赵琉璃在屋里待了三天三夜。除了吃饭喝水有人敲门外,其余时间屋里都无人打扰。赵琉璃从不知道杨缜有这么多的精力,想必一定忍耐了多久,成亲以后全招呼到自己身上了。
  
      新房的每个角落都有他们留下的痕迹,连窗台和书桌也不例外。就连吃饭时杨缜都不肯放过她,一边喂她吃饭,一边不离开她的身子。赵琉璃觉得这三天既过得很快,又过得很慢,如果不是今日要回宫看望父皇和母后,说不定杨缜依旧不会让她走出房间。
  
      赵琉璃一想起这三天里的荒唐,便羞臊得不行。她到这会儿还浑身都疼着呢,今儿进昭阳殿是坐着肩舆进来的,双腿酸软得根本站不起来。想必母后肯定看出来了,都怪杨缜,这么不知节制!赵琉璃涨红了脸,这般想道。
  
      崇贞皇帝和陈皇后问了话,对杨缜还算满意。
  
      陈皇后赐了座,感慨万千道:“琉璃是本宫的宝贝女儿,本宫待她向来宠爱有加,如今她嫁给了你,你好好待她,不要让本宫失望才好。”
  
      杨缜站起来道:“请皇后娘娘放心,臣对公主是一心一意。”
  
      陈皇后颔首,扭头瞧了一眼歪在迎枕上的赵琉璃,不满地训道:“都是出嫁的姑娘了,怎么行事还是这般没规矩。到下面坐着去,免得一会儿叫人看了笑话。”
  
      赵琳琅扶着腰从迎枕上坐起来,慢吞吞地下了榻,走到杨缜跟前时鼓了鼓腮帮子,坐在他身边的花梨木玫瑰椅上。杨缜微不可查地弯了弯嘴角,看向赵琉璃,眼里蓄满笑意。
  
      他这般一笑,没来由地让赵琉璃想起床笫之间,他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儿,顿时耳根子一红,别开视线。
  
      *
  
      不多时魏箩、赵玠和其余几位皇子公主们相继而至,一家人坐着说了会儿话。
  
      用过午膳,皇子公主们告辞离去,魏箩和赵琉璃留在昭阳殿陪陈皇后说话,赵玠、杨缜和崇贞皇帝则去了御书房。
  
      魏箩如今行动很不方便,陈皇后和赵琉璃都对她关怀备至。赵琉璃得知魏箩的肚子能听见动静后,好奇不已,耳朵轻轻地贴在魏箩的肚皮上,听了听,“皇嫂,它怎么不动?”
  
      魏箩道:“想必是跟你不熟,怕生。”
  
      赵琉璃没有气馁,对着魏箩的肚子说起话来,一会儿说“我是你的姑姑”,一会儿说“你是不是叫小西瓜,你跟我说说话吧”。魏箩和陈皇后看得哭笑不得,不多时,小西瓜果真在魏箩的肚子里动了动,伸出一只小小的脚丫子,算是跟赵琉璃打招呼了。
  
      赵琉璃又惊又喜,“它真能听见我说话?”
  
      魏箩也很稀罕,把手放在肚皮上,小西瓜仿佛真的有所感应一般,收回脚丫,换成小手隔着肚皮触摸魏箩的手。魏箩的眼眶一下子湿了,养了这么久,头一次如此真切地感觉到这孩子的存在。真希望它快点出来,魏箩心想,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模样,不过她和赵玠的孩子,一定不会丑就是了。
  
      日头西斜,时候不早,魏箩和赵琉璃向陈皇后告辞,各自回府。
  
      陈皇后将她们俩送到庆熹宫门口,颇为感慨道:“瞧着你们如今都过得很好,我这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赵琉璃以为陈皇后是伤感身边儿没人了,回握住陈皇后的手道:“母后放心,我会时常回宫看望您的,一定不会让您孤单。”
  
      陈皇后无奈地道:“你已经嫁人了,时常回来像什么样子?若是指望你回来,还不如指望阿箩常常入宫陪我。”
  
      魏箩道:“等孩子生下来,我便带着孩子来看母后。到时候您含饴弄孙,还愁没人陪伴吗?”
  
      陈皇后笑了笑,道:“你说得是,如今我就指望这个孙儿出生了。”
  
      魏箩和赵琉璃离开庆熹宫,赵琉璃和杨缜先走一步,魏箩坐在马车里等了一会儿,赵玠才从宣德门里出来。
  
      魏箩想起方才陈皇后的话,心中有些异样,问道:“母后近来可有跟你说过什么?”
  
      赵玠把她抱在腿上,把玩她的手指头,“怎么?”
  
      魏箩道:“我瞧着母后心情不大好,想必是琉璃出嫁了,她在宫中的日子更加孤单。我瞧着母后没有原谅陛下的心思,担心母后一个人寂寞,以后想多入宫陪陪她。”
  
      赵玠亲了亲她的小脸,笑道:“自然可以,不过得等你生完孩子以后。”
  
      如今魏箩肚子越来越大,出行很不方便,也可能遇到危险,是以还是待在王府安全。
  
      魏箩思忖片刻,点点头道:“上回让你在宝和殿安排一些人手,你安排了吗?”
  
      赵玠道:“一早便安排了。”说着刮了刮她的鼻子,故意打趣道:“阿箩的话,我岂能不听呢?”
  
      魏箩努努嘴。刚要说什么,忽觉车身震了一下,马车停在路边。
  
      赵玠掀起布帘问道:“发生何事?”
  
      车夫回道:“回禀王爷,前面的马车坏了,挡住了去路,可要绕路回府?”
  
      赵玠道:“绕路罢。”
  
      透过布帘一角,魏箩瞥见前面那辆马车旁站着的姑娘,穿着粉紫色的襦裙,分明是高晴阳无疑。魏箩让车夫再次停了下来,想着好歹与高晴阳有过一点交集,便问她可否要一同乘车。毕竟镇国公府与靖王府顺路,而且天气阴沉沉的,瞧着马上要下雨了,她站在这里还不知道何时能回家。
  
      高晴阳想了想,没有忸怩,坐上马车后,感激地道:“多谢王妃,多谢王爷。”
  
      魏箩问道:“你方才去了哪儿,马车怎么坏了?”
  
      高晴阳端坐在对面,解释道:“我去街上的书墨铺子挑了几块墨锭,打算回家练习字画,未料马车轮子忽然坏了,这才不得已停在路边。”
  
      魏箩点点头,道:“一会儿我们回府后,让车夫再送你回镇国公府。”
  
      高晴阳没有推拒,真心诚意地再次道谢:“多谢王妃。”
  
      魏箩摇头说不用。
  
      *
  
      很快到了靖王府大门,赵玠抱着魏箩下了马车,一转身,却见靖王府大门口站着个人。
  
      朱漆大门前,魏常弘穿着湖蓝色纻丝锦袍,身姿挺拔,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门口的仆从是认识他的,晓得他是靖王妃的胞弟,不敢怠慢,原本想请他入府小坐,未料想他却说不用,然后一直站在门外等到这会儿。
  
      魏箩一见到常弘,惊讶地从赵玠怀里钻出来,提着娇绿绣梅兰竹菊纹裙襕拾阶而上,停在常弘跟前:“常弘,你怎么来了?为何不进府里坐,站这儿多累啊。”
  
      魏常弘露出微笑,道:“下人说你快回来了,我便想着在这里等你片刻,一会还要回去。”
  
      魏箩歪了歪头,问道:“什么事这么着急?”
  
      “倒也不是什么要紧事。”魏常弘从袖中取出一个大红绣百子图的香囊,抬起魏箩的手,放到她手心,“这香囊里面是四伯母去大慈寺特意为你求的平安符,送给未来的小侄儿或者小侄女,你暂且替它收着,日后给它戴上,四伯母说能保一辈子平安。”
  
      魏箩握着那枚香囊,抬头再看常弘时,弯唇笑道:“你回去替我谢谢四伯母,我定会给孩子戴上的。”
  
      魏常弘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魏箩身后的赵玠,眼里虽无多少波澜,但已不像当初见面时剑拔弩张。常弘没说什么,举步欲走:“我回去了。”
  
      刚一抬脚,阴沉沉的天气便瞬间下起雨来,“哗啦啦”倾盆而至,让人猝不及防。
  
      魏常弘一怔。他这次出门没有拿伞,只骑了一匹马,目下那高头骏马不怕淋雨,甚至在雨中扬了扬马蹄。
  
      魏箩看了看常弘,再看了看尚未离开的马车,心思一动,命金缕去拿一把伞。很快,金缕去而复返,“娘娘,您要的伞。”
  
      魏箩接过,把双环油纸伞递到魏常弘的手中,指了指门口黑漆平顶的双驾马车,道:“高姑娘的马车坏了,方才是坐我们的马车一块儿回来的。你既然来了,这会儿又下着大雨,保不准会不会发生意外,常弘,不如你去送高姑娘一程吧。”
  
      不过一场雨而已,能有什么意外?魏常弘看了魏箩一眼,她的心思昭然若揭,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少顷,魏常弘收回视线,拿着伞,语气颇有些无奈地道:“好,我去送她。”
  
      魏箩笑笑,叮嘱道:“路上小心,走慢一些。”
  
      魏常弘翻身骑上马背,撑开双环油纸伞,夹紧马腹来到马车便,对车夫道:“走吧。”
  
      车夫闻言,一扬马鞭往镇国公府走去。
  
      马车内,高晴阳自是听见了魏箩和魏常弘的那番对话,有些拿捏不准魏箩的意思。过了片刻,她掀起窗帘的一角,见魏常弘骑马跟在马车旁,雨下得又急又大,他半边手臂都被雨水打湿了。他却仍看着前方,眉眼清俊,神态从容。高晴阳琢磨了一会儿,开口道:“前面不远便是我家,我不用你送,你先回去吧。”
  
      魏常弘闻言,视线终于转了转,落在高晴阳脸上。隔着一层雨幕,魏常弘的表情不甚清晰,嗓音掺杂了雨水的湿冷,又带着泉水的清润,徐徐道:“我这时候回去,只能骑马。若是将你送回镇国公府,便能乘坐马车回去,你说我选哪个?”
  
      好吧,原来是因为这辆马车。高晴阳觉得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放下帘子,重新安安心心地坐回马车里,不再理会外面的人。
  
      马车很快到了镇国公府。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小了许多,剩下淅淅沥沥的雨滴。
  
      高晴阳扶着丫鬟的手走下马车,朝旁边的魏常弘看去一眼,道:“多谢魏公子。”
  
      魏常弘坐在马背上,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真是无礼。高晴阳晓得他的秉性,没有跟他一般见识,接过丫鬟手里的油伞,举步走入镇国公府。
  
      只不过刚迈开一步,便听身旁传来嘈杂的喧闹声,并伴随着一声惊叫:“小姐小心!”
  
      高晴阳转头看去,只见一匹黑色的骏马朝自己冲来。马想必是受了什么刺激,根本不受控制,一路甩开了好几个仆从,一眨眼便跑到了自己跟前。高晴阳愣住,下意识后退两步,却没来得及躲开,眼睁睁地看着骏马扬起两只前蹄,踩向自己——
  
      “小姐!”丫鬟叫道。
  
      高晴阳也觉得自己必死无疑,就算不死,肯定也要被踩成残废。她脸色煞白,甚至忘了闭上眼,只见一个英挺的身影骑马上前,动作敏捷地跳到那匹失控的马上,双手紧紧地握着缰绳,生生控着那匹马侧了个方向。马蹄重重地落在高晴阳身旁,溅起一地泥花。
  
      方才还横冲直撞地马到了魏常弘手上,这会儿竟老老实实地站着,不再乱跑了。魏常弘骑在马背上,垂着眼睛,眉心微蹙,很有些嫌弃地问:“你为何不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