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9章

第159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五十九章
  
      折腾了半宿,翌日魏箩起床时腰酸腿软,连喝药的力气都没了。赵玠端着青花瓷药碗,一勺一勺地喂魏箩吃药,待吃完药后,又用拇指拭了拭她嘴角的药汁,问道:“不如今日就不去宫中请安了。”
  
      魏箩抬起水光潋滟的大眼,想狠狠地瞪他,奈何眼含春娇,恁是没几分威严,反而有些撒娇的意味儿。“母后定是知道我们请大夫的事了,我若不进宫跟她说说,她定会胡思乱想的。”
  
      在这方面,不得不说魏箩是很乖巧懂事的。
  
      他的小姑娘考虑的这般周到,赵玠心中既是怜爱又是心疼,揉了揉她的耳珠,“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魏箩推开他,摇了摇头道:“你不是要去神机营么,我还是自个儿去吧。皇后娘娘素来待我很好,应不会为难我的。”这话既是安慰赵玠,也是在安慰自己。
  
      赵玠含笑,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唇,“放心,母后是通情达理之人,会谅解的。”
  
      魏箩稍稍心安,下意识“嘶”一口气,只觉得被赵玠亲过的地方又肿又疼。她取出红色绣鸳鸯枕头底下的缠枝牡丹纹小铜镜照了照,只见嘴角有一块被咬破了皮,红红肿肿的,很是显眼。魏箩放下镜子气急道:“你……这叫我怎么出门?”
  
      昨晚赵玠一开始还算温和,后来兴许是想起魏箩要跟他和离的那番话,存心要惩罚这小姑娘,便将她的双手按在头部两旁,俯身咬着她的耳朵,一下比一下狠。魏箩自是受不住,攀着他的肩膀呜咽求饶,还把他肩膀和后背抓了好几道印子,到这会儿都没消下去。
  
      赵玠低笑了笑,“一会儿用口脂遮一遮便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魏箩叫来云緺和玉梭服侍自己穿衣,今儿天气晴朗,昨日里刚下过一场小雨,是以温度很是清凉,消减了不少暑意。魏箩挑了一条织金璎珞八宝纹马面裙,穿着霞影纱的短衫,裙上系一条刺绣卷草纹香囊和一块绿松石松鼠腰饰,端是清凉又不失好看。
  
      她坐在黑漆描金梳妆台前,让玉梭给自己挽了一个凌云髻,往常她出门都是极少扑粉的,因她颜色好,不施粉黛也莹泽照人,大部分时候都只描个眉就完事了。今日却仔仔细细地扑了一层玉簪粉,又打了胭脂,拿起桌上石榴花熬成的胭脂,蘸了点儿颜色往唇上轻点两下,缓缓晕开,果真嘴角那处被赵玠咬破的地方不那么显眼了。
  
      收拾妥当准备出门时,却见赵玠堵在门口,凤目直勾勾地盯着她,高深莫测。
  
      魏箩问道:“怎么了?”
  
      赵玠抬手,最终忍住了将她的口脂拭掉的冲动,只开口道:“出门戴好帷帽,不许让别的男人看见。”成亲这些时日,赵玠对魏箩的占有欲只增不减,眼下魏箩打扮得这般俏丽,他自是不放心了。
  
      魏箩白他一眼,“我是入宫见皇后娘娘的,哪有什么别的男人?”
  
      赵玠命金缕取来一顶帷帽,亲自戴到魏箩的头上,看了看,这才准许她出门。
  
      *
  
      及至庆熹宫,魏箩才得知陈皇后不在昭阳殿,而是去了宫中的练武场练马术。
  
      魏箩倒也不觉得稀奇,陈皇后出身军营,骑马射箭是老本行,偶尔拿出来练练手,旁人自是不敢置喙的。魏箩去到练武场,练武场门口立着数十名侍卫,一道亮丽潇洒的身影骑马疾驰而过,马蹄踩得橐橐作响。陈皇后手持角弓,搭上箭矢,对准百步之外的箭靶,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只见她的手一松,箭头便稳稳地钉在红心上!
  
      看台上,赵琉璃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喝彩:“母后好准的箭法。”她身子不大好,太医说不宜骑马射箭,是以只能坐在这儿当观众。
  
      陈皇后绕了一圈走回来,停在魏箩跟前,笑了笑道:“阿箩会骑马吗,想不想跟本宫比比?”
  
      魏箩有自知之明,不敢班门弄斧,遂婉拒道:“我今日没带骑装,恐怕不能跟母后比了。”
  
      陈皇后倒也没有为难她,笑着说无妨,骑马重新走回靶场,又连续射了几箭,次次都是正中靶心。
  
      魏箩的余光瞥见练武场门口站着一个人,崇贞皇帝身穿龙袍,想必刚下完早朝回来,尚未来得及更换常服便来了这。
  
      崇贞皇帝目光痴痴地看着陈皇后,眼睛追随着陈皇后的身影,双手背在身后,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前金戈铁马的岁月,只可惜那时光一去不复返,早已被时光和皇权碾磨得支离破碎。等他幡然醒悟时,许多东西已是再难弥补了。
  
      魏箩收回视线,坐在赵琉璃身边,“母后怎么想起来练习骑射了?”
  
      赵琉璃瞅一眼练武场门口的皇帝,执起桌上的竹筒为魏箩倒了一杯酸梅汤,“今日是外祖父的寿辰,十年前外祖父致仕回乡,母后已有十年不曾见过他了。”
  
      魏箩闻言,有些了悟。陈皇后的父亲曾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只因功高震主,崇贞皇帝心生忌惮,便想打压陈家。陈皇后的父亲致仕,想必也是被逼于无奈。
  
      难怪陈皇后今儿看着心情不太好。
  
      魏箩又跟赵琉璃说了几句话,问到赵琉璃和杨缜的婚期。赵琉璃面露羞赧,眼里却带着笑,“母后舍不得我,想多留我一些时日,是以婚期定在来年的五月。”
  
      明年赵琉璃正好十八,这年纪嫁人稍有些晚,不过她既然是公主,身份尊贵,便也算合情合理。只是可怜了杨缜,还要再等一年才能娶到媳妇儿。
  
      不一会儿陈皇后练完骑射回来,从宫婢手中接过绣茱萸纹的娟帕,擦了擦汗,问两人道:“你们两个小丫头说什么?本宫瞧琉璃的脸都红了。”
  
      赵琉璃不肯让魏箩说,魏箩便但笑不语。
  
      赵琉璃不宜出来太长时间,没多久便被嬷嬷送回辰华殿中。
  
      赵琉璃走后,陈皇后就着她的白釉青瓷小碗喝了几口酸梅汤,看向魏箩,道:“你跟长生的事,本宫已经清楚了。”
  
      魏箩下意识坐直了身体,正襟危坐道:“母后,正好我也有话跟您说。”
  
      陈皇后大抵猜到她要说什么,打断了她的话,示意她无需着急,“既然要调理身子,宫外的药材始终不如宫里来得齐全,一会儿本宫让人给你送些滋补药材,还缺什么你尽管跟本宫说,无需同本宫客气。”她见魏箩怔怔的,有些不明所以,遂轻轻一笑道:“前阵儿是本宫将你逼得太紧,倒是让你为难了许多。如今既是得知你身子不好,便知道急不得,先将你的身子调理好了要紧。”
  
      魏箩唇瓣翕动,张了又合,半响才道:“母后不着急抱孙子了?”
  
      陈皇后诚实道:“着急呀,只是本宫着急又有何用?难不成要强塞给长生两个姬妾吗?”她自己豁达,也不是那种冥顽不灵之人。“要真这样,别说长生了,你第一个会对本宫有意见,本宫可懒得做那吃力不讨好的事。”
  
      魏箩没想到陈皇后看得这样开,反而显得自己最初的担忧很多余。她很触动,上去跪坐在陈皇后身边,模样乖巧,头一回表现得如此亲昵。“母后,您对我这么好,日后我跟靖王哥哥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陈皇后自然而然地把她搂进怀里,像母亲宠爱女儿那般摸了摸她的头发,笑道:“怎么,本宫要是不说这句话,你日后就不打算孝顺本宫了?”
  
      魏箩摇摇头,诚实地道:“也孝顺的,只是可能孝顺的没那么尽心了。”
  
      陈皇后开怀一笑,最喜欢魏箩这种直来直往的小姑娘。后宫里的虚与委蛇,她早就看腻了。
  
      魏箩跟陈皇后又说了一些话,不知不觉便过去半个时辰。
  
      魏箩再往练武场门口看去时,崇贞皇帝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见时候不早,魏箩正准备起身告辞,一个穿青绿纻丝圆领袍的内侍匆匆走来,对陈皇后道:“皇后娘娘,七公主和两位教习的女官起了争执,正要惩罚女官呢。”
  
      陈皇后微微蹙眉,“怎么回事?”
  
      那内侍一五一十地向陈皇后汇报了。魏箩倒是不方便多听,识趣里地离开了练武场。走到门口时,一阵风沙袭来,沙子吹进魏箩的眼睛里,她脚步停了停,不舒服地皱起眉头。
  
      金缕问道:“姑娘怎么了?”
  
      魏箩道:“我被沙子迷了眼,金缕,你帮我吹吹。”
  
      金缕仔细看了看,鼓起嘴巴朝魏箩的左眼轻轻吹了两下。“姑娘,您好些了吗?”
  
      魏箩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红红的,过了半响才感觉舒服一些,遂道:“好了,咱们继续走吧。”一抬眼,却见练武场门口有一个穿鱼鳞叶齐腰明甲的将士看着自己,那人头戴尖顶明铁盔,双目明亮,模样俊朗,只是眼神过于直白,让魏箩不大舒服。
  
      魏箩听旁人叫他一声“陈校尉”,他才回神,弯唇朝魏箩笑了笑,收回视线。
  
      魏箩没有理会,更没有将此人放在心上,离开练武场便出了宫。
  
      *
  
      近来魏箩吃了少补品,喝了不少补药。除了陈皇后命人送来的人参当归之外,赵玠又让人从苏州找来前年的何首乌和冬虫夏草,魏箩每天吃补品的钱,都够普通人家吃一辈子粮食了。只是补品喝多了难免腻味,赵玠便让厨房变着法子地用补品做膳食,魏箩为了尽快调理好身子,倒也没怎么抱怨,通常是让喝什么就喝什么。
  
      如此过去三个月,先不说别的如何,光是这小脸就变的红润光泽,白里透红,比起前段时间更加漂亮了几分。可见孙大夫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女子补气补血很重要,若是气血两虚,可是要吃大亏的。
  
      眼下正值深秋,院外银杏树叶落了满地,铺了一地金黄。屋外冷风飒飒作响,屋内魏箩坐在赵玠怀里,口中含着参片,正在翻看手中的烫金请帖。广信侯陈家的嫡长孙满月,邀请魏箩和赵玠一同前去参加满月宴。这广信侯跟陈皇后的娘家是表亲,有那么一点儿沾亲带故的关系,只不过当初崇贞皇帝对陈家打压得厉害,如今这广信侯也没什么实权了,世袭到这一代是最后一代,全凭着家里的食邑过日子。想来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为了下一辈着想,不得不攀附起赵玠这棵大树。
  
      魏箩随手翻了翻,询问赵玠的意思:“你想去么?”
  
      赵玠如今越发喜欢摸魏箩的小脸,滑滑腻腻,比剥了壳的鸡蛋还白嫩。他漫不经心地道:“你昨日不是说闲得慌么,出门散散心也好。”
  
      魏箩思忖片刻,“那就去吧,我让金缕去准备礼物。”说着要从赵玠腿上跳下来,奈何被赵玠扣住了腰,重新按了回去。她仰头,不解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