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7章

第157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儿英国公夫人寿宴来了不少命妇贵女,若是魏宝珊以这副尊荣去花厅见客,定会被人耻笑的。
  
      若非如此,魏箩还不让她去呢。
  
      她不是想攀龙附凤,嫁个好人家么?魏箩倒是要瞧瞧,哪家夫人能看得上她。
  
      魏宝珊去到花厅时,二夫人正在跟身边的信阳侯夫人谈话,谈得很是尽兴。二夫人亲自煮了一壶碧螺春,倒了一杯推到信阳侯夫人面前:“听说城外建了一座新寺庙,不如我们改日过去捐一些香油钱吧。”
  
      信阳侯夫人端起墨彩小盖钟,正准备点头,忽听周围一阵儿倒吸气的声音。
  
      她扭头看去。魏宝珊模样狼狈地出现在门口,脸颊红肿,头发也乱得不像样,红着眼睛走到二夫人宋氏跟前,屈膝叫了一声“母亲”。
  
      二夫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难看至极,只觉得面子里子都被她丢尽了。“谁叫你来的?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周围的夫人们窃窃私语,就连信阳侯夫人也皱了皱眉,刚端起的茶杯又放了下去。
  
      二夫人宋氏自然没错过她这个小动作,好不容易跟信阳侯夫人拉近了关系,自然不能因为魏宝珊而功亏一篑。宋氏板着脸,数落她道:“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竟是连这点规矩都没学会么?瞧瞧你这身行头,也能出来见客?脸是怎么回事?”说罢皱起眉头,很是不满的样子,“想必外边儿那位生前没教过你,不过你既然进了我们国公府的门,便要遵守国公府的规矩,免得走出去丢了国公府的体面。”
  
      众夫人们闻言恍然大悟,原来是一个外室的女儿,这就说得通了。
  
      魏宝珊紧咬着下唇,缓慢道:“母亲息怒,宝珊是来向母亲请罪的。”
  
      宋氏很瞧不上她,目下听她说“请罪”二字,顿时不悦,“你做了什么好事?”
  
      魏宝珊道:“我……”
  
      “二夫人。”金缕从门外走进来,朝二夫人欠了欠身,道:“宝珊姑娘出言不逊,冒犯了我家王妃,我家王妃便命奴婢教训了宝珊姑娘几下。”
  
      不说魏箩以前是国公府的四小姐,如今又是靖王爷心尖尖儿上的人,论地位,比魏宝珊不知高到哪里去。魏宝珊一个外室女也敢冲撞靖王妃?二夫人狠狠瞪了魏宝珊一眼,真真儿是把她厌烦进了骨子里。二夫人问金缕,“阿箩可有事么?”
  
      金缕抬起眼皮子瞅了一眼魏宝珊,慢慢道:“王妃被宝珊姑娘气得不轻,这会让正在松园休息呢。”
  
      二夫人忙道:“都是我管教不严,让阿箩受了委屈。等我教训了这个贱蹄子,一会儿便去给阿箩赔罪。”
  
      金缕交代完全因后果,踅身退了出去。
  
      二夫人被魏宝珊气得不轻,又不好在几位夫人面前发作,只啐了一口,怒道:“还杵在这儿做什么?给我回去。”
  
      魏宝珊眼里盈着屈辱的泪光,咬咬唇转身跑了出去。
  
      刚跑到廊下,迎面撞上了一个穿宝蓝缠枝菊纹的男子,她匆匆道了一声歉,满脸泪水地跑开了。
  
      *
  
      魏箩确实是在松园休息,不过却不是因为被魏宝珊气的。
  
      她这会儿心情已大好,跟梁玉蓉凑在一块儿说话。梁玉蓉近来做了许多小娃娃的衣服,有男娃的也有女娃的,小衫儿、小鞋子和小棉袄,就连尿布都备齐了。魏箩瞧得目瞪口呆,梁玉蓉一边摆弄小衣服一边道:“我算了算日子,元宝恰好在冬天出生,需得多准备几身厚衣服才是。”
  
      魏箩拿起一件大红色的绣花小袄看了看,小小的一件,几乎能想象出一个奶娃娃的样子。她有些羡慕,酸溜溜地道:“你怎么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看大部分都是女孩儿的衣裳,万一生下来却是个男娃娃呢?”
  
      梁玉蓉却不怎么在意,笑了笑道:“万一是男娃娃,那就以后再生个闺女呗。”她肚子已经显怀了,这会儿坐在罗汉床上挺着肚子,还真有点那么回事儿。“常引大哥喜欢闺女,这些衣服大都是他准备的。就算这次不是女孩儿,我们说好了,以后总要生一个的。”
  
      魏箩鼓鼓脸颊,把手里的小棉袄塞回梁玉蓉手里,“生这么多,不怕累死你。”
  
      梁玉蓉知道她是酸葡萄心理,倒也没跟她一般见识。看了看左右,见没被人,贴在魏箩耳边问道:“阿箩,你……有没有想过看看大夫?”
  
      魏箩动作一顿,想起魏宝珊那句“不会下蛋的母鸡”,脸色顿时变得很不好。
  
      梁玉蓉以为她生气了,连忙解释道:“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就是了半天,也就是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她泄了气,握住魏箩的手,“阿箩,我是替你着想才这么说的。你看看,你跟靖王成亲都有半年多了,孩子还没个影儿。说不定不是你的问题,是靖王的问题呢?”
  
      魏箩并非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不敢面对,好几次都逃避了,总觉得孩子该来就会来的,毕竟她和赵玠都很正常,瞧着没什么病啊。只是如今梁玉蓉都这么说,却让她不得不正视起来。
  
      难道真是她身子的问题吗?
  
      魏箩陷入沉思,后面梁玉蓉再说什么,她都听不见了。
  
      一刻钟后,有个穿粉色襦裙的丫鬟进来道:“大少奶奶,大少爷来接您回去。”
  
      这儿是魏箩出嫁前的闺房,魏常引不方便进来,是以便在门外等候。
  
      梁玉蓉忙搁下手里的衣服,走了出去。
  
      魏箩跟在梁玉蓉后面,看见门外站着的风清雅俊的男子时,微微地愣了一愣。魏常引的腿脚恢复得差不多了,已经可以行走自如。眼下他站在院子里的槐树下,簌簌槐花落在他的肩头,他朝门口看来,对上魏箩的视线时微微一笑,转而看向梁玉蓉,道:“你今日出来的时间到了,该回去歇息了。”
  
      自打梁玉蓉有身孕后,魏常引就把她看得很紧。梁玉蓉又是个毛毛躁躁的性子,不怪魏常引不放心,每日都规定她出门的时间,时间一到,便得回去将养着。梁玉蓉嘴上嫌魏常引管得多,心里却是甜蜜的,试问哪个女人不想被丈夫这样管着。他管得越多证明越紧张你。
  
      梁玉蓉三两步上前,搂着魏常引的胳膊道:“今儿阿箩来了,我也不能跟她多说会儿话吗?”
  
      魏常引弯了弯唇,颇有些无可奈何,“今日比昨日晚了半个时辰。”言下之意,便是这已经是宽限了。
  
      魏箩没有让魏常引为难,打圆场道:“正好我也要回去了,我改日再来看望玉蓉吧。”
  
      魏常引和梁玉蓉离开没多久,魏常弘便回了松园。
  
      彼时魏箩正躺在院里的梧桐树下纳凉,魏常弘一袭藏蓝锦袍走到魏箩跟前,蹙着眉头问道:“阿箩,听说魏宝珊冲撞了你?”
  
      魏箩睁开眼睛,见是常弘,坐起来道:“你怎么知道?”
  
      魏常弘道:“我听下人说的。二伯母要教训魏宝珊,闹得整个府里都知道了。”
  
      二伯母是急躁的性子,原本就看魏宝珊不顺眼,如今又因在她在人前跌份儿,自然是不会放过她。恐怕这会儿二房正鸡飞狗跳呢。魏箩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往边上挪了挪,给常弘让出一半位置,“她口出不敬,我已经让金缕教训过她了。”
  
      魏常弘没有坐,思忖片刻,踅身往外走,“我去同二伯父说一声,将魏宝珊赶出国公府。”
  
      魏箩没能叫住他,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了。若是二伯父能轻而易举地被劝动,当初二伯母就不会跟他闹到那般僵硬了。他们这个二伯父,平日看着挺好说话的,一旦固执起来也是很固执的。魏晟对那死去的外室用情不浅,对她的女儿也很看重。若想魏宝珊离开英国公府,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趁早把她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