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6章

第15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出门这日,阳光普照,万里无云。
  
      魏箩昨日刚来了月事,心情很是抑郁。原本她也没多在意这件事儿,总觉得孩子该来就来了,根本没什么好着急的。可是最近被陈皇后和四伯母连番的慰问,一说赵玠年纪大了,该考虑子嗣问题了;一说梁玉蓉都有身孕了,她怎么还没有。弄得魏箩这会儿也很着急,再加上刚刚来了月事,一早上都没什么好脸色,连着训了好几个下人。
  
      赵玠今儿特意抽了一天空陪魏箩去大隆寺上香,知道他的小姑娘心情不太好,便耐着性子哄她,“我都没着急,你急什么?好阿箩,我娶你是想好好宠你疼你,不是让你给我延续香火的。我若只是为了子嗣,娶谁都可以,何必非你不可呢?母后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她是想抱孙子想过头了,你若是觉得压力太大,我便去跟母后说一声,日后你减少去昭阳殿请安的次数。”
  
      魏箩坐在他腿上,掰着他的手指头,数来数去。“可是我想生我们俩的孩子。”
  
      赵玠亲亲她的头顶,亲完又觉得不够,捧着她的小脸儿耳鬓厮磨。“自然会有的。我们生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好么?”
  
      魏箩点点头,心情比来时好了许多。
  
      到了大隆寺山麓,竟然看到了英国公府的马车。魏箩让金缕过去问了问,这才知道原来今日大夫人和梁玉蓉也来上香,顺道还带着二房的魏宝珊一起也来了。
  
      梁玉蓉如今刚诊断出一个多月身孕,肚子尚不显怀,大夫人紧张得不得了,共安排了四五个人伺候,简直是众星拱月般的待遇了。梁玉蓉见到魏箩很是高兴,拉着魏箩一起上楼梯,“怎么,你家王爷舍不得你,上香也要陪着呀?”
  
      魏箩有些嫉妒地瞧着梁玉蓉的肚子,她才刚成亲两个月就有了身孕,自己都成亲半年了肚子还没动静,真不公平。“那你呢?常引哥哥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梁玉蓉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来大隆寺要爬楼梯,他的腿还没完全痊愈,我才不让他来。”
  
      瞧瞧,模样多得意。魏箩撇下嘴角,有心想跟梁玉蓉讨教一下闺房的私密话题,偏偏那魏宝珊过来跟她打招呼。
  
      魏箩对魏宝珊没什么好感,去年在温泉山庄,她还假装够帕子勾引过赵玠呢。
  
      是以魏箩只点了点头,态度很是疏离。
  
      梁玉蓉拉着魏箩快走两步,小声说道:“你离那魏宝珊远点儿。”
  
      魏箩压抑地抬抬眉,她还以为只有自己看不惯魏宝珊。“为何?”
  
      梁玉蓉道:“你且记住就是了。听说她是个不安分的,上回去平远侯府做客,她还想勾搭宋世子来着,只是宋世子没搭理她。”
  
      宋晖?魏箩倒有些诧异,没想到这魏宝珊还挺不安分。想想也是,二伯母有心压着她,不让她出嫁,如今她都熬成十八岁的老姑娘了,在英国公府身份尴尬,再不说亲,可就没人要了,到时候只能给人做填房或者妾室。
  
      魏箩道:“你放心好了,我同她没什么接触。”
  
      大隆寺建在山顶,爬到半山腰时,魏箩便没了力气,最后还是赵玠背上去的。看得梁玉蓉羡慕不已,心道这阿箩命也太好了,没成亲前有魏常弘背着,成亲后有靖王背着,再看看自己,越想越心酸。梁玉蓉怀着身孕,不宜太过激烈的运动,是以走走停停,比魏箩晚了一个时辰才走到山顶。
  
      *
  
      既然是求子,自是要两个人一起求才诚心。魏箩便拽着赵玠一块跪在蒲团上,对着菩萨拜了三拜,又点了三支香,插入香鼎中才算完事。
  
      走出宝殿时赵玠敲了敲魏箩的脑门儿,“这下安心了么?”
  
      魏箩捂着脑门,正要说什么,一抬眼看见门口站着个人。
  
      魏宝珊后退一步,低着头道:“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魏箩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心,不知她何时出现的。
  
      魏宝珊仿佛看不出魏箩的不待见,觑了一眼殿内的送子观音道:“王爷和王妃是来求子的吗?”
  
      魏箩眉梢一扬,答非所问:“宝珊姑娘体力真好,大夫人和大少奶奶还在路上,你已经到这儿来了。”
  
      魏宝珊不知有没有听出魏箩的揶揄,只笑道:“王妃过奖了,我身子不娇贵,这点路不算什么。”话里似在暗指魏箩被赵玠背上山一事。她又继续刚才的话题,“王爷和王妃若是为了求子,我这里倒有一样好物,是家乡绣的‘麒麟百子图’。据说很是灵验,曾帮助好几对夫妻求得麟儿。王妃若是不嫌弃,回去后我便送到靖王府上。”
  
      魏箩是真不喜欢她,这会儿也无需给她留面子,只道:“是吗?我看不必了,我从不收来历不明的东西,宝珊姑娘还是自己留着吧。”
  
      魏宝珊脸色变了变,拿眼睛瞧瞧觑了一眼赵玠,似在询问赵玠的意见。
  
      赵玠自是以魏箩的意见为主,且也看出来魏箩不耐烦面前的姑娘,遂淡声道:“阿箩若是想要麒麟百子图,回去后便让宫中御绣房的绣女为你绣一幅。”
  
      倒显得魏宝珊是自取其辱了。
  
      魏宝珊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煞是精彩。
  
      魏箩高兴了,握住赵玠的手往后院客房走去,“好呀,我要宽十尺高六尺的。”
  
      赵玠笑着说好。
  
      不一会儿大夫人和梁玉蓉双双上到山顶,拜了菩萨,上过香后,也来了客房。
  
      大隆寺除了菩萨灵验之外,这儿的斋饭也是一绝,时常有许多香客慕名而来。到了晌午,赵玠和魏箩用过斋饭,便准备打道回府。到了大隆寺门口,正准备下山,魏箩眼睛尖,一眼就瞧见赵玠腰上少了东西,“大哥哥,你的香囊呢?”
  
      赵玠低头看了看,果真没有,想必是吃饭时不慎遗落在了哪里。他正欲吩咐朱耿回去寻找,便见魏宝珊从远处而来,气喘吁吁地停在赵玠面前,“王爷且慢。”
  
      魏箩看见魏宝珊就眉毛一跳。
  
      赵玠蹙眉,“何事?”
  
      魏宝珊取出一个墨绿绣金暗纹的香囊,捧到赵玠面前,“王爷请看,这是您的香囊吗?”
  
      赵玠没开口,魏箩却是看出来了,那确实是赵玠的香囊没错。赵玠喜欢梅花,那香囊上面绣了两朵寒冽的冷梅,他这阵子一直戴着这个,想必是很喜欢的。
  
      魏宝珊又道:“我是在客房里拾到的,隐约记得跟王爷的香囊有几分相似,便想着过来问问。若是王爷的就好办了,请王爷收好,莫要再弄丢了。”
  
      “朱耿。”赵玠面无表情地道。
  
      朱耿忙走出来:“王爷,属下在。”
  
      赵玠不再多看一眼,踅身吩咐道:“把香囊烧了,别再让本王看见。”
  
      朱耿只愣了一下,很快会意,接过魏宝珊手中的香囊,取出怀里的火折子,放在香囊底下,风一吹便连着香囊一起烧成了灰烬。
  
      魏宝珊脸色僵硬,万万没想到赵玠会是这般反应,这会儿竟是连话都不会说了。
  
      赵玠走到魏箩跟前,揉了揉呆愣愣的魏箩,“别犯傻了,还要我背你下山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