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宠妃使用手册 > 第155章

第15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日赵玠从神机营回来,直接去了魏箩的卧房。:3w.しwxs520.com
  
      按照那位余嬷嬷的规矩算来,今日恰好是他可以跟魏箩行房的日子。说真的,经过这几日,赵玠竟生生被逼得认为行不行房都不重要了,他这会儿只想抱抱魏箩,同她说几句话,搂着她睡一觉便足矣。
  
      余嬷嬷担心赵玠和魏箩私底下见面,便将赵玠的房间安排在章台院的东厢房,与魏箩的房间隔着十万八千里。赵玠连抱自己的媳妇儿都要被人管束,这滋味儿真是憋屈。
  
      刚走到正室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魏箩说话的声音。
  
      “怎么又是猪肝?我都连着吃了好几天的猪肝了,能不能换点别的花样啊?”魏箩可怜兮兮地抱怨道。
  
      金缕宽慰道:“姑娘,这是余嬷嬷交代的。余嬷嬷说吃猪肝对脾啊肝啊有好处,有助于受孕,您就委屈点儿吧。”话虽如此,但金缕对那余嬷嬷也是很不满的,仗着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便对王府的诸多事宜指手画脚,委实不招人待见。
  
      魏箩翻了翻桌上的菜肴,竟是没有一个对自己的胃口,不是猪肝便是扁豆粥,要么就是冬瓜猪骨汤,来来去去就这几样,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她烦闷地搁下筷子,“你去跟余嬷嬷说,我想吃奶汁鱼片和脆皮乳鸽。”
  
      赵玠闻言低低轻笑,这小家伙真个没良心,他想她想得睡都睡不好,而她呢,却有心思想着吃这吃那。
  
      赵玠正欲举步进屋,身后有个声音忽然道:“殿下,请您止步。”
  
      赵玠回头,看到余嬷嬷那张脸时,凤目沉了沉,“余嬷嬷有事?”
  
      叫她一声“余嬷嬷”是看在陈皇后的面子上,赵玠是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人,若是换做旁人这般对他管东管西,恐怕他早已经将人送上西天了。
  
      偏那余嬷嬷看不出赵玠的不耐,没有眼力劲儿地继续道:“奴婢今日找人算了一卦,卦上说今日忌行房事,还请殿下移步东厢房,今晚是不能和王妃同房了。”
  
      赵玠垂着眼睛,看不出是什么情绪,许久他才勾了勾唇角,耐人寻味地问道:“那么敢问嬷嬷,何时才适宜行房事?”
  
      余嬷嬷道:“五日以后是一个吉日。”
  
      赵玠眼神蕴了一层冷意,没听余嬷嬷的话,继续往屋里走去。
  
      余嬷嬷道:“殿下,请您配合奴婢!”
  
      赵玠止步,回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本王今日若是进去了,你能如何?”
  
      魏箩在屋里听到动静,早已拨开璎珞珠帘走了出来,见赵玠和余嬷嬷站在门口,不必多想便猜到了怎么回事。她没有上去劝说,盖因自己也挺烦这余嬷嬷的,要不是不想让陈皇后难堪,她早就把这老东西赶出去了。
  
      余嬷嬷正色道:“殿下若是执意进去,那奴婢便没有留下的意义,只能明日回宫向皇后娘娘复命了。”
  
      赵玠道:“正好,本王早就看腻了你这张老脸,别等明日了,现在就滚回去。”
  
      余嬷嬷这才露出些微慌乱之色,她方才那句话威胁的成分居多,本以为抬出陈皇后,靖王便会有所收敛,未料他竟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余嬷嬷道:“殿下……”
  
      赵玠眉头一蹙,霍然拔出腰间的佩刀,架在余嬷嬷的脖子上,眯了眯眼睛道:“再敢啰嗦一句,本王要了你的命。”
  
      冷冰冰的刀刃贴着皮肤,余嬷嬷两股战战,这会儿倒也端不出什么架子来了。只强作镇定道:“殿下殿下息怒……”
  
      赵玠冷声道:“滚!”
  
      那余嬷嬷立即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魏箩站在多宝阁跟前,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她以后都不用吃猪肝了。
  
      赵玠收回宝剑,对朱耿道:“去把东厢房的东西都搬回来。”
  
      魏箩抱住赵玠的腰,在他怀里蹭了又蹭,仰头问道:“你把余嬷嬷赶回去了,不怕皇后娘娘生气吗?”
  
      赵玠点头碰了碰她的额头,道:“总不能让我的阿箩每天都吃不饱吧。为夫瞧瞧,是不是瘦了?”
  
      说起这个魏箩就满肚子委屈。她指着紫檀浮雕双狮纹圆桌上的饭菜,控诉道:“可不是么。每天都吃菜叶子,我又不是兔子,吃这些哪能饱?我要是想沾荤腥,还只能吃猪肝和猪肘子,可怜死了。”
  
      赵玠因她说得发笑,方才的阴鸷转瞬即逝。
  
      刚才赵玠拿剑威胁余嬷嬷的时候,脸色阴沉,满身煞气,所有人都不敢瞧他,生怕被他迁怒了。若不是不想让魏箩见血,说不定他还真会割下余嬷嬷的脑袋。只有魏箩一个人不怕他,不仅不怕,还热情地扑进他怀里,三两句话就逗他发笑。
  
      赵玠捏捏魏箩的小脸,果真肉少了,他自然也心疼,遂道:“一会儿带你去翡翠楼吃饭,这回没人管着,你想吃什么便吃什么。”
  
      翡翠轩最著名的是羊肉汤锅,一想到鲜嫩可口的羊肉,魏箩的心情立即好多了。
  
      *
  
      到了翡翠楼,魏箩扶着赵玠的手走下马车。
  
      此时正值傍晚,翡翠楼内人满为患,掌柜亲自领着赵玠和魏箩走上二楼雅间。
  
      魏箩今儿穿了一条雪青色的梅花纹蝉翼纱裙,纱裙薄如蝉翼,层层叠叠,穿在身上犹如行走的一朵云彩。好看是好看,就是上楼梯时不大方便,魏箩提着裙襕,脚下一不留神便踩空了,直直地往前倒去。
  
      赵玠及时伸手接住她,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手扶着她的腰肢,语气无奈道:“怎么连路都不会走?”
  
      魏箩有惊无险,站稳后瘪瘪嘴道:“谁叫你不牵着我,走那么快做什么?”
  
      赵玠失笑,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弹了弹她的脑门,“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
  
      魏箩道:“这可是你说的。”
  
      赵玠瞧着她,没跟这小家伙一般见识。继续上楼的时候,他伸出一只手道,“小姑奶奶,走吧。”
  
      魏箩翘起嘴角,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得意的小脸上明晃晃地写着“算你识相”。
  
      只不过刚走上二楼,魏箩便有些笑不出来了。
  
      楼梯口站着一个人。宋晖穿着沉香色纻丝梅花纹直裰,头束玉冠,站在对面,目光落在魏箩身上,想必把方才的一幕都看进了眼里。
  
      魏箩的笑容凝了凝,半响才道:“宋晖哥哥。”
  
      既是遇见了,便不好意思不打招呼。魏箩对宋晖始终是心存愧疚的,她因为自己的偏见,早早地在心里给宋晖定了死罪,认定自己跟他不可能。她耽误了宋晖许多年,等到两家商定婚期时才说要退亲,这是她的不对。
  
      宋晖回了神,微微一笑,走到魏箩和赵玠跟前道:“真巧,竟会在这里相遇。”
  
      魏箩问道:“宋晖哥哥也来这里吃饭么?”
  
      说话时,赵玠面无表情地捏了捏魏箩的手心,他虽没用力,但魏箩还是瑟缩了下。
  
      宋晖颔首,“我陪内人一起来的。”
  
      魏箩这才注意到宋晖身边还站着一个姑娘,约莫十七八岁,穿着杏色的对襟衫儿和湖蓝色织金百花飞碟纹的裙子,头梳坠马髻,生得貌美标致,柔婉贞静。
  
      魏箩听宋晖称呼她为“内人”,不免惊讶道:“宋晖哥哥何时成亲了?我竟不知。”
  
      “有月余了。”宋晖笑了笑,向魏箩介绍道:“这是内人沈氏。”
  
      沈氏行了行礼道:“见过靖王爷,见过靖王妃。”
  
      魏箩瞧着她的脸,总算是有几分印象。有几次参加宫宴的时候,沈氏也在场,只不过沈氏性子柔和,温婉喜静,身边来往的都是有名有气的才女,同魏箩倒是很少打交道。沈氏是沈太傅的嫡孙女儿,名叫沈静容,没想到她竟会嫁给宋晖。
  
      告别了宋晖,来到雅间,魏箩有些心不在焉。
  
      赵玠的脸色很不好看,掌柜的问了菜色,心惊胆战地退了出去。
  
      魏箩扭头瞧见他紧皱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忍不住“扑哧”一笑,抱着他的手臂依偎过去,“大哥哥别多想了,我跟宋晖哥哥之前清清白白,以前没什么,以后更没有什么。方才见面打招呼,不过是出于礼节罢了。何况他也成亲了,你还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赵玠低头睃她一眼,“宋晖哥哥?”
  
      魏箩连忙改口,“宋大哥。”见赵玠还是沉着脸,她又道:“宋世子,宋编修。”
  
      宋晖如今在翰林院担任编修一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